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7«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9
| Login |
2012-05-27 (日) | 編集 |
  譚鼎和艾祈已經冷戰快兩個星期了,其實說冷戰也算不上,這種現象基本可歸屬為艾祈單獨各種鬧彆扭的範圍內,比如說非常二的當譚鼎是空氣,然後對著「空氣」說:「嗯,我那條丁字內褲放哪了?」

  譚鼎:「……」

  艾祈:「內褲你在哪?我要穿你了,快出來!」

  ……譚鼎默默的將內褲遞了過去。

  艾祈:「哎呀,原來你在這兒啊,太不乖了,到處跑!」

  譚鼎:「……」

  雖說兩人老夫老妻快八年了,大體上都是恩恩愛愛和諧性福,偶爾來個小吵的確可以調節氣氛重拾激情,但像艾祈這麼二的表達憤怒的方式,譚鼎各種意義上的HOLD不住。

  兩人鬧矛盾的契機其實很簡單,譚鼎是個交警,當然兩年前他是掃黃組的,再兩年前他是緝毒組的,再在兩年前,恩,他是搞刑偵的。

  在他還是刑偵的時候有一天遇到了我們的艾祈同志,於是那個天雷勾動地火,兩人各種山無棱天地合才敢與君絕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天涯的上演了一遍,順理成章的勾搭成……咳,喜結連理了。

  然後我們的艾祈同志充分發揚了自己的愛妻本質,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訴道:「鼎鼎,不要搞刑偵了,槍子兒無眼,哪天你要是有個什麼萬一,老公我就要守寡了,你不心疼我麼?」

  譚鼎:「……」於是他第二天寫了調職報告,打包去了緝毒……

  結果又沒做多久,一次譚鼎跟著隊裡出任務,在云南邊境跟蹤一夥毒販,剛進入熱帶雨林折騰的渾身泥濘狼狽不堪的時候,通訊機裡面隊長的聲音突然很是飄渺的傳了過來:「譚鼎,有個背包客……恩,你來看下?」

  譚鼎抹了把汗水,將貝雷帽反扣在頭上,袖管一擼不在意道:「背包客?嫌疑犯麼?我馬上來。」

  開著越野吉普趕到臨時搭建的帳篷外頭,所謂的嫌疑犯大老遠就發現了他,幾乎是追著車子跑了小半圈,譚鼎剛下來就被對方撲了個滿懷:「鼎鼎!」

  譚鼎愣愣的僵直在原地,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無語道:「……你怎麼來了?」

  艾祈激動的抱著他轉了好幾圈,緊接著就是一個熱吻,親夠了氣都不喘的開始誹謗:「你幹嘛手機要關機啊!我都找不到你了啊!多危險啊,你看你髒的,累不累啊?」

  譚鼎:「……我在出任務。」

  艾祈:「出什麼任務啊!快跟我回去,這熱帶雨林太危險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啊!你看看你看看!我都瘦了!」

  通訊機裡的全程觀摩的隊長很尷尬的咳了咳:「嗯,譚鼎同志,請注意紀律,家屬要安撫好的。」

  譚鼎看了一眼滿臉閨怨的家屬,終於挫敗的撫了撫額:「……隊長,我還是去掃黃組吧,今天填調職報告還來得及麼?」

  隊長:「……」

  本以為到了掃黃打非組艾祈應該消停了,結果讓譚鼎沒想到的是這組經常夜間行動……往往當時兩人在床上各種進入狀態的啪啪啪,一個被插的正爽,一個插得正歡,被插的那個手機響了,於是毫不猶豫的一腳將插入的那個踹了出去……

  譚鼎同志很迅速的起來穿制服準備出任務,回頭就看見艾祈默默的蹲在床邊……

  終於有了點罪惡感的譚鼎同志嘆了口氣,撫了撫艾祈的頭髮:「對不起……回頭補償你好不好?」

  艾祈憂桑的扭臉,表情明媚的哀傷:「我小弟弟他說不好……」

  譚鼎:「……」

  艾祈:「他說他生氣了。」

  譚鼎:「……」

  艾祈:「他還說你不愛他。」

  譚鼎想了想,很認真的低下頭,對著艾祈還硬挺的分身真摯道:「對不起,不要生氣了,我愛你的。」

  艾祈:「……」

  經過這一次後譚鼎決定還是做交警來的靠譜點,好麼,正常全日制,一個星期值一天班,要干的就是指揮交通貼貼罰單,最多汽車尾氣吸入多點,其他都是再完滿不過了,結果就這樣了也能出意外。

  中午鬧市的四叉路口,一輛貨運卡車違規右轉,當時譚鼎正在給之前一臉小轎車開罰單,車主是個小美女,正撒嬌賣乖著央他不要扣分,下一秒便驚恐的張大了眼睛尖叫出來。

  貨車的前車頭擦著譚鼎橫了過去,勾住了他的安全服帶,直接拖飛了出去。

  小美女踩著高跟鞋蹬蹬蹬的跑了過來:「阿Ser阿Ser你還活著麼?!」

  譚鼎半邊臉被蹭破了,一腦袋的血,他動了動胳膊嘆了口氣,轉頭很淡定的看著已經嚇傻的貨車司機平靜道:「違章右轉,罰款100扣兩分,我右臂大概骨折了,妹子麻煩你把我對講機拿來,謝謝。」

  貨車司機:「……」

  美女:「……」

  艾祈到醫院來接他的時候就開始擺著醜臉鬧彆扭,譚鼎也不知道是不是打擾了對方工作才不高興,但艾祈除了不說話不理他,各方面又表現的正常的很,將譚鼎照顧的無微不至,連出院的時候上車的時候都要抱著他。

  譚鼎很無奈:「我只是手臂骨折了……腳還是好的。」

  艾祈看了他一眼,從鼻子裡哼了一聲,還是不理他。

  譚鼎摸了摸鼻子,訕訕的不說話了。

  晚上艾祈幫譚鼎洗了澡,用乾毛巾將他的頭髮擦乾,正襟危坐的和譚鼎面對著面:「嗯,咱們得談談你的工作。」

  譚鼎頭上還蓋著毛巾,也挺直了腰,靜靜的看著對方。

  艾祈咳了咳,開口道:「地球太危險了。」

  譚鼎呆了半晌,有些疑惑的歪了歪頭,不確定道:「你的意思是……我應該回火星?」

  艾祈:「……」

  譚鼎舉了舉雙手:「好吧,我開玩笑的……你說。」

  艾祈嘆了口氣,摸了摸他的臉,很是心疼道:「你就不能申請個文職麼?你們局裡不是也有那種呆在辦公室裡批批文件喝喝茶就混一天的那種活麼?你就不能干那個?」

  譚鼎皺了皺眉:「我又不是小丫頭,那種活小丫頭干的,我一個大老爺們老呆在辦公室裡幹什麼。」

  艾祈:「我也大老爺們,我也呆辦公室,我不照樣幹你。」

  譚鼎:「……那性質不一樣。」

  艾祈咬牙:「甭管一不一樣,你就不肯換是吧?!」

  譚鼎想了很久,還是堅持道:「我覺得交警挺好,這次真的是意外,以後我保證不會發生。」

  艾祈怒了,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怒吼道:「好!我們吵架了!現在開始——」他抬起胳膊狠狠的比了個叉字:「冷戰!」

  譚鼎:「……」



  譚鼎嘆了口氣,自從那個二到極致的雙臂交叉冷戰宣告後,已經過了兩個星期了,譚鼎一開始以為艾祈是開玩笑,對著他說了幾次話都不理不睬後,就明白這貨是真的打定主意要和他冷戰到底了,譚鼎倒也沒覺得有什麼,艾祈的鬧彆扭就跟抽風似的,抽著抽著就能好了,你要理他了那就是跟著他一起二了。

  譚鼎走著神龍飛鳳舞的寫了張發單,啪的貼在了面前一輛違章停車的車窗上,結果下一秒車窗緩緩的降了下來,車主一臉苦逼的看著他:「阿Ser啊……我就停一會兒接個女朋友啊,表這樣嘛……」

  譚鼎扶了扶帽簷,面無表情道:「違章停車,已經記錄拍照,不扣分,記得去交罰單。」

  車主:「……」

  中午休息的時候譚鼎趴在辦公室桌子上發呆,交警大隊的隊長捧著茶杯飄過他身邊,突然開口道:「譚鼎啊,怎麼啦,最近情緒不怎麼高漲麼?」

  譚鼎下意識的坐直了身板問道:「隊長,恩,如果嫂子跟你吵架了你會怎麼辦呢?」

  隊長喝了口茶,很舒服的眯了眯眼:「婆娘嘛,要哄哄的啦!」

  譚鼎:「……哄沒用呢?」

  隊長:「那就干唄!」

  譚鼎:「……」

  隊長語重心長的拍了拍譚鼎的肩:「小譚啊,情趣啊,關到咱們小黑屋裡來折騰一晚上保證第二天甜甜蜜蜜的撒!」

  譚鼎:「……」

  艾祈悶悶的坐在辦公室裡,發小A來看他的時候很是擔心的敲了敲門:「沒事吧?跟鼎鼎吵架了?」

  艾祈斜睨著霸氣的瞥了他一眼:「哼,鼎鼎也是你叫的麼?!」

  發小A搖了搖頭,做了個閉嘴的動作,換了話題:「哥幾個好久不聚了,出去玩玩?」

  艾祈咬牙:「不去,慾求不滿!」

  發小A打著哈哈:「哎呀,去了就滿了啦,去啦去啦。」

  艾祈哼哼:「滿什麼啊,我不會對不起我家鼎鼎的,我最愛他了!要玩你們玩。」

  發小A翻了個白眼:「好好,不玩不玩,就喝酒好伐,知道你愛妻的撒。」

  譚鼎晚上值夜班,正好在美食街執勤,專攔醉酒駕車,他和同伴人手一個測酒器,看到不對勁的就讓司機下車吹,不到一小時就攔了近10個。

  譚鼎正挨個兒給人開罰單,吊銷執照,安排送警局去,突然感覺身後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他一回頭就看見艾祈一臉紅暈雙眼亮閃閃的看著自己。

  譚鼎皺了皺眉,往對面街一瞅就發現艾祈那幾個明顯看熱鬧的發小,無奈道:「喝酒了?乖乖回家睡覺等我,我值完這一班就撤。」

  艾祈不理他,撅著嘴盯著譚鼎手裡的測酒器:「我要吹吹!」

  譚鼎:「……」

  艾祈又湊近了些:「來嘛,給我吹吹!」

  譚鼎將測酒器拿遠了點,淡淡道:「不用吹,快回家去。」

  艾祈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似是突然反應過來,嘿嘿笑著從口袋裡掏出駕駛證,得意道:「我有駕照的哦,要吹吹!」

  譚鼎頭痛了:「你沒開車,不需要測酒精,好了,快回家去。」

  艾祈顯然不依不撓,他搖搖晃晃的跑到一邊,正好看到飯店門口有一輛送菜的三輪車,艾祈二話不說直接跨了上去,然後慢悠悠的騎到譚鼎面前,一隻腿撐在地上,大聲道:「我有車了!嗝……我要吹吹!」

  跟譚鼎一塊兒值班的小交警笑的幾乎趴到了地上,抹著眼淚扶著譚鼎道:「算了啦,你就給他吹吹啦,吹完讓他回去不就行了嘛。」

  譚鼎無法,只得將測酒器遞給艾祈,催促道:「吹吧,吹完了就回家,乖啊。」

  艾祈盯著測酒器看了一會兒,突然搖了搖頭:「不是這個……」

  譚鼎沒聽清楚,靠近了問道:「嗯?不是你要吹的……?」麼字還沒有出來,艾祈突然猛的跪了下來,譚鼎嚇了一跳,剛要伸手拉他便覺得褲腰帶一鬆,然後嘩啦一聲,褲子直接掉到了膝蓋以下……

  於是譚鼎那兩瓣白花花的光屁股蛋很是耀眼的跳躍在了眾人面前,為燈紅酒綠的美食街添上了一筆迷人的風采(……)

  譚鼎:「……………………………………」

  艾祈跪在地上一臉陶醉的將臉埋在他的下身,嘴裡還在嘟囔著:「我要吹吹!我要吹吹!給我吹吹哦……嗝!」

  譚鼎淡定的抹了把臉,他抱著艾祈的腦袋擋住關鍵部位,扭頭對著已經看傻的同伴道:「我帶他回局裡……剩下的拜託你了。」

  小交警好半晌才反應過來,尷尬著不知道該不該去幫他提下褲子,結巴道:「那個,恩,那、那他怎、怎麼辦?」

  譚鼎看了艾祈一眼,突然淡淡的笑了笑:「關小黑屋,今晚需要好好的讓他吹一吹。」

  小交警:「……………………」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