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8«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0
| Login |
2012-09-02 (日) | 編集 |
  小綠躺在金屬的筐裡,默默地計算著時間。
  他在等著主人回家。
  小綠是一隻綠皮橘子。準確的說,是一隻很酸的綠皮橘子。
  水果界裡有一類橘子品種,皮綠綠的看起來很生,口感卻很好,又甜又水。
  小綠的家族就是這種品種。
  而小綠,是這個家族裡的異類。
  他從年少時感知到自己身體裡的液體是酸的之後,就完全明白了自己未來的命運。
  一隻長壞了的異類,不過就是剝開之後被扔掉而已。
  沒敢跟其他人說,小綠自己悄悄保守著秘密。
  說起來,小綠覺得自己做過最正確的事情就是保守了這個秘密。
  因為那樣,它才得以同其他兄弟姐們一起上市,被擺在水果店裡販售。
  然後,他才能被主人買走。
  小綠的主人是個白領,從他進出的寫字樓華麗程度來看,應該收入可觀。
  當然,這些信息都是小綠從家裡其他成員那聽來的——諸如跟著主人去見過世面的雨傘小姐什麼的。
  小綠第一次發言的時候嚇到了家裡所有成員——一隻會說話的橘子!
  也就是那時候,小綠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跟著杯子前輩吐出來的話語,竟是人類的語言。而其他橘子並不會說話,交流方式靠的都是生物意念,就如同小綠之前的人生那樣。
  於是,小綠從此成為了一隻會說人話的橘子。
  大概,這也是異類的不同之處?
  總之,在訝異過後,家裡成員也勉強接受了這只能說話的綠皮橘子。
  雖然,也不知道他能存在幾天。
  小綠很喜歡他的主人。
  從被挑選時修長的手指開始,小綠就默默迷戀上了這個溫文爾雅的青年。
  乾淨的面容,看來清瘦實際很有力量的身體,修長的四肢,溫暖的笑容——小綠覺得自己完全墜入了愛河。
  然而,前輩教導過他,不能對主人發聲,會嚇著他。
  小綠只好默默忍住告白的衝動,靜靜看著主人。
  筐裡的橘子已經剩得不多,被主人每日一個消滅了。
  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輪到小綠。
  小綠因此很惆悵。
  惆悵的並不是自己會被吃掉,而是——自己是酸的啊!
  一想到會被主人修長的手指捏著身體拋到垃圾桶裡,小綠就難過得不能自抑。
  如果能出聲提醒主人就好了。
  主人今日回來的有些晚,大約是加班了。
  吃完晚飯躺在沙發上,主人習慣性的抱過水果筐。
  一直默唸著「不要是我不要是我」,睜開眼時,小綠卻發現自己已經騰空了。
  果然,還是輪到自己了啊。
  主人似乎並不急著吃,握著他的身體翻來覆去的研究。
  摸到底部那個凸起,主人笑起來:「呀,原來是只公的啊。聽說公的不甜呢。」把橘子翻來覆去又繞了兩圈:「不過,這只長得那麼好看,應該會好吃吧。」
  不好吃!真的不好吃啊!小綠很著急,心裡大喊大叫。
  主人當然聽不到。
  自言自語完畢的主人開始剝皮。
  忍受著衣服被剝離的羞恥感,小綠大腦飛快轉著思考對策。
  得想個什麼辦法,決不能讓主人吃到自己!那麼酸的話,一定會被扔掉的!
  還沒思考出對策,衣服就已經被剝光。
  主人手捏起一塊橘瓣,就要往嘴裡送。
  小綠氣急攻心,腦子一片空白,終於大吼了出來。
  「我一點都不好吃!」
  主人很驚奇。
  剛剛似乎聽到了個細細的聲音。然後……面前出現了一個渾身□的少年。
  低頭一看,手裡的橘子已經沒有了。而剛剛捏著橘瓣的手,此刻捏著的是……少年的小JJ。
  咳,子不語怪力亂神。
  主人迅速放開了手。
  少年看起來十分無措,兩隻手指節糾纏著,發出磕磕巴巴的聲音。
  「我、我叫小綠……我、我一點都不好吃……真的……」
  「噗!」主人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
  真的是那隻橘子啊。
  果然是……怪力亂神。
  「沒關係,不好吃的話……就留著暖床吧!」

  坑爹番外:吃橘子
  「你說你不好吃?」主人看著他。
  小綠以為主人不信自己,連忙辯解。
  「真的不好吃,很酸的!我沒騙你!」
  是麼?主人眯起眼,伸出手來抱他。
  乖順的任人抱著,主人的唇溫柔的吻上他的頸,一路向下。
  「哪有酸……明明很甜啊……」主人吮吸肌膚的間隙冒出些許話語。「小綠騙主人……要受懲罰……」
  於是,完全不知道哪裡錯了的小綠受了一夜的懲罰。。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