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8«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0
| Login |
2012-09-05 (水) | 編集 |
二賴子流氓攻,傲嬌客服受!
關於10089客服的故事!=v=
皮埃斯:其中名字純屬虛構,請不要對號入座!
  第1章:有少女心的流氓攻

  「剛才為您的服務的是13140號話機員,請為他做出評價,非常滿意請按1,滿意請按2……」李衛平彎了彎嘴角,連帶他的桃花眼也眯了起來,他迅速按下1號鍵,然後關閉了手機。

  「咳咳,姑娘們,老攻我順利完成了任務喲!!既然這樣,我就該下麥了吧?」

  「老攻實在是威武啊!調戲客服小受也這麼臉不紅心不跳的啊,沫沫我甘拜下風!」沫沫跳出來控麥,語氣很歡脫。

  之後,李衛平也就隨意地插科打諢了幾下,接著就下跳到小黑屋掛機去了。

  李衛平在閉上眼睛之前,腦海中一直循環著:喲!客服小受?確實挺受的。

  ******

  「哈——」李衛平打了個哈欠,慢慢地坐起身,眼角泛出了點點淚花。

  咦?對面那家的窗戶怎麼是開著的?不是沒有人住嗎?難道來新鄰居了?李衛平吸了吸鼻子,站了起來,準備出門刺探軍情。

  李衛平鬼鬼祟祟地來到鄰居家的門前,極其奇怪地探頭探腦。

  「咯嚓!」門被緩緩打開,一個人迎面走了出來,正好跟李衛平撞了個正著。

  來人是一個年紀看起來挺小的男青年,看見李衛平的一剎那,眼睛驚訝地睜大了他那圓滾滾又黑黝黝的眼睛,讓李衛平想到了那些柔軟溫馴的小動物。

  「嗨!我是你隔壁的鄰居,剛才發現窗戶開了所以來看看是不是有新鄰居搬過來。」李衛平陽光一笑。

  那個男青年狐疑地打量了一下李衛平的全身,李衛平身穿一件泛黃的背心,下身穿著一條大大的褲衩,腳上拖著一雙人字拖,最主要嘴裡還叼著一根牙籤,還上下一動一動的,逮誰誰都覺得是個徹頭徹尾的流氓。

  李衛平皺了皺眉,伸出手正要說什麼之時,那個青年順勢從他腋下穿過,逃之夭夭了。

  李衛平有些火大地捏緊拳:「TMD勞資來拜訪你是你的福氣,現在好了竟然把勞資當成洪水猛獸,有你的啊!死小鬼!」

  李衛平再次伸出他優美的中指,恨恨地罵了句:「NND!」

  ******

  李衛平閒逛到晚上,心情愈發不爽,那奇怪的鄰居實在是腦子有病,李衛平決定再去調戲一下10089的那位客服小受,以此來調劑心情。

  他極其無聊地再次撥打了10089客服熱線。

  「正在為您轉入人工服務,請稍候……您好,5926號話機員為您服務。」

  李衛平眯起了桃花眼,哦!這次不是客服小受接的呀。

  「您好,我是5926話機員,請問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助的嗎?」一個相當御姐的聲音響起。

  「請幫我轉接13140號話機員。」李衛平扒了扒頭髮。

  「您好,您的問題我也能幫您解決的!」

  「顧客是上帝不是麼?你就這麼給上帝解決問題啊?」李衛平趾高氣昂地問道。

  電話那頭的御姐客服默默垂淚:尼瑪的上帝,你的錢又沒有進我的腰包,上帝泥煤啊啊啊!

  「好的,先生,請稍等,我馬上為您轉接!」

  一陣音樂之後,那個清亮的男音再次響起了:「您好,我是13140號話機員,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喲!客服君,是我,就是上次那個李衛平啦!你還記得吧?」

  「哦呵呵,李先生啊,您好!請問這次您還有什麼問題沒有解決嗎?」客服小受尷尬地笑了幾聲。

  「問題啊,有啊,不是說稍後聯繫我嗎?我整夜等待著你的電話,你為何就是不打過來呢?」

  客服小受抽搐了一下嘴角,幾根青筋冒了出來:「真是對不起啊,李先生,我們的技術部無法解決您的問題。」

  「是嗎?那既然這樣,就用你來補償我受傷的心靈吧!」

  「李先生,請注意您的措辭!」客服小受無力地扶額。

  「好吧!那我問你你有沒有女朋友?」

  「不好意思,在工作時間內客服人員不得透露自己的真實信息,請您諒解!請問李先生,還有其他的問題嗎?」

  「有啊,就是你到底有沒有女朋友?」

  「……沒有!」溫油且負責的客服小受還是屈服了。

  「那有沒有男朋友啊?」

  「沒——有!」客服小受嘆了一口氣。

  「那我做你男朋友好不好啊?」

  「嘟嘟嘟——」客服小受一氣之下掛斷了電話。

  李衛平捧著手機,哈哈大笑,那雙桃花眼漾出陣陣柔情。

  喲!溫馴的小鹿也會生氣呢!

  ******

  李衛平由於那一場惡作劇,心情變得無比順暢,睡一覺起來,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就好像吃了大力丸一樣亢奮,他在家裡呆不住了,又跑出去壓馬路了。

  李衛平嘴裡嚼著口香糖,大搖大擺地從超市裡出來,「砰!」左邊傳來一聲重物掉落的聲音,他好奇地看過去。

  一個男人被撞倒在地上,袋子裡的東西劈里啪啦掉落了一地,撞人的那個人似乎說了什麼就一溜煙跑了。

  看著那人低垂的腦袋,李衛平心軟了,別看李衛平流裡流氣的但是誰說流氓不能擁有一顆助人為樂的心呢!(遠目)李衛平就是這麼一個愛心軟的苦逼好事男啊啊。

  李衛平嚼著口香糖走過去,蹲下身,粗聲粗氣地問道:「喂,你沒事吧?」

  那個男人抬起頭,李衛平定睛一看,這這這……這不就是那個死小鬼嘛!!可惡,冤家路窄啊啊啊!

  那死小鬼迷茫地看了一下李衛平,搖了搖頭。

  那迷霧似的眼睛,猶如琥珀一樣澄澈加上那毛茸茸的頭髮,李衛平不禁在心中狼叫一聲:腫麼這麼萌啊啊啊!!

  其實流氓般的李衛平還是擁有一顆少女(?)心的!他熱愛一切小動物以及……毛絨娃娃。

  李衛平暗暗嘆了口氣,說:「我來幫你撿。」李衛平撿起四周散落的物品,有牙刷,有蘋果還有一堆花花綠綠的糖果,李衛平看著都牙疼。

  第2章:調戲客服最美好

  夏雨荷的春天 110822 20:00:02

  老攻,乃輸了,快接受懲罰吧!

  滴答滴答 110822 20:00:15

  同排!想不到老攻你終於輸了一次,這一次我一定要把你給OOXX了。

  我平胸我驕傲 110822 20:00:20

  排山倒海排!沫沫主持人你快開麥序,我要來搶了!

  「矮油,老攻,你終於栽了,沫沫我想幫都幫不了你了!那麼親愛的們,搶麥序的時間就要到了,這次搶到8號麥序的姑娘可以來愛死愛慕咱們的老攻!」大家還在繼續刷公屏,XX耽美頻道的金牌主持人發話了。

  李衛平向電腦屏幕伸出了他形狀優美的中指,心中恨恨道:好你個沫沫,就這麼把我給賣了!

  說明一下,李衛平的YYID號就是這個猥瑣的「老攻」,現今25歲,無業游民一枚,很明顯的李衛平是個GAY,而且還是這個XX耽美頻道活動部的紅馬,美其名曰——分頻道管理員。

  我XXX你個電腦,什麼時候不卡在我搶麥序的時候卡,好好的幸運號被你整成了地雷,現在好了,老攻我竟然輸了,而且還要接受這些如狼似虎般的腐女可怕的懲罰!李衛平憤恨地盯著麥序欄。

  「好了,親愛的們,我們的懲罰人出爐了!就是我們的『群聚的人咬殺掉』姑娘,其他姑娘請自覺下麥喲。」沫沫語氣中帶著一絲奸險。

  哦,天哪!這個「群聚的人咬殺掉」是個非常麻煩的蘿莉,她的懲罰方式特別怪,好幾個會員都被她整得半死不活。李衛平扒了扒頭髮。

  「好了,群聚的人咬殺掉姑娘,你可以說話了,請問你的懲罰方式是什麼呢?」

  「老攻,嘿嘿……這次終於讓我逮到你了!我的懲罰方式就是——讓你打10089轉人工服務……然後問他中國連通的卡掉水裡為神馬變成了中國雞凍的信號?」

  「噗……老攻啊,老攻,願賭服輸喲!來,我把眾所期待的老攻抱上麥了。」 沫沫的尾音微微上揚了一點,頗有一種幸災樂禍的感覺,果斷的開啟了麥序模式,把李衛平抱上麥,李衛平看著沫沫難得迅速一把的動作,暗暗思量,只有這個時候才那麼果斷,平時沒見這丫頭動作這麼快。

  「這樣對待我,你們於心何忍啊?如果我一打完電話,雞凍就把我的號碼停機了!那老攻我該如何是好啊?」李衛平裝可憐中。

  「那就相愛相殺去吧!我們會替你祈禱的,還有別想逃脫懲罰哦,不然你就等著被姑娘們調教吧!」沫沫再一次控麥,表示自己深切的「同情」。

  李衛平深深吸了口氣,哭笑不得地敲了敲桌子,然後拿出手機,認命地按下10089,接著打開了免提模式。

  「您好,歡迎撥打10089客服服務熱線,XX服務請按1……」李衛平迅速地按下了0號鍵。

  「正在為您轉入人工服務,請稍候……您好,13140號話機員為您服務。」

  「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我是13140號話機員,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的嗎?」一個略帶清亮的男音響起。

  李衛平有些驚訝地挑了挑眉,瞥了一眼YY上的公屏,現在屏幕正在瘋狂地滾動著。

  !XX頻道【主持人】沫沫! 110822 20:15:22

  是是是……男森,老攻你賺了啊啊!!聽起來就像個受!

  別看我,我只是在賣萌! 110822 20:15:25

  趕腳是個健氣受!!剛剛穿越過來,就聽到如此好玩的東西呀!!=v=

  群聚的人咬殺掉 110822 20:15:30

  老攻,快求客服君的三圍!

  我平胸我驕傲 110822 20:15:38

  求客服君年齡!

  滴答滴答 110822 20:15:45

  求客服君手機號,qq號,微博號,反正各種求!!

  ……

  「喂,您好?」電話那頭的人又問了一遍。

  「啊,咳咳……您好!」李衛平如夢初醒,有些尷尬地回答。

  「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李衛平照著公屏上的要求慢慢地問道:「請問為什麼中國連通的卡掉到水裡就變成了雞凍的信號了呢?」

  「哈?怎麼可能?先生這種事是不可能出現的吧?難道是個別案例,如果是這樣,請告訴我您的手機卡號以及您的姓名,經核實之後,會與您聯繫的!」

  李衛平抽搐了一下嘴角,這客服還……真敬業啊,這種一聽就是謊言的話竟然還真的想要幫別人解決!挺……可愛的啊,李衛平舔了舔嘴角。

  「手機卡號?那是新卡,我也不記得了!」李衛平吊兒郎當地翹起二郎腿。

  「那請問是本機的號碼嗎?」

  「本機?不是的,我早就把那張卡移機了!」李衛平強調著移機這個詞,一聽就知道這是紅果果的調戲啊。

  「那就先留下您的名字,稍後我們會跟您聯繫!」客服君依然很有禮貌。

  「我的名字啊……那客服君你先告訴我怎麼樣?這樣叫做禮尚往來喲!」李衛平還在耍嘴皮子,眼睛一瞄,看見公屏上閃過一句話。

  我是麥麩君 110822 20:17:20

  這客服好萌啊啊!我要把他圈養回家!

  李衛平歪了歪嘴角,打下了一句話。

  !XX頻道【活動部管理員】老攻! 110822 20:17:40

  客服君已經是我的人了,想圈養他,你覺得可能嗎?=v=

  「不好意思,在工作時間內客服人員不得透露自己的真實信息,請您諒解!」客服君淡定地吐出這麼一句話。

  「矮油……你腫麼那麼矜持啊啊啊!好吧,那我就告訴你我的名字,我叫做李衛平,你一定要記住喲!嗯哼!」李衛平開始賣萌。

  「謝謝您的來電,稍後將會聯繫您,請問您還有什麼需要解決的嗎?」

  「沒有了,謝謝您喲!」

  第3章:自產自銷的客服君

  「喂,小孩子吃那麼多糖果不怕蛀牙啊?」李衛平一手拉起還蹲在地上不知所措的青年,然後搶過他的塑料袋問道。

  那死小鬼悶不吭聲地搖了搖頭。

  李衛平煩躁地扒了扒頭髮,湊近青年,問道:「你怎麼就這麼不待見我啊?我們認識嗎?跟我說句話就那麼困難嗎?」

  青年看見李衛平的臉一驚,縮了縮肩膀,急切地搖頭,指著自己的嗓子比劃著什麼。

  「你……不能說話?」李衛平皺著眉猜想。

  青年先是搖了搖頭接著又遲疑地點了點頭。

  李衛平愛心又氾濫了,大掌一伸,揉亂了青年柔順的頭髮,爽朗一笑:「我明白!對了,我的名字叫李衛平,你呢?」

  青年聽到這個名字,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李衛平。

  李衛平有些膈應地摸了摸自己的臉,吼道:「死小鬼,知不知道自己這樣一直盯著別人看,很不禮貌啊!」

  青年垂下了眸子,沒有動作。

  「好啦,你應該也要回去吧!正好一起!」李衛平不知道該如何安慰,煩躁地抓起青年的手回家去了。

  喲!這小鬼的手很滑嫩嘛!

  ******

  李衛平把那青年護送到了家門口,正要離去之時,青年默默地抓住了李衛平的衣袖。

  「還有什麼事嗎?」李衛平扒了扒頭髮。

  青年低著頭,抓起李衛平的手,然後在李衛平的手心緩緩地寫著兩個字,接著抬頭,一動不動地望著李衛平。

  李衛平辨認了一會兒,笑開了:「哦!你的名字叫路肖是吧?」李衛平眯起了那雙獨特的桃花眼。

  那名叫做路肖的青年不禁愣了一下,然後才點了點頭。

  「路肖啊,你也知道我住在隔壁,有什麼事你就來找我,我隨時待命。」李衛平賣萌地敬了個禮。

  路肖溫油一笑,然後就打開門進去了。

  李衛平有些閃神,喲!這死小鬼的笑容腫麼會如此勾人啊啊!

  ******

  「叮咚!」門鈴響起,李衛平繫著圍裙,急吼吼地跑去開門。

  來人正是路肖,路肖揚起臉,朝著李衛平笑了一下。

  李衛平暈暈乎乎地說:「路肖,快過來,今天我給你做了你最喜歡吃的炸蝦。」李衛平自然地牽過路肖的手,把他帶到了餐桌前。

  自從上週李衛平知道路肖不擅長下廚,一直以來都吃方便麵度日,他就怒了,包攬下所有路肖的伙食,發誓一定要把這小鬼養得白白胖胖的。

  路肖抓過碗,眼睛笑成了月牙形,拿起筷子就要開吃,李衛平抓住路肖的手,說:「先洗手才能吃飯,多大的人了啊?」李衛平此刻儼然就是一位老媽子,嘴上絮絮叨叨的,實在是浪費了他那好似流氓的好面相啊。

  路肖童鞋乖乖地洗完手,然後低下頭努力地扒飯,李衛平看到路肖由於低頭而悄悄地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的脖頸,他不禁吞了吞口水。

  這死小鬼怎麼就長得這麼白呢?一股熱血湧上小李衛平,李衛平的褲襠慢慢撐起了一個帳篷。

  路肖突然一下子抬起頭,濕漉漉的眼睛直直盯著李衛平。

  李衛平一驚,理智一下子回籠,發現自己怎麼對個小鬼突然有了那種心思,他大力扇了自己一巴掌,想讓自己清醒過來。

  路肖睜大了眼睛,放下碗筷,噌噌噌地跑過來,把手覆在李衛平的臉上,擔心地俯下身,往李衛平的臉上吹了吹氣。

  李衛平只覺一陣陣香味鑽進自己的鼻孔,他的全身都熱了起來,有一種想把路肖扒光了衣服,然後生吞活剝的衝動。

  李衛平大力推開路肖,摀住自己的鼻子,模糊地說:「你你……自己吃,回去帶上門就好了!」然後就急匆匆地跑掉了。

  之後的幾天,李衛平看見路肖就像老鼠見到貓一樣避之唯恐而不及,兩人變得越來越疏遠。

  ******

  李衛平鬱悶地坐在電腦椅子上,各種糾結:尼瑪的,愛上一個直男是瘋了是瘋了還是瘋了啊?雖然路肖不會講話,但是臉長得那麼漂亮,母性氾濫的女人多了去了,李衛平你不要禍害這麼一大好青年啊。

  李衛平無意識地拿起手機,隨意撫弄,不小心按下了綠色撥打鍵,10089的熱線又被李衛平給打通了!

  「您好,這裡是13140號話機員為您服務!」而且還好死不死又碰見了這個客服小受。

  「呃……您好,我是李衛平。」李衛平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

  「啊!?李先生啊!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幫您解決的麼?」不知道為何客服小受的語氣中帶著幾絲憤怒。

  「其實沒什麼,只是我最近挺鬱悶的!」李衛平煩躁地扒了扒頭髮。

  「發生了什麼事了嗎?」客服小受溫油地詢問。

  「我……喜歡上了我的鄰居!」

  「什麼?!」客服小受非常驚訝,聲音不禁一再拔高。

  「怎麼了嗎?」

  「沒有!您繼續。」

  「他長得挺漂亮的,雖然不會說話,但是我就是喜歡他!說出來不怕你笑話,我對於毛絨類,小動物類的一般沒有抵抗力,所以就這麼稀里糊塗地喜歡上了。」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他你那啥他。」

  「不行的!他還是個孩子,而且還是個男的,如果他知道我喜歡他,一定會覺得我很猥瑣,然後把我當色狼看的。」

  「李先生,請問一下你幾歲?」

  「25啊!怎麼了嘛?」李衛平心下有些奇怪。

  「沒有!」那邊的客服小受各種咬牙切齒。

  「真是不好意思,打擾您工作了,這種破事說給您聽你肯定不耐煩了吧!我……先掛了!」李衛平不等那個客服小受回答,就立刻按掉了電話。

  李衛平蹲下身,痛苦地打著自己的頭,叫道:「李衛平啊李衛平,從來就沒有看過你這麼丟臉過!」

  ******

  到了晚上,李衛平非常受虐地又擺上了路肖最喜歡的幾道菜,魚香茄子,金黃炸蝦,玉米餅。李衛平看著一桌的菜,暗暗嘆了口氣。

  「叮咚叮咚!」門鈴響起,李衛平皺了皺眉,心想,奇怪了,有誰這麼大膽敢來找我?

  李衛平打開門,發現來人竟然是路肖。

  「你你……你你!」由於太過震驚,李衛平話都說不利索了。

  路肖憤恨地瞪了一眼李衛平,略過李衛平,怒氣衝衝地走進屋子裡。

  「呃……路肖啊,有什麼事嗎?」李衛平有些侷促地搓了搓手。

  路肖圓溜溜的眼睛直直地與李衛平對視,小小的手漸漸握成拳,突然一出手,大力地打了一拳在李衛平的肚子上。

  李衛平一不留神,一個吃痛,轟然倒地。

  路肖走過去,跨坐在李衛平的腰上,抓起他的領子,兇狠地看著李衛平,然後一字一句地說道:「惹完我,想拍拍屁股就走,沒門!」聲音略帶嘶啞,但是卻讓李衛平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你你你……路肖……你會說話?」李衛平特別驚訝。

  「喜歡我,你就當面明說,告訴客服算什麼男人啊,你個懦夫!」

  「等一下,你怎麼知道我打了客服電話啊?」

  「連通的卡怎麼可能掉水裡就變成雞凍的信號啊!明擺著就是騙人的!」路肖的眼眶微微變紅。

  「你是那個客服?」李衛平睜大了雙眼。

  「哼!總之你已經承諾要包下我的全部伙食還有……我的心都被你這個混蛋偷走了,你要負責,最重要的是——我已經28歲了,哪裡小了?」路肖扭過頭,斷斷續續地講出這些話,李衛平可以清楚地看見路肖的耳朵變得越來越紅,給人一種很可口的感覺。

  「負責?……好啊,我會負責到底的!」李衛平的嘴角翹起一個危險的弧度,桃花眼直直地看著路肖,然後抓住路肖的領帶,順勢讓他趴在自己的身上。

  「唔唔唔……李衛平……你幹嘛!……唔哈……啊……!」

  李衛平用那裡頂了一下路肖的那裡,無賴地說:「我在對你負責啊!我的客服君!」

  ……

  第二天早上

  路肖把自己抱在棉被裡,默默地垂淚:混蛋李衛平,怎麼怎麼怎麼……跟禽獸似的啊啊啊啊!!

  「我的小客服,該起床了喲!」李衛平看了一眼棉被的突起物,走過去,連人帶棉被抱住,然後在某人的耳邊調戲道。

  「你你你……耍流氓!」路肖紅著臉叫道。

  「是啊,我只對你一個人耍流氓!」李衛平貧嘴道。

  「你你你……無賴!」

  「是啊,我只對一個人無賴!」

  「你你你……厚臉皮!」

  「是啊,我只對你一人厚臉皮!」

  「你你你……禽獸!」

  「哦?我禽獸啊?好啊,那我就繼續禽獸給你看!」

  李衛平一下子掀開路肖的棉被,然後又開始……某種不良的運動!

  在路肖昏過去之前,耳邊若有似無地聽到無賴李衛平說的一句話。

  「客服君,你是我的了!」


  番外:

  1.關於失聲

  李衛平:為什麼當初你要騙我,讓我認為你不會說話?

  路肖(傲嬌地扭頭):我就是不愛跟你說話,怎樣?

  李衛平(低頭拭淚):嗚嗚嗚!!原來……原來我這麼讓你討厭!!

  路肖(有些動搖):不是啦,一開始是因為職業病,下了班就不說話,這樣可以保護嗓子。後來……後來就知道你是那個……那個變態,自然更不能讓你認出我是誰了。

  路肖越說越小聲,手指扭在了一起,就連耳朵都微微泛紅。

  李衛平:哦?為什麼不能讓我認出來啊?難道……

  李衛平沒有繼續說下去,湊近身子,唇瓣在路肖發紅的耳朵上流連,然後輕輕舔弄幾下路肖的耳垂。

  路肖:跟你想的一點都不一樣,我才不是怕你尷尬所以不出聲!

  路肖說完之後才意識到自己說漏嘴,只好難堪地用手包住自己的雙耳。

  李衛平噙著笑,溫柔地抓住路肖的手,引導他慢慢放下,欺身壓上路肖,繾綣萬分地吻上路肖的唇,李衛平輕輕的一句話就這麼消融在他們唇齒之間。

  「路肖,你這個彆扭的傢伙。」

  2.關於反攻

  一日,李衛平在床上盡情欺負完路肖之後。

  路肖(跪坐在李衛平腰上):李衛平,為什麼一直都是你在上面?

  李衛平(壞壞一笑):喲,難道你想反攻?

  路肖:不行啊?好歹我也是個男人。

  李衛平:是嗎?那你把你的客服編號念一遍。

  路肖:13140啊,怎麼了?

  李衛平悄悄地把手扶上路肖的腰,上下滑動著,感受著那裡的細膩。

  李衛平:這不是很明顯嗎?一生一世零,你這一輩子只準被我——李衛平一個人壓,只准跟我在一起。

  說罷,身子一個翻轉,就把路肖壓在了身下,一口咬住了路肖的乳尖,又開始了新一輪的侵略。

  客服君的反攻計劃就這麼胎死腹中。┐(┘_└)┌

  3.關於YY

  李衛平翹著二郎腿坐在電腦前,嘴上咬著牙籤,悠閒地登上YY,進入XX耽美頻道,熟練地下跳到活動房間。

  李衛平會來參加此次活動,主要是因為這次主持GN跟李衛平交情甚好,他才勉為其難地來做個客串嘉賓。

  女A:矮油?這不是很久都沒出現的老攻嗎?你丫跑哪去了?

  老攻:哥找性福去了。

  女B:你不會約炮去了吧?記得安全防護兩手抓啊!

  ……

  李衛平一進頻道,就炒熱了氣氛,YY現場熱鬧非凡。

  「李衛平,你家浴室水龍頭壞了!」突然,正在浴室洗澡的路肖探出頭,衝著李衛平的方向喊道。

  女A:好受的聲音?浴室?噢噢噢!我聞到JQ的味道了。

  女C:我怎麼感覺這聲音聽起來有點耳熟啊?

  男A:這……這不就是上次那客服小受的聲音?

  女A:你確定?

  男A:當然確定,那客服小受的聲音特點那麼明顯,聲音控的我怎麼會忘記!

  女B:天哪!我再一次相信了愛情!

  ……

  李衛平急忙關閉麥克風和音箱,進去查看浴室水龍頭。

  「看起來真有點壞,你出去把咱家的扳手拿進來。」李衛平抹了抹臉上的汗,支使自家客服做事。

  路肖難得乖巧地出去找扳手。

  良久以後,李衛平左等右等就是等不來扳手,無可奈何地起身,一邊說話一邊走出浴室:「沒找到嗎?扳手不就放在櫥櫃第三個抽屜裡。」

  李衛平一出門就看見路肖拿著扳手站在電腦前不知道在看些什麼,正要走過去,路肖就猛地轉身,匆匆走過來,把扳手塞進李衛平的手裡,留下一句:「我想起我晚上要加班先走了。」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當李衛平反應過來以後,路肖早已不見了蹤影。

  李衛平心下不禁有些奇怪,走到電腦前,查看記錄,才知道逃跑的那人原來在吃悶醋。

  我平胸我驕傲 111010 20:00:15

  天哪,老攻你怎麼又找新歡了呢?你忘記當年大明湖畔的七哀小受了嗎?

  !XX頻道【活動策劃】浮游菌! 111010 20:00:40

  沒錯沒錯!!還記得七哀君在全頻道向你表白呢,你們當時是如此濃情蜜意,你儂我儂!想不到這麼快就有人上位了。

  絕世小攻 111010 20:01:20

  樓上+1,難道……難道老攻你腳踩兩條船?

  尼瑪尼瑪王尼瑪 111010 20:01:40

  不不不,老攻應該是腳踩n條船!

  ……

  李衛平看著這些無厘頭的記錄,不禁扶額,這次真被這些人給害慘了。

  ******

  「哢嚓。」李衛平輕輕打開路肖家的門,就看見路肖坐在自家沙發上,臉埋在昏黃燈光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就知道你只是在找藉口離開。」李衛平壞壞一笑。

  路肖連看都不看他一眼,扭頭看向另一邊。

  「真是的,你總是這樣,有事都不說,就喜歡悶在心裡。」

  李衛平坐過去,揉了揉路肖的頭髮,路肖有些抗拒地甩甩頭。

  「我想你是看了那些記錄在生氣吧?那個七哀只是我網上一個朋友,常常玩一塊,上次那個告白只是開玩笑的。我喜歡的是你,而他心裡也有人。」

  「如果他心裡沒人,你是不是就會跟他在一起?」

  「這種假設性問題我沒辦法給你答案,如果我說不會就是對你的不尊重,我唯一能告訴你的就是,我永遠也不會放開你的手,除非你不再需要我。」

  李衛平伸手,溫柔地包住路肖緊握的拳頭。

  「我性格不好,總喜歡想七想八,又喜歡叫別人猜我的心思,這樣的我……你還要嗎?」路肖把頭埋得更深。

  「這麼差勁啊!那這樣不就除了我沒人敢要你了?」

  路肖聽到這句話,身體變得有些僵硬。

  「好啦,逗你的啦,你什麼性格我還不清楚嗎?」李衛平湊過去,落了一個吻在路肖的發旋處。

  「路肖,我甘之如殆。」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