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9«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11
| Login |
2012-05-21 (月) | 編集 |
陸渺是圈子裡的資深龍套,不接主角的戲。
結果一不小心被合作很久的策劃給坑了……

1
陸渺從遊戲裡退出來,眼角瞅了一眼電腦右下角,QQ閃下閃的。
點出來是個合作了很多次的策劃。
尼瑪干策劃的都傷不起啊:在嗎……
陸渺:嗯,剛遊戲去了晾了抱歉哦^^
尼瑪干策劃的都傷不起啊:……遊戲渣去吧,這邊有個劇差個龍套跑不跑?
陸渺:我的要求你知道的……要是你覺得可以就給我發劇本吧……
尼瑪干策劃的都傷不起啊:這個龍套很賣萌啊一看就知道是你的類型於是我果斷找你了XD……等會啊我拉你進群……
陸渺點了過來的喇叭又順手點開了劇本。
陸渺混網配也是很多年了,聲音也被一堆人捧著臉稱讚著很萌。可惜他一直以工作繁忙為由只配龍套。
剛才找他的是一直合作的策劃天天姑娘,為人不錯,人緣挺好,策劃的劇也都是反應挺好的。
陸渺看完劇本,平復下心情點開最近聯繫人,找出天天姑娘。
陸渺:尼瑪啊!!!!你給我的角色哪裡是龍套啊!!!尼瑪那是劇裡的受君啊有沒有!!!
天天姑娘馬上端茶遞水:大人息怒~T T陸渺大人大人大人……我覺得這個角色多適合你啊傲嬌啊沒心沒肺受啊……
陸渺:我說了我配龍套的 - -
天天姑娘內牛滿面:可是我找不到其他跟你聲音一樣適合這個角色的了……我都在群裡和導演主役CV說了……臨時換了我會被追殺的T-T
陸渺點開了剛加入一直沒看的群,果然天天姑娘明媚的粉紅色的字體蹦跶在屏幕上。

策劃:啦啦啦啦啦啦~陸渺大人答應配受了噢~
海報:陸渺?……就是那個聲音很萌的超級龍套君?
導演:他加入還主役……我突然感覺好榮幸有沒有……親愛的掐掐我……
海報:笑眯眯掐親愛的~親愛的~CV們!我感覺我的海報有了好大的靈感~大大地!受君我會把你畫的美美的!!
我是馬甲:嗯歡迎
策劃:0-0 馬甲大人你也在……攻受一會盟啊有沒有……

陸渺嘆口氣,轉向和天天姑娘的私聊:我真想不到你會坑我
天天姑娘惶恐:大人我知道我錯了T-T 只是你最近都沉迷遊戲啊你沉迷遊戲啊你沉迷遊戲啊……我和你合作這麼久竟然沒有策劃個你主役的啊T-T……而且你最近還有了退圈的準備有木有……
陸渺無奈:這你都知道了- - 我公司比較忙……
天天姑娘內牛滿面:大人你就配吧你就配吧T-T 給我個念想吧……
……
子不語劇組的群裡出現了陸渺深青色的字體:大家好我是陸渺^ ^ 第一次主役配的不好的話見諒。
策劃海報導演姑娘集體撒花:陸渺大人好=A=
我是馬甲:你好我是主役攻
陸渺:馬甲大人久仰
我是馬甲:不敢
導演:親愛的你有沒有嗅到硝煙的味道……
海報姑娘點頭附和:有的有的……感覺像是戲裡攻受相愛相殺的場景啊有沒有=A=
我是馬甲微笑:海報姑娘你知道的太多了……
海報姑娘死豬不怕開水燙:有萌點喲>///<
陸渺聳聳肩,無所謂的笑了笑。混網配就要有隨時被腦補的日子,雖然作為龍套的他沒有啥固定的CP腦補也是不可避免的。

陸渺眼角一瞥就看到有了新消息,鼠標移過去一看赫然一個澤字。
哼哼幾聲,還是點了出來。
他的字體不大,顏色也是最原始的黑色,但是語氣十分囂張。
讓陸渺一看就炸毛了。

笑,戲裡戲外都是我的受感覺如何?

鏡頭偷偷轉一下,貌似這個澤的QQ號和劇組群裡的我是馬甲的QQ號有接近百分百的相似……
陸渺乾淨利落:滾

馬澤是陸渺的大學學長,倆人就住在同一間寢室。
於是在馬澤稀里糊塗被拉進了網配圈之後,順便把同個寢室聲音不錯的陸渺一起拉進了圈子。
不過陸渺個性相當懶散,對於網配他就是持個可有可無的態度,重心仍然是放在學習和遊戲上。
相反的,馬澤對於網配就比較積極了。
他聲音低沉且攻,在那時候網配算是比較稀少的活動,在玩這個的人漸漸多了之後他也紅了起來。
在馬澤是粉紅的時候,陸渺還只是個透明,換了無數個遊戲。
在馬澤是紫紅的時候,陸渺還只是個粉紅,沉迷在新的遊戲裡甚至產生了退圈的想法。
在馬澤從粉紅變成紫紅的日子裡,耗時三年,
這三年,足夠把馬澤將陸渺吃進肚子裡。
事實上,馬澤確實把陸渺吃進了肚子裡。

這個世界還沒有到天下皆同的境界,但是很巧合的,兩隻GAY住在了同一個寢室,再怎麼偽裝還是會被看出來吧。
尤其是,在馬澤有意的情況下。
世界就是這麼巧合,也許你苦追一個人怎麼追都追不到,可是如果你是第一個追求他的人,被打動就變得順理成章。

是的馬澤是陸渺的初戀。

2
晚上的時候劇組就拉了現場,陸渺只要一想到和自己配劇的是馬澤就有種彆扭的感覺。
之前,怎麼忘記了呢。
他們明明是分手了的。
既然分手了馬澤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還是他和自己一樣臨時忘記了已經分手的事實。

「陸渺大人準備好了嗎?」導演的聲音從音響裡傳了出來。
「嗯……」陸渺慌忙地關掉了音響,調好了麥,深呼吸開了口。
——「樓不語,你以為你是誰?」戲謔的口氣帶著殘忍的味道。
你以為你是誰?和一週前一模一樣的口氣。
陸渺無聲的笑了,是啊他以為他是誰。
樓不語卻是氣急敗壞的:「宋楚你給我死過來!」
恍惚間,一週前的景象又轉會他的腦袋裡。

那時候和陸渺同一個系的師兄正拉著陸渺去吃午飯,不經意間提起馬澤。
師兄笑著說,馬澤這小子真是好運氣,長著一張帥臉人又聰明,教授喜歡連他們系的系花都拉著他一起做實驗。兩人在實驗室裡都呆了一早上了,估計都樂不思蜀了。
陸渺笑笑沒說話,馬澤一向都很多女生追他一直知道。
師兄見他沒說話也就摸摸鼻子笑了笑,嘟噥了聲,現在還不吃飯是要鬧哪樣。
陸渺一下子有些不開心了,馬澤的胃不好,到了飯點,陸渺還在打遊戲,就被他抱著騷擾拖去吃飯。
「難道美女的魅力那麼大?」師兄是個隱形的話嘮。陸渺想。不過這句話也是他想問的。

吃完臨走的時候,陸渺和師兄一人打包了一份飯,然後一同到了馬澤所在的實驗樓。
兩人彼此詫異的對視了一眼。
師兄笑了:「我給系花。」
陸渺也笑了:「我給馬澤。」
於是一起進了實驗室,馬澤和系花好像都很驚訝,而且系花眼圈還紅紅的。
陸渺心裡波瀾不驚,師兄搶先把手裡的飯盒遞給系花。
系花高傲的冷哼一聲,挽過馬澤的手臂對著師兄揚了揚下巴:「我說了很多次你別再纏著我,我男朋友會吃醋的。」
「你男朋友?」
「就是馬澤啊……」系花很是開心的笑了。
陸渺有些不厚道的笑了,引來了系花的怒視,正了正神色,把自己手裡的飯盒拿到馬澤面前:「給你的。」
系花有些不悅:「馬澤等會和我一起出去吃飯。」
陸渺不收回手,重複了一遍:「給你的。」
馬澤慢悠悠地把視線移到了陸渺的身上:「等會我和她去吃飯。」
……
陸渺抿了抿唇:「說了給你的。」
馬澤笑了:「陸渺你以為你是誰?你給我就一定要?」
陸渺不語地收回了手,手狠狠攥著塑料袋,師兄感覺有點不好,忙拉著陸渺出了門。
陸渺呆呆地被拉出了實驗樓,到了外面才狠狠地把手裡的飯盒扔到了垃圾桶裡。
真是腦袋被門夾了才會給他帶吃的,晚上有他好看的。
陸渺想著。
結果是,馬澤那天晚上沒回宿舍,沒有解釋沒有消息。
陸渺熬夜等了一晚上,一氣之下發了條短信說分手就抱著枕頭回床上睡覺了。
本來他以為一覺醒來就可以看到馬澤,結果一醒來,沒有馬澤的蹤影。
手機有一條未讀短信,陸渺看著那條短信突然有了膽怯。
看了幾秒鐘才解鍵盤看了。
短信是馬澤發來的,只有一個字一個符號。
好。
陸渺一時反應不過來,本來他只是耍耍脾氣,現在為什麼會這樣?
可是他做不到去問馬澤這樣做的原因,能躲一天是一天。
他一向是這樣,能躲則躲,馬澤也笑過他是蝸牛,不過那時候的他捧著陸渺的臉認真的說就算你可以一直蝸牛下去,我會一直在後面看著你。
於是心安理得。
現在馬澤不願意看著他了,他也不敢去找他問清楚原因,反正麼,少了個人他還照樣遊戲照樣上課……

3
台詞很快對完了,策劃姑娘在Q上戳了陸渺。
大人你今天又虐又萌的感覺太有了……!
陸渺看了下,笑笑沒回覆。
一整天沒吃飯的胃又開始隱隱作痛,把手放在胃部揉了幾下,有氣無力地趴在電腦桌上。
下雨天,連方便麵都顯得很遙遠。
這是他新修改的簽名。
陸渺的宿舍離小賣部很遠,寢室裡其他兩個出門會女朋友,帶走了唯二的兩把傘。
陸渺自覺沒有這個毅力在雨中跑步,胃餓的發疼,被馬澤扔掉的方便麵還沒有補新的。
想了想,陸渺關了電腦躺在床上,睡著了就不餓了。

腦袋卻仍不住想起馬澤,要是馬澤還在的話,現在他不應該是餓著肚子,而是坐在馬澤懷裡打遊戲,馬澤在他身上吃吃豆腐,偶爾在陸渺打累了接過他的人物操作一會。
馬澤……馬澤……
眨眨眼睛把整個腦袋埋進了枕頭上,捲起被子趴在了床上。
枕頭漸漸濕了一塊。

這時候,響起了開門的聲音。
陸渺趴著不動想,那兩個今天難得不在外面過夜?是誰回來了呢……
「……陸渺。」是馬澤的聲音。噢噢是馬澤回來了。馬澤?
陸渺呆呆地轉了腦袋看著門口的馬澤,他好像是淋雨過來的,懷裡抱著一個東西。
馬澤輕喘著氣,雨珠還跟著頭髮往下落。
陸渺突然覺得有了莫名的委屈, 一言不發的把自己的腦袋轉了回去。
馬澤進門了把他手裡的東西放在了桌子上。
有些冰涼的手輕輕摸了摸陸渺的頭:「乖,起來吃點東西。」
陸渺不動,似乎聽見了馬澤輕嘆了一聲。
接著他坐到了馬澤的床邊,手硬是把陸渺的頭轉了過來,眼睛直直盯著陸渺的眼睛:「不是說了不要這麼睡覺麼,起來吃飯聽見沒有?」
陸渺一瞬間紅了眼眶:「你以為你是誰?」
馬澤笑了,低頭親親陸渺的嘴唇:「我是你老公。」
「我們分手了。」
「今天復合。」
「那你幹嘛之前要分手。」陸渺各種委屈。
「等會跟你解釋,你先起來吃飯。」
想了想,陸渺從被窩裡鑽了出來,推了推馬澤:「你趕緊去換衣服……等會出來跟我說清楚。」

馬澤換了衣服出來陸渺已經將他帶來的炒飯吃了一半了。
馬澤很自然地低頭用舌頭把他粘在唇邊的飯粒捲到了自己嘴裡。
陸渺不高興:「別動手動腳的……」
馬澤不理他,和以前一樣地抱起陸渺擱在自己懷裡。
「系花和你師兄是一對……那天他倆吵架了你沒看到系花眼睛紅紅的麼,就是她和我哭訴的。」
「幹嘛和你哭訴?她一哭訴你就心軟了?哼,不中用。」
馬澤用下面頂了陸渺:「我中不中用你最清楚了……然後她拜託我當她男朋友一陣,我覺得無所謂就答應了,因為你平常實在太沒良心了,所以想懲罰你一下……」
停頓了一會,馬澤說道:「本來想持續一個月的,但是……才兩個星期你就讓我擔心的不得了了……」
「不嫌我沒良心了?」陸渺冷哼。
「不嫌。你就繼續沒良心吧我有就成。」說著,用舌頭輕舔了下陸渺的耳垂。
……
「我還沒原諒你呢……」
「沒關係,明天你去問師兄,今晚先把該做的做了……」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3/12/08(Sun) 20:51 |   |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