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6«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8
| Login |
2012-09-28 (金) | 編集 |
第1章 炸毛吧,小受受
一墨打開YS帖子的時候,點擊回覆率極高的名為「我是新人,求接龍套練戲感」的帖子飄在了首頁,要說這類的帖子才平時也很常見,但通常都沒人搭理,這貼倒是蠻熱門的。一墨好奇地打開來看看。
本人新人一枚,最近想配龍套練戲感,請各位策劃大大不要大意地把劇本甩給我吧!378°鞠躬!
□0 ☆☆☆新人求接龍套留言☆☆☆
為什麼這只受受很想讓人調戲啊,快來人把我拉住啊!
□1 ☆☆☆沙發留言☆☆☆
拉住
□2 ☆☆☆新人求接龍套留言☆☆☆
哎呀呀,樓主,於是這裡其實是你的賣萌樓吧?
□3 ☆☆☆==留言☆☆☆
你想幹嘛,謝絕調戲。
□4 ☆☆☆新人求接龍套留言☆☆☆
俺果斷去找個劇本把受受給勾搭起來。
□5 ☆☆☆俺是策劃留言☆☆☆
樓上的姑娘,歡迎勾搭哦。
□6 ☆☆☆新人求接龍套留言☆☆☆
……
鼠標慢慢下移,都是樓主和回帖姑娘們的互動。呵,這受受倒挺會賣萌的嘛。歡迎勾搭是吧。於是,好奇心使然下,一墨敲開了自己的基友編劇小草的QQ。
一墨:小草,你那邊有新的劇本嗎?
小草:都拋出去了。於是老大,有什麼需要幫忙嗎?
一墨:半小時內馬上給我出個劇本。
小草:OK。話說,老大你不是已經挖了很多坑嗎?還要開新?
一墨:坑不嫌多,老大我最近比較無聊啊。
嘿嘿,順便去勾搭只小萌受。一墨順便在心裡補充道。
而另一頭的小草,新建文檔開始寫劇本了,同時還不忘在心裡抱怨:老大,您還真是閒呢。可憐了自己啊,還得趕劇本。
通過頂樓的聯繫方式,一墨很快就加上了那隻小萌受的QQ。一墨覺得受受這麼愛賣萌,那自己也得配合一下,於是……
一墨:小受受,在嗎在嗎?
淡小默:在。
怎麼怎麼冷淡啊,一墨覺得至少再發個賣萌的表情啊,一個字這麼冷冰冰的感覺,還是因為自己和他不熟所以害羞了?可是樓裡不是很會賣萌嘛!
一墨鼓足著耐心,繼續賣萌。
一墨:有愛的劇本已經發到郵箱了,能考慮接一下那個角色咩。
打完這句,一墨覺得自己的用詞也好誇張,想他堂堂一個音為0.7的正直青年攻,要不要這麼娘C啊。
算了不管了第一印象都有了,就死撐到底吧。
淡小默:我去看一下劇本。
又是這麼冷冰冰的一句話,一墨覺得賣萌小受屬性應該改為冰山小受屬性了。
左等右等,看時間差不多了,對方卻還沒回覆,於是一墨很厚臉皮地再次敲了過去。
一墨:在嗎?
淡小默:劇本我看了,還挺有意思的。
於是一墨趁熱打鐵。
一墨:那接了吧接了吧。[打滾圖片]
淡小默:不過這角色不適合我啊。
一墨:為什麼啊?
淡小默:我炸毛嗓子不自然,聽著會很不舒服。
對方都這樣說了,一墨也只能死撐著發了個可有可無的回覆過去。
一墨:那……
淡小默:這角色真的不適合我,不好意思。
「唉。」一墨長長地嘆了口氣。「拒絕地還真直接,這劇本裡的受也沒怎麼炸毛啊,怎麼就不合適了。」一墨又把劇本看了一遍,吐槽著。
「希望下次有機會能合作。」
看那邊根本也沒回覆的意思,於是一墨再次騷擾了小草。
一墨:半小時之內,再來個有愛的劇本!注意,受一定要炸毛受!
小草:唉?剛給你的那篇這麼快就策劃好了?
一墨:哪那麼多廢話,叫你寫就寫,有多炸毛就多炸毛!
看著一墨一副暴躁的樣子,小草慘兮兮地回道:好的,老大,我這就去寫。
哼,我看老大你才像炸毛受吧。也就在心裡,小草敢這樣說說自己老大。
而小草的老大,此刻露著一副不甘心的表情,嘴裡振振有詞:「我就不信了,還不能讓你配個炸毛受!」都快趕上長征不怕困難的精神了。
一墨是自由職業,平時無聊幹點事,日子也算過的愜意。這天回來的時候,在樓道里碰到了一個月前剛搬進來的鄰居。兩人就碰過幾次面,也不算熟。見到了,一墨就主動和對方聊起來:「剛回來啊?」
那人看了一墨一眼,點點頭就進了家門。
一墨撇撇嘴:「真是一點都不可愛的傢伙。」
掏出鑰匙開了門,急匆匆地把電腦打開:「還是調戲我的小受受有趣啊。」
小草的劇本已經在自己的壓迫下趕出來了,於是……
一墨:大大求接劇!
另一頭的淡小默剛登入QQ,就看到熟悉的圖像閃動了起來,覺得對這個有小強般頑強精神的人沒轍了。
「我先看一下劇本吧。」希望這次別是傲嬌炸毛類的角色,可結果事與願違。
淡小默耐心性子回了過去:親,這角色還是不適合我啊。
有沒有搞錯,比上次更炸毛更傲嬌了好不好。這人非跟自己過不去是嗎?
一墨不死心:可是大大,我聽過你配的《傲嬌小萌受》,想讓你接的角色和他一比,還算「淑男型」啊。
看來一墨之前做過一番功夫,把淡小默配的劇都給搬出來了。
淡小默只能認真解釋道:就因為那個劇,我正常聲線都被誤解了,聽著很不自然,雖然那個劇我也喜歡,但是真心配的短板。
淡小默確實是覺得自己不擅長這類角色,要不然也不會再次拒絕同一個人。實在是自己無法勝任啊。
一墨自顧自地花痴著:可是我覺得那個劇炸毛得很可愛啊!炸毛得真讓人想把那嘴給堵上!當然,後面一句自然是沒打出去的。
對方大有一番死纏爛打的架勢,淡小默不得不重申:我配炸毛受嗓子很緊,所以從那以後沒接過類似角色了。
淡小默對每個策劃一視同仁的態度表現出來了。
對方「終於」放棄了。
一墨:沒事沒事。
淡小默在心裡鬆了口氣。如果他知道一墨心裡所想的,不知道本人會不會就先炸毛了。
反正我下次還會來找你的。一墨把電腦關了,看時間差不多打算去趟超市。
好在超市離小區沒幾步,很快就到了,一墨慢悠悠地採購著食物。
「該死的,搆不著啊,放那麼高幹嘛啊?」一墨聽到不遠處有些熟悉的聲音抱怨著,向前一走。只見一個穿著連帽衫的男生一蹦一跳著在夠東西,因為身高的緣故,所以拿不到,能逞嘴上功夫,向周圍的人求助也好啊。一墨就好心地走過去,隨手一伸,於是東西就遞到了淡小默面前。
「喏,給你。」
淡小默看著眼前的人,認出是上午和自己打招呼的鄰居,那時匆匆一瞥,這才細細打量。樣子長的端正,是很多女生喜歡的類型。讓淡小默介意的是:這男的怎麼長的這麼高啊。
一墨看著淡小默手裡拿的東西,忍住嘴角的笑意說道:「這麼大了?還喝AD鈣奶?」
形容駁回,人果然最重要的是品質!
淡小默推了推眼前攔住自己去路的人:「它沒寫只限三歲以下孩童飲用吧。麻煩讓一讓,我要去結賬了。」
看著淡小默這麼孩子氣的表現,一墨倒覺得挺可愛的。
眼神一瞥發到了地上鼓鼓的東西,拿起一看是裝著很多毛爺爺的錢包。一墨拿在手裡幸災樂禍道:「哈哈,這下看你怎麼辦。」
一墨原本以為那位同學會回來找,收銀台嘈雜的人聲傳入的時候,一墨就知道自己玩笑有些開大了。
在眾人的責罵聲中,一墨急忙把錢包遞了出去:「同學,這是你丟的錢包吧。」
淡小默尷尬的臉色瞬間變成欣喜,接過錢包激動回道:「謝謝!是我的!」
看小孩差點喜極而泣樣,一墨不禁感嘆自己真渣,這麼整別人,可對方顯然是把自己當恩人了。
「今天真是謝謝你。」已經道了好幾次謝謝了。
一墨也只能佯裝教育者身份:「不客氣,下次注意點。」
一墨回家的時候,有些煩躁的聲音傳入,認出了聲音的主人是剛才在超市門口提前走了的鄰居。
「你們要離就離吧,隨你們怎麼樣,我一個都不跟!」
看樣子是家庭內部問題吧。在聽到對方小聲抽泣的聲音時,一墨撓撓頭皮不知道是前進呢還是後退,想了想,還是和對方打了招呼,「那個……你沒事吧?」
淡小默一看到身邊有人,急忙搖了搖頭。臉上閃過一瞬間的驚慌失措,急急忙忙把眼睛裡還殘留的淚珠擦乾。
一墨已經把門打開了,但是後面的人還是沒有動靜,依然站在原地,一墨試探著問道:「還不進去?」看對方一副不打算進門的樣子,一墨很快就想到了原因:「忘了帶鑰匙?」
淡小默尷尬地點了點頭。「物業現在不在。」
所以是打算一直站著。
一墨好心邀請道:「先去我家坐會吧。」
淡小默有些推辭,一墨繼續說動著。總不能看見了還不幫忙照應一下。「總比在外面乾站著好,鄰里之間得互幫互助。」
在一墨的推搡下,總算把淡小默帶回了自家門。
倒了杯水,開了電視,把客人帶到了沙發讓他隨意。一墨自己去衛生間洗澡了。
舒舒服服地跑了個澡,一墨出來的時候,電視機依舊開著,但從他那角度望過去已經看不到淡小默的身影了。
走近。
淡小默疲憊地睡在了沙發上,眼角還掛著淚珠,估計自己不在的時候又傷心了吧。真是個讓人心疼的傢伙啊。
突然,淡小默口袋裡的手機震動個不停,怕吵醒淡小默,一墨打算把手機設置成靜音。
拿起一看。
忘塵策劃:默受受,別忘了《忘塵錄》第二期的干音啊。
一墨聽過忘塵錄的第一期,當然也記得忘塵錄的主役是誰配的,再低頭看了看熟睡的人,心裡已經明白了大概。

似乎是好久沒去騷擾小受受了,自從知道了對方的身份,一墨覺得每天的調戲都很有趣,想像著對方被自己故意弄炸毛的樣子,別提有多可愛了。
一墨:大大,請問你在嗎?
淡小默原本以為這位策劃不會來找自己了,都拒絕他好幾回了,不過顯然嘀咕了對方的孜孜不倦。
故意粘貼了個自動回覆過去。
[自動回覆]您好,我現在有事不在,一會再和您聯繫。
一墨自然看出了,在心裡和淡小默慪氣。假裝失蹤是吧。行,我最大的優點就是有耐心,有毅力。於是一墨就一直等著,時間差不多了,他再次從容地敲了過去,
一墨:大大,請問你在嗎?
淡小默牙咬切齒地回道:我在!
這次在一墨還沒說出口前,淡小默已經主動都先回覆了:劇本是吧,發我郵箱吧。
按照往常,確實該是這樣的步驟的。
不過……
一墨:不是。我是想說我今天聽了《忘塵錄》第一期,覺得大大配的很不錯呢,不過有些咬字方面還得注意,還有最後一幕情感的把握不夠深入。
淡小默看著對方的建議,自己也想了想,謙虛地回覆了過去:能詳細地和我講講哪些地方需要改進嗎?
淡小默對待配音很認真,因此別人提的意見他總會認真聽取分析一下。
一墨就辟裡啪啦地發了一大堆自己的感想過去,比如某句感情可以再激烈點,比如某句過於咬字了,分析的頭頭是道。
淡小默覺得,這人如果不賣萌,正經起來還是不錯的。
誰知剛覺得對方好,一墨直接一句話發過來讓淡小默果斷覺得自己不該這麼想。
「那大大,如果你真的很想回報我的話,今天又有了個新劇本,你要不……」
本性難移啊。
淡小默這次不想和他再糾纏下去。走為上計。
「很晚了,我先睡了,你也再點睡吧,晚安。」然後直接黑了頭像,看來的確是下線了。
一墨拖著腮幫子看著電腦屏幕裡的自己,不至於這麼害怕吧。
這天,一墨在房間裡托著腮幫子想著找什麼藉口竄鄰居的時候,對方居然主動上門了。
看著門口的人有禮貌地和自己打招呼,並說明來意是為了感謝一墨的幫忙打算請他吃飯,一墨二話不說地去人家家裡蹭飯去了。
淡小默的家裡收拾得很乾淨,看來是只勤勞的受受。
倚在門框上看著淡小默忙碌著做菜的身影,一墨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沒想到你還會做飯啊,不煩這些事麼?」在一墨的印象中,這年頭,會做飯的男人還是不多的。
淡小默一邊忙著火候,一邊抽空回道:「很早就搬出來一個人住,所以還是自己學會做飯方便些。」
一墨上次也聽到了淡小默講電話的內容,不禁覺得小小年紀就獨立真的挺了不起的。看來是只自強自立的受受。一墨藉機問道:「不如,以後你教我做飯吧,省的我天天吃盒飯。」嘿嘿,這樣以後相處的時間才多嘛,慢慢走近他的世界,然後日久生情什麼的,也是很有可能的。
淡小默把一碗菜裝到盤子裡,邊說邊把一墨往外趕:「可以啊。你先出去吧,廚房煙味比較大。」
嗯,也是只貼心的受受。
一墨總結出結論:是只居家型的賢惠小受。不過,最重要的是,好像確實是不怎麼炸毛啊。難怪不接自己的劇呢。
在淡小默家飽飽地白吃了一頓,回道自家的一墨迫不及待地和淡小默聊起來,一刻也不閒著。
這次居然是淡小默先敲了自己。
淡小默:在嗎?
一墨鎮定下來,急忙回道:在!大大,怎麼了,我好受寵若驚啊。
這倒是,在網上,淡小默對自己確實是不冷不淡著。一墨還真想不到會有什麼事來找自己。
淡小默:我今天打算錄《忘塵錄》第二期干音,導演不在線,你能來YY幫我PIA一下嗎?
看來一墨上次和淡小默提的意見讓對方對自己刮目相看了。
不過,欲拒還迎,一墨還是得用一下的。
一墨:可是大大,我是策劃啊。
淡小默:我覺得你上次說的意見很不錯。
那可是我聽了不下十遍才總結出的結論,能不精闢嘛。一墨在心裡如是想。看淡小默確實是虛心求教的態度,一墨也認為自己導演還算馬馬虎虎,而且沒記錯的話,忘塵錄第二期應該是開虐了,哎呦呦,哭得那是梨花帶雨我見猶憐啊。光是想著,一墨就很期待了。
於是,開著YY果斷上了。
進來房間,很安靜。一墨開麥試探:「大大,你在嗎?」
「咦?你是男生?」對方不可思議的話傳入耳內。現場的感覺更萌了,一墨在心裡花痴著,表面還是很淡然著:「是啊,我好像沒說過我是女生吧。」
「哦,我以為策劃多半是女生。」而且還是那麼會賣萌男生。
一墨在心裡摩拳擦掌著。「來來來,開始錄吧,我一定會好好幫你PIA的。」
時間分分秒秒過去,淡小默重複錄了好幾遍,但總得不到一墨的肯定。
「不行,內心獨白部分的情感還是欠缺,悲傷度不夠。至少我聽了,虐感體現得不充分。」
認真起來的他,像換了個人似的。淡小默覺得他果然還是賣萌比較好啊。
時間有些晚了,兩人也只能結束今天的PIA戲。
淡小默頹喪地說:「哎,本來還想一次性搞定,看來不行啊。」
一墨安慰之:「你再仔細琢磨琢磨。」
晚上睡覺的時候,果然受白天影響,一直夢到嚴肅著語氣的一墨。淡小默不禁愈發喜歡賣萌的他了。
第二天同一時間,一墨主動敲了過去:於是,今晚還要我幫忙嗎?
淡小默:我今天身體有點不舒服,改天吧,先下了。
還沒等一墨問情況,對方就下線了。接著隔壁突然傳來砰的一聲,因為一墨把門開著,所以動靜聲很大。
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等一墨走到淡小默家門口的時候,發現對方連門也沒關。
真夠粗心的。
寂靜的夜裡,混沌的嘟囔著響起。一墨立刻找到了聲源。
睡在沙發上的淡小默臉色通紅,將手指附在額頭上。這麼燙!
還好知道淡小默家的退燒藥放在哪裡,一墨倒了杯水哄著半昏沉的淡小默吃了藥。
聽著淡小默無助地囈語叫喚著爸爸媽媽,一墨覺得心裡泛疼,滿滿的疼惜充盈著自己的大腦。一墨看著淡小默,長長嘆氣:一墨啊一墨,你這次真的是要栽了。
清晨鳥兒輕快地歡鳴起來,也喚醒了睡了一夜的淡小默。
他還沒晃過神來,一雙溫熱的手貼上了自己的額頭。正當他覺得奇怪時,對方開口說道:「嗯,燒退了。」
因為兩人距離很近,對方噴出的氣息灑在自己脖頸上,癢癢的。
心跳聲跳的很急促。
「你……」淡小默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他怎麼在這裡。
一墨解釋道:「你昨天發燒了。還好一時粗心,沒把門關上。」說完就把手裡的粥遞了出去,溫聲說著:「來,先喝點粥,再吃顆退燒藥,今天正好週末,好好睡一覺吧。」
看著他深邃的眼睛望著自己,淡小默嗯了一聲乖乖睡下了。
自那以後,兩人之間的距離近了很多。
這不,廚房裡砰的一聲,淡小默急忙跑向廚房,昨天才收拾乾淨的廚房又被弄髒了,菜葉子掉了一地還帶著黑色黏狀物,慘不忍睹。
淡小默扶額把人勸了出去:「還是我來吧,你也別學做飯了。」
一墨倒是厚臉皮地樂意接受說:「那以後我可天天來蹭飯了。」
飯桌上,菜豐盛無比,兩人吃得津津有味。
淡小默搶先一步夾到了最後一顆雞米花,對著皺著眉頭悻悻的一墨得意洋洋說:「我吃了哦。」
啊嗚一聲。
「明明是我的,你都吃了那麼多了。」
一墨撒嬌的樣子更是讓淡小默覺得好笑,繼續得瑟著:「不管,反正我都吃了,你想吃也沒……」
後面的話被突然堵住了,淡小默覺得有一股熟悉又陌生的味道侵入。他想反抗,可隨著對方的深入,不受控制地漸漸地轉化為迎合狀態了。
一墨意猶未盡地舔舔嘴:「真好吃。」一語雙關。「我先回去了,明天再來哦。」
關了門,一墨站在門口,直把頭搖:「這樣都沒炸毛,我還真是沒轍了。」
而淡小默依舊坐在餐桌上滿臉通紅,嘴裡嘀咕著:「混蛋,流氓。」可手卻是停留在自己的雙唇上,似乎是在細細回味。
回了家,洗了澡,一墨又繼續和電腦裡的淡小默溫存去。
一墨:大大,我好久都沒來敲你了,有想我嗎?
淡小默:沒有。
一墨:倫家好桑心喲。
淡小默:請正常點。
一墨在房間裡咳嗽了一下,繼續打字:最近一直忙著追我家受受,唉。
最近一墨經常賴在淡小默家,而且常常弄出一些破事,也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故意引起他注意呢。
淡小默:怎麼,沒追上?
要追上就好咯,一墨把自己的策略告訴給淡小默,想著要是有一天揭穿了反正自己是提前打過招呼了。
一墨:我得一點點攻陷他,太突然會把他嚇到啊。
淡小默:那你還真體貼。
老公我當然很體貼啊,沒有霸王硬上弓。
一墨:是啊是啊。大大你不是說最近身體不舒服嘛,看我多貼心,都沒找你來接劇是吧。
一墨已經心有意會地猜到了對方會回什麼了,此刻一定會咬牙切齒地發過來一句—
淡小默:那還真是謝謝你了。
這麼你一句我一句的,一墨有些困了,今天折騰的夠累,於是發了條短信給淡小默:怎麼樣?今天身體好點了嗎?
淡小默很快回覆了:嗯,好多了。
一墨:早點睡吧,別熬夜。
事實證明,一墨的話對淡小默還是起作用的。
因為QQ上淡小默說自己要去睡了就提前下了。
嘿嘿,還是很聽我話的嘛。假以時日,一定收入懷中,一墨信心滿滿。
隔天兩人買菜回來,正激烈討論晚餐怎麼做,走上樓梯,一墨發現淡小默家門口站著一個中年婦女,年紀約莫四十多了,看到他們就走了過來。
自己是不認識的,那應該是找身邊人的。
「小默,我和你爸爸離婚了,過幾天我打算出國定居。」原來是淡小默的媽媽,一墨也知道,淡小默爸爸媽媽感情不和,所以淡小默寧肯自己一個人搬出來住。
淡小默冷漠地回了一句知道了就直接開門回了房間。
淡小默的媽媽走到一墨面前,問道:「你是小默的朋友吧,能幫我好好照顧小默嗎?」
一墨有禮貌地點了點頭,承諾道:「我會的。」
果然是把自己悶在了房裡,一墨走進房間的時候,淡小默先主動開口了,語氣帶著賭氣:「離了就離了吧,無所謂,我還落個清淨呢。」「反正我從小差不多都是一個人過,早習慣了。」
帶著淡淡的悲傷與落寞,讓一墨沒來由地心裡一疼,只想把他抱緊懷裡。
「我呢,不打算加上我一個?」一墨深情地注視著他,「好歹我天天來你家蹭飯,可是打算賴你一輩子呢。」
淡小默看著他,沒反應過突然的告白來。
「小默,和我在一起吧。」
房間裡很安靜,唯有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一墨在等淡小默的答案,雖然表面上很輕鬆,心裡卻緊張的要命。
直到淡小默點了點頭,一墨才終於鬆了口氣。
終於……抱得美人歸了。
所以,一墨就直接死皮賴臉搬到淡小默家裡住了。
當然,也被分擔了一些家務事,這不,淡小默玩著電腦在外面催一墨趕緊把碗洗好。
一墨聽話地把碗洗好了,擦了擦手,掏出口袋裡的手機,登上QQ。
一墨:大大!!!求接劇啊!!378°抱大腿懸空翻滾求接劇。
在是在一起了,可一墨沒能把淡小默說服來配個炸毛受,所以依然還沒有死心。
正拿著杯子喝水的淡小默看著屏幕上的字,差點噴了出來。
淡小默:你發什麼神經啊。
語不驚人死不休,一墨又發來一條:打滾打滾,打滾打滾,求接劇啊求接劇。
淡小默自然也很輕易妥協要了劇本,一墨趁機提醒淡小默要仔仔細細認認真真考慮一下。
很快看完了劇本,劇不錯,故事新穎,構思不錯。但是……
淡小默:親,我不接炸毛受,你怎麼又來找我了。
有沒有搞錯啊!聽不懂人話是吧,不到黃河心不死了是吧,是一定要我接個炸毛受給你錄是吧。淡小默就沒碰上過這麼執拗的策劃。
一墨透過廚房看著坐在電腦椅上還算平靜的淡小默。你剛才不就對我炸毛了,而且這幾天可是天天炸毛呢。所以一墨堅信淡小默有潛質配。
一墨:倫家只是想碰碰運氣嘛,嚶嚶,沒準一個天時地利人和你就接了呢,你不知道我對你配炸毛受的執念有多深,你就不能滿足我一次嗎,一次也不行嗎不行嗎。
忍。
淡小默:親,我說過我配炸毛受真的不自然,你還是早點另找人選吧。心裡卻是無比慘痛地掙扎:就當放過我成不成啊!
一墨直接把提前打好的字複製了過來。
所以,淡小默看著眼前一大堆密密麻麻的回覆。
大大,我研究很多天了,據醫學研究分析,聲音是受人感情控制的,所以我覺得如果你把炸毛技巧反覆練習的話,那配出個炸毛受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忍。
你看,就像人練唱歌,總得學發聲技巧吧,這些原理上是一樣的……
忍。
所以只要信念堅定,就一定能成功,你說是不是?不能配炸毛受是你在心理上牴觸這類角色,如果你能勇敢地走出來,我相信……
淡小默直接拍桌而起,憤怒到連回覆都不打了,直接開罵。
「我靠你有完沒完老子都說不配炸毛受了你一個勁的找我什麼意思!有空一直揪著我不放還不如泡妞把妹找個正經事來幹!你個生著豬腦智商為負二百五宇宙獨一無二超級霹靂無敵……」
唔……
還沒罵完的話突然被人給打斷了,一墨把淡小默吻得快喘不過氣來了才終於放開。
「看,你這不是炸毛得很好嘛,來,繼續。」



番外場景一
家暴現場。
一墨被淡小默從臥室直接給拽了出去。
「混蛋!給我滾出去!」
一墨啪啪啪地拍打著門,後悔自己幹嘛這麼老實把自己就是那策劃的事給說了出去啊。
「親愛的,我又不是故意耍你,再說了,讓你配個炸毛受又不會怎樣,肥水都不流外人田,你就從了我吧。」
門外傳來驚天怒吼以及什麼東西的砸門聲。
「給,我,滾!」

場景二
錄一下唄。
某天吃飯,兩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來,趕緊把這個角色錄了。」
「不錄。」
接著傳來的是窸窸窣窣的衣服摩擦聲。
「你手放哪裡?拿出去!」
某人卻依然不怕死道:「情感把握非常好,來,繼續。」
接下來……繼續上演了一場家暴。

場景三
炸毛吧,小受受。
一墨屁顛顛地拿著打印出的劇本。
「來來來,這個劇本剛出的,看看喜不喜歡。」
淡小默掃了幾眼,已經對一墨無可奈何了,「為什麼還是炸毛受?」
本質的解釋自然是一墨還沒把淡小默說動唄。
一墨耷拉著臉一副可憐樣解釋道:「劇本可是以咱倆故事為原型的,它當然是如實反映了人物的性格呀。你說是吧?」
淡小默一嘆氣,一墨看到了即將迎來的曙光。
「下不為例。」
一墨立刻狗腿地連連答應。
嘿嘿,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所以——炸毛吧,我的小受受!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