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2
| Login |
2012-10-08 (月) | 編集 |
此文講述的是一隻熱愛超級瑪麗的遊戲渣女王受與一隻不停賣萌的腹黑忠犬攻之間的二三事
此二三事非彼二三事
另 這是一篇由聊天記錄YY而出的文
☆、Chapter 1 關於腹黑忠犬攻的長圍巾

  傲嬌女王受最喜歡的那條圍巾因為被洗了還沒有幹,所以傲嬌女王受沒帶什麼圍巾保暖便出門去了。
  正出門就看見腹黑忠犬攻從對面那家笑眯眯地走了出來。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是竹馬竹馬,從小一起長大。
  腹黑忠犬攻笑著向傲嬌女王受打了個招呼:「喲~早上好~~」
  傲嬌女王受淡淡看了腹黑忠犬攻一眼,面無表情的回了句:「早上好。」就轉身往樓道走了。
  外面下了很大的雪,傲嬌女王受忘記帶傘了。傲嬌女王受嘆氣,正準備轉身回去拿傘,腹黑忠犬攻已經走到傲嬌女王受身邊。
  腹黑忠犬攻撐開傘,笑著對傲嬌女王受說:「一起走吧。」
  傲嬌女王受不語,兩人一起默默向前走去。
  今天的風也很大,冷風不時夾著雪花從傲嬌女王受裸露在外的脖頸處肌膚鑽入領口,傲嬌女王受後悔自己不戴別的圍巾就出門了,脖子上冷得都要失去知覺了。
  這時候腹黑忠犬攻忽然停了下來。
  傲嬌女王受不解看他,腹黑忠犬攻扯了扯自己的圍巾,圍到傲嬌女王受頸上,腹黑忠犬攻的圍巾很長,兩個人圍起來也正好,只是傲嬌女王受覺得很彆扭,所以臉很紅。


☆、Chapter 2 關於那樣的激將法

  星期天傲嬌女王受在家裡上網玩遊戲。忽然QQ頭像閃了起來,點擊看一下是腹黑忠犬攻發來了QQ消息。
  腹黑忠犬攻:「喲~」
  傲嬌女王受:「有屁快放,別妨礙老子玩超級瑪麗。」
  腹黑忠犬攻:「……」
  腹黑忠犬攻:「你怎麼可以為了馬里奧大叔捨棄我,淚奔。」
  傲嬌女王受:「……」
  腹黑忠犬攻:「我知道了你是移情別戀了,你一定是移情別戀了!!!」
  傲嬌女王受:「小爺我還沒動情,別戀你妹!」
  腹黑忠犬攻:「哎?你平時不是總是老子老子的麼,今天怎麼改小爺了?」
  傲嬌女王受:「小爺我高興,你不樂意?」
  腹黑忠犬攻:「嘻嘻,樂意樂意~不過你哪天高興改口說『奴家』神馬的那我就更樂意了~~」
  傲嬌女王受,深呼吸平息怒火中:「要忍耐。。。。。」
  過了片刻,傲嬌女王受激憤地敲打著鍵盤,一行血紅大字出現在電腦螢幕上:「忍耐你妹!XXX你給我滾過來!看老子今天怎麼操你!」
  腹黑忠犬攻高高興興地跑去按響了傲嬌女王受家的門鈴。


☆、Chapter 3 關於情人節和「同時掉進水裡」的問題

  傲嬌女王受不喜歡吃外面的食物,所以叫外賣什麼的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傲嬌女王受都是在對面的腹黑忠犬攻家蹭飯。
  情人節這天晚上傲嬌女王受在腹黑忠犬攻家裡吃完了飯,心情愉快地回到自己家裡,剛準備關門,突然門被誰用力的抵住了。是腹黑忠犬攻。
  腹黑忠犬攻一手抵著門一邊可憐巴巴地看著傲嬌女王受。
  傲嬌女王受看他一眼,淡淡道:「什麼事?」
  腹黑忠犬攻神色越加可憐:「你必須收留我一晚,我爸我媽他們說要二人世界,把我趕來你這邊了TvT。」
  傲嬌女王受推了推眼鏡,從裡面抵著門,斜眼看著腹黑忠犬攻可憐巴巴的模樣,半晌才低聲吼道:「叔叔阿姨明明都住在B城吧!你這樣撒謊不怕被雷劈麼!」
  腹黑忠犬攻趁著傲嬌女王受分神的片刻已經閃進屋裡,滿臉笑容:「那我換個理由?」
  傲嬌女王受挑眉:「你也能想出什麼新穎的東西?」
  腹黑忠犬攻撲倒傲嬌女王受,邪邪一笑:「改成我想和你二人世界怎麼樣?」
  傲嬌女王受抬頭看腹黑忠犬攻,表情平靜:「駁回。」   
  腹黑忠犬攻坐起身,做被拋棄的哀怨的小媳婦狀:「你怎麼可以對我這麼狠心!嚶嚶嚶」
  傲嬌女王受站起來整理一下自己因為剛才被腹黑忠犬攻撲倒時弄亂的衣服,淡淡丟下一句:「賣萌可恥。」就回自己房間繼續吃飯前正在玩的超級瑪麗了。
  腹黑忠犬攻跟在傲嬌女王受身後走進房間,看著玩超級瑪麗入神的傲嬌女王受,表情更加憂鬱了。過了一會兒終於突然把玩超級瑪麗正玩得忘我的傲嬌女王受推倒在床上。
  傲嬌女王受有些慌亂:「你幹什麼?!」
  腹黑忠犬攻按住傲嬌女王受正在掙扎的手,壓制住傲嬌女王受的反抗,微微起身,神色滿是委屈:「你還沒給我情人節的巧克力。」忽而又壞壞一笑,低下頭,溫熱呼吸撲上傲嬌女王受領口微敞開的頸間,「其實比起吃巧克力,我更想吃你。」
  傲嬌女王受皺眉,「你把老子的手壓疼了。」
  腹黑忠犬攻先是一愣,然後馬上鬆開手坐起來,最後做哀怨狀:「你幹嘛非要在這麼浪漫的時刻蹦出來一句這麼煞風景的話!」
  傲嬌女王受已經推開腹黑忠犬攻起身,伸手從枕頭底下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禮品盒,丟給腹黑忠犬攻。然後繼續淡定地去玩超級瑪麗。 
  腹黑忠犬攻看著快樂地玩著超級瑪麗的傲嬌女王受,做咬手帕淚流滿面狀:「你這樣就是給我巧克力我也不會感到幸福啦!好歹今天也是情人節啊,你不解風情也就算了,可是為毛還是陪著馬里奧大叔也不多看我一眼!難道馬里奧大叔比我還重要真的比我還重要麼!?」
  傲嬌女王受回頭一笑,「正解。」
  腹黑忠犬攻:「那我和馬里奧大叔同時掉進水裡你先救誰!」
  「……」
  


☆、Chapter 4 關於腹黑忠犬攻的惡趣味

    自從上次傲嬌女王受被腹黑忠犬攻強吻,傲嬌女王受就決定再也不要理腹黑忠犬攻了。
  這天傲嬌女王受走在的路上,背後突然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喲~親愛的~~」
  不用回頭就知道那是腹黑忠犬攻的聲音,傲嬌女王受裝作沒聽見,加快腳步。
  「你鞋帶鬆了喲~」腹黑忠犬攻在他身後用充滿笑意的聲音不依不饒道。
  傲嬌女王受心裡憤憤地想著,你騙人就不能想點新奇的麼,好歹我也被這個話騙了百八十次,你以為我是笨蛋麼,還會上當受騙?
  傲嬌女王受剛想完忽然感覺被什麼絆了一下,整個人就突然失去了重心,猛的向前栽倒下去。
  腹黑忠犬攻在傲嬌女王受身後,眼看著傲嬌女王受左腳踩到右腳鞋子的鞋帶,然後又在同一時間抬起右腳欲向前邁步,隨即整個人失去平衡向前倒去。伴隨著一聲沉悶的「嘭」,傲嬌女王受和大地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腹黑忠犬攻微笑著走到傲嬌女王受面前,用手摸著下巴,低頭笑眯眯地問:「你還好吧?需要我幫忙麼?」
   傲嬌女王受被摔得眼冒金星,好不容易驅趕走了滿眼亂轉的星星,吃疼地撐起身子,抬起頭,就看見腹黑忠犬攻那張可惡的笑臉。趁現在四周無人,打算無視掉腹 黑忠犬攻趕緊站起來,好不讓別人看見他堂堂傲嬌女王受居然走路都能摔個四腳朝天。正準備站起來,右邊膝蓋上一陣劇烈的疼痛,於是倒抽一口冷氣,居然發現自己無力站起來。
  看見腹黑忠犬攻還是一臉笑意地看著自己,傲嬌女王受咬牙:「快扶老子一把!」
  腹黑忠犬攻這才笑眯眯地伸出手去,把傲嬌女王受拉了起來,然後又稍微用力一拽,傲嬌女王受膝蓋疼得很厲害,一個沒站穩,撲到腹黑忠犬攻懷裡。
  這一幕正好被腐女A看見,人還沒到,就聽見腐女A樂呵呵的聲音遠遠傳了過來:「哎喲,我就說嘛,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感情那麼好,傲嬌女王受鬧彆扭撐不了一天的啦,你還硬要跟我說兩天~你看你輸了吧~喲呵呵~~」
  不一會兒腐女A和腐女B就走到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面前,腐女A笑眯眯地看著依然靠著腹黑忠犬攻的傲嬌女王受然後做嬌羞狀:「真討厭,一大早你們兩個就在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做這麼親密的動作~秀恩愛神馬的最討厭了~~」
  傲嬌女王受黑線:「你是把周圍的樹也算作是人了麼?」
  腐女B鄙視地看傲嬌女王受一眼:「真是沒骨氣,枉我那麼相信你!」
  傲嬌女王受淚目,「誰要你相信啊!你們這群死腐女!」
  身邊的腹黑忠犬攻笑而不語,他才不會說他就是因為注意到腐女A和腐女B過來了才故意把傲嬌女王受拽到懷裡的呢~
  


☆、Chapter 5 關於腹黑忠犬攻最怕的東西

  這天晚上,腹黑忠犬攻洗完澡窩在椅子裡,對著電腦君單相思。
  傲嬌女王受又不讓腹黑忠犬攻去他家了,並且也不過來腹黑忠犬攻這邊。
  於是腹黑忠犬攻獨守空房了,腹黑忠犬攻空閨寂寞了,咳咳、扯遠了……
  然後就發展成了現在的情況,腹黑忠犬攻登上QQ。
  腹黑忠犬攻:「HI~」
  他打算用QQ調戲住在他家對面的傲嬌女王受。
  此時,住在對面的傲嬌女王受正在目不轉睛非常認真非常投入地玩超級瑪麗。
  「嘀嘀嘀」
  QQ響了,QQ頭像跳動了。
  他不打算理睬。
  可是QQ仍然在堅持不懈持之以恆地響著。
  大了個意,馬里奧大叔掉進萬丈深淵了。
  傲嬌女王受痛心疾首,捶胸頓足,當然這是作者的腦補。
  傲嬌女王受喜怒不形於色地點開QQ頭像,是腹黑忠犬攻發來的消息。
  「親愛的,我剛才聽見貓叫呢……嘻嘻嘻,春天來了哦~~」
  「嚶嚶嚶,你不理我……」
  「親愛的~你開個門讓我到你那裡去吧好不好~」
  「親愛的?」
  「你居然又為了馬里奧大叔拋棄我,T.T」
  「T.T」
  傲嬌女王受看著這些腹黑忠犬攻發的短消息,用手揉了揉額頭。
  深呼吸,平息怒火,漸漸淡定,漸漸冷靜下來。
  開始敲鍵盤。
  方才極力的冷靜化為灰燼,憤怒哀痛之情像滔滔江水奔湧而出。
  「就是為了這種微不足道的事情讓我差點就能通關結果在看見勝利旗幟的時候馬里奧大叔大了個意跳下了懸崖嗎?!」
  憤怒之下,手不擇圖,一張用來洩憤的圖片從QQ對話欄扔出去,傲嬌女王受自己也傻眼了。
  居然……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傲嬌女王受咬手帕。
  那邊的腹黑忠犬攻久久不再回短信過來。
  傲嬌女王受更加擔心更加自責了,他怎麼會看也不看就把自己昨晚才看的一個恐怖片的一個恐怖鏡頭的截圖給發過去。
  腹黑忠犬攻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鬼= =!
  別再嚇暈了,那可就完了。
  試探地敲了一行字過去。
  「喂,你還活著吧?」
  「……」
  「我害怕……」
  腹黑忠犬攻發了一個可憐兮兮的被主人拋棄的小狗的表情。
  「你是故意的……」
  腹黑忠犬攻繼續發一個可憐兮兮的被主人拋棄的小狗的表情。
  傲嬌女無受知道自己犯錯了,他知錯了,他懺悔了,他鬧心了。
  一番思想鬥爭之後,決定放棄馬里奧大叔。
  「我馬上過去你那邊。」
  傲嬌女王受有腹黑忠犬攻家的鑰匙,打開門,不出他所料的,整個屋子黑漆漆的,走進腹黑忠犬攻的臥室,還是黑漆漆的,只有電腦螢幕發著幽幽的白光。然後就看見床上一大團不明隆起物體,仔細看還瑟瑟發抖。
  傲嬌女王受伸手把燈打開,房間瞬間明亮起來。
  腹黑忠犬攻這才從被窩裡探出頭來,哀怨地看著傲嬌女王受。
  傲嬌女王受坐到腹黑忠犬攻床邊。
  腹黑忠犬攻向來怕鬼,怕得要命。看到那張圖片肯定是匆匆回覆之後燈也不敢開就鑽進被窩裡,如果傲嬌女王受不來他肯定會失眠一個晚上。
  不過傲嬌女王受現在卻突然覺得,這樣的他,這樣需要自己的腹黑忠犬攻,很可愛。
  


☆、Chapter 6 關於那樣的苦肉計

   又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腹黑忠犬攻和傲嬌女王受一起窩在沙發裡看古裝武俠電視連續劇,XXOO刀。網上評論說這是一部充滿JQ的武俠片,忠犬小攻追著 傲嬌彆扭小受滿世界跑,又有人說是忠犬小受倒貼給傲嬌小攻,傲嬌小攻卻屢屢彆扭,就是不接受忠犬小受的一番情意的基情錄。
  咳咳,不給XXOO刀打廣告了,我們回歸正題。
  事情的導火索就出在這裡。
  腹黑忠犬攻認為這是有些弱氣的忠犬小攻,然後他又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身邊的傲嬌女王受,頓了頓,才說,「和一隻女王氣場強大的傲嬌女王受的基情故事。」
  傲嬌女王受不同意,他和腹黑忠犬攻的意見分歧了,他固執了。
  「那明明就是一隻忠犬小受倒貼給傲嬌小攻的故事好嗎?」
  傲嬌女王受如是說。
  「那種彆扭的人也能攻?」腹黑忠犬攻馬上否定,「哪有倒貼過來的小受並且還長得不錯又賢妻,小攻卻不接受的!那樣的攻是不存在的!」
  傲嬌女王受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原來只要有長得好看的小受倒貼給你你就會要嗎,你是在說我什麼都不會幹嗎?」
  腹黑忠犬攻一陣錯愕,他沒想到這句話會被傲嬌女王受理解出這麼大的偏差來。
  我不是這個意思啊!
  你誤會了啊啊!
  我最喜歡的人就是你了啊啊啊!別人長得再好看再能幹倒貼給我我都不要啊啊啊啊啊!
  嚶嚶嚶……
  然後錯愕中的腹黑忠犬攻還沒來及把這些話說出口就被「砰」地一聲關門的聲音給震到了。
  氣憤的傲嬌女王受已經甩上門離開他家回自己家去了。
   腹黑忠犬攻急忙跑出去拚命敲傲嬌女王受家的門,今晚可是好不容易才把傲嬌女王受拖到自己家來,他們還什麼都沒做呢,不對,XXOO刀還沒看完呢!而且傲嬌女王受前幾天工作忙,兩個人本來就沒有好好在一起看看電視呀,在看看電視的同時再幹點別的呀,然後去滾床單呀什麼的。這次終於等到傲嬌女王受不忙了,腹黑忠犬攻又好不容易說服了傲嬌女王受放棄玩超級瑪麗和自己一起看XXOO刀,可是才看兩集呀兩集,第三集片頭曲才剛唱完,傲嬌女王受就被腹黑忠犬攻氣走了。
  腹黑忠犬攻不放棄,持之以恆地敲門。
  現在可是淩晨十二點的時間,正常人應該都在休息吧。
  果然,腹黑忠犬攻第N大於零次敲門的時候,傲嬌女王受家隔壁的鄰居大嬸,一個神似包租婆模樣的女人一把拉開門,破口大駡,「神經病敲門這麼大聲,大半夜的,還要不要人睡了!」
  包租婆,不,是大嬸這一吼威力之大,震醒了整個一層的人。
  接著另一家大叔宅男一把拉開門,「吵什麼吵,再吵統統拖出去爆菊一百遍!」
  這時候,所有矛頭都指向了站在傲嬌女王受家門口維持著敲門姿勢的腹黑忠犬攻,腹黑忠犬攻被一群明顯帶著被打擾到睡眠或者別的什麼的憤怒眼神包圍。
  那些兇惡的目光好似千萬把鋒利的劍,要把腹黑忠犬攻砍成肉泥。
   終於在這個時候,傲嬌女王受家的門打開了,傲嬌女王受冰冷充滿殺氣的眼神一掃,剛才還兇神惡煞的鄰居頓時感受到一陣滿滿的散發著刺骨寒意的震懾力,立即 都哆嗦一下縮回自己屋子裡,關上門,好不被寒氣侵蝕,好不被那眼神殺得連個渣都不剩,再順便為還在外面的腹黑忠犬攻默哀。
  「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腹黑忠犬攻做星星眼的表情,就著這個機會要蹭進傲嬌女王受家裡。
  傲嬌女王受攔在門外,冷冷看腹黑忠犬攻一眼,無意中把女王姿態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滾回你家去,再敢打擾我睡覺信不信我把你從八樓扔下去。」
  腹黑忠犬攻和傲嬌女王受就住在八樓。
  腹黑忠犬攻低頭,小聲,拉拉傲嬌女王受的衣擺,「我不走。」
  「不走你就站在門外,還有,不准發出任何聲音,不准吵我睡覺。」傲嬌女王受說完就「碰」得一聲把門關上,不給腹黑忠犬攻任何挽留的機會,留著可憐兮兮的腹黑忠犬攻獨自站在門外。
  第二天一早傲嬌女王受打開自己家門倒垃圾。
  「哎喲~」隨著門被拉開,一大坨不明物體跟著倒進家裡,還能發出聲音,腹黑忠犬攻揉揉眼睛看見傲嬌女王受低頭詢問的臉,趕忙站起來說,「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聽我解釋,我最喜歡的人就是你了,別人再好我都不要。」
  傲嬌女王受一愣,語氣也不由軟了幾分,「你……一個晚上都在外面睡的嗎?」
  腹黑忠犬攻點點頭。
  傲嬌女王受抿唇不說話,心裡卻著急得要命,雖然春天到了,晚上還是很冷,在外面蹲一個晚上會著涼的,生病了怎麼辦?這個笨蛋。
  把腹黑忠犬攻往屋子裡拖。讓他在沙發上坐著,去廚房給他倒熱水。
  可是傲嬌女王受卻沒看見在他把腹黑忠犬攻領進屋子裡的時候腹黑忠犬攻眼底一瞬間閃過的計謀得逞的笑意。
  其實腹黑忠犬攻才沒有在門口蹲一整夜呢,雖然也蹲了一兩個小時的樣子。
  不過實際上是這樣的,昨天傲嬌女王受把腹黑忠犬攻關在門外,腹黑忠犬攻就垂頭喪氣地滾回家裡想著要怎麼讓傲嬌女王受聽自己解釋,然後突然想到三十六計裡面的一個苦肉計。
  於是奸笑著把鬧鐘定到五點,然後滾進被窩睡覺。
  然後五點鬧鐘準時把他吵醒,然後他再爬到傲嬌女王受家門前蹲著,做出為了傲嬌女王受能夠原諒自己結果自己在門外呆了一夜的用來博得傲嬌女王受同情的一幕苦肉計。
  然後果然計謀成功,如此腹黑的某攻被每天早晨都有出門倒垃圾習慣的某傲嬌女王受撿回家了。
  當然,如此聰明活學活用古人計謀的事情腹黑忠犬攻才不會告訴傲嬌女王受呢~~


☆、Chapter 7 關於永遠在身邊

  腹黑忠犬攻最近剛看了部很虐心的小說,被裡面小攻和小受的愛情感動得不能自己,於是自己也想投入到文中角色當中,於是發生了如下對話。
  腹黑忠犬攻抱著傲嬌女王受在沙發上看電視,他突然輕聲喚自己懷裡的傲嬌女王受:「親愛的?」
  「嗯?」懷裡的人連頭也沒抬一下,眼睛還盯著電視看。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不在了你怎麼辦?」
  傲嬌女王受繼續看電視,漫不經心地回答道:「哦?你不在了?你終於要回火星去了嗎?」
  看見傲嬌女王受如此不在意這個問題,腹黑忠犬攻表示很生氣,他扳過傲嬌女王受的臉,迫使他面對自己,像個小孩子一樣執拗地說:「不行你快給我認真回答!」
  傲嬌女王受看了看腹黑忠犬攻,然後說:「你不在了我就去找別人。」
  「……」
  腹黑忠犬攻一時半會沒反應過來。
  等他反應過來之後,他直接把傲嬌女王受按倒在沙發上,俯視著傲嬌女王受兇狠地說:「不行,我不准你去找別人!不准不準!」
  傲嬌女王受看見腹黑忠犬攻突然露出像個被拋棄的小狗的憤怒又可憐的眼神,有點好笑,繼續逗他道:「反正你不在了,我去找別人唔……」
  話還沒說完,腹黑忠犬攻忽然狠狠吻了下來,把傲嬌女王受還沒來及說出口的話完全封進了嘴裡。
  傲嬌女王受先是一愣然後地掙紮起來,終於有了口喘息的機會,他瞪著腹黑忠犬攻:「你這傢伙發什麼瘋,昨天才來過唔……」
  等到腹黑忠犬攻終於放開傲嬌女王受,腹黑忠犬攻霸道地說:「你敢!你要是去找別人,你找誰我就閹了誰!!」
  傲嬌女王受沒想到自己一句玩笑話腹黑忠犬攻居然這麼當真,突然輕聲笑了起來,
  「笨蛋。」他主動摟上腹黑忠犬攻的脖子,在腹黑忠犬攻耳邊低語,「怕我找別人那你一輩子都呆在我的身邊不就好了。」

  番外
  劇烈運動之後,傲嬌女王受閉著眼睛靠在腹黑忠犬攻的胸膛上,任由腹黑忠犬攻的手指溫柔地撥弄著自己的頭髮。
  這時候腹黑忠犬攻突然問:「那有一天我們都老了,要是我比你先死,那你怎麼辦?」
  傲嬌女王受打了個哈欠,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靠著腹黑忠犬攻,懶懶地說,「那就跟著你一起去死。」
  腹黑忠犬攻移開自己撥弄傲嬌女王受頭髮的手,把傲嬌女王受攬在懷裡更用力一些。
  「不行,我要是比你先死,你要幫我把我沒來及看的美好的風景都看完才能去見我。」腹黑忠犬攻用命令的口氣說道。
  「沒有你一起看的風景,即便是再美好,那也不叫風景了。」傲嬌女王受睜開眼睛,看著腹黑忠犬攻,認真地說。
  「笨蛋。」腹黑忠犬攻的額頭抵著傲嬌女王受的額頭,溫柔地低聲道。
  縱使世界上有千萬種美好的風景,
  你也是我心中唯一且不變的永恆。
  有一天你若離去,
  那我的世界也將會迎來終結。


☆、Chapter 8 關於幸福

  腹黑忠犬攻最近幾天很晚下班。
  這天傲嬌女王受一直餓著肚子在等腹黑忠犬攻回來給自己做飯。
  因為太餓了,連玩超級瑪麗都心不在焉,所以最後乾脆關了電腦洗了個澡,蹲在沙發裡等腹黑忠犬攻回來。
  後來有點困了,腹黑忠犬攻回來的時候,傲嬌女王受已經窩在沙發裡睡著了。
  所以腹黑忠犬攻看見的就是這樣的情況——
  傲嬌女王受安靜地蜷縮著身子,抱著馬里奧大叔的抱枕躺在沙發上,額前碎髮遮住一隻眼睛,抿著唇,微微皺著眉,房間的燈光很曖昧地照在他的身上,顯得穿著白色寬鬆居家服的傲嬌女王受有種不真實的美好的感覺。
   腹黑忠犬攻卻突然覺得有點心疼,悄悄地走到傲嬌女王受身邊,俯□子,幫他把額前碎髮往一邊掠去,在他額頭上落下輕輕淺淺的一個吻,又把自己的外套慢慢給 他蓋上,然後才轉身準備去廚房做點吃的。突然又覺得哪裡不對勁,目光落到傲嬌女王受懷裡的那隻馬里奧大叔的抱枕上,把它悄悄抽了出來,提著馬里奧大叔的腦 袋,這才滿意地轉身走去廚房。
  到了廚房裡,隨手把馬里奧大叔抱枕扔進儲物櫃。
  打開冰箱,發現冰箱裡的飯菜居然動都沒動過。
  傲嬌女王受大概是被廚房食物的香味給誘惑醒的,他揉了下眼睛,把身上有著熟悉味道的外套拿開,坐了起來,腹黑忠犬攻正好端著兩碗番茄雞蛋飯從廚房走出來。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叫醒我?」傲嬌女王受一邊說一邊走到餐桌旁邊坐下。
  腹黑忠犬攻在傲嬌女王受身邊坐了下來,笑著說道,「這不是不用叫自己都醒了嗎?」
  傲嬌女王受沒有答話,開始解決眼前不論是聞起來還是看起來都很美味的番茄雞蛋飯。腹黑忠犬攻看著傲嬌女王受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無奈地嘆口氣,起身去倒了兩杯水,才坐下來跟著傲嬌女王受一塊吃。
  終於吃飽喝足之後,傲嬌女王受皺著眉說道,「今天的番茄雞蛋飯炒得有點淡。」
  腹黑忠犬攻眯起眼睛看傲嬌女王受。
  「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傲嬌女王受見腹黑忠犬攻不反駁,還這露出種很詭異的表情盯著自己,於是問道。
  「吃好了?」腹黑忠犬攻這才慢慢開口,「吃好了我們來好好談談。」
  「談什麼?」傲嬌女王受警惕起來,也盯著腹黑忠犬攻看。
  「你今天一天都沒有吃東西?」腹黑忠犬攻表情嚴肅起來。
  「我不會做飯,你叫我怎麼吃?」雖然腹黑忠犬攻很少這麼嚴肅地和傲嬌女王受說話,但是傲嬌女王受還是氣勢不減地反問道。
  「我早晨出去之前不是做好了飯菜放在冰箱裡了麼,放在微波爐熱一下就可以吃了啊。」腹黑忠犬攻無奈道,他知道傲嬌女王受不喜歡吃外面的東西,所以上班之前提前給傲嬌女王受把飯菜都做好。
  「不想熱,太麻煩。」傲嬌女王受說道。
  聞言,腹黑忠犬攻傾身逼近,再次危險地眯起眼睛,直視著傲嬌女王受說道,「是不是我最近太寵你了?你居然一整天也不知道吃飯。」
  傲嬌女王受抬起頭,面無表情,聲音冰冷,「你把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想聽?」腹黑忠犬攻低聲問道,然後突然上前把傲嬌女王受打橫抱起,笑眯眯道,「想聽就跟我去臥室裡,我好好說給你聽。」
  傲嬌女王受想不到腹黑忠犬攻突然來這招,驚慌失措道,「你幹什麼,你快放我下來!」
  腹黑忠犬攻把傲嬌女王受抱在懷裡,心裡犯起嘀咕,都怪自己最近工作太忙,懷裡的人好像又瘦了。雖然知道傲嬌女王受吃東西很挑剔,但是也不能因為自己不在家他就一天都不吃飯啊!這樣的情況他已經發現好幾次了,可是那傢伙居然每次都不在意。
  腹黑忠犬攻把傲嬌女王受輕輕放到床上,看見傲嬌女王受正準備坐起來,又把他按了下去。
  「別動。」腹黑忠犬攻認真道,貼在傲嬌女王受耳邊低聲問,「為什麼不吃飯?」
  傲嬌女王受看著腹黑忠犬攻,皺了皺眉。
  「因為一個人吃飯的感覺太冷清。」
   腹黑忠犬攻突然感覺很心疼。自從出櫃以後,腹黑忠犬攻的父母倒是看得開,又加上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是竹馬竹馬,從小玩到大,兩個老人家更是放心,也很喜歡傲嬌女王受。可是傲嬌女王受的父母卻一直不能接受自己的兒子和男人在一起的事實,於是傲嬌女王受才從家裡搬了出來,為了給雙方都能有冷靜的時間。
  腹黑忠犬攻不由想到,傲嬌女王受以前是一直住在家裡,所以每天吃飯都是一家三口一起熱熱鬧鬧的,可是現在為了自己,和家裡人鬧翻了不說,自己這幾天居然因為工作忙也不能陪他一起吃飯。
  腹黑忠犬攻沉默了一會,最後親了親傲嬌女王受,溫柔地低聲說道,「好好休息,晚安。」
  雖然腹黑忠犬攻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是自那天以後,他即使工作再忙也會陪著傲嬌女王受一起吃飯,很多時候,也都是把工作帶回家裡做。
  傲嬌女王受也並沒有覺得哪裡不對,他們之間的生活節奏仍然是不急不緩,像是每天都在從單調的時間和細碎的生活中沉澱著越來越多的幸福一樣。
  傲嬌女王受有時候會想,他和腹黑忠犬攻在一起,即使不需要承諾,也會安心,能夠安心地沉溺在這種平常而又簡單的幸福之中一輩子那麼長。
  


☆、Chapter 9 關於「服務中心可是很忙的喂!」

  腹黑忠犬攻和傲嬌女王受最近都放假。
  這幾日閒來無事,腹黑忠犬攻突然突發奇想地想教傲嬌女王受做飯做菜。
  於是一大早就興致勃勃地就要帶著傲嬌女王受去超級市場採購食材,傲嬌女王受正在睡覺,本是不願意去的,但是迫於腹黑忠犬攻的威逼利誘,最後還是換了身外出的衣服跟著腹黑忠犬攻出門去了。
  超級市場人很多,腹黑忠犬攻走在前面挑選食材,一邊回頭有一句沒一句地跟身後看起來像是沒睡醒的傲嬌女王說這樣的食材與那樣的食材搭配起來比較好之類的。
  當他再次回過頭準備跟傲嬌女王受講黃瓜的用處多多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原本還好好跟在自己身後的傲嬌女王受不見了。
  超級市場人潮湧動,就一轉眼的功夫,已經找不到了傲嬌女王受的影子。
  腹黑忠犬攻放下手中的黃瓜,趕緊往回走,去找自家丟失了的傲嬌女王受。
  可是沿著他們剛才走過的路線,卻也一直不見傲嬌女王受的身影。
  腹黑忠犬攻這下可急壞了,好好的一個人怎麼說跟丟就跟丟了呢?
  情急之下,他都沒想到直接拿手機打個電話給傲嬌女王受確定他的位置就好了,而且跑去超級市場的服務中心處,求廣播領回丟失的傲嬌女王受。
  傲嬌女王受此時正坐在超級市場休息區的椅子上閉目養神,突然就聽見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而且還是很陌生但是親切的女聲。
  他疑惑地睜開眼睛,向四周看了看,然後才發現是服務中心在向整個超級市場發送的廣播。
  他仔細聽了聽,卻發現不對勁。
  「OOO女士,您的丈夫XXX在服務中心處等您,請您聽到廣播後迅速到服務中心來。」
  廣播裡明明說的就是他跟腹黑忠犬攻的名字沒有錯,可是……女士是怎麼回事?
  丈夫又是怎麼回事?
  傲嬌女王受不禁額角躍起青筋,咬著牙掏出手機撥通了腹黑忠犬攻的電話號碼。
  「你給我馬上過來二樓樓梯口!」
  那邊的腹黑忠犬攻接到傲嬌女王受的電話,為終於知道了傲嬌女王受的下落而高興地不能自已,對服務櫃檯後的小姐說了句我老婆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在哪了,辛苦你了拜拜~
  然後就屁顛屁顛地往二樓樓梯口走去了。
  留下滿臉黑線的服務櫃檯後的小姐幽怨道:「有手機了不起,有手機就能隨便調戲完服務中心然後就拍拍屁股瀟灑地走人嗎?服務中心可是很忙的喂!」
  


☆、Chapter 10 關於生氣的傲嬌女王受和偷偷配的鑰

  腹黑忠犬攻和傲嬌女王受買完食材回到家已經快十點了,腹黑忠犬攻高高興興地鑽進廚房,一邊哼著小曲兒一邊開始準備今天的午飯,完全忘記了一大早就把傲嬌女王受給拖起來去超級市場是目的何在。
  被曬在一邊的傲嬌女王受滿臉黑線。
  哦對了,忘記說,腹黑忠犬攻進了廚房和傲嬌女王受打開電腦玩超級瑪麗基本上是一個效果,唯一不同的是,如果這時候傲嬌女王受倚著門往廚房裡面給腹黑忠犬攻拋個媚眼神馬的,再做幾個嫵媚的動作,腹黑忠犬攻會立刻滿眼放光地撲過來……雖然這種情況一直沒發生過……
  站在廚房外面的傲嬌女王受做了個深呼吸,然後轉身去沙發上坐下,翹起二郎腿,不言不語面無表情,一直坐到了腹黑忠犬攻做好了香噴噴的飯菜,走到客廳招呼傲嬌女王受吃飯。
  腹黑忠犬攻一走進客廳,就突然感覺到一陣冷風迎面撲來,他感覺不對勁:天氣不熱房間裡也沒開空調啊?怎麼會有冷風?
  當他走近傲嬌女王受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是……氣場不對勁……
  傲嬌女王受坐在沙發上,看也不看他一眼,即便是這樣,那周身散發出來的涼颼颼的寒意,還是叫腹黑忠犬攻為之一顫。
  ……我今天沒做錯什麼事吧?
  腹黑忠犬攻默默地想著。
  腹黑忠犬攻一邊暗自擔心,一邊小心翼翼地靠近傲嬌女王受一點,再靠近傲嬌女王受一點,然後滿臉人畜無害的笑容故作鎮定道:「親愛的,吃飯了哦~今天有很多你喜歡吃的菜呢~~」
  說完之後立馬眨巴眨巴眼睛等傲嬌女王受的反應。
  傲嬌女王受這才緩緩抬起眼來,彷彿才發現腹黑忠犬攻似的。
  「我沒胃口。」
  傲嬌女王受說道。
  腹黑忠犬攻心一沉,果然是不對勁。
  儘管心中有很多疑惑,腹黑忠犬攻還是好脾氣地勸道:「那就吃一點點吧,今天都是你喜歡吃的菜呢。」
  腹黑忠犬攻一邊說著一邊就去拉傲嬌女王受的手。
  傲嬌女王受抽出自己的手,站了起來。
  就在腹黑忠犬攻以為他是要去吃飯的時候,只見他轉身走進臥室,然後砰地一聲,在腹黑忠犬攻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的時候,門就關得嚴嚴實實的了。
  留著腹黑忠犬攻對著被關上的臥室房門一臉的迷惑。
  ……難道是在為今天在超市裡去服務中心找人那個服務處的小姐誤把他當成女的在生氣?那也不能怪別人啊,我說是我老婆丟了人家才會誤會的嘛……
  回來的時候還是好好的啊……
  腹黑忠犬攻還完全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他想了想之後,實在想不通傲嬌女王受到底是在為什麼生氣。
  不過傲嬌女王受生氣,那就一定是因為自己犯錯了。
  於是他跑過去想要打開臥室的門誠懇地道歉,結果卻發現傲嬌女王受從裡面把門反鎖上了。
  ……
  怎麼會這樣!!!!
  腹黑忠犬攻十分震驚,他本以為傲嬌女王受只是因為什麼事情在鬧彆扭,還不至於真正的生氣。
  可是,門被反鎖上了!
  這就證明傲嬌女王受是真的生氣!
  不是在和他開玩笑!
  嚶嚶嚶……
  腹黑忠犬攻一邊敲門一邊垂淚道:「親愛的,你不要生氣了,你出來吃點飯吧,雖然我不知道我錯在哪裡了可是你不能因為生氣就餓壞身子呀T.T」
  「……」
  「身體是XXOO的本錢……」
  「……」
  「親愛的……你把門開開,菜都要涼了,涼了就不好吃了T.T」
  「……」
  「親愛的?你告訴我我今天哪裡做錯了,我下次一定會改T.T」
  「……」
  「不,絕對不會再有下次了!我以我的節操發誓!」
  「……」
  「親愛的?是不是因為我今天買了菊花茶所以你不高興了?」
  「……」
  「可是菊花茶是清熱去火的……」
  「……」
  「親愛的?」
  「……」
  腹黑忠犬攻見自己無論怎麼喊,傲嬌女王受都沒有反應,無奈之下,只好拿出自己偷偷配的那把傲嬌女王受臥室的鑰匙。
  這把鑰匙他除了有幾次晚上失眠偷偷跑到傲嬌女王受臥室摟著傲嬌女王受睡覺,還從來沒用過呢~
  因為傲嬌女王受睡覺的時候睡得很沉,剛醒來很迷糊,所以每次傲嬌女王受早上醒來疑惑地看著腹黑忠犬攻的時候,腹黑忠犬攻就會這樣誤導說:「昨晚就是我們一起睡覺的呀你幹嘛像看著入侵者一樣看著我。」然後還在迷迷糊糊狀態中的傲嬌女王受就真的以為是這樣了……
  腹黑忠犬攻把備用鑰匙握在手裡,非常糾結地想著,要是這樣的話一定會被發現自己偷偷配了鑰匙,那以後就不能晚上偷偷蹭到傲嬌女王受的床上睡覺了T.T
  可是如果不快點讓傲嬌女王受消氣,那傲嬌女王受不要自己了怎麼辦?
  嚶嚶嚶……
  好難選擇……
  腹黑忠犬攻糾結了很久還是下定決心,一臉痛苦的表情把鑰匙小心翼翼地□鎖眼裡。
  「哢嚓」,門應聲而開。
  腹黑忠犬攻閉上眼睛等著傲嬌女王受的責備。
  可是等了片刻,房間裡安安靜靜的。
  他睜開眼睛。
  然後他就看見……
  傲嬌女王受縮在被窩裡,側著身子,閉著眼睛,呼吸很均勻,陽光很溫柔地落在他的身上。
  這明明就是正在睡覺……
  腹黑忠犬攻瞬間就愣了。
  過了一會兒,腹黑忠犬攻才明白什麼似的,眼底掠過一絲深深的笑意,臉上的表情變得溫柔又寵溺。
  他慢慢走上前彎下腰親了親傲嬌女王受的額頭,幫他把被子往上拽了拽,才輕輕地退到門外,用那把偷偷配的鑰匙把門鎖好。
  


☆、Chapter 11 關於失蹤的馬里奧大叔

  腹黑忠犬攻一回到家裡,就發現原本乾淨整潔的客廳被翻得亂七八糟,要不是這種情況之前也有發生過,他準以為自己家裡遭賊了,然後立馬掏出手機打110報警。
  他灰常鎮定地換了鞋,走進去,然後轉身走去臥室。
  然後他也很淡定地發現臥室的情況還不如客廳。
  等他掃視一下四周,才發現一邊正蹲著在尋找什麼的傲嬌女王受。
  「咳……」
  腹黑忠犬攻不高不低地咳了一聲,示意自己回來了。
  傲嬌女王受仍然很認真地翻找著,頭也不回地說道:「回來了還不快幫我找找!」
  不用傲嬌女王受說明,腹黑忠犬攻也明白傲嬌女王受在找什麼。
  他一邊蹲下來裝作幫著找,一邊問道:「怎麼又不見了?你已經買了十幾個了吧,難道馬里奧抱枕會長腿自己跑麼?」
  傲嬌女王受白了他一眼,「快點找,囉嗦什麼。」
  腹黑忠犬攻立馬閉上嘴。
  傲嬌女王受熱愛超級瑪麗,也喜歡收集一些超級瑪麗的手辦海報什麼的,他也買過很多馬里奧大叔抱枕抱著睡覺,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馬里奧大叔的抱枕總是在買回家不出一個月就會突然失蹤。
  不管怎麼找也找不到。
  腹黑忠犬攻有一個習慣,就是每次回家,如果看見傲嬌女王受抱著馬里奧大叔的抱枕睡覺,就會把馬里奧大叔的抱枕從傲嬌女王受懷裡輕輕抽出來,然後隨手扔到廚房的一個偏僻的潮濕陰暗的儲物櫃裡。然後爬到床上,自己摟著傲嬌女王受。
  傲嬌女王受從來不進廚房。
   而且傲嬌女王受的馬里奧大叔抱枕第一次失蹤的時候,他曾懷疑過腹黑忠犬攻偷偷藏了起來,腹黑忠犬攻很生氣,持續三個小時不和他說話,並且用無辜委屈又可憐兮兮、時時刻刻都表露出「因為一個馬里奧大叔的抱枕你居然懷疑我,你不在乎我」的眼神一直盯著他看了三個小時,看得他寒毛直豎,他就不敢再把馬里奧大叔的抱枕無故失蹤懷疑到腹黑忠犬攻的頭上了。
  可是自己買的馬里奧大叔抱枕每次都不到一個月就消失……
  這真的很奇怪不是嗎?
  找了大半天,還是一無所獲。
  鬱悶的傲嬌女王受只好再爬到電腦桌前坐下,點開淘寶網頁,再買一個。
  腹黑忠犬攻在傲嬌女王受身後對著那個總是勾引自家傲嬌女王受的八撇鬍子、一定有穿紅色小褲褲的猥瑣嗜好、不及自己萬分之一帥的馬里奧大叔的圖片露出一個陰森森的笑容。
  


☆、Chapter 12 關於被關小黑屋的馬里奧大叔要叫起

  傲嬌女王受定了一個會尖叫的馬里奧抱枕,可是這些腹黑忠犬攻都不知道。
  也不能怪傲嬌女王受出此下策。
  可是一切都太奇怪了不是嗎?
  他不得不這麼做。
   會尖叫的馬里奧大叔的抱枕和他之前買的幾個馬里奧大叔抱枕沒什麼區別,只是裡面裝了電池電路,比一般的要重一點,另外有遙控,按下紅色按鈕,只要在裡面 的裝置能夠接受到信號的範圍內,都會發出尖聲怪叫……雖然有點扭曲馬里奧大叔的形象,但是為了自己下落不明生死未卜的馬里奧大叔抱枕,……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傲嬌女王受買回了抱枕,和之前一樣,抱著抱枕睡覺。
  腹黑忠犬攻回來,就發現正在午休的傲嬌女王受懷裡那個刺眼的東西。
  那隻可惡的馬里奧大叔抱枕的小眼睛正從傲嬌女王受的懷裡盯著我看!
  混蛋!區區一個玩具居然還敢跟我搶傲嬌女王受!
  居然還對我露出那種挑釁的笑容!
  太可惡了!
  不關你小黑屋看來你是不知道誰才是這裡真正的主人!
  腹黑忠犬攻一邊咬牙切齒地想著一邊動手把熟睡了的傲嬌女王受懷裡的馬里奧大叔抱枕小心翼翼地抽出來。
  然後轉身走出房間,走進廚房,二話不說把馬里奧大叔抱枕扔進了小黑屋。
  腹黑忠犬攻臉上掛著一個勝利的笑容再次走進了臥室,爬上床摟著傲嬌女王受睡午覺。
  想搶我的人,沒門~~
  傲嬌女王受醒來的時候,迷迷糊糊地看了看摟著自己的腹黑忠犬攻。
  腹黑忠犬攻本就沒怎麼睡,這時候看見傲嬌女王受剛剛睡醒,對自己露出迷迷糊糊的表情很可愛,就忍不住親了一口。
  傲嬌女王受沒有掙扎,由著腹黑忠犬攻摟著。
  過了好些時候,終於清醒過來的傲嬌女王受推了推腹黑忠犬攻,伸手去拿那個帶著紅色按鈕的小遙控器。
  腹黑忠犬攻滿臉好奇地湊過去看著傲嬌女王受手裡的小玩意問道:「這是什麼?」
  傲嬌女王受勾了勾嘴角,把小型遙控器交到腹黑忠犬攻手裡。
  腹黑忠犬攻接過小型遙控器,反過來覆過去看了看,最後目光落在了紅色按鈕上面,毫不猶豫地按了下去。
  同一時刻,從廚房的某個偏僻的陰暗潮濕的角落裡傳出一聲尖叫,久久地迴蕩在氣氛安靜到近乎詭秘的房間裡。

  番外
  從那以後,腹黑忠犬攻所懼怕的東西里面,除了鬼又多了一個馬里奧大叔抱枕,也正因為如此,傲嬌女王受不得不決定把所有被腹黑忠犬攻藏起來的馬里奧大叔抱枕都捐獻給孤兒院。
  於是發生了如下對話……
  「你真的打算把這些抱枕都捐給孤兒院?」已經連續失眠好幾天的腹黑忠犬攻虛弱道。
  「你都幾天沒有睡好覺了……」傲嬌女王受戀戀不捨地回頭看了看車後座堆得滿滿的馬里奧大叔的抱枕。
  「其實我想的說是你確定不是把它們送去垃圾回收站而且捐給孤兒院?孤兒院的小朋友會喜歡這種對紅色小褲褲有著特殊嗜好還會突然發出尖叫的怪叔叔麼?他們晚上一定會睡不著覺的……」
  「……」
  也就從那以後,馬里奧大叔抱枕就從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的生活中徹底消失了。
  有時候傲嬌女王受會很胃疼地想,自己當初買那個會尖叫的馬里奧大叔抱枕到底意義何在!


☆、腹黑傲嬌中秋特別篇之但願人長久(上)

  傲嬌女王受最近有心事。
  腹黑忠犬攻是這麼想的。
  大概是從前幾天開始,傲嬌女王受就有些提不起精神,時而還會發呆走神,有好幾次傲嬌女王受叫了腹黑忠犬攻之後卻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而且這些天來傲嬌女王受的胃口也不是特別好,人也漸漸瘦下去了一圈。
  照理說傲嬌女王受有什麼事情是不會瞞著自己的,腹黑忠犬攻這樣想著,可是他問了好幾次,傲嬌女王受都只是說沒事。
  到底是怎麼了呢?
  明明就是看上去很為難、心事重重的樣子。
  為什麼不願意和我說說呢?
  腹黑忠犬攻的心情也逐漸跟著低落了下來,雖然並沒有表現出來,但是還是覺得失落落的,覺得難受。
  中秋節就要到了,腹黑忠犬攻在想著在假期裡要不然就帶傲嬌女王受出去玩玩吧。前些日子兩個人的工作一直都很忙,這時候出去散散心,傲嬌女王受就會快樂起來也說不定。這麼想著的腹黑忠犬攻就背著傲嬌女王受開始翻閱旅行雜誌和旅遊指南,想著八天的長假要去哪裡比較好。
  另一方面腹黑忠犬攻也在從食物上努力讓傲嬌女王受提起精神來。
  傲嬌女王受看在眼裡,心裡卻越覺得內疚。
  因為中秋節的時候,他打算回到B城一趟,和B城的父母一起過節。可是父母應該還是不會接受腹黑忠犬攻跟著他一起回去的吧。
  百善孝為先,這是中國的古訓。
  傲嬌女王受一直是個孝順的孩子,對父母也向來是百依百順,慢慢長大了之後,對父母更是關心又體貼。
   可是自從某一次相親事件中傲嬌女王受向家裡坦白自己喜歡的人是同為男性的腹黑忠犬攻並且說要和腹黑忠犬攻在一起以後,他原本在父母眼裡乖巧懂事的形象就 好像突然而來的一場山體大滑坡般瞬間崩塌了。傲嬌女王受在腹黑忠犬攻的事情上態度固執而又堅決。為此傲嬌女王受的母親還氣得大病了一場,而傲嬌女王受的父 親則一邊安慰虛弱的母親一邊氣急敗壞地指著門讓傲嬌女王受出去,再也不要回來。
  之後不久,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搬去了離B城不遠的C城。
  那時候他時不時還會跑回家去,試圖說服父母,可是每次都是被關在門外。有時候還會聽見屋子裡面母親的哭聲。傲嬌女王受就那麼一直站在門外一動也不動。他不想讓父母傷心難過,可是對於自己喜歡的人,他也絕對不會放手。
  喜歡一個人有什麼錯呢?
  喜歡一個人就一定要在意他的性別嗎?
  喜歡一個人能夠廝守到老不也是很好嗎?
   出櫃的事情傲嬌女王受和家裡鬧得很僵。那段時間腹黑忠犬攻的父母都不在國內,所以兩家家長之間也沒有產生不必要的尷尬。後來腹黑忠犬攻的父母知道這件事之後雖然有些吃驚,但最後還是慈愛地笑著接受了傲嬌女王受,並且說在傲嬌女王受的父母那邊他們也會努力勸說的。兩家都是這麼久的交情了,當初兩位媽媽懷上小孩的時候還笑著說要結娃娃親。
  雖然和原想的有些偏離,但是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傲嬌女王受雖然在C城,但是他每個月還是會回B城一趟,每次都是偷偷躲在一邊,看著自己兩鬢越發斑白的父母,百般滋味都上心頭。
  傲嬌女王受的父母也一直不肯接受傲嬌女王受送的錢和一些營養品之類的,似乎是鐵了心不認這個不孝子。
  對於自己和父母的關係,傲嬌女王受向來閉口不提,他不想讓腹黑忠犬攻為難。每到逢年過節,兩人會一起準備很多禮物寄給B城的父母。
  一轉眼,他和腹黑忠犬攻在一起也已經有兩年了。
  前一段時間接到了父親打過來的電話,他知道母親也在一頭聽著,傲嬌女王受一時間又激動又覺得心酸,拿著電話的手都有點顫抖。
  父母沒提他和腹黑忠犬攻的事情,就是問問他最近過得怎麼樣。
  雖然也沒有提到讓他回去過節這樣的話,但是至少父母那邊的態度已經放軟了很多。
  也許是兩年來,兩位老人家也想開了一些。
  這次回去,也許能夠說服他們。
  其實他和腹黑忠犬攻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抱著這樣的想法,傲嬌女王受決定回家過節,把和父母之間的問題處理好了,就能夠和腹黑忠犬攻一起回去了。兩家人以後也能好好團圓。
  中秋節前一天,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一起吃午飯。
   飯桌上的菜餚很豐盛,一看就知道腹黑忠犬攻花了很大的心思。腹黑忠犬攻一邊給傲嬌女王受夾菜,一邊說些不著邊際的笑話。每次傲嬌女王受心情不好,腹黑忠 犬攻就會講笑話逗傲嬌女王受開心,但是腹黑忠犬攻是個最不會講笑話的人,可是即便腹黑忠犬攻說的笑話一點也不好笑,傲嬌女王受還是覺得開心很多。
  腹黑忠犬攻的父母目前不在國內,如果傲嬌女王受自己回家去過年,那過節的時候,腹黑忠犬攻就是孤身一人了。
  踟躕了片刻,傲嬌女王受還是決定說出來。
  「明天我要回B城一趟,可能後天才會回來。」
  腹黑忠犬攻正拿勺子盛湯的手頓了頓,抬起頭看傲嬌女王受,然後展開一個大大的笑臉說道。
  「好啊,我們一起回B城。」
  「…我自己回去就行。」傲嬌女王受低聲說道。
  腹黑忠犬攻沉默了片刻,放下湯勺,握住傲嬌女王受放在飯桌上的手,溫柔的語氣裡帶了些懇求:「我知道你擔心什麼。可是,我們一起回去不是更好嗎?這麼長時間了,伯父伯母也會想通的。」
  「我……也不想讓你獨自一人面對那種困難……至少,有我和你一起承擔……」腹黑忠犬攻語氣更加溫柔。
  他知道傲嬌女王受是個孝順的兒子,他知道傲嬌女王受為了和自己在一起犧牲了多少。
  他知道傲嬌女王受時常會回B城躲在樹後默默看著在社區公園的路上散步的父母。
  他知道,他全都知道。
  那時候傲嬌女王受幾乎要融於夕陽之中的單薄背影,會讓腹黑忠犬攻產生一種自己再也抓不住的錯覺。
  不想再眼看著傲嬌女王受受到傷害,而自己卻無能為力。
  那種堵在心口的感覺,會扯得全身的神經都在發疼。
  傲嬌女王受聞言一怔,覆在自己手背的大手粗糙而溫暖,叫人忍不住想要依戀,想要抓緊一輩子也不鬆開。
  傲嬌女王受看著眼前的腹黑忠犬攻,腹黑忠犬攻的眼裡儘是憐惜和溫柔,還有些隱約可見的悲傷。
  其實,對於自己和家裡的事情,腹黑忠犬攻或許比自己還要難受。
  自己卻這麼自私的要在中秋節這樣家人團聚一堂的日子裡丟下腹黑忠犬攻一個人。
  為什麼不能勇敢一些?
  至少,無論面對什麼,都有腹黑忠犬攻和自己一起承擔。
  「嗯……」傲嬌女王受忽然笑了起來,反過手來和腹黑忠犬攻十指相扣,「爸媽那邊,應該已經想開了很多……我本只是想著,回去徹底說服他們……然後再帶你回去。」
  腹黑忠犬攻一時半會有點反應不過來,只能茫然地看著傲嬌女王受。
  傲嬌女王受繼續說道:「他們……前幾天給我打了電話……我想這次……他們會認同我們也說不定……」
  「可是……可是為什麼你這些天一直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腹黑忠犬攻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傲嬌女王受看著腹黑忠犬攻,再次笑了起來。
  「因為……我捨不得丟下你,讓你一個人過節……我怕你會……」
  「感到孤獨」這四個字還沒說出口,腹黑忠犬攻已經站了起來,板著臉像小孩子一般委屈而又彆扭地生氣地道:「混蛋!既然這樣,帶我一起回去不就好了!哼!」
  「害得我這麼擔心!……我……我生氣了!」
  傲嬌女王受看著鬧小孩子脾氣的腹黑忠犬攻,也跟著站了起來,微笑著樓上腹黑忠犬攻的肩膀,抬頭輕輕在腹黑忠犬攻嘴角落上一個淺淺的吻。
  「我愛你。」傲嬌女王受輕聲說道。
  我愛你,所以,無論如何,也不想看你受到傷害。
  我愛你,所以,無論如何,也不願和你分開。
  我愛你,所以,無論如何,也請你和我一起,白頭到老。


☆、腹黑傲嬌中秋特別篇之但願人長久(下)

  結果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決定中秋節這天下午回去B城。
  因為B城距離C城並不是特別遠,所以腹黑忠犬攻和傲嬌女王受決定開車回去。在此之前他們去了超市買了一些食材和其他的月餅之類的一些其他東西,用腹黑忠犬攻的話來說就是,女婿到岳父岳母家當然是一切由女婿來了。
  傲嬌女王受以手扶額,在心裡默默吐槽道,女婿你妹!
  不過……腹黑忠犬攻看起來真的是挺開心的。
  好像還有點小小的緊張。
  因為他在上車前一直在問傲嬌女王受自己的形象還好不好,有沒有顯得很頹廢,而且在之前換衣服的時候腹黑忠犬攻也選了半天。
  這讓傲嬌女王受不由笑道:「說你是在我爸媽眼皮子底下長大的也不為過,你什麼樣他們還不清楚。就是回去過個節而已,犯得著這麼緊張兮兮的麼?」
  「緊張?」腹黑忠犬攻坐在駕駛座上,歪著頭看著坐在副駕駛位上的傲嬌女王受,突然無賴道:「雖然有那麼一點點,但是如果你親我一下,我就不緊張了。」
  傲嬌女王受白他一眼,「專心開車!」
  腹黑忠犬攻默默轉過頭,「明明之前還那麼主動的……」
  「閉嘴!」傲嬌女王受臉色發黑道,自己當初一定是昏了頭才會親腹黑忠犬攻,誰知道腹黑忠犬攻這傢伙隨時隨地都會發情!要不然他們也不用搞到這時候才回B城,要不然……他們現在早和父母圍著桌子吃月餅了!
  腹黑忠犬攻偷偷瞟了一眼臉紅的傲嬌女王受,一不小心好像又惹傲嬌女王受生氣了,不過,腹黑忠犬攻卻覺得心裡快樂無比。
  腹黑忠犬攻和傲嬌女王受一起回B城,傲嬌女王受並沒有提前給家裡打電話,所以他的父母根本不知道他們要回來。
  反正食材什麼的都帶了,還有腹黑忠犬攻這個大廚在,不怕回去的時候傲嬌女王受的父母沒給他們準備晚飯。
  何況吃飯遲一點也沒關係,那樣看到的月亮更圓更大更亮更美。
  傲嬌女王受這樣想著。
  汽車駛過繁華的城市,駛進隧道,又到了外郊公路,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漸漸接近B城,可以看見B城被節日喜慶的華燈暈出暖暖的光暈,彷彿在指引著遠歸的遊子,那就是家的方向。
  雖然腹黑忠犬攻和傲嬌女王受並沒有離家多遠,但是想到這兩年間的種種,心中也不免百感交集。
  這兩年間,雖然傲嬌女王受的家裡人不認可他們,但他們兩個過得也一直很好,兩個人攜手為幸福的生活一起打拚努力,互相體諒,互相關懷,他們之間的那份愛,隨著時間的推移,就像是擱得越久就越醇美的酒,在時間的長河裡散發著令人沉醉的沉香。
   車子駛進了B城繁華的公路,周圍巨大的建築物在霓虹燈的映照下顯得光鮮亮麗,遠處的廣場上空,綻放著一簇又一簇絢麗的煙花,巨大條幅的廣告上印著看起來 美味可口的月餅和人們歡快的笑臉,大大的帶著花邊的字體書寫著「中秋快樂」的字樣。置身於這種溫馨而又美好的節日氣氛裡,換了誰,都會忘記所有煩惱和不 安,讓自己暫時沉溺在這種屬於團圓的歡樂氛圍裡。
  車子快駛進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所住的那個社區裡的時候,腹黑忠犬攻突然在路邊停了下來。
  「我……有點緊張。」
  腹黑忠犬攻低頭小聲說道。
  「如果,伯父伯母不願意怎麼辦?……」
  「如果……他們把我趕出來怎麼辦……」
  「他們一定很生我的氣……要不是我你也不會……」
  果然……這傢伙,真的是緊張到了這種程度呢。
  剛才在路上明明還是那種厚臉皮的樣子……
  其實傲嬌女王受自己也有點緊張,畢竟……父母只是打電話問了自己最近過的怎麼樣。
  不過,這種情況下,他還是伸手握住腹黑忠犬攻扶著方向盤的手。
  雖是無言,卻是最大的安慰。
  當兩個人終於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走下車,沿著一階一階的樓梯慢慢爬到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的父母所在的樓層,站在兩家們之間門前走道上的時候。兩人瞬間都有了一種無比親切無比懷念的感覺。
  自從那件事後,已經有兩年這麼長的時間沒有像現在這樣兩個人並肩站在這裡。
  憶年少時候,兩人總是一起上學放學,每天晨間在這個地方相遇,背著書包並肩去學校,傍晚的時候又在這裡道別,回到各自家中。
  往事種種,皆上心頭。
  傲嬌女王受深深吸了一口氣,騰出一手來,按響了自家的門鈴。
  兩人站在門前等待的時間哪怕只有一瞬間,也好像會有一輩子那麼漫長。
  更何況——
  屋裡居然一直沒有人來開門……
  傲嬌女王受又按了兩遍門鈴,依然沒有人開門。
  站在門外的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不禁心裡一沉。
  是在看電視沒聽見還是……不想見到自己?
  想到這種可能,兩人皆是心中一涼,手心裡面隱隱開始冒出一層細汗。
  不論是傲嬌女王受還是腹黑忠犬攻都不想會是第二種可能,傲嬌女王受仍然按著門鈴,腹黑忠犬攻微低著頭,臉上的表情在樓道昏暗的燈光下顯得不太真切。
  正在兩人心裡亂作一團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的手機同時響了起來。
  接通的一瞬間兩家家長的聲音分別從各自的手機裡面傳了出來。
  「你們倆個小兔崽子跑哪去了?怎麼半天沒人開門?!」
  「爸?」
  這邊腹黑忠犬攻和傲嬌女王受異口同聲,都不由吃驚道。
  「你們怎麼回來了?你們不是在國外嗎?」
  「您和媽去C城了?怎麼不提前通知我們一聲?」
  「在國外就不能回來過節?」
  「不通知你兩你兩就亂跑是不是?過節不待在家裡好好過,看你們兩回來我不收拾你們!」
  兩人相視一眼,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笑了起來。
  原來是和父母想到一起去了,結果卻半路錯過了。
  傲嬌女王受對著電話道,「爸,我們現在在B城,您和媽還有叔叔阿姨他們先等等,我們馬上就趕回去!」
  腹黑忠犬攻也對著電話和自家父母說明了情況。
  兩個在B城撲了空的人卻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提著東西急匆匆地奔下樓,開車上路,返回C城。
  一路奔波,兩人到B城的時候已經快九點了。
  在所住公寓樓下小花園的長椅上碰到了等在那裡的各自父母。
  「臭小子,回家不知道給你媽打個電話嗎?害得我們等這麼長時間。」
  迎面就免不了被一頓責怪,聽在傲嬌女王受和腹黑忠犬攻的心裡,卻都覺得暖暖的。
  今晚的月亮特別的圓,兩家人一起朝公寓的樓梯口走去,腹黑忠犬攻和傲嬌女王受低著頭走在兩對家長中間,默默握緊了對方的手。
  想當年總角之交,竹馬情深,而今共結秦晉之好,與君執手相將,願天地共偕老。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