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4«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6
| Login |
2012-09-05 (水) | 編集 |
他會回覆晴空的每一條微博,會聽晴空的每一場歌會,會蹲守在晴空的頻道里等人,會去聽晴空配的每一部劇,會在劇貼下寫長長的劇評。
但是他不會敲門說:「hi,晴空傻媽,我是你的腦殘粉。」
  一

  吳銘下班到了家,把東西一放,就迫不及待的打開了電腦。
  開機,聯網,登陸YY,進入頻道。
  頻道里沒有什麼人,只有一些藍馬綠馬排麥唱歌。
  他只是掛著,先去廚房做飯。按照那人的下班時間,還有好一會。
  捧著飯碗坐在電腦前的時候,六點,打開微博,點開「晴空」分組,開始每天的日常回覆  。
  「晴空」分組裡只有一個人,就是CV晴空。
  粉絲十幾萬,認證是知名廣播劇CV。
  吳銘只是晴空的一個小小粉絲,一個腦殘粉,一個喜歡聽晴空說話唱歌配音的粉絲,一個很平時正常但一遇到晴空就智商負數的粉絲。
  他熟知晴空的所有資料,知道他喜歡吃肉,最討厭吃白菜,最喜歡的顏色是紫色,生日是五月一號,最喜歡的歌手是XX,最大的夢想是環遊世界……
  今天晴空發了十條微博。
  第一條是早上八點發的。
  CV晴空:被惡夢嚇醒,我還想多睡一會……
  吳銘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摸摸傻媽,夢都是反的。
  第二天是快到九點發的。
  CV晴空:今天天氣真好。【圖片】
  吳銘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我看了這幾天的天氣預報,接下來都是好天氣。[haha]
  第三條是中午發的。
  CV晴空:轉發微博。
  微博內容是最近的很火熱的老人跌倒該不該扶話題。
  吳銘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老人跌倒就該扶,誰沒有老的時候呢。
  第四條……
  直到第十條,五點鐘發的。
  CV晴空:終於下班了,我快餓扁了,今晚上吃什麼呢?咕……
  吳銘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還是吃肉吧,不過傻媽要小心胖哦。
  全部回覆完,再看一下其他人今天發了什麼微博,剛好吃完飯,吳銘把剩下的菜放冰箱裡,開始洗碗。
  這時候電腦音箱傳出了熟悉的聲音:「hi~大家晚上好。」
  這是晴空的聲音,他回來了。
  吳銘趕緊把手頭的東西解決掉,坐在電腦前,專注的看著YY螢幕。
  晴空是微博控,同時也是YY控。
  按照他自己的說法就是,每天一開電腦,第一件事情就是開微博,第二件事情,就是開YY。
  同時他還有一種不唱歌就難受的毛病。每天都要在YY上嚎一會,這不,現在就唱上了。
  頻道里的粉絲,都知道每天晴空這時候會上來唱歌,人越來越多,花也刷的越來越快,自發的字幕菌們在麥序上擺出各種花式。
  吳銘的小馬甲叫做無名,很普通的兩個字,在眾多又長有拉風讓人眼前一亮的ID中,又沒有特色,又容易被人忽略。
  但是無論什麼樣的馬甲,混久了成為固馬也會被人熟悉。
  他跟著音樂的節奏,時不時的跟著大家刷一下公屏——
  哇!攻了!
  傻媽今天好給力!
  知性的傻媽突然好不習慣啊。
  好聽![鮮花]
  又是半首歌,坑爹!!
  ……
  晴空清了清嗓子,說:「嘿嘿,今天心情好,給大家來一首高的。」
  底下一大堆人刷——
  傻媽小心隔壁孕婦!
  等下孕婦生了!腫麼辦!
  2333鄰居孕婦要來敲門啦!
  ……
  晴空:「哥會hold住,孕婦聽不見聽不見……」伴奏響起。
  隔壁孕婦,是頻道里的一個老梗。
  以前一旦晴空要唱高音的歌曲,或者情緒來了吼的大聲,大家都會「提醒」說,鄰居會不高興。以前是真有孕婦,好幾次晴空停下來和大家說有孕婦來敲門,久而久之,大家都習慣的提起孕婦梗,直到有了現在的「隔壁孕婦」。
  那位孕婦住在樓上,在一年前就生了,而且後來還搬了家。
  其實隔壁呢,根本沒有孕婦。
  隔壁聽得見啊,這樓的隔音不是很好,但是不會過來敲門。
  吳銘給自己倒了杯水,把音箱的聲音關到很小,豎起耳朵聽隔壁傳來的歌聲。
  與喜歡的大大近距離接觸,想必是每個腦殘粉的夢想吧。
  他只是喜歡這個人,默默的關注他的點點滴滴。
  吳銘不但瞭解晴空的一切愛好,還知道晴空真名叫秦空,知道他長的很帥也很高,知道晴空住在哪裡,知道晴空在哪裡工作,還可以知道晴空每天穿什麼衣服……
  不是跟蹤狂,他只是剛好住在晴空的對面而已。
  兩家是對門,晴空的臥室和吳銘的臥室,就隔著一堵牆,隔音還不是很好。
  晚上出來倒垃圾偶爾碰到,點個頭聊上兩句。出門旅遊帶了特產,會敲門送鄰居一份。
  他會回覆晴空的每一條微博,會聽晴空的每一場歌會,會蹲守在晴空的頻道里等人,會去聽晴空配的每一部劇,會在劇貼下寫長長的劇評。
  但是他不會敲門說:「hi,晴空傻媽,我是你的腦殘粉。」

  二

  又是一個唱歌的晚上。
  吳銘在頻道里發——
  無名:其實隔壁根本沒有孕婦吧!晴空傻媽說謊小心流產!
  晴空剛好唱完一首歌,抬眼看到無名的話,「嘿」一聲,說:「胡說!隔壁就是有孕婦!那位孕婦的耳朵不好!」
  吳銘摸摸自己發燙的耳朵,切了一聲,我耳朵可好了。
  他走到客廳,打開冰箱,拿出白糖漬番茄。
  今天同事送的大番茄,又紅又亮,回來的時候想了想,切成了薄片,撒上白糖,放在冰箱裡,現在正好可以吃了。
  未融化好的白糖均勻的灑在紅色的番茄上,綠色帶籽的內芯似乎要流出來一樣,底下析出了一些湯汁,誘人可口,酸酸甜甜,直讓人流口水。
  吳銘裝了一盤,敲了敲隔壁的門,怕那人聽不見還按了門鈴。
  這邊晴空聽到門鈴聲,歌停了,和頻道里的粉絲說:「糟糕,隔壁孕婦真來敲門了,我得去打發他。」
  大家都幸災樂禍。
  秦空打開門,笑著說:「不好意思,沒吵到……」
  吳銘抬了抬手裡的保鮮盒,「嗯?」
  「沒……」秦空止住了,「這是?」
  「同事今天送了些鄉下自己種的番茄,我做了這個,一個人吃不完也浪費,呵呵。」吳銘把盒子放到秦空手裡說。
  秦空看見保鮮盒裡誘人的番茄,眼睛一亮,「哇,真是太感謝了!」
  「不用不用,那你忙,我回去了。」
  他倆的對門關係挺好,平時抬頭不見低頭見,誰家有了好吃的都會送一些給對方,一來二去也連客氣也省了。
  秦空回到屋裡,打開保鮮盒,不用筷子,直接用兩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捏起一片,張開嘴巴特滿足的的一口吞了,太好吃了,笑眯眯的眼睛看不見了。
  看見公屏還在討論隔壁孕婦,甚至八卦隔壁孕婦要怎麼教訓傻媽。他開了麥克。特得瑟的說:「隔壁孕婦敲門來送吃的。」
  「猜猜他送了什麼?哇,可好吃了!」
  「等我拍照發微薄饞你們,嘿嘿!」
  吳銘聽著某人在得瑟,拿起筷子夾起一片,冰過的果然好吃,便宜那傢伙了。
  「這人吃了我的東西,還敢說我是孕婦!」
  刷了一下微博,果然出現糖漬番茄的照片。
  CV晴空:哈哈,鄰居送的,好吃!【圖片】
  於是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吐豔!
  第二天早晨。
  吳銘等電梯的時候,恰好遇見秦空也出門上班,兩人一起走進電梯,秦空說:「謝謝你的番茄,很好吃。」
  「我那裡還有許多,都是同事老家自己種的,比超市買的那些好很多,晚上給你。」
  秦空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額,這怎麼好意思……」
  「一個人也吃不完,幫我一起解決了吧。」電梯到底層,吳銘率先走出,不給對方拒絕的機會。
  出了電梯,兩人點了下頭,就往不同的方向去了。
  吳銘往左,秦空往右。
  兩人的工作地點在城市的兩端,毫無交集的工作,卻住在一個樓裡,又是對面的鄰居,也算是緣分吧。
  吳銘想,這樣就很不錯,我不奢求什麼。
  秦空是微博控,分別以後就發了一條微博——
  CV晴空:哇,好人鄰居說要送我番茄,鄉下種的哦,和超市買的不一樣!
  底下評論——
  隔壁的孕婦這麼大方!
  好人鄰居每次都送吃的給傻媽!
  傻媽無以為報,以身相許吧!
  ……
  吳銘在工作的時候一般不打開微博,中午偶然用手機刷了一下,抿嘴笑了起來:「好人鄰居。」
  吳銘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傻媽好星湖。[開心]
  今日秦空似乎興致很高,隨便大家點播歌曲,唱累了就開始和大家聊天,其實就是他一個人在上面講話,粉絲們在公屏上打字。
  比如今天辦公室來了一隻貓,是灰色的,可粘人了,就是不粘他。
  比如他養的那盆仙人掌要開花了,現在還只有花骨朵,過兩天拍照給大家看。
  再比如隔壁鄰居還說要拿番茄給他,想起來都覺得流口水啊。
  吳銘笑了笑,拿起早就裝好的番茄,敲了鄰居家的門,遞給他,說:「這些拜託你幫忙解決。」
  秦空接過袋子,讓吳銘稍等,轉身進去拿了盒巧克力,和昨天的保鮮盒,塞給吳銘:「你別拒絕,公司發的,我也吃不完。」
  吳銘接過東西,說謝謝就回去了。
  這剛帶上耳機,就聽見晴空在YY裡說:「我鄰居非常神奇,每次我一提到他就出現,嘻嘻,剛才拿了一大袋番茄給我。」
  底下粉絲們說讓他以身相許。
  晴空說:「別介,人家可是孕婦呢。」
  頻道里的粉絲們笑成一團,傻媽又開始胡謅了!
  吳銘在心裡哼了一聲。
  晴空繼續說:「猜猜我給了他什麼?所謂禮尚往來嘛,我拿了盒巧克力給他,這個牌子我最喜歡,孕婦應該能吃吧。」
  吳銘打開巧克力盒子,拿出一塊剝開,含在嘴裡,含糊不清的說:「能吃。」

  三

  吳銘到家總比秦空早一點。
  照例,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挨個回覆晴空今天的微博。其實無非是一些自己的感想或附和的話語,底下幾百條評論都說的差不多,但他卻樂此不彼。
  因為吳銘知道,晴空遮罩了@,但是偶爾會翻翻評論。
  自己天天在底下留言,就像上班打卡一樣,漸漸習慣成自然。
  晴空有時候也會回覆他,作為腦殘粉會激動一小下——被傻媽回覆了!
  有時候會覺得,喜歡的人知道自己一直在關注他,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不過他很少轉發,覺得轉發到自己微博有點不好意思,這算掩耳盜鈴吧?
  吳銘關注的其他人也是網配圈內的各個CV或者有關人士,大多是與晴空有關的。對於這些人,通常是只看不評論不轉發,然後,逛完微博會順手點開網配論壇。
  網配論壇是網配圈多年以來的大本營,大多數劇都是這裡首發,很多CV和STAFF(工作組人員)也是在這裡招募,第一手八卦消息,建CP樓勾搭同好……等等。
  當然,腥風血雨也少不了。
  一點開論壇,就看到首頁飄紅的hot帖——
  不好好配劇填坑天天在YY唱歌的CV真的帶膠布嗎? By窩不是黑
  吳銘眉毛一挑,點進去看,善良無知的樓主好奇的發出了疑問,帶膠布嗎?(日語音譯,沒問題的意思)貼內有呵呵一笑的,也有好奇求問的,還有暗示的。直到底下,討論越來越激烈,果然,晴空被點名了。
  人紅是非多,一目十行看完帖子,吳銘默默點叉,這種高深的掐架內容,還是交給別人吧。
  掐晴空的帖子,隔三差五就出現一個,明著暗著的都有,不過晴空依然我行我素。按照他在頻道里說的:總有些人很閒,大家也別去理那些帖子,我行的正坐得直,不怕人掐。
  吳銘點點頭,對,就是這樣。
  大家問道:「傻媽,那你什麼時候填坑呢?」
  晴空:「我能交的音早就交了,暫不接新。」
  吳銘點點頭,對,半夜配音他都聽見了。
  日子總是那麼過,吳銘回家後,日常的刷開晴空微博,愣了一下。
  CV晴空:總問我說生日要不要辦歌會,我看就不要辦。大家在頻道里照舊,讓廣大勞動人民放鬆一下。[haha]
  這年頭不管大牌小牌的網路紅人,只要過生日,恨不得請上所有認識的人,辦一個熱熱鬧鬧的「群星雲集」的歌會,無非是挨個上去唱歌,說一兩句祝福話。
  晴空的生日是五月一號,去年這個時候……吳銘想了想,似乎也是在自己的頻道里唱唱歌,不用請就來了很多網配圈的粉紅紫紅,CV們湊一起聊天,讓牆頭本命眾多的妹子圓滿了一會。
  今年的五月一號剛好是週六,且是法定假日,看來頻道會擠爆吧。
  週六,五一節,吳銘藉口工作未完,推掉了同事的出遊邀約。
  下午在家裡包了一大堆餃子,看著餃子思考——等下用什麼藉口送一些給隔壁?
  過生日要吃餃子?不行,他又「不知道」今天是秦空生日。
  吃不完?每次都是這個藉口。
  過五一?五一沒有吃餃子的習慣吧。
  朋友送的餃子就更加不合理了……
  拿起手機刷了下微博,晴空分組又有更新。
  CV晴空:[淚]怎麼辦怎麼辦,電腦掉地上摔壞了,開機都開不起來,今晚上要失約了。
  剛發的微博,來自手機用戶端。
  看了之前的幾條微博,中午和朋友出去吃了生日餐,下午去了KTV,回來電腦壞了。微博評論裡粉絲比正主還著急,出各種主意,最餿的是再摔一次,晴空回覆了個汗的表情。
  生日一年才一次,今晚上那麼多人等著,要是失約……
  自己有一台閒置的,能借給他就好了。
  吳銘想了想,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傻媽去鄰居家借電腦吧,說不定有多餘的筆記本呢。
  晴空回覆:汗,餿主意!誰會放心的把電腦借給別人。
  沒有名字的名: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鄰居平時對你那麼好。^_^
  晴空沒有回覆。
  吳銘不高興的撅嘴:「難道要我過去說:傻媽,你需要電腦嗎?」
  一不做二不休,吳銘按下了秦空家的門鈴。
  秦空在家正唉聲嘆氣,聽到門鈴響,哀怨的放下電腦去開門。
  「hi,我包了些餃子,過來吃嗎?」吳銘笑著對秦空說。
  「……唉」秦空哪裡吃得下餃子,嘆氣。
  「怎麼了?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沒……」秦空頓了一下,問:「你有筆記本嗎?」
  「有啊,怎麼?」
  「我的筆記本剛摔壞了,今晚上有急事,能不能……咳,借一個晚上?」
  吳銘裝作猶豫的樣子:「我是有個閒置的,不過……」
  「我就借一個晚上,有急用!明天立刻還,真的!」
  「好吧。」
  「真是太謝謝你了!」好人鄰居!
  「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要求。」
  「啊?」
  「過來陪我吃餃子!」粉絲的小要求,不過分吧。
  「!!!」

  四

  秦空進了門,吳銘從鞋櫃裡拿出拖鞋,說:「隨便坐,你先看會電視,我去下餃子。」
  兩家對門,戶型是一樣的,秦空不是很常來,但感覺和自己家一樣。唯一不一樣的是,鄰居家比自己家整齊多了。
  秦空瞅了兩眼乾淨的客廳,看見在廚房忙碌的吳銘,心裡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現在大家住的樓房,都不和鄰里交流,往往住了幾十年都不知道對面姓什麼。他遇上這麼一個好人鄰居,文靜,好說話,不找事,自家做了什麼好吃的,經常會分給對面一份,拿的都不好意思了。
  不過像這樣請過來吃的,是第一次。
  哎,自己經常當著很多人的面胡謅隔壁有個孕婦,太對不起人家了。
  整個屋子井井有條,收拾的很乾淨,人又這麼好,會做好吃的,誰要是嫁給吳銘,真是修了八輩子福!
  他悄悄拿出手機發了條微薄——
  CV晴空:鄰居是好人啊[淚],不但借我電腦,還請吃餃子,感動的都要以身相許了。
  吳銘從廚房出來,看見晴空刷的一下把手機收回去了,抿嘴偷偷笑了一下——又在發微薄了吧!
  他裝作沒看見,進臥室抱了台筆記本出來。
  「餃子還要一會兒。」吳銘把筆記本放在桌子上,「電腦比較老,跑不了大型遊戲。」
  「不用不用,我不玩遊戲。」秦空問,「音效卡是好的吧?」
  「這個放心,音效卡沒問題。」吳銘啪啪兩下,開機,取消密碼,「這台是我以前工作用的,我把密碼去了。」
  「放心,我不會翻你的資料。」
  「沒事,重裝過,硬碟是空的,你需要什麼軟體還得自己安裝。」
  秦空接過電腦,看了下音效卡,和自己的麥克相容。屋子裡有無線網,剛好連接上了,他就下載了歪歪。
  吳銘端著剛撈上來的餃子出來,放在桌子上,招招手說:「先別搗鼓電腦,來吃餃子,嘗嘗我的手藝。」
  餃子剛出鍋,熱騰騰的散著白氣,皮薄大餡,躺在碟子上像挺著大大的肚子的娃娃,透過薄薄的皮還可以看見裡面的淡綠色。
  秦空舉起筷子夾起一個,笑著說:「你的手藝我放心,那是一流的!」
  兩口幹下一個,「嗯!」豎起了大拇指,「好吃!」
  吳銘不好意思的扭過頭,臉上熱熱的,紅到了耳根,耳垂感覺被蚊子叮了一口一樣,又癢又紅,之前邀請秦空來的大膽子都丟到爪哇國去。
  秦空見吳銘臉紅了,臉上一哂,連忙說:「我沒誇張,真很好吃!」
  好人鄰居什麼都好,就是太容易害羞,唉。
  他哪裡知道,吳銘這不是害羞,是歡喜。
  七點半,秦空才調好麥克進入頻道,已經有三千人侯著。
  他默默的汗了一下,平時唱唱歌聊聊天,最多也就兩千人,今天人沒到就來了三千,尤其是幾個CV好友已經線上,本想隨便一些,看樣子不能太隨便……
  「咳咳,聽得到嗎?」代表說話的綠燈亮起來。
  「讓大家久等了,很抱歉,我的電腦摔壞了。」
  「我過個生日怎麼這麼悲催啊。」
  「幸好有隔壁的好人鄰居,借了他的電腦給我,才有機會在這裡和大家嘮嗑。」
  「啊?餃子好吃嗎?嘿嘿,特別好吃。」
  「別催別催,天天都聽,你們不膩嗎?」
  「今天來玩個新的。」
  「大家看,今天來了這麼多CV,讓他們給大家現場來一段好不好?」
  這時候哢噠一聲,晴空的好友CV清明亮燈說話:「哎我說晴空,你這不厚道啊,我們只是來圍觀的。作為壽星你得犧牲一下,恩……我們來玩你問我答的遊戲。」
  在場粉絲紛紛表示必須同意。
  「嘿——你們今天是來玩我的是吧。」晴空撇撇嘴巴,說,「老子奉陪!說!怎麼個玩法。」
  清明大笑:「哈哈,在場這麼多人,大家有什麼想問的都可以提出來,晴空必須如實回答,如果有不能回答的,就讓他給提問的人一個小補償。這樣好不好?」
  在場粉絲再次紛紛表示必須同意。
  晴空哼唧唧兩聲,說:「喂,你們都反了是吧,好吧,小補償就送一張我簽名並寄出去的明信片。」
  在場粉絲激動了。
  吳銘坐在電腦前楞了一下,提問?明信片?
  晃了晃頭把不該有的念頭丟掉,吳銘站起來去倒了杯水,咕咚咕咚喝完。
  這邊清明活躍起氣氛:「只有二十個名額哦!三,二,一!」
  一聲令下,頻道里的粉絲們瘋狂點擊上麥,一眨眼就排到了幾百號麥序,場控手疾眼快,二十號以後的都被抱下去了。
  排在第一個的是個妹子,聲音有點顫抖,想必是太緊張了。
  「別緊張,深呼吸,提問。」晴空溫柔的說。
  妹子深呼吸兩下,說:「晴空傻媽,呃,呃……我是和你一個城市的我太喜歡你了能求偶遇嗎!」
  晴空「噗」的一聲笑了,頻道里的粉絲也囧的不行,這妹子不是提問題,是紅果果的提要求啊!於是紛紛在公屏上刷「窩也要求偶遇」之類的話。
  「姑娘,我很嚴肅的告訴你,不行。」晴空說,「不過緣分這種東西很巧妙的,說不定我就住在你對門呢!」
  這下輪吳銘「噗」了,他緊張的往門口看了看才松一口氣,對門是有個腦殘粉,不過是「孕婦」不是妹子!
  於是一號麥序的妹子嚶嚶嚶的被抱下去了。
  接下來提問的內容五花八門,總有一些哭笑不得的問題,比如在場的CV好友們都掉進水裡,第一個救誰,被晴空和稀泥過去,大家紛紛說不行必須說一個,CV們也起鬨,最後送出明信片一張。
  也有勁爆的問題,上來的姑娘直接問:「求傻媽雞雞的三圍。」
  吳銘聽到瞬間唰的臉又紅了,生氣的扁扁嘴,自己臉紅什麼啊,現在的年輕姑娘真是不得了。
  晴空一下子囧了,連忙說姑娘我還是送你一張明信片吧。

  五

  最後一個提問的也是妹子,這麼多人中選二十個上來,竟然沒有一個男性。
  不過也算正常,網配圈裡各位傻媽的粉絲,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姑娘。
  也許是做了很長的心理準備,那位姑娘和晴空表達一下自己的喜愛之情,才慢條斯理的說:「根據我剛才在公屏看到大家都在刷的,幫群眾問一個問題,晴空傻媽你的擇偶標準是什麼?」
  吳銘聽見心裡咯噔一下,擇偶標準?
  晴空歪著頭想了想,說:「這個問題我還真沒考慮過,一時半會也講不清……」
  他頓了頓,繼續說:「我想應該要能善解人意,溫柔一些的……嗯,其實這種事情也說不準,或許遇到了就喜歡上了吧。」
  頻道里的粉絲們雞血上身,不斷刷屏說要幫傻媽介紹對象。
  這時候清明插話:「還必須是男性哦。」
  所有人都笑了,晴空說:「那還用說,大家不都早就知道了嘛。」
  肯定有姑娘傷感,還有姑娘小小失落,不過晴空很早就表明過自己的性取向,況且網配圈裡直男難求的情況也不是一天兩天,所以大家只是送上祝福——
  【晴空傻媽生日快樂,要趕快找到善解人意又溫柔的小受!】
  不知道是誰第一個發出去這條的,才兩下就被大家複製刷屏,瞬間整個電腦螢幕都是這句話。
  秦空心裡甜甜的,有這樣一群雖然有時候有點鬧騰,但是善解人意又溫柔的粉絲,真是太幸福了,他整個人都要沉浸在蜜罐裡了,暈乎乎的。
  他嘿嘿笑起來:「謝謝大家,算命的說我今年紅鸞星動,一定會遇到命中註定的那個人。」
  「來,我給大家唱歌。」伴奏響了起來。
  吳銘撅起嘴:「傻媽要找小受,以後就不能天天唱歌,配音的時間也會減少……」
  於是抱著茶杯唉聲嘆氣。
  接著其他的CV也都上麥給大家唱歌歡脫。
  晴空非常感謝有這麼多人陪著他過這麼一個生日,突然唱著唱著就哽嚥了,他說:「被掐的時候我很不開心,一度萌生過要退圈的念頭。我也沒做錯什麼,就是有人不喜歡我。但是一想到還有這麼多人喜歡我,支援我,就覺得什麼都可以過去。無論如何,謝謝你們給我的力量。」
  粉絲們很少見到這樣感性的晴空,晴空一般表現出來的都是很無所謂的樣子,沒想到有些不好的事情,還是給他造成了影響。
  大家紛紛出言安慰,公屏刷的非常快。
  吳銘吸吸鼻子,他自言自語,默默的說著自己一個人聽得見的:「我會一直喜歡你。」
  眼眶有點濕潤,在公屏打字——
  沒有名字的名:力量是互相給的,也謝謝你帶給我的力量。
  晴空看到無名的話,說:「無名說的很好,力量是互相給的,嘿嘿,這句話說進我心坎了,無名姑娘,我送一張明信片給你哦。」
  吳銘一愣,明信片?
  大家紛紛表示羨慕嫉妒恨,紛紛刷屏說我也要。
  晴空說:「這位無名姑娘我很眼熟啦,經常在我微博下留言,所以才送她一張。不著急,以後大家都有機會的。」
  原來自己的ID很眼熟嗎?吳銘很猶豫,雖然很想要明信片,但是這……
  管理員把無名抱上麥序,說讓這位姑娘說幾句話吧。
  代表講話的小綠燈亮了亮,沒有聲音。
  「咦?麥克不行嗎?」晴空說,「姑娘你點一下自由說話。」
  吳銘張了張嘴,還是沒有發出聲音。
  之前上來也有幾個姑娘不能說話,只是把自己的ID改成要求。
  晴空說:「既然這樣,待會你把地址發給黃馬(全頻道管理員),我只能遺憾的把你抱下去了——」
  「生日快樂!」
  吳銘見自己就要被抱下去,著急的蹦出一句話,然後急匆匆的點了下麥。
  他低頭摀住臉,整張臉瞬間紅的滴血,心臟砰砰跳,噗通噗通。
  晴空被突然聽見一句生日快樂,呆滯:「……?是誰在說話?」
  頻道里線上的粉絲都=口=,沒看錯的話,是那個……無名……姑娘?
  剛才抱他上去的管理員開麥,尷尬的清清嗓子,應該也是被嚇到了:「呃,剛才是無名在說話誒……沒想到竟然是個漢子!」
  晴空有點小囧,他剛才喊人姑娘了,於是不好意思的說:「哦哦,這位無名姑……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無名原來是漢子啊,噗!」
  頻道瞬間被哈哈哈哈哈刷屏。
  「別笑,我道歉,我道歉還不行嗎。」晴空也不管對方看不看得到,板了板臉,正色道:「不好意思哈,不過謝謝你的祝福!」
  吳銘的臉還是很紅,心跳慢慢緩和下來,心想自己竟然會大膽說話,還好只是四個字,也不會那麼容易被聽出來是鄰居。
  晴空認為他是姑娘也無可厚非,畢竟他的粉絲大部分都是女的,有了一個先入為主的印象。對於別人來說,突然上來了一個漢子,會很驚訝吧。
  上來一個漢子只是小小插曲,晴空今天特別高興,興致一來,就唱了幾首高音的歌曲。
  於是頻道的日常梗又來,大家紛紛刷屏:「現在已經不早啦,隔壁的孕婦要來敲門啦!」
  晴空哼的一聲:「給你們唱還嫌棄!」
  而隔壁的「孕婦」——吳銘,這時候心裡扭的和麻花一樣,他在糾結明信片的事情,
  說不想要是假的,和秦空當鄰居這麼久,半生不熟的,友好以上,好友未滿。無論用什麼藉口,都不可能從秦空那裡「弄」一張簽名明信片過來吧?況且簽的是晴空,不是秦空。
  總不可能敲門說:「hi,晴空傻媽,直接把明信片給我吧!」
  聽著隔壁牆傳來的歌聲,他深呼吸一口氣,把地址發給了黃馬。
  選什麼地址,吳銘考慮了很久。
  顯然寄到家裡不可能,這個念頭想都不敢想。
  寄到公司也不行,秦空大概知道自己在哪裡上班。
  最後他把一個同事家的位址給了出去。
  吳銘扁扁嘴,心想:不能第一手收到簽名明信片,還得和同事解釋,很不開心。

  六

  第二日中午,吳銘在家裡做衛生,敲門聲響起。
  透過貓眼看去是對門的秦空,抱著筆記本,應該是特地來還的。
  開了門,秦空把電腦遞過來,說:「太謝謝你了。」
  吳銘想到昨晚上的事情,唰的一下臉又紅了,懦懦的不知道要回什麼,只是接過電腦傻傻站在那邊。
  秦空有點奇怪,不知道鄰居臉紅什麼:「怎麼了?」
  「不不不——」吳銘手足無措,「我,我……這,這沒什麼,鄰居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秦空笑言:「改天請你吃飯!」
  「那個……」吳銘看了看筆記本,「你的電腦應該還沒有修好吧,需要的話還可以拿去用。」
  秦空擺擺手,解釋說:「不用,我早上去維修處檢查了下,只是電源插口壞了,過兩天可以修好,我不急用。」
  吳銘點了的頭,說:「嗯,你有需要的話儘管說。」
  秦空揮揮手,「那我回去了啊。」
  吳銘回到房間,抱著電腦在床上嗷嗷打滾——
  自己怎麼就不會說話呢!又被看笑話了嚶嚶嚶。
  而另一邊,秦空關上門,嘿嘿的笑了兩下,好人鄰居真好,剛才臉紅的時候很靦腆,笑起來也很可愛。
  自己的擇偶對象嗎,他琢磨起來,就應該像鄰居這樣,純良可愛,看起來軟軟的很好捏,自己就喜歡這一類型的。
  不過似乎耳朵不大好?
  自己天天唱歌,樓上都過來委婉說過,隔壁就沒有一點意見?
  五一假期過得很快,又是萬惡的上班日。
  吳銘上班的時候整個人輕飄飄,走在路上都能笑出來,早高峰趕地鐵的時候一直咧著嘴嘿嘿。
  出門的時候還遇見了秦空,特高興的打招呼:「早。」
  搞得秦空納悶,上班還這麼高興?
  高興的原因很簡單,同事昨天給他打電話,說明信片到了,今天會帶過來。
  同城的明信片,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就能收到。
  一想到要看到晴空傻媽的簽名,還是特地寫了給無名的明信片,吳銘就特別激動。
  喜歡的傻媽在對門,可以接觸卻不能直接去勾搭,他也不敢或者說不想勾搭,心裡握拳,嗯,默默的萌著就可以,做個有理智的腦殘粉。
  明信片是個美麗的意外,不過無比的期待拿到實物,這樣就可以天天對著簽名犯花痴了!
  一定要放在相框裡,擺在床頭,天天看!
  下班後,吳銘哼著「今天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兒都能成~」的調子,抱著東西,步履輕快的走出電梯。
  早上他拿到明信片的時候,高興的湊近嘴巴,MUA一口,還熊抱了了同事一把,說請你吃飯!平時淡定的人突然激動起來,把同事搞得囧囧有神。
  下班的路上,拐去了超市,準備今天給自己加餐。
  然後買了一大堆水果,提不動了,就只能抱著上樓。
  出電梯的時候還哼著歌,正好撞見秦空出門,突然「嗝」一聲,閉嘴了。
  秦空噗的笑了,說:「今天心情這麼好啊。」
  吳銘憋了半天,說:「額,額……呵呵,是啊。」剛才唱歌被聽見了吧,啊,好丟臉!
  秦空點點頭,正要走,突然回頭很好奇的問:「遇上什麼開心的事情了?」
  「啊!沒什麼事!」吳銘楞了一下,總不能說因為我收到了你的明信片吧,趕緊揮揮手,開門閃進去。
  嘭的一聲,門關了。
  「hey!歌唱的不錯!」秦空的聲音透過門傳進來。
  吳銘背靠著門板,恨不得把臉摀住,窘迫死了。
  回房開電腦,翻開晴空的微薄,今天發了好多。
  第一條是早上發的。
  CV晴空:萬惡的上班日啊[淚]
  吳銘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摸摸傻媽,不上班腫麼會有錢呢。
  第二條是轉發新出的一個劇,配的龍套。
  CV晴空:[轉發微博]囧囧,龍套捨我其誰~
  吳銘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出劇鳥,飛奔去聽~
  第三條是轉發一個姑娘的@。
  XXXXX:@CV晴空 晴空傻媽,明信片收到啦=3=。【圖片】
  CV晴空:[轉發微博]嘿嘿,收到就好。
  吳銘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傻媽我也收到了> <。
  ……
  最後一條是剛發的。
  CV晴空:鄰居今天不知道遇到什麼好事了,可高興了……
  吳銘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隔壁的孕婦可能是快生了吧?
  晴空回覆:PIA飛~
  吳銘收到回覆又抱著枕頭在床上滾來滾去,哎呀傻媽回覆我了嗷嗷嗷嗷嗷。
  今晚上隔壁沒有唱歌,吳銘心裡有些失落,坐在電腦桌前,掛著左等右等,晴空就是沒來。他敲了敲牆壁「嘭嘭嘭」,人不在家?
  隔壁的秦空正在整理衣櫃,一皺眉頭,什麼聲音?似乎是隔壁傳來的……
  試探的敲了敲牆壁,「嘭嘭嘭」。
  吳銘咻的一下把手和耳朵都縮回去,埋在被子裡,嚶嚶嚶起不來了。

  七

  秦空工作突然忙起來,天天晚上加班,沒有什麼時間唱歌,配劇填坑都暫停下來。
  早上很早就出門,夜深了才回家。
  晚上十一二點的時候,隔壁傳來了一點點細碎的聲音,吳銘在床上翻來覆去,拿手機刷刷微博,今天他沒發微博。
  吳銘嘆了口氣:我都好幾天沒遇到晴空傻媽了。QAQ
  秦空累的癱坐在電腦椅前,揉揉太陽穴,一點開電腦的力氣都沒有,還要給一個劇組交音,今晚上必須錄出來,嘆氣,開機。
  電腦亮起來,window的藍色歡迎介面出現,他突然想到了隔壁的好人鄰居,似乎好幾天沒看到了?
  秦空試探的敲了敲牆壁,「嘭嘭嘭」。
  隔壁應該已經睡覺了吧?話說,隔壁似乎聽得到自己唱歌?比如那天……?
  吳銘沒睡著,從牆那頭傳來了有規律的「嘭嘭嘭」聲音,大著膽子伸出手,也敲了三下回應——「嘭嘭嘭」?
  秦空一囧,真能聽見?又敲了三下。
  吳銘心想這是在幹嘛,小心翼翼的敲了一下。
  秦空:「……」
  隔壁還沒睡著,看來不能配音了,他站起來,費勁的伸了個懶腰,很大聲很刻意的說:「好困,睡覺啦!」
  吳銘隱隱約約聽到睡覺兩個字,啞然失笑,這是說給他聽的吧!他不想被隔壁聽見,扭過頭吭哧吭哧憋著笑,
  秦空見隔壁沒有回應,踮起腳尖,把電腦搬到比較遠的一個房間,打開了策劃傳給他的劇本。
  另一邊的吳銘見隔壁沒有聲音,閉上了眼睛,用自己才能聽見的音量說:「傻媽要早點休息哦。」
  過了幾日。
  吳銘下班後在家做飯,敲門聲響起。
  秦空站在門口,舉起手,指指髒衣服簍:「hi,能借一下洗衣機嗎?我家的洗衣機,傲嬌的壞掉了。」
  吳銘看到秦空有點驚訝,這段時間來第一次見到呢,點點頭,讓他進來,問:「今天這麼早下班?」
  秦空放下東西,說:「嗯,前幾天加班,現在終於忙完了,可以輕鬆一陣。」
  吳銘心裡暗喜,呀,又可以聽到傻媽晚上唱歌了!面上卻不顯示什麼,說:「嗯,要注意身體,洗衣機在那邊,你用吧!」
  秦空費力的把衣簍搬過去,嘩啦啦往裡面放水,把衣服都丟進去,倒洗衣液,一邊幹活一邊對在廚房的吳銘喊:「哎,吳銘啊,你不覺得咱們這房子隔音不大好?」
  「什麼?」吳銘沒聽清楚,穿著圍裙就走出來,「你再說一遍?」
  秦空上下打量了一下穿圍裙的鄰居,這個輕鬆熊的圍裙挺配他,不錯。
  吳銘臉上一紅,不大好意思,自己一個成年人,還是男的,穿著萌系輕鬆熊的圍裙,被喜歡的傻媽看到了……小瞪了一眼,問:「你剛才說什麼?」
  「我問你,覺得房子的隔音怎麼樣?」秦空收回不大禮貌的眼神,咳咳兩下,說,「那天晚上和我敲牆壁的是你吧?」
  吳銘聽前半句嚇了一跳,他不會知道什麼了吧?隨即給自己安慰,不會的不會的,定定神回答:「嗯,是我。」
  「那……你平時有聽見唱歌的聲音了?」
  「嗯,有聽見啊。」
  輪到秦空囧了,原來隔壁一直有聽見啊,「不好意思,影響到你了吧!」
  「不不不。」吳銘擺擺手,說,「你那邊有聲音的時候我都戴耳機的。」
  戴耳機聽的更清楚呀!
  秦空摸摸鼻子,問到最重點的:「那……你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比如一個男的大喊大叫,又哭又笑的?」
  吳銘連忙搖搖頭:「沒有,難道你那邊有聽到?」
  「這樣啊,也許是我幻聽了。」秦空很奇怪,怎麼會沒聽到自己配劇?
  他向吳銘道歉:「不好意思,我有時候會唱歌,有影響到你的時候過來和我說一下。」
  雖然隔壁沒孕婦,影響到好人鄰居也是不好的……
  「嗯,你也要注意休息,晚上不要熬夜太晚。」吳銘嘴裡這樣回答,心裡在腹誹:聽到了也不會和你說的。
  「我會注意的。」秦空說。
  洗衣機轟隆隆的轉著,兩下就洗完了。
  這時候時候飯熟了,吳銘把菜端出來,招呼秦空,說:「來一起吃飯吧,我今天做的菜挺多。」
  秦空把甩乾的衣服撈起來,丟進衣簍,頗不好意思的說:「不用不用,都這麼麻煩你了。」
  他提著衣服從客廳穿過,聞見了飯菜的香味,肚子裡的饞蟲都被勾的蠢蠢欲動,「咕~」的一聲,兩人都聽見了。
  吳銘「撲哧」一聲笑起來,又擺了副碗筷,招招手:「過來坐。」
  秦空懊惱的嗷一聲,放下衣簍,戳戳自己的肚子,生氣的說:「你一點兒也不爭氣!」說罷大大咧咧的坐下來,心想又蹭到鄰居一頓飯,這日子過的太——幸福了!
  恨不得發微薄告訴全世界說,鄰居實在太好了嗚嗚嗚。
  「你嘗嘗這個。」吳銘夾了一塊燒馬鈴薯給秦空。
  「唔,好吃!」
  吳銘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自己的廚藝被喜歡的人認可,是一件很令人高興的事情。
  於是他決定也表揚一下秦空,說:「你唱歌挺好聽的。」

  八

  「咳咳咳……!!!」秦空聞言差點嗆到,什麼!唱歌挺好聽的!?這麼說鄰居聽得一清二楚?!
  糟糕,樓上的真孕婦搬走了,隔壁這個假孕婦聽了這麼久,就!隔!著!一!堵!牆!啊!
  雖被誇獎應該高興,他怎麼覺得欲哭無淚呢。
  一想到自己唱到high的時候,曾經特囂張的喊過「喂,隔壁的孕婦你還好嗎!」這句話,就特別糾結,不會也被聽到了吧?
  吳銘見秦空似乎「嚇到」,應該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東西。他微微一笑,繼續說:「樓上的孕婦早就搬走了,你不知道嗎?」
  「咳咳咳咳……!!!」秦空一口飯差點噴出來,哪壺不開提哪壺!
  吳銘看著秦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吃的有點急了!」秦空連忙說。
  「喝口水,別著急。」吳銘給秦空倒了杯水,好人也有腹黑的時候,表面上非常著急關心的樣子,其實心裡小小暗爽——終於報仇了,叫你天天喊我孕婦!
  秦空這一頓飯,吃的是悲喜交加,積極喊著「放著我來!」,把碗洗了,在家都沒這麼勤快過。
  拿著東西出門的時候,無比真誠的說了一句:「多謝招待。」
  那真誠又帶點小內疚的眼神,把吳銘的小心肝萌的一顫——嚶,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了?
  秦空回到自個家裡,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奔到電腦前,發了一條微博。
  CV晴空:今天被好人鄰居招待吃飯,鄰居竟然誇我唱的好聽,我這是又欣慰又不好意思……[淚]
  吳銘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哼,隔壁估計也知道你喊他孕婦啦!
  晴空回覆:你真相了……
  當天晚上,晴空在頻道里嗷嗷唱歌的時候,有些粉絲們要求唱高音的歌曲,都被他毫不猶豫的拒絕了,是這樣說的:「不行不行,待會鄰居會來敲門的。」
  公屏紛紛打字:隔壁的孕婦萬一聽得太激動,生了怎麼辦!
  晴空小聲說:「噓,所以說,要低調點。我還是給大家唱比較柔和的歌曲吧。」
  吳銘微笑:再低調隔壁的孕婦也聽得見。
  當夜,秦空輾轉反側,突然腦補到隔壁來敲門說:「傻媽,能小聲一點嗎?」一陣惡寒。好不容易睡著,卻夢到吳銘挺著肚子說:「傻媽,我要生了。」
  秦空硬生生的嚇醒過來,背後都是冷汗,太可怕了!
  看了下鬧鐘,比往常早醒一個時辰,開始神遊,想到今早上上班會不會遇見吳銘,又想到吳銘做的飯,接著突然覺得吳銘長的不錯,性格也好,正是他喜歡的類型,而且似乎沒女朋友……?
  意識到自己胡思亂想了些什麼,默默拿起手機發微薄——
  CV晴空:糟糕,我似乎有喜歡的人了。
  ***
  早晨出門的時候又遇見秦空,吳銘只覺得秦空格外熱絡,平時只是打個招呼,今天卻講了很多話:「吃早餐了沒,一定要吃早餐,空腹上班對身體不好。」
  耐心的一一回答,覺得有點奇怪,秦空今天心情這麼好?
  當天吳銘下了班,刷開晴空微博,看到這條微博,心臟猛地漏跳了一拍。
  坐直了深呼吸,吸氣,呼氣,原來他是有喜歡的人了,怪不得早上就不大一樣,安慰自己:「傻媽也有自己的生活,我能見到他,就已經比大多數人幸福了,要知足。」
  他在底下評論——
  沒有名字的名:想必那個人一定很優秀吧!希望傻媽幸福!
  然後靠在椅子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連續幾天,吳銘上班都精神不濟,整個人無精打采。
  「暗戀」的人突然有喜歡的人,有點悶悶不樂,這種像失戀又不像失戀的感覺……
  渾渾噩噩中,冷空氣來襲,吳銘光榮中獎。
  一起床就覺得全身痠痛,猛打了幾個噴嚏,喉嚨梗著石頭一樣難受,頭暈乎乎的,一摸額頭,發燒了。
  撐著起來給公司打了個電話請假,翻出藥箱找出退燒藥,吃了一片,全身綿軟無力,吞嚥都覺得費老大勁。
  喝杯水,暈乎乎的又睡過去,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摸額頭,苦笑一聲,燒一點都沒退,似乎更加嚴重了。
  人一生病就會特別脆弱,莫名其妙的想東想西。
  吳銘腦子燒著,思緒卻飛到了隔壁——秦空在做什麼呢,今晚上似乎沒有唱歌。今天他又發了什麼微博?他喜歡的人是怎麼樣的,應該是很可愛的類型吧?戀愛以後會把時間分給戀人的吧,以後上網時間就減少,唱歌的時間也會減少吧……
  突然就很想見到秦空,吳銘敲了敲牆壁,隔壁在不在家?「嘭嘭嘭。」
  秦空就在家裡,今天沒有唱歌,只想趴在床上看小說好好放鬆一下。突然聽到了牆壁傳來的聲音。
  想來是隔壁又敲牆壁了,惡作劇一樣的「嘭嘭嘭」敲回去。
  吳銘聽到回應,有點小高興,猛地坐起來想下床,突然眼前一黑,沒站穩,頭撞到了牆壁。「哎喲!」痛苦的坐回床上,捧著頭不敢動了。「好痛!」
  人倒楣喝涼水都能塞牙縫!
  秦空等著隔壁再敲呢,還覺得這樣交流挺好玩的呢,不料聽見pong一聲,緊接著隔壁突然痛呼,心裡一驚——這是怎麼了!
  著急的拍打著牆壁喊話:「喂!喂!怎麼了?」
  隔壁沒有回應,他突然很著急,必須得過去,大聲對著牆說:「我立刻就過去,你給我開個門!」
  出門,走到鄰居門口,使勁的按門鈴,「吳銘!吳銘!你快開門,沒事吧!」
  吳銘緩過來,暈乎乎的,剛想說沒事,卻聽見秦空在使勁拍自家大門,都有不開門就砸的樣子了,趕緊暈乎乎的走到門口,把門拉開,喘了口氣,說:「我只是撞到頭了,沒事。」
  秦空見吳銘開了門,人好好的站在那裡,剛鬆一口氣又著急了。雙頰發紅,皺著眉頭,整個人都沒有了神氣,瞧這病怏怏的樣子,肯定是病了!
  伸出手往對面那人額頭上一放,滾燙滾燙,捏了捏手,雙手冰涼。
  這是發燒了!
  瞬間氣不打一處來,罵道:「都發燒了還沒事!」

  九

  「我吃了藥。」吳銘虛弱的回答,有點站不穩,秦空連忙扶住。
  「量體溫了嗎!」
  「沒。」
  秦空把吳銘扶到客廳坐下,非常心疼,看這人平時過的挺好,卻一點也不會照顧自己!他趕緊問:「體溫計放在哪裡。」
  吳銘指了指客廳的櫃子:「櫃子裡有個藥箱……」
  秦空走過去,翻出藥箱,找出體溫計,趕緊給吳銘夾上。
  五分鐘過去,拿出來一看,39°,天哪,燒這麼嚴重,立刻說:「不行,必須立刻去看醫生,走,我送你去。」
  吳銘沒想到會這麼嚴重,看來平時不生病的人一感冒真不得了,知道拖不得,點點頭在秦空的攙扶下走出去。
  走到客廳,他突然想起來東西忘記拿,推了推秦空,說:「醫保卡,醫保卡忘記拿了!」
  「在哪?我去拿。」
  「在房間書桌的抽屜裡!」
  「你等一下。」秦空扶著吳銘,讓他在沙發上坐好,走進房間,打開抽屜,在左邊看到了醫保卡。急急忙忙出去的時候,撞到桌子,「啪」一聲,原本放在桌子上的相框掉在地上。
  還好沒壞!他彎腰撿起來,放在桌子上的時候,秦空一愣,這不是照片,是……明信片?
  他用袖子擦了擦相框上的玻璃,再一次確認,是明信片,還是他寄出去的明信片。
  上面寫著——
  致無名
  謝謝你的喜歡,你也要幸福!
  CV晴空
  這是自己生日那時候寄出去的明信片。
  那天寫了挺多張,但這張是最後寫的,印象比較深刻。
  寫給一個一直在他微博底下留言,一直在頻道里聽歌,聽過所有他配的劇、寫了很長的劇評的小粉絲,那個粉絲叫無名。
  「秦空,找到了沒有?」外面傳來吳銘的聲音。
  還是送吳銘去看病要緊,秦空把明信片放回原處,說:「找到了,這就來!」
  把人送到了最近的醫院,醫生一量體溫,把秦空當成吳銘的家人了,特別生氣的瞪了他一眼說:「怎麼現在才送來。」立刻開了藥,讓秦空送病人去打點滴。
  掛上點滴瓶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吳銘暈乎乎的坐在椅子上,歪著身靠著秦空的肩膀,特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秦空看著還在燒的吳銘,心疼的要命:「你一個人住也不注意點,有什麼事情找我幫忙,咱們是鄰居,這沒什麼。」隨即心裡加了一句:你還是我喜歡的人呢。
  秦空小心翼翼的摟住他,繼續說:「睡一會兒吧,換藥的時候我會叫護士。」
  「嗯。」吳銘沒什麼力氣,點了點頭,安靜的閉上了眼睛。
  秦空這才認真看著靠在他身上的這個人。
  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在皮膚上投下了一小片陰影,微弱的呼吸聲,給人安靜寧和的感覺。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的觀察過,平時只覺得他臉紅的時候很羞澀靦腆,笑起來很可愛。
  吳銘,你是那個無名嗎?
  你是那個天天給我留言的無名嗎?
  他想,不管是不是,我都不會放手了。
  ***
  待吳銘病好,已經是三天後。
  這三天內,秦空只要有空,都來照顧他。
  買菜煮飯,打掃衛生,無微不至。
  看到他瘦了,想盡各種辦法,上網查找病號食譜,逼著他吃下去。
  吳銘一次又一次的拒絕,說自己又不是殘廢,況且太麻煩他了。
  秦空只是說:「咱們是鄰居,不要客氣這些。」
  吳銘知道再拒絕下去就有些過分,只好默默的接受。
  為了照顧他,秦空這幾天都沒有唱歌,也沒有配劇。
  他在微博上發——
  CV晴空:最近家裡有些事,不會上YY,大家不要在頻道里空等。也請各位策劃體諒,過些時候交音。
  吳銘頭一次沒有評論,他不知道應該寫什麼。
  自己意外的被稱作家人,還被照顧了幾天。
  覺得有點小幸福,也有貪心的想過,如果能一直病下去就好了。
  他瞄到桌子上的明信片,嘆一口氣。
  而對門的秦空,悄悄關注了吳銘的微博「沒有名字的名」,從頭到尾翻了一遍。不是很多,才幾百條微博,大多只是轉發一些全球熱門搜索,笑多了會懷孕之類的。
  然後還把自己每條微博的評論都翻了一遍——
  天冷了要注意身體。
  天氣預報說明天會下雨,要帶傘哦。
  傻媽今晚上唱的很好聽。
  ……
  看到這些覺得心裡暖暖的,還有一些提到隔壁孕婦的評論,不知不覺的就笑的在床上打滾:哈哈哈,吳銘怎麼會這麼可愛呢,叫自己孕婦!
  導致他現在發完微博,都會一遍一遍的刷新,就為了等吳銘的回覆。
  他決定要在七夕節對吳銘表白,如果不是覺得現在不大合適,還需要準備準備,恨不得現在直接衝出去敲門說我喜歡你了。
  嘿嘿笑,發了一條微博——
  CV晴空:求出主意,七夕節要和喜歡的人表白,除了玫瑰,送什麼禮物好呢?
  底下回覆都是祝成功,五花八門的禮物都有,秦空撅起嘴,他只想看吳銘的回覆。
  吳銘看到這條微博,心酸了好久,嫉妒之情滿滿,抱著枕頭在床上呆住:晴空有喜歡的人了,晴空有喜歡的人了,晴空有喜歡的人了……
  回過神爬起來給晴空回覆——
  沒有名字的名:只要兩個人互相喜歡,送什麼不重要吧。
  晴空收到評論,立刻回覆:可是我不知道他喜歡什麼誒。
  吳銘驚訝了一下,嘆氣,這個他不是自己,再回覆:既然是他,那送戒指吧,親手給他帶上。傻媽,祝你幸福^ ^。
  秦空打了個響指,自言自語:「嗯,我會給你幸福的。」

  十

  七夕那天是星期四,吳銘下班回家的時候,路上已經是一對對情侶,手牽著手,帶著幸福的笑容。相比之下,一個人走在路上的他顯得形影單只。
  平時不覺得什麼,但七夕這天心裡莫名有些苦。
  對門的秦空最近都沒有來串門,自己也不好意思一直去打擾,更何況知道他有了喜歡的人。
  今天秦空就要對喜歡的人表白,一定會成功的吧。
  聲音好聽,唱歌也好聽,人也好,熱於助人,對鄰居都這麼好,對愛人肯定更加溫柔。
  怎麼會有人捨得拒絕。
  吳銘到家,打開電腦,刷新,今天秦空只發了一條微博。
  CV晴空:不要拒絕我,好嗎?
  吳銘心酸又嫉妒的評論——
  沒有名字的名:一定會成功的!傻媽加油!
  晴空回覆:那就好!就這麼說定了!
  吳銘一愣,最近晴空怎麼總是回覆他的評論?
  「叮咚」,門鈴響起來,吳銘放下電腦,站起來去開門。
  「hi~」門外的是秦空,手裡拿著一束玫瑰,展開一個非常燦爛的笑容。
  「……」吳銘露出一個疑惑的表情。
  「瞧瞧,我這身怎麼樣?」秦空特別期待的問,「帥不帥?」
  正裝,白襯衫扣到最上面,黑色的熨燙筆挺的西褲,擦得油光發亮的皮鞋,頭髮梳的一絲不苟,用髮膠固定住,最搞笑的是領口處一個紅色的領結。
  吳銘失笑:「很帥。」補充道,「沒有領結就更加完美了。」
  秦空一囧,把領結揪下來放進口袋裡,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說:「你說我這樣去表白會不會成功?」
  吳銘已經知道秦空今天要去表白,但面上裝作一副驚訝的樣子:「表白?」
  「是啊,今天情人節。」秦空說,「我很緊張,我要和他說什麼才好?」
  「我怎麼知道。」吳銘回答。
  秦空裝出一副很可憐很苦惱的樣子,「如果被拒絕了怎麼辦?吳銘,如果是你的話,有人要和你表白,講什麼你才會答應?」
  「我……?」
  「是啊,我參考一下。」
  吳銘有點難受,被表白的不是自己,還要給人做參考,他卻拒絕不了。
  期期艾艾了半天,說:「直接說我喜歡你就可以了,不過每個人不一樣——」
  「我喜歡你。」秦空打斷他的話。
  吳銘愣住了。
  秦空的表情突然變得很嚴肅,牽過吳銘的手,把花放到他手上,捏住五指讓他握緊,又說了一遍:「我喜歡你。」
  吳銘下意識握緊手裡的花,結結巴巴的說:「你,你是在……排,排練吧?」
  「不,我是認真的,吳銘,或者說沒有名字的名,我這是在很認真的和你表白。」
  秦空從口袋裡拿出準備好的戒指,打開,「能讓我親手給你帶上嗎?」
  吳銘看著戒盒裡的男戒,很樸素,沒有任何花紋,又看了看用期待眼神望著自己的秦空,心裡只有一個念頭——他知道我是誰了!
  窘迫的把手裡的花往秦空懷裡一丟,「啪」的把門關上。
  秦空愣了一下,玫瑰掉在地上,隨即上前拍門,大喊:「吳銘!你在微博上不都答應了嗎!」
  吳銘沒有回話,只是懊惱的摀住臉,心想,天哪,竟然被知道自己是他的腦殘粉!
  他心亂如麻,看來自己幹的那些腦殘事情都被知道了,瞬間又彆扭又窘迫,恨不得立刻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秦空沒有消停的大聲喊:「吳銘,你開開門!」
  一邊喊一遍拍門。
  「你快答應我啊!」
  「你在微博上都答應我了!」
  「你還天天在我微博下評論!」
  「我都看到了!」
  「你對我那麼好!」
  「以前我傻我沒發現!」
  「給我個機會!」
  「以後我天天給你唱歌!」
  「你喜歡什麼我唱什麼!」
  「你不開門我就一直喊下去!」
  「那我喊了啊!」
  「我真的喊了啊!——」
  「隔壁根本沒有孕婦!」
  門開了,秦空一個踉蹌差點沒摔倒。
  吳銘的眼眶是紅的,整個人看起來要哭了一樣,抽了抽鼻子,說:「你別喊了,吵到樓上樓下怎麼辦。」
  「你別哭,你別哭……」秦空手忙腳亂,伸手要給他擦眼淚。。
  吳銘把秦空的手推開,不敢直視對方,低頭看著地板小聲說:「你先進來。」
  秦空頓時覺得成功了百分之八十,喜笑顏開的撿起地上的花束走進去。
  吳銘坐在沙發上,直愣愣的看著桌子上的茶杯,抿著嘴不說話,他心裡很亂。
  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被發現的,還被知道了自己是粉絲。
  突然被暗戀許久的傻媽告白,不知所措,第一個念頭就是逃避。
  「吳銘。」秦空坐在吳銘對面,見他不說話,試探的叫了下。
  「嗯。」他低低的應了一聲。
  「我喜歡你。」
  吳銘沒有回應秦空的表白,他的聲音很小,像蚊子一樣,有點怯懦的問:「你,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秦空本以為表白會很順利,明明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的事情,沒想到卻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對面那人根本不接受他,還關門!立刻如實交代:「上次我進你房間,看到了桌子上的明信片,然後就……」
  吳銘這才想起來,上次他讓秦空進房間拿東西。
  沒想到已經被發現這麼久,自己就像一個傻瓜一樣被蒙在鼓裡。
  他猶豫了兩下,雙手捏的緊緊的,還是說:「我不能答應你。」
  秦空不解:「為什麼?」
  吳銘不敢看他,只是說:「網路是網路,現實是現實,我喜歡的是CV晴空,而不是秦空。我對你好,只是想和喜歡的大神近一點接觸,能為你做一些什麼覺得很開心,但並沒有要求你也喜歡我。」
  「你聽我說,吳銘。」 秦空深呼吸,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打斷他,再次拿出戒指,放在桌子上,「我明白你的顧慮,你覺得自己對我只是粉絲對大神那種的喜歡,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不是喜歡一個人,沒有人會在現實中這麼關心對方。」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秦空站起來,雙手按在吳銘的肩膀上,讓他直視自己的眼睛:「看著我,你告訴我,你真的不喜歡我嗎?你真的這樣認為嗎?」

  十一

  吳銘扭過頭,心潮起伏,他怎麼可能不喜歡秦空呢。
  在他看來,那人擁有世界上一切最美好的品質,善良,樂於助人,客氣又大方,對每個人都很好,笑起來很爽朗,唱歌的時候投入的讓人著迷。
  想到他就覺得幸福,卻只能默默關心他的一舉一動,默默支持他,把對他的喜歡深深埋在心底。
  這些就夠了嗎?不,還會期待著與他的下一次碰面,回味他的每一個笑容,想念他的每一個早安問候,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會這麼貪心,這麼貪得無厭。
  相處的點點滴滴都觸動著心靈,使靈魂發燙,讓自己無法抗拒……
  在知道他有喜歡的人的時候,心裡很難受,知道他要表白的時候,那種嫉妒的感覺折磨著自己,為他的表白出主意的時候,心如刀絞一樣。
  這種難過的心情,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從來沒有想過被表白的人會是自己,可是現在,喜歡的人站在自己面前,手掌的溫度如此真實而溫柔,深情認真的眼神讓自己微微顫抖,有了一種不切實際的感覺。
  不能答應,也不敢答應,這一切就像一場夢一樣,彷彿一眨眼就會消失。
  自己只是他一個小小的粉絲,有幻想過,卻從來沒有奢求過。
  這一切不是真實的。
  這不可能!
  吳銘不相信這是真實的,秦空是真的喜歡自己嗎?還是說換一個人也無所謂?
  他拚命搖著頭,帶著哭腔:「不,你喜歡的不是我,雖然我是你的粉絲,但我不要你的喜歡,我不要你這樣的喜歡。
  「不,你聽我說!」秦空讓吳銘正視他,看著他的眼睛大聲說,「對我而言,在不知道你的網路身份之前,我就喜歡上你了。」
  「我喜歡的是那個做吃的會想到給我一份,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會伸出援手,在每天早晨和會我打招呼,還有,在半夜和我一起敲牆的你。」
  他強調:「你無可替代。」
  吳銘很難受,憋了很久的眼淚終於止不住的掉下來了,哭著說:「我不相信。」
  秦空很無力,他不知道要怎麼和吳銘解釋,解釋他是真的喜歡,是真心實意的沒有任何施捨的喜歡,此刻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來給吳銘看。
  他站起來,溫柔的為吳銘拭去了眼淚,說:「好,你不信,我做給你看!」
  吳銘抱著枕頭坐在地上,背靠著牆壁。
  只有他一個人的房間,顯得那麼安靜空曠,和自己的心一樣寂寞。
  空氣中殘留著他的氣息,肩膀上還停留著他的溫度,耳邊似乎傳來了夜夜伴隨著入眠的歌聲。
  伸手拿過桌子上的明信片,輕輕撫摸過「謝謝你的喜歡」幾個字,眼淚緩緩滑下,在字跡上暈開了。
  「嘭嘭嘭。」
  傳來了敲牆壁的聲音,一下一下的,都敲進了他的心裡。
  吳銘沒有回應,隔壁傳來了秦空大聲說話的聲音:「我知道你在,上YY,我要讓你明白,我不是騙你的,我真的喜歡你。」
  YY就開著,吳銘轉頭看著螢幕。
  頻道里的人很多,大家看到晴空上麥就很激動,都很關心今天的表白情況,紛紛刷屏問怎麼樣了。
  秦空沒回話,搜索了一下,有無名這個馬甲,頻道貢獻很高,沒錯是他。
  他開了麥克,對著話筒說:「我喜歡的人,就在這個頻道里。他和大家一樣,聽劇,聽歌,他是我的小粉絲,他不承認他喜歡我,他也不相信我喜歡他。」
  「但是我要告訴他,你和其他人是不一樣的,你是獨一無二的,你無可替代。」
  「所以我來了,我要當著所有人的面,再和你表白一次,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再一次,直到你答應為止。」
  這時候頻道里已經沸騰了,進來的人越來越多,刷屏越來越快,管理不得不開了限制。
  可是大家還是刷屏刷的飛快——
  被感動哭了TOT
  到底是誰,快答應傻媽吧!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傻媽你不要這麼虐……
  ……
  「我遇到的那個他,會偷偷的萌著我,會費盡心思送東西給我,會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他害羞,他很靦腆,他有點可愛,他還有點呆。他喜歡我,他不告訴我。我想說,我也喜歡你。」
  「我希望你能答應我,讓我住進你的心裡。」
  秦空一直說一直說,說:我願意天天給你唱歌,你喜歡什麼我唱什麼。
  「我願意天天陪著你,希望每天下班後都能和你在一起。」
  「我願意為你做飯為你洗碗,在你生病的時候照顧你。」
  「我願意天天敲牆,你敲一下,我敲一下。」
  ……
  秦空沉默了一會兒,也許是在等他回應,聲音有點沙啞:「你看大家都讓我們在一起。親愛的,能打開你的心,讓我住進去嗎?」
  吳銘看著螢幕,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了枕頭上,滲透進去,一些平時忽略的細節慢慢浮出來。
  秦空會提醒自己要吃早餐,會找藉口送東西過來,主動說話搭訕,知道自己生病了比誰都著急,更別提那次在醫院照顧了他一宿,看到他瘦了,想盡辦法給他補回去……
  原來自己一直沒發現,他已經進入了他的生活。
  而且,已經走進了自己的心裡。
  沒有比這一瞬間讓他更想念對面的人了,吳銘放下東西,站起來奔出門去,使勁的拍打著秦空家的門。
  打開門的一瞬間,他緊緊抱住了秦空,秦空也摟住他,好像一輩子都要黏在一起一樣不放手。
  他一直哭一直哭,眼淚浸濕了秦空的肩膀。
  終於,他抹了抹眼淚,很不好意思的抬頭,淚眼婆娑的說:「傻媽,我的羊水破了……」
  ………………………………………………
  其實應該是——
  終於,他抹了抹眼淚,很不好意思的抬頭,淚眼婆娑的說:「傻媽,你的戒指還在嗎?」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