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4«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6
| Login |
2012-08-06 (月) | 編集 |
靈感來源於今天電梯裡的驚鴻一瞥。
具體看圍脖直播-w-
@鈴鐺小呆呆: 坐電梯遇見一隻天然呆(和他的攻)。呆受早早進電梯被一群女的包圍,攻站得相對外圍。到4樓,攻出去了,呆受愣是不敢扒開人群出去也不說話。直到外面的攻扭頭等才低著頭跑出去,然後被攻摟著走遠了。
我從來沒見過那麼靦腆的男生,整個過程一句話都不敢說,可憐兮兮跑出去直撲攻。身高跟攻差一個半頭。以至於電梯去5樓時電梯裡女生都覺得剛才太對不起人家了。
1.
每天早上,12號樓底下都會有一個男生在電梯門口做沉思狀,標準姿勢就是右手捏著手機左手捧著書本,有時候也有樂扣樂扣的水杯,站姿是左腳著力右腳點地板,時不時對調一下。直到……

「劉小呆!服了你了,今天週五,教室在503。」叼著包子快遲到的同班男生跑來,順便拍拍沉思者的腦袋,「你又迷糊了。」

劉小呆垂著腦袋用手撓頭,然後跟上對方的步伐。

以上,是每週週一至週五12號樓的固定風景。


2.
劉小呆本名當然不叫劉小呆,人正兒八經的名字是劉岱。岱者,泰山也,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劉家家長的本意是希望兒子頂天立地,可惜到了名字主人身上,完全倒了個個兒。

室友陳元表示,劉小呆能順利的找到高考教室,順利的填對準考證號,順利的塗對了答題卡,最後順利的考進大學,是多麼艱難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啊。

劉小呆同學,在進大學後的第一個星期裡,徹底把寢室剩下所有人培養成了未來的好丈夫好老媽子們好人妻攻,如果有的話。如老媽子陳元所說:「劉小呆啊,麻煩你在手上掛個牌子,上面寫著寢室號和我們的手機,免得你丟了找不到路,也可以找路人問。」

被叫做小呆的劉岱,有個很麻煩的小毛病,數字記憶盲。當然其實他數學挺好的,但是就是記不住數,5秒之前告訴他今天在701上課,一扭頭他又來可憐兮兮的問了:「今天……今天哪個教室來著?」

陳元有時候很懷疑,這傢伙的高考數學科目到底怎麼過的,隨便來個3.1415926他就得瘋了吧?

室友當然也想過很多辦法,比如督促他把教室號寫在教科書封面啦,寫在手心裡啦,貼在包包上啦,設置成手機桌面啦。可是,面對一個實踐課比理論課還多的專業,教科書筆記本他都是浮雲啊。又說手心裡,誰知道這娃摸來摸去最後就變成了「……到底是5還是6啊……會不會是8?」。至於手機桌面,如果沒人提醒他及時更新,那麼這個傢伙,會一連五天都去週一的那個教室,然後被其他專業的同學慘無人道的圍觀。

以至於最後,連隔壁專業的人都會來一句:「劉小呆啊,今天你是去410哦,不是這裡。」

室友們面對推門而入姍姍來遲的劉小呆淚流滿面。

幸好,他們所有的課都是在寢室樓對面的12號樓,於是每天早上,劉小呆的任務就是早早到達樓下,然後等著來上課的同班同學把自己捎帶去教室。


3.

劉小呆的大學裡有個萬惡的制度,學生會點名。管你是大一新生還是大三老油條,只要你也有早上第一節課,就要點名點名點名。時間分毫不差,上課鈴一響,學習部的代表就踩著鈴聲正步進教室,然後對著還昏昏欲睡沒醒來的全體學生邪魅一笑。

你說大一新生混不開,老老實實坐著等點名。大三都混了三年了,還不認識這個天天點名的?當然不認識,學習部除了坐鎮江山的學生會會長副會長團支書,其他都是流動性質的,指不定今天還是跟你有私交的宣傳部小學妹,明天就是鐵面無私的學生會會長本人了。一串名字點下來不帶喘氣的,活生生把人從睡夢裡愣是弄清醒過來。

底下人哭嚎成一片:「包大人啊青天大老爺啊,給我們留條活路啊啊啊啊。」

學生會會長,包錚,和宋朝青天大人的名字相差無幾,且人如其名,錚錚鐵骨,剛正不阿。一度被人懷疑是否是前朝古人穿越而來要麼就是未來某一天他穿越回去成就了那位古人。以及未來不去做國安局特工真是屈才啊屈才,這肯定一定確定不會招降,打死都不會。078同志啊,去吧,光輝的任務就交給你啦。


4.

負責教學樓10號樓至12號樓的包錚大人,在點名的第二個月裡,因為實際上輪到他點12號樓的時間加起來也就一個星期左右,注意到了呆立在電梯門口的劉小呆。

「這位同學?你不舒服?」
包錚大人上前拍拍劉小呆的肩膀。

劉小呆慢吞吞的回過頭看對方,發現不是認識的人—劉小呆腦子裡定義的認識的人只包括父母,室友,老師同學,宿舍大爺,食堂大伯,除此之外都是陌生人—於是又緩緩的扭過頭。

包錚大人雖然嚴厲,但是人好,在擔心小同學是否低血糖人不舒服的前提下毅然決定捧著點名冊等在一邊,萬一這位同學撐不住倒下了,也好送對方去醫務室。
於是乎,沉思者雕塑邊又多了一尊雕像。

所幸很快有打食堂裡出來的同學過來了。
「小呆小呆……幫忙按下電梯~」大老遠開始喊了,「今天415哦。等久了吧?」

被點到的劉小呆換上早上好的表情回頭答:「還好啦。」

包錚大人的腦袋裡一瞬間飛過很多未解之謎:劉小呆?有叫這名字的?教室都記不清,這位同學真的沒事嗎?

同學跑過來拍拍小呆,示意對方跟自己走,順便也看見了滿臉凝重的學生會會長大人,考慮到對方點名的重任,遂套近乎:「會長,那麼早啊。」

包大人面無表情點頭算作回應。

被冷到的同學吞了口口水,拽過劉小呆衝進電梯死命按關門鍵,嘴裡嘟囔著:「我靠啊圖書館殺人事件嗎,大清早擺張臉搞的跟柯南附體一樣沒事兒吧。」
劉小呆這才抬頭:「剛才的是學生會會長?」

「…………劉小呆!!你的數字盲和臉盲症什麼時候能一起治好!!!」


5.

被撇在電梯外的包大人翻動手上的各班名單,根據線索「415教室」的「劉小呆」,找到了劉岱的名字,以及名單後面備註的學號所在專業等等。

然後包錚大人面無表情的推了下眼鏡,走入下一班電梯。

據說有這樣一個說法,當你剛剛認識一個名牌或者人名時,你會發現全世界都是這個名牌和人名。
比如劉小呆換了新手機,於是他覺得全班都在用這個牌子的手機。
「班長……你也用諾基亞啊?」
「劉小呆!這手機跟了我三四年了!!」

又比如天天都能在電梯門口發現劉小呆發呆的身影的包大人,雖然其實對方已經雷打不動的在那裡站了好幾週,看起來就想等著主人來牽回家的寵物一樣。
「劉岱,在等你的同學?」
「啊……你是?」

包大人內心深處閃過的那一點點很巧合很緣分,就被對方的一句who are you給打了回去。

然後大老遠某老媽子的聲音由遠及近而來:「劉小呆!~~~不許跟不認識的人說話!!!~~~~~~~小心被被怪蜀黍拐走啊啊啊~~~~~~」
下一秒,嘴裡叼著肉粽左手豆漿右手粉乾的陳元陳老媽子因為剎車不及時而撞到了電梯出口邊的牆上。

「咳!」陳元擦擦嘴,回頭。
「額……」然後發現小呆和絕對是點名死神的會長本尊正看著自己,某小呆子臉上還寫著「囧」字。
「那個,會長好哈哈哈……怪蜀黍什麼的……肯定不是說你啊哈哈哈……」勉強克制住以頭撞牆的衝動,剛才還氣勢十足的老媽子尷尬的打招呼。

被招呼的對方一如既往的沒有表情,只是點了下頭,然後出於人道主義開口提醒道:小心遲到。」

陳元深呼吸一口氣,看著倒數計時的手機和還在7樓遲遲不肯下來的電梯,一把拽過劉小呆,蹬蹬蹬的沖想目的地4樓。樓梯口傳來帶著回音的喊話。
「陳……陳元?幹嘛不做電梯啊?」
「白痴啊你!要遲到了啊啊啊啊啊啊還有20秒啊啊啊啊那個眼鏡魔王已經在陰笑啦啊啊啊啊啊!!!」
到最後已經聽不清在喊什麼了。

被叫成眼鏡魔王的包大人再次推眼鏡,然後在手背下不易察覺的翹了翹唇角。


6.

相見不如懷念,懷念不如不見。

於是第二個星期,劉小呆咬著牛奶管子走到12號樓下等人,發現電梯門外站著一人,背影似乎有點眼熟。

劉小呆吸了一大口酸奶,然後小聲的打了生平第一次給陌生人的招呼:
「早啊。眼鏡魔王。」

等著電梯下來的其他學生在不敢回頭的狀態下扭曲著臉無聲的嘶吼:「尼瑪啊!誰啊這是!膽子忒大了點吧有木有啊有木有!這綽號是能隨便叫的嘛!!!話說回來怎麼這周又是包青天來12號樓啊!不是每週輪換制嗎!!12號樓的學生你們傷不起啊傷不起!!!!!原子彈來了有木有!!!核輻射了有木有!!!世界末日2012了有木有!!!」

當然沒有。

被點了新綽號的包大人側頭:「早。」

沒有原子彈,沒有世界末日,沒有2012。
所以,大概也許可能may be,只是鹽吃多了吧。

劉小呆撓了撓頭,又吸了一口酸奶,然後認真的看著對方呼出一口氣:「總算沒有記錯。」

於是排在最前面的其他學生也跟著呼出一口氣,把剛才的咆哮體扔到了腳邊一腳踹開。
「原來是劉小呆啊,他的話,大概能用無辜的眼神打敗大魔王吧。」

因為劉小呆的光榮事蹟遍佈12號樓所有教室,所以一直以來只有他不認識別人,沒有別人不認識他的份。

成功化解了眼鏡魔王的劉小呆帶著「真的沒有記錯人」的興奮感再次搭話:「今天點名麼?」
圍觀群眾一把鼻涕一把淚表示,天天都點名啊同學。

「點。今天你在503。」
會長大人翻動手上的點名冊,然後告知對方重要信息。
「啊?謝謝。」劉小呆低頭看著手上筆記本的封面發愣,半響後抬頭遲疑著開了口:「是幾零幾……來著?」

「我送你上去吧。」
包錚合上點名冊,用「今天沒來的人到系輔導員處報到」的陳述語氣說道。

劉小呆看看手機,估摸著自家老媽子還在食堂奮戰,於是點頭:「謝謝了。下次不叫你眼鏡魔王了。」

啊啊啊啊啊你居然還知道這四個字不能隨便亂叫真是太小看你啦!!!!
一早上心臟跟著對話七上八下的其他人,在下一刻左邊電梯到達1樓時以瘋狂的姿態全體湧入,也不管電梯超額人數是多少,硬是所有人都逃難一般的擠了進去。好在12號樓電梯素有跳樓機之稱,只要能塞,多少人都不會發出滴滴滴的警告聲。當然安全係數就不知道了。

劉小呆撓了撓頭,然後跟著包錚進了右手邊人為造成的空無一人的電梯。

電梯門合上的時候,學生會會長開口:
「我的名字是包錚,和包青天不同音,下次見面不要叫錯了。」

劉小呆抬頭看了下樓層顯示的標牌,點點頭。
「我會努力記的。」

聽起來好像不是很靠譜,眼鏡魔王一瞬間有了撫額的衝動。


7.

於是乎,第三個星期,包大人本著友愛同學互幫互助的精神,再次站在了12樓底下,驚起12號樓的人員無數。

「魔王,又見魔王!」
「12號樓的人你們傷不起!為什麼啊!我這星期明明想拼RP想睡懶覺的!」
「TUT誰招魂唸錯咒語啦!」

以上,都是敢怒不敢言的路人們的內心世界。以眼鏡魔王為主語人稱代詞的所有句子都是公共場合的禁語,尤其是本尊站在你面前周圍氣壓氣溫都有點低的時候。當然,也有人是意外:

「啊!那個……包……包……包大人!」

於是咆哮體迅速更新了內容:「來了來了!每天早上都心臟病高血壓,吃不消啊!」「造孽呀電梯快來啊生死大逃亡啦!」

叼著酸奶盒子的劉小呆同學,呆愣著環顧下周圍所有人的後腦勺——因為沒有人敢圍觀——然後開始翻手機裡儲存的文檔,大約10秒後抬頭:「啊,是包錚學長。」

「後腦勺們」因為沒有如同穆迪教授一般的眼睛,於是只能在內心深處撓著電梯的門:小抄記在哪裡了呀小呆!小抄敢不敢寫在顯眼的地方啊小呆!
唯一一個目睹完劉小呆全部動作的人第一次在公眾場合露出一點能稱之為微笑的表情,然後伸手拍了拍邊上等著表揚的小呆:「今天是410,要帶你上去麼?」

劉小呆認認真真的點了下頭。

「謝謝包學長。」

「沒事。」

「明天會不會叫錯了。」

「…………好。」

其實包大人的稱呼也不錯,就是讓周圍的人都忍不住想拖著長音喊「威武~~~~~~~」


8.

「學長早。這個給你。」週二收到了學弟表示感謝的酸奶,題外話是今天超市買草莓酸奶一送一。
「學長早安。吃過早飯了麼?」週三收到的是食堂的肉包子,限量版,食堂阿姨母愛氾濫的特供。
「學長~~對不起,要遲到了QAQ教室在哪裡?」週四小朋友急匆匆的拽著麵包袋子跑來,邊跑邊喊要遲到了。點名的魔王翻了翻點名冊,告訴對方今天是415,按順序沒有那麼快被點到。

「學長學長~」
週五的時候,劉岱什麼都沒拿,空著手晃到了12號樓底下。
「忘帶書了?」
「不是,陳遠昨晚告訴我很多遍今天沒課。」顯然沒有睡醒的劉小呆呆滯的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然後一字一頓:「不過我想還是來跟學長說一聲。」

包大人不動聲色的呼了一口氣,然後設想了眼下的情況,如果小呆不跑來告之,大約自己確實會在樓下等著,唯恐對方出了什麼事兒遲了,又找不到教室。

所以陳遠老媽子說的沒錯,劉小呆的唯一特技就是把周圍所有人都訓練成老媽子,連路人甲的會長都不放過。
不過到底是不是路人甲這個問題,還有待商榷。

目前暫時定位為「路人甲老媽子」的包錚扶了扶眼鏡,然後側頭問劉小呆:「吃過早飯沒?」

「沒。」劉小呆老老實實的回答:「打算一會兒回去接著睡的。」

電梯前等電梯的,已經習以為常的圍觀群眾們拚命摀住嘴不讓自己捶地笑出聲。

「那去吃早飯吧,我陪你。」包錚大人合上了點名冊,在封面上畫了個小圓圈表示今天不抽查,然後帶著還在半睡半醒狀態的劉小呆下了教學樓前的樓梯,揚長而去。

「所以,今天……不點名?」一分鐘後,電梯前的人群中終於有個人反應過來,推了推身邊的同伴詢問。
「……應該是。」
「劉小呆果然殺傷力很強。」
「12號樓的未來就靠你了!劉呆呆同學!」
「哦也!今天沒人點呀,收拾東西去呀,可以回家了呀。」
「撤退撤退哦也!」

轉瞬間電梯門外就空無一人,消息順著各種聯絡方式從短信到電話到飛信甚至QQMSN傳達到了12號樓各個教室以及滯留在食堂的部分同學處,於是騷動著的人群紛紛逃離教室。
開玩笑嗎,週五的課真是能逃則逃,不能逃?不能逃也要創造逃的機會!

可惜,所有人都忘了,眼鏡魔王之所以稱為眼鏡魔王,不單單是因為包大人架著一副無框眼鏡,更重要的是,手下的大將們也不是等閒之輩。佔了包大人的光而被稱呼為「師爺」的副會長很快帶領四名幹部站在12號樓下,在永遠的笑瞇瞇表情中踏上了12號樓的電梯。
那天毫無疑問是12號樓有史以來最痛苦的一次點名日,哀鴻遍野生靈塗炭全軍覆沒。

至於被眾人給予厚望的劉小呆同學。

劉岱,本校中文系聲名遠颺的呆呆,週五課程為古代文學,本週停課一次,無需點名。


9.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哭天喊地。

在慘痛的黑色星期五後,12號樓迎來了又一個嶄新的週一。

「第四周了,今天還是魔王麼?」
「劉小呆個忘恩負義的魂淡!我的全勤分啊啊!」
「誰讓你上週義無反顧的逃了。」
「……事出有因,那天陪老婆去看電影了。」
「全勤還是妹子,這是個問題。」
「基友最高~」

「話說回來,今天沒看見劉小呆在樓下等人啊?」在話題歪到千里之外後,終於有人發現了12號樓今天的異常。一年半以來無論日曬風吹都雷打不動的標誌性風景,今天居然不見了。

電梯前的眾人無不左顧右盼,卻只看見抱著點名冊的「師爺」遠遠漫步走來,一身白襯衣配休閒領帶,不過是上樓梯的那點路,愣是讓他走的那叫一風生水起。

「校園新未解之謎!今天居然不是包大人!」
「哎喲師爺好久不見~」
「上週五才來過,想不到經管系的學弟如此想念我?」
對話之間,師爺已然在眾人矚目之下走上了台階站在人群後方。

「…那啥……哈哈…也沒那麼……」
「如此說來,我人緣有那麼差?」
真名唐時,勉強與某電影的師爺諧音一個字的學生會副會長,冷笑出聲。

本校有諺語曰:師爺回頭笑一笑,教導主任也逃跑。12號樓的同學再次在內心深處撓牆,這還不如會長來呢啊啊啊啊啊。

俗話說的好,說曹操,曹操到。

終於等到了從4樓而下的電梯徐徐打開門,就在前排人群準備一擁而入時,突然發現剛才肖想的對象正打算邁步而出,面對擁堵在電梯口將要遲到的群眾甲乙丙,眉頭無意識的皺了下。

1樓的氣溫,似乎有那麼一刻下降了幾攝氏度。

「早啊,我的包大人~」終於還是師爺油腔滑調的招呼聲打破了尷尬又僵硬的氣氛。
被招呼的對方保持自己言簡意賅的準則,點了點頭算應答:「早。」

然後在呆愣的群眾目送下離開了眾人視線。

「總覺得,今天太陽升起的方式,不是很對。」
經管系小學弟喃喃自語的對上師爺的目光。

唐師爺笑而不語。

得以安全上樓的同學們掐著時間進入教室,然後呆愣的看著某位在教室裡吸著酸奶看書的神奇生物。

「劉小呆?!你居然自己找到了教室??」

「唔…那個……你哪位?」

「………」


10.

所謂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大約就是花開兩朵各表一枝的另一種寫法。

「本校有個包青天~~神經面癱又腹黑~~一朝喜歡小呆瓜~~~溫柔和愛寵~~~~嚇死爹!」

被副會長唱歌吐槽的包大人也不惱,淡定的推了推眼鏡回答曰:「我覺得,還沒告訴對方的喜歡和明戀被拒絕的喜歡,還是有一定區別的。」

這下輪到師爺氣急敗壞起來:「那個被拒絕的又不是我!」

「是啊,是你拒絕了人家,結果發現別人課餘生活豐富多彩根本無所謂有沒有你?」

「讓那個死富二代滾去他的溫柔鄉!」被戳穿的唐師爺一邊念叨著「你和你的小呆瓜去HE吧!」「詛咒你們」等等,一邊摔門而去。

「嚇死爹」的會長習以為常的攤手,繼續刷著校園網潛水看12號樓的相關帖。

而團委辦公室的富二代團支書,在秋老虎盤踞著的天氣裡,打了個重重的噴嚏。

喜歡和愛,果然是個大問題,尤其是喜歡的對象完全沒有這類意識的情況下。


11.

在劉小呆回家省親而不住校的某天夜裡,某寢室的剩餘漢子們就「有關於路人甲學生會會長無故介入劉小呆生活」的議題,展開了相對激烈——主要以陳老媽子撓牆抱怨為主——的討論。

議題的起因來源於陳元陳老媽子的一句哭訴:

「我發現,我發現小呆他不要我了QwQ!他不要我了!他去跟魔王吃早飯!問魔王要課表!小呆以前不是這樣的嗚嗚嗚嗚~~~~」

「他什麼時候要你了?」
「陳元,看你不出來啊?好一顆痴情的種子。」
「難道不是吃情的粽子?」
「兄弟我支持你!去跟魔王單挑吧!贏了就能奪回劉小呆了!」
「勇士!上吧!我們寢室的吉祥物由你保護!」

陳元在黑暗中的寢室噎了半天,好不容易從「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洗腦中吐出一句:
「你們都沒覺得……反常?沒覺得魔王他最近有點太關心劉小呆了?」

「不就是送去教室外加幫他帶了早飯嘛。」
「老媽子你好,老媽子晚安。」
「陳老媽子真不容易啊,管兒子辛苦嗎?」

「我呸!你才老媽子呢!你自己看看,12號樓全樓到底有幾個人是送人去教室還帶早飯的!」陳元一腳踹了上鋪,又把枕頭砸去了對床。

「這麼一說……」

「好像班長和他夫人還堅持每天送來送去的?」
「隔壁班新婚燕爾小兩口也……?」
「團支書也沒送師爺去教室啊。」
「我說這第三對是這麼回事!!」

所謂離題千萬里,下筆如有神。
劉小呆的室友,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交流了5分鐘,終於得出了一個神奇的結論:「眼鏡魔王,不,學生會會長對我們家小呆圖謀不軌!」

不軌的理由有很多種。
「我家小呆也就長的能帶出去見人而已。」
「成績也一般湊合。」
「除了呆還是呆。」
七嘴八舌後,再次得出結論:

「魔王的審美點果然很奇怪。」

至於魔王和小呆性別一致,在一起是否合理,早就不在室友的關心範圍之內了。照老媽子苦口婆心捂胸口的說法來看,小呆這樣的娃子,除了母愛氾濫的女性除外,有誰願意天天跟著自己男朋友迷路在一層樓的30個教室裡。

那是奇葩啊奇葩。
而學生會會長,你就是那朵奇葩,沒有之一!
陳元老媽子狠狠的咬著對面扔回來的枕頭得出結論。


12.

還沒等陳元老媽子研究出會長的審美觀到底有多奇葩,小呆領著學習部的通知回來了。

若干個禮拜前,劉小呆鬼使神差之下選修了一門一長串英文中文混雜擁有2個學分的選修課,大概是名字太長太不好理解的緣故,劉小呆班裡沒有一個人選了它,都去上什麼世界旅遊啊動漫賞析啊一看就特別好混的課,陳元老媽子慢了一拍,無奈去選了書法,一想到未來一學期都要和文房四寶以及聽說是個老的連話都說不清的教授打交道,不免頭疼起來。

一頭疼就忘了劉小呆被發配去一個完全不認識的教學樓裡上課。

於是星期三晚上6點,劉小呆獨自一人拿著打印出來的課程安排徘徊在校園裡,目的地是完全不知道在校園何處的5號樓701。


13.

劉小呆在小賣部前迷茫之時,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去哪裡?我送你過去。」

劉小呆歪頭看了眼很熟悉的面孔,把含在口裡的奶茶管子拿下來,然後換上了表示打招呼的笑臉:「包學長晚上好。」

包錚點點頭,自動接過對方手裡的小紙條看了眼:「5號樓?走這邊。」

拐了兩個彎把小呆送到了5號樓,包錚想想不放心,又把他送到了教室門口。恰好一串英文中文混雜名的選修課年輕教授在跟早到的女同學開玩笑:

「選我課的人少,也歡迎你們帶家屬來旁聽哦……」

劉小呆推開門,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還以為自己遲到了,脫口而出就是「報告」。身後的青天大人默默的撫了一把額。

留洋回來的教授在底下的哄笑聲中歪頭眨了眨眼。

包錚眉頭一緊,忍不住還是低聲跟堵在門口低頭臉紅作雕塑狀的小呆說:「下課等我來接你,不要四處亂跑。」

非常有自知之明的劉岱點點頭,問:「那學長呢?」

「我也去上選修課。」

「嗯,那學長不要遲到。哦對,那個,我手機號給你。」劉小呆摸索著從包裡翻出手機,然後當著目瞪口呆的包錚包大人的面,從手機上掛著的迷你便簽本裡撕下一張寫好了手機號的紙遞給對方。

「……這……好,我會記著的。」
那本子上不會每一頁寫的都是手機號吧……?

「唔,是陳遠給我弄的,他說這樣別人問我號碼就不會答不上來了。」
劉小呆收好手機。

陳元老媽子,當可嫁了。


14.

劉小呆雖然不是什麼校園風雲人物,但是在12號樓是人盡皆知,選修課沒有自己班上的同學,不代表認識他的人也沒有。包大人則是各種晚會迎新會辯論會上的常客,不是學生代表就是乾脆混個評委,又蟬聯了三屆校園風雲人物榜,還時不時的在點名時候打得底下學生措手不及,自然是人人都知道他的名號。這種送人上課的場景,出現在團支書和師爺身上,那是正常的。出現在青天大人身上,就太不正常了。

眼看學生會會長大人送完人打算走,小教授笑笑,不厚道地補了句:「真的沒有不歡迎家屬來旁聽嘛。」

劉小呆臉皮薄,再次在底下學生善意的玩笑聲裡滿臉通紅的把腦袋埋進筆記本裡。


15.

所謂選修課,管他是英文中文還是其他什麼鳥語,總之呢,基本上還是混為主。雖然認真的劉小呆還是做了滿滿幾頁的筆記。

而作為大三學長的包錚,其實已經不需要上選修課了,但是陪著對方上又太不符合他的性格,更何況兩人之間還都沒定下來。
先不說那小教授笑起來像只什麼都知道的狐狸,就是他在那教室多坐一分鐘,明天校園BBS上人工置頂的一定也是相關帖子。
比如「八卦!學生會會長包大人和不知名小同學不得不說的家屬陪聽事件」之類的。

站在樓下等人的包大人摸出手機上了論壇,在意料之中的表情裡看見了BBS最近一個主題:

我靠我看見了什麼我看見點名殺手眼鏡魔王送人來上課!!!!!我今天出門的方式一定不對!!!!

包學長在暗下來的天色下冷笑一聲,回曰:上課時間……

於是此貼再無人回覆。


16.

包錚站在教學樓底下無所事事的看邊上小賣部的小哥做奶茶打發時間,偷偷溜下來的學生排隊說要什麼味道。

他認識劉岱才沒多久,甚至沒開口叫過他的名字,更多的時候是聽別人喊「小呆~」「呆呆~」。要說認識的過程,也無非是領他走了一星期的教室,然後就自動從路人甲升級成了「熟人」,並且順利的享受到了諸如草莓酸奶之類的福利。

但顯然青天大人想要的不是一瓶飲料或者一個限量版的包子。

硬要說的話,就是想要這個人在自己面前,好好看著他,不讓他走丟。所以師爺說的好,喜歡本來就是件很簡單的事情。

題外話是說著大道理的師爺自己還沒想明白。

而想通了的包大人則自顧自一笑,排在了嘰嘰喳喳的小女生後等著買奶茶。


17.

選修課鈴聲一打,教學樓呼啦一下就人去樓空,包錚拿著熱乎乎的奶茶在教室門口等小呆出來,然後把奶茶塞進了對方手裡。

劉小呆習慣性的叫了聲學長,然後就低頭開始吸奶茶裡的布丁。

幾個月下來包錚已經很清楚有關劉岱理解裡的「熟人不用說謝謝」這樣的做人準則,自然而然的就直接攬過對方避免他撞人人流,又隨口問了句:「選修課講什麼?」

好學生劉岱從布丁和珍珠裡回過神,答:「野獸的領地意識。」

「………………」
這跟心理學有關係?

小教授洞悉一切的笑容怎麼看怎麼像進化版的師爺。


18.

陳元老媽子比小呆還要遲回寢室,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哭天喊地自己被調戲了。

「到底誰說書法課的教授是個連普通話都說不清的老頭子啊,人年輕力壯的都能把我拎起來啦……」

「你被老師拎起來了?」室友A嗤笑。

「……怎麼可能!我這是打比方好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他一直盯著我啊,我字寫得難看怎麼了啊管他什麼事兒啊非得挑刺打擊外加手握手寫字是怎麼回事啊我不是小學生啦……」

「手把手教你寫字?」劉岱從盥洗室探出頭,「聽起來很認真負責啊。」

「雖然很想說你找到重點了但是為什麼關注點完全不同。重點是我被調戲了!他憑什麼握我的手!」

「……哦……對不起……」小呆縮回去繼續洗臉刷牙。

「雪特……對了,劉呆呆你上什麼課來著?」
終於抱怨完決定當做被野狗啃過爪子的陳元老媽子回過神,想起對方的不靠譜屬性,詢問道,「你找到教室了?」


「嗯。」劉小呆一嘴泡沫再次探出頭,「包學長送我過去的。」

「……」
這個夜晚,陳元老媽子在大腦自動循環播放起的《狼愛上羊》背景音樂下痛苦的入眠。


19.

喜歡歸喜歡,公事不能私辦。

這是師爺說的,他說這話的時候正在一週第三次突擊檢查團委辦公室及某位富二代的寢室是否違規使用大功率電器。
學生會辦公室所在的走廊猛得炸開了上述兩位的吵架聲。

「夠了!這也叫大功率電器?!」

「我說是就是!沒收記過處分公告通知一個都不會給你落下的!」


包錚側頭去看走廊上的戰況,只見得自家師爺拿著一個充電式的剃鬚刀抱胸冷笑。
「……」

於是乎兜兜轉轉,12號樓的早上又迎來了拿著點名冊的眼鏡魔王。

包錚站在講台邊面無表情的挨個兒念名字,直到在某個名字前稍作停留,不過不仔細聽也不會發現這分毫之差。

「劉岱。」

「到。」劉小呆歪頭看著講台上的「熟人」。

這麼想來,也不是沒有叫過對方的名字,儘管這種場合毫無浪漫可言。
包錚伸手在名字後畫了個勾。


20.

一來二去大半個學期過去,自然又到了每年活動最多的時候,一會兒辯論賽一會兒校級匯報演出,忙成了渣渣的青天大人連點名都無暇顧及。倒是團支書,使得一手欲擒故縱的好把戲順利拿下了師爺,每天成雙成對的出入學生會辦公室,生生閃到了包大人的眼。

包大人很鬱悶,包大人低氣壓。

同一時間陳元老媽子又開始喋喋不休,我家小兒所嫁非人啊——室友A插嘴:「這不還沒嫁出去那。」——那個死眼鏡都不管小呆了,太過分了!小呆千萬要和他保持距離——室友B忍不住補充:「你先管管你自己好麼?書法選修課2學分呢親,不包郵不接受差評哦。」

一物降一物,比顏真卿還恐怖的是教書法的教授,據說是一長串中英文夾雜的心理學小教授的胞兄,總而言之惹不起。陳元老媽子陷入愁死人狀態,再次忽略了他剛才抱怨的主角之一。

好在雖然愁死人,但是還記得眼鏡魔王太忙了不能按時接送小呆,於是無比盡心稱職的陳元難得的送小呆去了五號樓一次。

不去不知道,一去嚇一跳。

五號樓電梯入口處貼了一張告示,等電梯等得窮極無聊的陳元湊近一看,通知上白底黑字寫著XX屆選修課教室701,然後是一長串中英文混雜的課名和老師名字,最底下蓋著學生會鮮紅鮮紅的印章。
一看發佈時期,好傢伙,就是今天早上。

陳元老媽子一口血含在嘴裡不知道要不要吐出來。

就這通知完全沒有意義啊!!!五號樓那麼多選修課你就寫了一個你這目的也太明顯了吧魔王大人!!!!還蓋著章!!!!蓋章就說明這通知除了學生會幹事普通老百姓不能隨意撕毀啊!!!!

滿腦子感嘆號的老媽子還沒來得及吐血,就被毫無自知的劉小呆拽進了電梯,然後驚訝地看著劉岱不用提醒就按下樓層數。

「……哎?你記得數字了?」
「啊……沒啊。」
「那你?」
「喏,頂上寫著呢。」

陳元一抬頭,一溜數字鍵上貼著一張和樓道里一樣的通知,照例蓋著公章。

「……」
狼愛上羊的背景音樂再次在陳元的大腦裡激昂澎湃的演奏起來。


21.

勉強保持著鎮定送小呆到教室門口,心理學的小教授坐著講台邊上喝茶,一扭頭看見今天換了侍衛長的劉岱,嘴角劃出一個陳元同學在書法教授臉上經常看見的邪笑,還沒等陳元轉身想逃,小教授開口了:

「換家屬了啊?這位來旁聽麼?」

陳元只覺得頭頂落下一道炸雷,然後自己被「家屬」這麼驚悚的稱呼炸得天旋地轉。
好在劉岱非常正直且純良的解釋很快跟上:
「他是我室友。」

陳元忙不迭點頭。

小教授繼續笑:「室友也歡迎哦。快要上課了,不如找個位置坐下來聽講。」話音未落便是預備鈴叮叮叮的響了起來。

陳元嘴角一抽,想也沒想轉身奔出門外,直衝下樓。
完了完了完了,我的書法課啊啊啊啊啊!!!!!!


22.
終於空閒下來的包錚去接小呆下課,然後一如既往的買了奶茶上樓,眼角瞥見先走的心理學小教授意義不明的微笑。

沒一會兒劉岱也跟著出來,兩人並肩下了樓。

「嗯,今天課上講什麼了?」
包錚大人隨口挑起了個話題。

認真筆記的劉岱速答:「戀愛是場戰爭。」

「……」

小教授,當真深不可測。


23.

陳元老媽子再次被書法教授留堂了,原因毫無疑問就是上課遲到。人妻老媽子被嚴教授——他上了大半個學期的選修課才知道人教授跟顏真卿只差一個字,姓嚴單名青。連教授名字都沒搞清也難怪會被點名「照顧」了——罰寫了五張楷書,還硬生生寫的都是教授的名字,抄了無數遍美名其曰加深印象。

等陳元終於從教室拎著筆墨回到寢室樓,已經是奄奄一息的狀態了。

「你不知道他有多變態啊,」陳元在宿舍樓下拉著同樣剛到的劉岱哭訴,「他讓我寫繁體字啊!繁體啊!青到還好,嚴的繁體那是不能直視啊!!!」

「……咳。」

陳元慢慢扭頭,看見眼鏡魔王的鏡片在路燈下的反光,手一抖,鬆開了劉小呆。
不活了不活了,為毛所有人都是曬甜蜜,只有我是把苦逼的事情說出來讓大家高興高興,陳元吸吸鼻涕,灑淚奔上了樓。


心理學的小教授,嚴青的胞弟嚴幀說的好,戀愛就是戰爭啊,就是打仗啊,就是真槍實彈刀劍不長眼,如果你退敵人就進了哦。


24.

劉小呆喝完了奶茶,扭頭跟身邊還在散發冷氣的青天大人說:「那,我上去了,學長晚安。」

包錚點點頭,沒說話。

劉小呆習慣性的歪了下頭,問:「學長,你還有話沒說嗎?」

站在各式各樣演講台上都面無表情胸有成竹鎮定無比的包錚包大人,平生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緊張,雖然這種隱隱帶著期待又不敢確認的心情只是一瞬而過。

青天大人在燈光暗淡的路燈下伸手握住了劉小呆拿著空奶茶杯子的手,然後認真的說:
「劉岱,我們一起吧。」

「嗯?」

「我會一直做你的電梯指南。」

「好。」
劉小呆點頭的速度太過迅猛,以至於告白的那方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我雖然記不住數字,也不太記得住人,但也沒有笨成這樣。」
劉岱慢吞吞的說,
「學長對我很好,我都記著的。」

「所以學長能不能別用這樣的表情看我……」劉小呆再次歪頭,「看起來就像選修課上看的圖……」

「什麼內容的圖?」包錚不動聲色的低下頭湊近對方。

「唔,野獸的領地意識。」

「……」


25.

又是一次選修課,現在連五號樓的人都已經對冷面會長的接送任務麻木到視若無睹,會長大人則更是拉著自家小呆旁若無人時不時散發出粉紅色的光。

大概只有陳元還痛苦的掙紮在一定是打開選課頁面的方式出了問題這一觀點上,然後在收到書法老師回贈給他的帖子時,又呆呆的陷在奇怪的粉色泡泡裡不能自拔。拿五張狗爬字的名字換了一副漂亮的字帖,順便附帶寫上了送給某某同學這樣拍下來上傳去校園BBS一定會腥風邪雨的附言。

陳元疑惑了,於是老媽子默默的考慮是不是也去旁聽下傳說中的中英文夾雜的高深的一聽就戀愛成功的心理學。


五號樓的電梯叮的一聲到一樓的時候,包錚正在伸手撕掉了上星期貼上的蓋有學生會紅印章的教室指南公告,轉身進了電梯才發現自家的小呆子被擠到了最裡面。

到了目的地7樓,電梯中小部分人出了電梯,另一部分上樓的堵著門,劉岱擠了擠,愣是沒擠出去,左右都是不熟悉的藝術系的女生們,呆愣了下,默默低下頭等著一會兒電梯到頂樓八層後再下樓。

門外走廊上的包青天大人等了一會兒,沒見人出來,瞬間黑了臉連帶著氣溫也開始下降,低下嗓子咳了一聲,裡面的小呆子難得的心有靈犀抬了眼,終於在連聲的「對不起」和「讓一讓」中衝出了電梯。

包錚無奈的伸手,順勢把人摟進懷裡,一路搭著肩膀到了教室。


26.

小教授對於固定的接送家屬已經熟視無睹,只是習慣性的問了句:「旁聽嗎?」

被點名的家屬點點頭;「嗯,家屬,陪聽。」

這下連小教授都呆了一秒才反應過來,然後一低頭在電腦裡戳開了PPT。

「那好吧,今天就講……

寵物的養成。」

喂,到底和心理學有個毛線關係啊!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