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6«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8
| Login |
2012-08-27 (月) | 編集 |
李晨是在果殼上看到這個帖子的。長夜漫漫,剛跟某人夜宵歸來又懶得摻活滿寢室連線DotA的他蹲在床上被好奇與忐忑驅使著點進去看,以為是個跟他一樣苦逼暗戀直男N久的漢子吐苦水,又或者是軟妹子來賣萌求對大手錶白的,內容卻晃瞎了他的眼。

LZ總共寫了四行字,簡單直白地表示他GD到隔壁班基友,弄到了手機號,求短信發法以及表白方式。語氣跟大部分果殼er一樣不萌不殘,只是……基友哪有那麼容易搞到手啊親!!!

李晨懷著悲憤的心情繼續往下翻,惡意地想看看牙尖嘴利的果殼眾搞死這個純白的LZ,不料未曾遂願,剛過兩樓醬油調戲的「啪啪啪」就來了一條神回覆,洋洋灑灑一千九百九十五字曆數了基友攪基過程中所能經歷的艱辛坎坷以及攻克之道,言之鑿鑿,稱不得有理有據卻也煞有介事,雖不但厲,頓時心頭一蕩,只道是恰合我意。

惜乎彼時李晨是大好青春彎男一枚,愛好與大部分漢子相類,雖知道這世界上有腐女一說也沒想到會有學術型腐女打入此帖,連何謂狗血也只停留在字面在的解釋,更不知道生活比小說更狗血的事實。

【第一階段:友情萬歲】

李晨點點頭,這一階段他們已經達到了。
神回覆說「你首先要成為他的朋友,先要作為【熟人】,慢慢和他熟絡起來,直到成為好友,因此第一條短信不必太嚴肅,但一定要有實質內容」,但李晨跟吳向東的交往沒有這麼麻煩。

他們從陌生人的模式直接由於大一光學研討課上歡樂的分組而搖身一變成為志同道合的技術宅友,也算是好友的範圍了。至於第一條短信,那時候他個小彎男雖然對對方有好感,也沒到暗戀的地步,課上要到手機號便自自然然地把第一條短信發出去了。

李晨翻出手機打開儲存卡找到用WXD命名的資料夾,裡面是一串標題是日期的文檔。打開最開始那個,裡面便是當時的短信。自從李晨在大一第一個假期因為思念那個平淡又貼心的大男生而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喜歡吳向東之後他便存了個心思,把兩個人來往的短信一條不落地存了下來。至於為什麼要存到特殊的資料夾裡,咳咳,畢竟這種小女孩似的浪漫行為,萬一被外出時時常借用他手機發郵件的吳向東發現了,也還是蠻丟人的。

不過現在看也沒多浪漫。
「你好,我是XX課上你的同組李晨,請問你打算什麼時候開始做光源?」
「你好,第三週之後可以麼?這周我要寫入黨申請書。」
……
「筆記本讀不到CCD的信號啊啊啊!」
「驅動裝了嗎?」
「草!我二了!」
……
「你的程式呢!說好的期中後呢!」
「抱歉,不過我們系的期中考試從明天開始……」
……
「快來!我調出頻譜了!記得給我帶飯!」
「嗯,我到了,下來開門吧。」
「……剛想去開門,手把CCD撞挪位了……」
「……下來開門,我帶了502。」
……
內容全是學習範圍沒多少營養啊,不過那時候年輕嘛~李晨故作釋懷又略帶憂鬱地這樣想著,放下手機接著往下看帖子。
「進行到這一步,QQ、人人、微薄什麼的都可以利用起來了,拚命增加自己的存在感,但不要刻意。想盡千方百計弄清楚他的興趣,然後投起所好,成為知音。」

QQ、人人、圍脖之類的,吳向東每樣都有,每樣都基本不用。想當初,李晨發現自己那點齷齪的小心思之後就開始藉故追問他的QQ號,然後立馬回寢室加好友,結果等了半天也不見回音。他給自己打氣說吳向東可能沒上QQ,結果一週下來他的好友申請還是沒有通過。他實在按捺不住了,次日便腆著臉打著蹭網的旗號去吳向東的寢室,拐彎抹角地打聽了一下。吳向東聽到他說起倒是先歉意地笑了,然後指了指自己的電腦:「前幾天折騰著裝了LINUX,現在還沒裝QQ呢。」

等回頭李晨親眼見證他裝上了,又被他登陸時屢屢彈出的密碼錯誤框搞得笑出聲來。吳向東很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撐著下巴奮力思考密碼,最後還是從郵箱找回才登陸成功的。此後李晨陸續也加上他的人人和圍脖,不過吳向東那些社交工具的最大特點是除了ID和郵箱以外所有資料都是空著的。

再空,李晨也會沒事兒去看兩眼。雖然真人不是看不到,但瞭解對方網上的動靜也很重要啊。而且,看著對方空空蕩蕩的好友欄裡除了唆使他註冊的三個室友之外就是自己,這巨大的成就感時常讓現實中表白無望的他心情愉快。

至於投其所好,李晨想了想,發現這條自己是做得最完美的。吳向東是個名副其實的技術宅,雖然會打籃球和排球,游泳水準也還不錯,但最大的執念絕對是電路板。也因此,胸無大志的李晨同學開始奔著學霸的獨木橋一去不復返。

每個學期學校舉辦的各種科技競賽是李晨最喜歡的,因為一旦跟吳向東組隊參賽,就有了沒事兒去騷擾對方的權利。這對於暗戀階段卻又不同系不同班難得有機會跟吳向東交流的李晨來說至關重要。

說是暗戀,就是暗戀。李晨不打算讓吳向東發現自己的心思。直男對Gay的愛慕會表現的態度,他高中就有過慘痛經歷。好在吳向東生得一副好皮囊,腦筋卻全用到科研上去了,從來沒有察覺到他的心意。

呀呀呸!好個屁啊!老子暗戀你也是很辛苦的!雖然吳向東兩年來沒有過女朋友這點讓他很欣慰,但對他一點特殊也不帶的態度也令他火大好不好。這種感覺就是你對個木頭好,木頭不負你,也不懂得回應你理會你啊!

李晨懊惱地抓抓頭髮,繼續往下看。

【第二階段:朦朧的美】

「成為好友後,彼此有了一定的瞭解,你可能已經發現自己和他不適合了,如果仍然深愛,那麼,繼續按以下做。」

李晨被「仍然深愛」這個短語凍了個哆嗦。
「你要陪他經歷一些事情,從考試失利到女友分手到與父母不和。給他無微不至的關懷和陪伴。(比如他和父母吵架了,你就收留他在家過夜,他厭學了,你就幫他寫作業等)你要在他的生活中擔當重要角色,比如每天叫他上學,週末陪他打球或者考試前幫他勾重點等,總之,就是沒了你,他的生活會受影響。」

這個……有難度。
李晨覺得,兩個人角色交換過來還更符合這段描寫。
吳向東這人吧特別實在,李晨對他親近,沒事兒就黏糊他,他雖然沒那個腦子想偏,卻也是對李晨極好的。自從李晨下定決心做學霸來追隨吳向東的軌跡之後,他遇到了無數麻煩,首當其衝的就是低空擦過錄取線的他學習效果不佳的問題。大一第一學期還好,第二學期課重了一些,李晨就被壓得不行了。趁著智慧車大賽的機會李晨有次約吳向東出來吃飯的時候曾偶爾抱怨過,結果下次吃飯的時候人家就把自己的一整本筆記複印了交到他手上。捧著那本可以算是第一次收到的禮物,李晨囧囧有神地發現自己第一感覺竟然不是「神吶我可以當他也對我有好感麼?」而是「神吶這貨絕對不是地球人!」。要知道那可是他們系的基礎課誒!他們系修的那門課難度比吳向東所在的系修的類似的課大很多好不好!

至於考試失利……這個PASS。李晨一點也不想回憶考完試後他拉著吳向東去喝酒喝到吐還撕成績單撕得很歡的經歷。
女友?兩個人都沒有過。李晨是因為女性不在他守備範圍,而吳向東麼,大概是太遲鈍了完全沒有長出這方面的神經吧。
與父母不合?哦鬧,這個也沒有。試問哪個小Gay在暗戀階段就有得到對方家長支持的懇切希望進而苦苦打探的?他只知道吳向東是外地H省來的學生,家在城市,父母對他興趣愛好很寬容,以至於他培養出這種對科研無限的熱愛。

李晨唯一一次跟吳向東父母正面接觸——不,是電話接觸的經歷——是某個陰霾冬日的上午,李晨蜷縮在暖氣旁陪吳向東焊電路板。吳向東上個廁所的功夫,電話就響了。李晨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對方是位女士,聲音甜美,操一口字正腔圓的普通話:「請問吳向東在嗎?」

李晨下意識的反應就是吃醋,但是他迅速扭正了心態,非常平靜地回答:「他上廁所去了。」然後他發現自己仍舊在吃醋,便惡毒地加上了一個尾巴:「請問您有事麼?阿、姨?」後兩個字他加重了讀音,生怕對方聽不出似的。

可惜對方確實沒聽出:「呵呵,我是小東的媽媽,你是他室友?」
李晨嘴角抽搐了一下,換了一副親切而溫柔的嗓音:「不,我是他的朋友。我叫他回來再打給您?」
「呵呵,不用了,今天是小東的生日,麻煩你轉告他一句生日快樂。」
晴天霹靂!道別並掛下電話之後李晨欲哭無淚地看著手機裡好不容易以比賽報名資料要到的吳向東的個人資訊。那傢伙告訴自己的生日明明不是今天啊!這也要騙他?!

吳向東回來的時候就看見李晨幽怨的小眼神直直地打在他身上,不甘不願地說完吳媽媽的留言後就再不理他。其實他開始也沒有太留意,但在李晨第三次把電烙鐵戳到手上之後他還是沉不住氣了。

「怎麼了?」
他握著李晨的手邊塗藥邊問。
李晨不想太忸怩,直截了當地說:「你今天生日。」
「啊,對。」
「你跟我說的可不是今天。」
「對,跟你說的是陽曆。競賽要求填的都是陽曆啊。」
所以今天是他的陰曆生日?李晨覺得自己不能丟人更多了,默默地從吳向東手裡抽出手來,變成一隻焊電路板的蘑菇。
這樣一來,吳向東就算再瞎也看出李晨不開心了。腦子裡過了一遍李晨可能跟他鬧脾氣的理由,一無所獲。事實上,李晨從來沒跟他鬧過彆扭,頂多是抱著頭在一邊抓狂地吼著「我怎麼惹上這麼個角色啊啊啊!!」然後繼續寂寞地蹲在他身邊陪他試車。

吳向東忽然覺得很沮喪。他想了想,搭上李晨的肩:「既然你知道了,別做了,我請你吃飯吧。」
「噶?」
對吳向東難得的示好毫無抵抗力的李晨心神一蕩,手上也一蕩,再次成功受傷。
那次經歷還是蠻悽慘的,手上的燙傷癢了兩天才好。不過之後難得的酒後亂性也彌補了這一點——如果酒後躺在一張床上蓋著棉被純聊天也叫亂性的話。
「欣賞他的某一方面的才華,那個才華很可能是他很自得但是周圍人又並未多注意的。在某方面打擊他,讓他看到你的某些能力才華,使他也欣賞你。」
對方很自得又沒有人欣賞的才華……?
那個……他還真沒發現。科技達人?不不不,這是眾所周知的……就連果殼上,吳向東的ID也是廣為流傳。說起來那個ID還是李晨起的。假期的某天李晨給吳向東發郵件,手上一快,搜狗便盡職盡責盡情聯想出了「五香蛋」這樣的別稱。李晨也沒注意,隨便寫了幾句就發了出去。假期結束後他注意到吳向東迷上了果殼,便也註冊了個號,找吳向東時才發現對方的ID就叫五香蛋。他拐彎抹角地打聽了一句,吳向東毫不介意:「那天你這麼叫我來著,我覺得挺有趣的。」彼時微妙的獨佔感和成就感已經充溢了李晨那單薄的胸膛啊~

除此之外……似乎就再沒有了誒。李晨拍拍腦袋,抓起手機發了條短信過去:「小東東你最得意的是什麼啊~」
等了一會兒不見回覆,回憶了一下最近的deadline,他估摸著對方大概在寫某門課的大作業,也不著急,繼續悠悠地往下看。
在某方面打擊他?
這個倒是容易。隨便除了籃球和排球之外,隨便哪項運動李晨都能完虐他。但是……吳向東向來對此毫不在意啊!那還展示個毛啊!不過,李晨僅剩的矜持告訴自己,對方還是欣賞自己的。

這麼看來,這朦朧的美的階段,大概也能低空飄過?
【第三階段:若即若離】

「光是這樣,要成為戀人,還有難度,你若向他表白,很可能他會說「我們做朋友更好吧」,所以還需要別的外界刺激。」
何止有難度……李晨苦笑。就他高中對直男告白的經歷而言,不被當成異端報告給輔導員已經算對方手下容情了,能直接答應什麼的,簡直是天方夜譚。
「你要暫時冷落他。以下方案可以自由組合使用。」
李晨撇了撇嘴。
他可捨不得冷落吳向東。要真冷落了,對方肯定轉眼就把他忘了。畢竟兩個人來往,一直是他一邊熱,吳向東鮮少為正事之外的理由找他。他估摸著自己在吳向東心裡多少是佔了特殊地位的,不過吳向東分給人的地方太小,特殊地位也不會高到哪兒去。

至於那些方案……

「(1)找個女友。具體不指導,但一定要保證到時候能乾乾淨淨地甩掉,建議找腐女。讓他有微微醋意。」
這條不成立。他是個純Gay,找女友對他簡直是折磨。腐女?就他所在的這所海澱區知名學府而言,男女比例7:1,腐女能有多少個?又能讓他遇上多少個?

當然,最重要的,這樣會耽誤人家姑娘的。雖然嘴上不乾淨,但李晨本質上是個好人。

「(2)我很忙。因為一些事情(不論是編造的還是真的有),暫時與他減少了交往,比如早上不叫他上學了,週末不陪他打球了,中午不陪他吃飯了等等,讓他驚覺沒有了你生活有多乏味、空虛、寂寞、冷。」

這個不是沒有過,效果卻不盡人意啊……李晨洩氣地垂下肩膀,轉頭看著白花花的牆漆。有那麼一陣子,大概是在兩個月之前,因為李晨為某人成為了學霸,系裡把他丟出去做Project了。為期兩週的項目折磨得他人不人鬼不鬼的,完全是揠苗助長。

最令李晨抑鬱的,是某人在此期間除了最開始給他發了短信問他為什麼缺席組會之外一次也沒有聯絡過他。他一賭氣,索性也不給吳向東發短信了,每天端坐在電腦前敲敲打打,活像那是某人的腦瓜子一樣。

其實吳向東也做過Project的,那時候李晨正是暗戀萌動的時期,每天早晚一條短信,晚上是調戲並求晚安,而吳向東只會呆呆地當真說出他每天做的專案內容;早晨是對內容的回覆,雖然李晨的感想永遠都是雖不但厲……

兩相對比,李晨更黯然了,Project一結束便灰溜溜地回了學校,也不跟人聯絡,先蒙著被子大睡一覺。
睡醒後隱約聽見手機有動靜,李晨翻開一看,居然是吳向東的短信。雖然只有短短的「恭喜」二字,李晨也覺得很滿足了,果斷結束了這場在某人看來完全沒有開始過的冷戰。

所以……先愛的永遠是輸家啊QAQ

「(3)你太過分了。因為一些事情生他的氣。要注意,前兩個階段,因為是你傾慕他,所以肯定是有扭曲自己來迎合他的成分在的,但是愛情是平等的東西,要成為戀人,那些不平等都必須扭轉過來,這裡就是機會。」

李晨想了想,覺得自己最有理由對吳向東生氣的地方就是對方一點也不在乎他。怎麼說呢,當然他跟吳向東在一起的時候,吳向東會關心他是不是焊烙鐵的時候燙傷了,出去打牙祭也會挑他不忌口的點,但只要不是在他面前發生的,一切都無所謂。

就比如昨天他感冒了,給吳向東去了條短信,大意是撒撒嬌賣賣萌求帶飯之類的,結果對方完全不在意,回都沒有回。他開始還安慰自己說大概是沒看到短信,結果今天對方就發了短信要跟他吃飯,順便討論一下下周的數模大賽的問題。

李晨承認自己有些心涼了,但看著吃飯時平時無辣不歡的對方刻意避開了帶辣椒的菜免得他感冒不好受,又被安撫了,只是言辭裡還是有些彆扭。
反正再彆扭那傢伙也發現不了。
李晨自暴自棄地想。
剛剛發出去的短信又沒有回音了。雖然知道對方多半是在趕報告沒時間看手機,李晨依舊很沮喪。他繼續往下拖。
【第四階段:一舉拿下】
「你和女友分手了/你忙完了/你原諒他了……你們關係恢復如初,甚至更親密,那麼,就可以開始最後一個階段了。」
恢復如初是有的,更親密從來沒有。妥協的永遠是自己啊草,這是多悲催的故事喲。
「現在他已經把你看得非常重要了,可能也有了朦朦朧朧的愛戀,這個時候,就差捅破窗戶紙了。」
非常重要估計沒有,愛戀更不可能有QAQ求窗戶紙啊!
「窗戶紙的信號就是他開始在意你的感情生活,他開始對同性文化感興趣(問你對同性戀的看法等),他開始沒事給你發短信問你在哪裡,他開始喜歡和你肢體接觸等等……」

感情生活。李晨很想笑,心情太難過又笑不出來。那傢伙要有感情生活就好啦。
同性文化?李晨回憶了一下,發現對方確實有接觸這個。不過不是從第三階段開始的,而是從他進駐果殼開始。估計他接觸這個純粹是研究目的吧。李晨實在樂觀不起來。

發短信問在哪裡倒是常有。不過大部分時候都是為了確定接下來在哪裡碰頭。肢體接觸也是有的,搭個肩啊靠個背啊騎車載人啊都不少見,只不過主動的永遠是李晨而已。

越看越難過,他已經有點想哭了。

他想關掉這個帖子,滑鼠一動,卻又往下翻了一頁。
「樓主不是來消遣我們的吧。我並不是歧視同性戀,但樓主你作為一個男同,至少要弄清對方的性取向才能表白吧,這是起碼的尊重,也是省得你尷尬。」

發帖ID,是「五香蛋」。
李晨看到這裡已經完全無力了。他開始就有些自我代入,看到這個ID更是整個人如同五雷轟頂。他知道會是這個結局,卻想不到會以這種方式被打回原型。本來就在生病,淚腺脆弱得不得了,他縮到被子裡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周圍室友帶著耳機打遊戲打得熱火朝天完全沒注意他的情況,他越哭越委屈,鼻涕眼淚糊了滿臉,索性破罐子破摔抓著手機撥通了吳向東的號碼。

響了很多聲對方還沒接,李晨的火氣更大了,一等接通,他劈頭蓋臉地便罵了過去:
「操`你個混蛋!我就是喜歡你啊!我就是要表白啊!你管我尷不尷尬!滾你丫的!」

忽然之間寢室裡就安靜下來了。對床的老大小心翼翼地從書桌上探出頭來:「老四……你、你、你……你這是告白?」
李晨猛得清醒過來,臉都白了,只恨不能刪掉剛才那段話。
看著老四這麼一幅哭得稀里嘩啦的樣子,再聯繫到剛才那貌似告白實則罵娘的語氣,再二的都是這是情傷不是八卦了。老大努力笑得一臉慈祥:「要不要跟哥哥說說?」

說什麼?說我是個Gay?
好在剛才沒提到吳向東的名字,也不至於有什麼後果。李晨勉強朝室友一笑,下床趿拉上拖鞋:「我出去走走。」
老二老三很猶疑地看著他:「老四啊,別想不開啊,心裡有事打電話給哥哥們啊。」
「……嗯。」李晨想說自己沒那麼蠢,但心裡又難過得厲害。折騰來折騰去,最後嗯了一聲,轉身拉開門。
吳向東站在那裡。
李晨下意識地打了個哆嗦,奪路而逃,卻被吳向東拉住了手。
他心情太震撼,無法直面這個人,使勁掙紮著,忽略了牽著自己的那隻手上傳來的顫抖。
對方拉著他下樓出門,一路沉默著到了操場。
李晨覺得掙紮起來太難看,再加上心裡的委屈還沒退,覆水難收,索性魚死網破,好過慢刀淩遲,也默默地跟著他。
夜深了,操場上只剩談戀愛的小貓三兩隻。桃色的氣氛反襯得李晨心情更加晦澀。李晨停下來,直視著面前的人。
來個爽快的吧。
在他開口之前,吳向東先說話了。
他表情猶疑,又不是平時看到難題的樣子,反而像是……害羞。
他站得直直的,天寒地凍的,也沒有縮起後背,只有握著李晨的那隻手微微顫抖著。
他手上沒有鮮花,沒有戒指。他沒有浪漫的情話,沒有甜蜜的情歌。
他只是看著李晨,平鋪直述:

「李晨,我們在一起吧。」

這就是故事的結尾。
後來,李晨氣勢洶洶地質問某人為什麼留下那種言論的時候,沒等到對方回答,先看到了那個帖的結尾。
然後他臉紅了,再也沒提起過這件事。
那個神回覆的最後一段,寫著這麼一句話:

「對於迫不及待地說「我願意」的人,你就是撒泡尿尿個愛字,他也會答應的。

番外•如何把核桃撬開
吳向東終於從書包內層找到按下接聽鍵的時候,便聽見那邊李晨哽咽的聲音,還帶著哭腔,背景音非常嘈雜,李晨憤怒而脆弱的聲音卻完全沒有被掩蓋。
他聽見他說:「操`你個混蛋!我就是喜歡你啊!我就是要表白啊!你管我尷不尷尬!滾你丫的!」
他沒想到他會聽到這句話。
從來沒有。
然後李晨不等他回答便掛了電話。他覺得自己清楚地聽到了「哢嚓」一聲。
那是核桃被撬開的聲音。

吳向東開心得要死,又不敢確認。
他沒想過會是對方先說出這句話。他也不以為他自己會說。他是打算把這份心意埋在心底,關在一個大核桃裡,一直到忘掉他,或者,忘不掉的話,一直到死的。

又或者,等哪一天,核桃越長越大了,他必須在核桃爆掉之前離開李晨。
李晨。這個人真是不可思議。
最開始的時候他沒有太在意。長得好看,性格開朗,這種人總是受歡迎的,分在同一組他也不反對。後來越接觸,他越覺得這個人不可思議。看,他跟他可不同,他會的東西太多,幾乎什麼都玩得轉,又什麼都不上癮。通常而言這種特性被稱為浮誇,但李晨不是。甚至對那枯燥的研討課內容他都很有耐心。雖然一副不上心的二`逼`樣子,內裡自己研究了多久,他是看在眼裡了,也記在心上了。

後來莫名其妙地混熟了,他沒想到,想過了也不覺得奇怪,相反,真的很高興。他不太會跟人交往,之前主動找他示好的同學泰半都是為了他的成績而來求筆記求經驗求補習甚至求作弊的。李晨也一樣。但吳向東覺得不一樣。他喜歡跟李晨在一起的感覺,就算沒有話說也不尷尬。

李晨果然是不一樣的。
吳向東一路地看著起初跟課程都跟得步履艱難的李晨漸漸成為學霸,心裡有種吾家有兒初長成的滿足感。他們一起做項目一起參加競賽一起報名挑戰杯一起焊電路板一起改程式一起東奔西走買硬體一起……吳向東覺得自己第一次這麼愉快,這種愉快甚至大於他中學親手做出的收音機第一次收到電臺時的感受。李晨對科技創新有興趣之後,他懷著一定要把自己難得派得上用場的地方發揚到最大的心思,拚命學習。如果說之前完全是自己的個人興趣的話,現在動力已經轉化為那個人了。

當然,他不知道,為了跟上他,李晨付出了多少努力。
雖然喜歡跟李晨在一起,卻不清楚什麼樣的度比較合適。吳向東怕李晨覺得他煩。因為他思來想去,在李晨連學業也變得那麼優秀之後,他較之別人,對李晨而言唯一的優點就只剩下不多話了。他不那麼擅長與人溝通,所以每個有長期交流的人都會給他留下很深的印象。有些很好,像是黏在心頭一塊柔軟的再生膠;有些不那麼好,像硌在心上一顆尖銳的鉛粒;而李晨呢,他本來以為他是再生膠,但現在,他也不知道。

也許是一個溝壑縱橫的核桃。
他情願把心刻上核桃的紋路。
轉變發生在假期。那時候他註冊了果殼。莫名其妙地就想到用李晨發的那個綽號做ID。下意識地,他覺得這是一種親暱。
其實也的確是一種親暱。他沒想過放假了還有人會聯絡他。他以為假期自己的郵箱只能收到訂閱郵件的。但李晨記得他,還時不時發個郵件來。他覺得那簡直是枯燥乏味無事可做的假期裡每天最值得期待的一件事了。到後來,每個假期都是如此,他漸漸被養刁了,習慣了,不那麼期待了。

雖然他從來沒有忘記查收過李晨的郵件。
到了果殼以後,果殼上有很多技術宅,他如魚得水,難得的有了人際交往,想起李晨的時候更少了。偶爾想起來的,也只是李晨的上一封郵件的內容。他說他要回老家過年了。

李晨的老家在鄉下,沒有網路。
那封郵件已經是兩週之前的了。
再後來,他閒著沒事,逛到了性情欄目,本著學術的性質翻看起來。裡面有看到一些不對勁的內容,他卻沒那麼在意。他知道兩個男人也是可以做的,甚至,連他自己也不明原因地,他仔細學習了相關的諸多細節。在腦子裡想像的時候,翻滾的兩個人中的另一個,有著李晨的臉。

原來他真的這麼想念那個人。
吳向東對自己說。
他悄悄地打開心底的核桃,把一切不為人知的心思統統鎖了進去。
本來以為開學就能見到的,系裡卻派了他出去做Project。吳向東對著郵件上兩週的期限,難得的,對這樣的機會也有了些不情願。
這種項目一向是壓在年級最搶手的人身上的,進度也催得非常緊,再加上與訪問學者的交流都使用英語,對於語言功底不太好的吳向東來說挑戰其實很大,他卻異乎尋常地興奮。因為挑戰,也因為每天晚上的短信。

不管多晚回到住宿的地方,他都會第一時間打開手機。往來的短信在他人看來內容枯燥平淡乏味,之於他,則是獨一無二的良藥。

得知李晨要做Project的消息時,他簡直比李晨自己更興奮。那天一起吃飯時他絮絮叨叨地把自己的經驗事無鉅細地全部說給李晨,直到飯菜都涼了,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囉嗦。好在李晨沒有嫌煩,他撐著下巴睜著水亮的眼睛直直地看著他,目光專注。

他忽然臉紅了,藉著酒勁含糊應了過去,再不開口。這件事也就這麼揭過,被更重要的、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事情,埋在下面。

直到兩個月前的某天組會上沒有見到雖然不是成員卻次次來蹭會的李晨,他才意識到,對方要做Project,雖然就在臨市,也意味著他們兩個星期不能見面了。他發了短信去問,得到果然如此的回覆。他的心情低落得出奇,一點也不像為朋友得到機會而高興的樣子。他覺得這樣不對。

這樣真的不對。
不對的感覺強烈到讓他拋下了做到一半的SRT專案向教務處請了兩個星期的假,去參加一個他不那麼想去參加甚至本來已經決定不去了的本科生研究者會議。

因為那個會議就在臨市。
會議倒是比他想像的精彩,他也意識到同齡人的優秀之處,雖然總有與會的學生抱怨聯絡不上他。
登上回程大巴的時候,他忽然想到,昨天回去的李晨當時是不是也是乘的這一輛車?然後他從書包裡翻出來冰冷的手機,猶豫了很久,終於開機,發過去一條短信。

過了很久,直到他開始忐忑,對方才懶懶地回覆了一句「累死了QAQ」。
明明是隨便的抱怨,他卻如飲甘霖,心裡的核桃開始慢慢膨脹。
吳向東發現自己沒辦法自然地對待李晨了。真是不妙。
在一起的時候還好,分開之後哪怕一點點的時間,他也會想他。
倒不是什麼撕心裂肺的渴慕思念,就是平平常常的,一點一點的,想他。比如運行程式等結果的時候,再比如下載文檔等完成的時候,只要他略分出心神來,空的地方便被那個人填滿了。

他會很想給他打電話,很想約他見面,儘管要講的只有一些明明短信就可以解釋清楚的東西。
這不對。他不該這麼粘人。

他想他知道核桃裡裝的是什麼了。
但是我學會了使用記事本!

剛剛跟李晨夜宵歸來,他對自己感到很滿意,也對李晨很滿意。對方一點都沒有察覺他的心思,這是不是意味著他們可以繼續相處下去?他拿起手機開機。他已經很久沒有碰過那個體現了他一切心思的玩意兒了,這段時間來的交流完全依靠郵件和飛信。他慢慢加固著核桃的外殼,生怕裡面的東西洩露了一點。

但他可以控制自己,這說明……他可以繼續跟李晨保持聯絡吧?
他重重呼出一口氣,決定把這個機會留到晚上。他重新把手機丟進書包深處,打開電腦,心不在焉地處理著瑣事。交作業、回郵件、刷果殼……
然後他看到了那個帖子。
不可接受。
這是他第一個念頭。
人們並不都會歧視同性戀,但作為一個男同,至少要弄清對方的性取向才能表白吧,這是起碼的尊重,也是省得尷尬。
他下意識地劈里啪啦打出來一排字發送出去,才想起來按照平時的做法他應該先思考這個念頭的來由,再確定是否合適。
當他真的開始思考的時候,他驚覺自己自我代入了。
是的……如果是他,絕對不可能告白。他說出來的那些話都是針對他自己的……儘管他不算男同。
他的語氣憤怒,因為他在害怕。
核桃,已經被那個該死的帖子挑開了一條縫。
吳向東終於從書包內層找到手機按下接聽鍵的時候,便聽見那邊李晨哽咽的聲音,還帶著哭腔,背景音非常嘈雜,李晨憤怒而脆弱的聲音卻完全沒有被掩蓋。

他聽見他說:「操`你個混蛋!我就是喜歡你啊!我就是要表白啊!你管我尷不尷尬!滾你丫的!」
他沒想到他會聽到這句話。
從來沒有。
然後李晨不等他回答便掛了電話。他覺得自己清楚地聽到了「哢嚓」一聲。
那是核桃被撬開的聲音。
他的心跳快得令他有些難受。
他抓著鑰匙飛奔出去跑到李晨他們宿舍樓下。
夜深了,宿管已經鎖門了,而他不是這棟樓的,當然沒有鑰匙。他當然可以給李晨打電話讓他下來。但他不願意。
他不敢。
他怕有什麼問題,他怕好不容易撬開的核桃被砸得粉碎。
他真的很害怕,怕到手抖。
旁邊傳來腳步聲,他立刻揚起一臉笑容:「同學,我想上去找人,您可以幫我開下門麼?」
他覺得那是他跟陌生人的對白裡說得最溜的一次了。
他幾乎用沖的爬上了三樓,站在李晨寢室門口的時候,又突然露怯了。
他呆呆地站在那裡,直到李晨憤憤地拉開門。
那場簡陋彆扭而又驚心動魄的告白之後他們的關係並沒有立刻就發生什麼變化——除了一個純潔到不行的親吻。
他覺得李晨親過來的時候似乎表情很忐忑,他想了想,湊過去抱住了李晨,為了方便還將一隻手抵在李晨的後腦。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做,只是順應本心,覺得這樣就很好。然後李晨的反應比他能想像的更熱烈。

他又臉紅了。
不過確實僅此而已。親吻結束之後兩個人傻傻地對視著,忽然就都笑了,然後——
然後門禁時間就要到了……
想起李晨臨走那個幽怨的眼神,他有點想笑。
回寢室不久他就接到了李晨的電話。
明明才分開幾分鐘而已。
那邊的人嘻嘻哈哈地東拉西扯,說話方式跟平時完全一樣,甚至比平時更加呱噪。他在這頭靜靜地聽著,偶爾也插上幾句。月光灑進樓道盡頭的落地窗,寢室也難得那麼好看。他坐在樓梯口,舉著手機,輕聲應和著,就這麼聊了一個多小時。

然後,突如其來的,李晨沉默了。
他聽到對方呼吸急促起來,他的心跳也跟著加快了。
「李晨?」
「嗯。」
「你……看到我回的那條短信了?」
「嗯。」
雖然看不到,但他覺得自己肯定臉紅了。寄件匣裡最近的一封短信,收件人是李晨,內容只有一個字。
你。

然後他聽到李晨說:「我也是。」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