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8«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0
| Login |
2012-10-23 (火) | 編集 |
小受跟小攻住在一起,但是他們相敬如賓,有天下大雨小受早上把棉被拿去曬啦有木有,然後濕啦有木有,然後就跟小攻一起睡啦有木有...然後..然後你們自己看啦有木有
肉香~
周蘇住在B社區L幢419室已經兩年多了。房子其實是和大學時的一個學弟合租的,學弟的名字叫沈唐,平時基本不說話,偶爾說話也是:「周先生早安。」、「周先生晚安」然後就沒有下文了。所以即使身為同志的周先生和這個蛋疼的傢伙住了有這麼一個YD名字的公寓樓兩年零六個月,兩人抬頭不見低頭見也就偶爾那麼對望點頭,或是逢年過節兩人默默看菜吃菜的搭夥聚餐罷了。

但是你們懂的,命運的輪子神馬的總是是在不經意之間轉動的。╮(╯▽╰)╭
過兩天就放清明假了,天氣也總算經過幾番冷啊熱啊的也開始慢慢回暖。前段時間陰雨綿綿冷風陣陣,周先生覺得被子潮得都快能擰出水來,於是趁著今天的好日頭,把自己和沈唐的床鋪都洗了晾了,被子枕頭也通通送到陽臺上曬太陽。忙活完這些,周先生覺得非常滿意,於是興高采烈地哼著小調,默默腦內清明燭光晚餐什麼的,背上菜籃子購物去了。

人們常說XX城四季如春,但是周先生住的YY城卻是春如四季 =
=。人們還常說天有不測風雲氣象預報永遠只有即時的是準確的什麼的,在這個中午大太陽二十幾度,下午四點三十氣溫五度兼大雨的日子裡,周先生杯具了,但是這時候他還在賣場裡對著一水箱游來遊去的鯽魚星星眼。

五點十分的時候,周先生默默站在賣場門口,對著瓢潑大雨憂傷。計程車A不肯載他,計程車B不肯載他,計程車C還是不肯載他……周先生欲哭無淚地看著一輛輛飛馳而去順便濺他一身水的計程車,默默地給自己今天的杯具程度上調兩等,然後撥通了沈先生的電話。

「啊……沈先生,你能來接下我嗎?QAQ」
……
「我剛在六十九賣場買完菜,打不到的……」
「哦。」
「拜拜……」

「不好意思麻煩你啊。」
「不客氣。」
「座位被我弄濕了啊,太不好意思了。」
「沒關係。」
「你們公司明天放假了吧。」
「嗯。」
「雨好大啊,早上還那麼好的太陽呢……啊!!!!!!」
「嗯?」等待紅燈的時候,沈先生轉過頭看著周蘇。
「我早上把咱們倆地床鋪都洗了啊QAQ」
「……」
「被子也晾在陽臺上了 QAQ」
「……」
「我把我備用的一套也洗了曬了啊!!!!!!我是傻瓜啊!!!!!!!!!」
「晚上一起睡吧。」
「咦——?」
沈先生默默抬離合踩油門。

沈唐才把門打開,周蘇立馬把鞋子一甩,換上室內拖衝到陽臺。沈先生淡定地關上門,放下菜,換上室內拖,走向陽臺。躺在陽臺上的被子被雨完全打濕了,皺巴巴地爛成一團像一個奇怪的笑臉。看著那三床被子,沈唐意味不明地彎了下嘴角。周蘇暗道不好,啊呀媽呀沈先生氣得嘴角抽抽了,腫摸辦?!!!!!

周蘇扭捏著擰著半濕的衣角,期期艾艾地:「這個……現在要怎麼辦啊?」
「你把這些收拾起來,然後把我櫃子裡的另一床被子拿出來。我去煮飯。」
周蘇不可置否地應了一聲,默默把手伸向那團東西,又開始了魂遊象外的腦內劇場:
混蛋我還是學長呢,真丟臉,最討厭氣場淡定又強烈的學弟了!!!!!!今天睡一起怎麼
辦啊!!!!!!!萬一我XXOO了怎麼辦!!!!!萬一他發現我XXOO他怎麼辦!!!!!!萬一他要XXOO怎麼辦!!!!!!!!哎呀,剛剛沒有告訴他今天的鯽魚不是紅燒啊,要燒湯啊,怎麼辦要不要現在告訴他。不行,看到光禿禿的鯽魚和豆腐會有不好的聯想的!!!!!!!韭菜不想讓他放肉絲炒啊什麼都不放炒得嫩嫩的最美了!!!!!!矮油!!!我在想神馬啊!!!快想晚上要怎麼辦才是真的啊!!!!!!混蛋阿超為什麼要和物件去洛陽啊!!!!!!這樣我要怎麼借宿啊!!!!!!討厭!!!!!!!

「飯好了。」
「啊……哦……來了啦來了啦。」周先生戀戀不捨地摸了下柔軟的被角,磨磨蹭蹭地摸上飯桌。啊,是鯽魚豆腐湯誒,韭菜也沒放別的,嗯,糖醋排骨最喜歡了,果然還是小糖糖最好了。

「喝點酒吧。」
「好啊好啊。」矮油,沈先生笑得好溫柔啊,我要蕩漾了啊討厭。誒,怎麼突然看不見了,「阿沈,停電了嗎?」說罷便起身,不料用力過猛,撞到了桌子。

「周先生你坐下,我記得廚房有蠟燭,我去拿。」
本來周蘇以為會是很普通的那種往桌上滴兩滴蠟然後粘上去的蠟燭,沒想到是那種帶著螺旋花紋的順便居然還帶那種三叉戟似的的古典燭臺。默默苦惱著這燭臺是什麼時候買的的時候。沈先生忽然開口了:「還是燭光晚餐呢。」

周蘇默默扭頭,一點都不好笑。「是啊是啊。可惜我不是個漂亮妞啊。喂!肚子是我的啊!!!!!不准搶!!!!!!!!!!!!!!!!」
「我只是想幫你夾。」
「誒……呀!兄弟還客氣什麼啊!!!你吃吧!!!!魚肚子肉最好吃了!!!!!」
沈先生默默地看了眼周蘇,默默地把筷子上的肉扔向周蘇的碗裡。
「阿沈你是好人!!!好愛你怎麼辦!!!!!」
「喝兩杯。」
周蘇豪氣衝天地捉起酒杯,刷的一下,一杯紅酒就下肚了。又刷的一下奪過沈唐的酒杯,又幹了一杯。把酒杯重重地一放,狠狠地瞪著沈唐。混蛋你為神馬不說以身相許啊!!!



實際上,周蘇是個酒量完全杯具的人,最杯具的是,其實,他還對紅酒過敏,而且,他自己不知道。所以兩杯上好的紅酒下肚,周蘇的小臉慢慢紅了,慢吞吞地扒著飯,順便意味不明地盯著沈唐傻笑。

在一個沒有電只有蠟燭、太陽能熱水器和一個看起來很可口的男人的夜晚,周蘇大爺在吃飽了喝足了以後,只能選擇搖搖擺擺地爬進浴室。而沈唐先生作為419室全職家庭煮夫,在尋找應急燈充電小檯燈失敗之後(剛剛吃晚飯的時候你怎麼不去找
= =),不知道又從哪裡找來了一個熏香燭台放在浴室的洗手臺上,以免周先生洗澡跌倒,自己又默默地回到廚房湊著孤苦伶仃的燭火刷碗。
事實證明,相信周先生能在幾杯紅酒的催化下站直洗澡是不可能的。
「啊!!!!!!!」
響徹雲霄。
驚得沈唐差點丟了手裡的瓷碗,大喊:「你怎麼了?!!!」
「呵呵,跌倒了啊!!!!哈哈!!!!!!好好玩哦,澡盆有弧度可以當滑梯啊哈哈!!!」
大著舌頭的聲音從隔壁傳來。
沈唐忽然有了一種今晚不妙的預感,把手裡最後一隻碗擦乾丟進消毒櫃。拿上燭臺,在去浴室之前拐了一道先去了自己的房間拿上了換洗的衣物。
浴缸裡的傻瓜傻乎乎地衝來人笑了笑,「矮油,唐唐,和學長一塊洗澡澡吧~可有趣了呢~」
「……」了呢你妹啊!!!!!
「快來嘛~」周蘇見來人沒有反應,斜躺在浴缸裡,弓起了腰右手慢慢地自左胸劃過整個胸膛。又像是有些疑惑似的扁了扁嘴,來回用指尖揉搓著胸前的一點。

「我說……」
「唔……」
「穿著褲子洗澡真的好嘛?」
「……」一直在胸膛作怪的手頓了一下,「哈哈!!!泳池好大哦!!!!!唐唐一起來玩嘛!!!!!!!」
「我幫你。」說罷,沈唐先脫了自己的衣服,整齊地放在一邊。然後扶起周蘇身體靠在自己身上,將周蘇的褲子脫下,扔到一邊。周蘇整個人軟綿綿的掛在沈唐身上,頭靠在沈唐的頸窩,手不老實地在沈唐的腰上滑動,「唐唐你摸起來好滑哦。」

「不要亂動。」沈唐看了看半掛在周蘇胯上的內褲,又看了眼內褲疑似隆起的部分,不經覺得有些頭疼。
「唐唐,游泳是要躺下來的哦~~~」
「泳池不能穿褲子,我幫你脫。」
「好啊好啊。」周某人從善如流地回答,用胯部蹭了蹭沈唐,一邊傻乎乎地呵呵笑。
沈唐嘆了口氣,一下剝了周蘇的內褲,將水溫調高,花灑調大,為懷裡的人周身打上沐浴乳。沈唐垂下眼睛,看著周蘇白皙的背,不禁放掉了手裡的沐浴球,手掌貼上因沐浴乳的存在而更加滑膩的背,輕輕摩挲,不覺有些心猿意馬。

掛在沈唐身上的周蘇也沒閒著,正在默默地心蕩神馳:矮油!!!這麼多年了!!!他終於下手了啊淚!!!太不容易了有沒有!!!終於在摸我的背了!!!不要大意地往下這樣那樣吧!!!我要不要主動一點呢……晚上的糖醋排骨好好吃,明天還要再買排骨……嗯……飛起來了飛起來了……紅酒的感覺好棒啊……好睏啊……

正進行著曠日持久的搓背工作的沈唐,忽然感覺biaji一下懷裡的人重了好多,試著喊了周蘇的名字幾聲,沒有得到回應之後,默默把人輕輕地平放在浴缸底部。手裡有一下沒一下地擦著沐浴乳,看著安靜的周蘇不由出神了,回過神來又忍不住嘲笑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當初千方百計地拜託別人最後終於和周蘇同租了一套房,同住兩年卻一直沒有什麼進展,直到三個月前自己「不經意」地「隨便」做了幾個菜,又「隨便」說了一句菜價漲了之類的話,才引起周蘇的注意,並且在周同志的強烈要求下,開始家庭煮夫的生活。多了點相處的時間,大概會比較容易吧。

打開花灑,仔細地衝去周先生身上的泡沫,拿起一邊的浴巾把周先生裹起來擦拭,聽到周先生不滿地拱了一下又哼哼了幾聲,沈唐忽然覺得有些好笑,看了眼懷裡的人。果然還是再過一段時間比較好吧。低頭輕輕地在周蘇額頭上落上一吻。



半拖半抱地把周先生送上床,快速地給自己洗了個澡,喝了口冰水。沈唐終於磨磨蹭蹭地上床了。如果沈先生和周先生是一樣的性格的話,現在肯定會緊閉雙眼四肢僵硬地裝睡,但是腦內肯定是有一萬頭草泥馬在狂奔咆哮麻痺的心上人睡在旁邊好想先XX再OO啊腫摸辦這樣。但是你懂的,沈先生剛剛才在浴室做完心理建設,所以他只是側躺在床的一邊,用溫油的目光默默地注視著周先生。然後,他向周先生伸出了魔爪。

好吧其實也不算魔爪只是把周先生往懷裡攬了攬,整個人都貼在周先生背上,手又不自覺地伸向了某個部位而已。
心上人在懷裡,又毫無防備的睡著了什麼的,沈唐要是還能淡定得跟什麼一樣明顯就是X痿了。怎麼來形容沈唐這時的感覺呢……就像沈唐還只有十幾歲的時候,第一次偷偷看了從網上down下來藏著掖著許久又不敢看的片子一樣。心跳如雷,腦子一片空白,只有手急速的律動,按捺著自己輕輕的摩挲著懷裡的人,忍不住輕咬周蘇頸間細滑的皮膚,試圖攫取一絲懷中人的氣息。

「唔……好難受……」懷裡的人發出甜膩的呻吟,胡亂扭動的軀體散發著因飲酒而引發的高熱,讓沈唐原本就不太平穩的呼吸更加急促,用力扣住周蘇的腰,更快地動作起來。

被桎梏緊壓的感覺,讓周蘇從半睡半醒間醒來。
剛剛醒來的周蘇本是迷迷糊糊的,試著扭了一下`身子,身後的觸感讓周蘇一下子僵住了身體。
「終於……醒了嗎,嗯?」濃重的鼻息徘徊在頸間,讓周蘇有一種奇妙的酥麻感,還未來得及發出聲音,頸側就被身後的人重重的噬咬。
「唔……」周蘇此刻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做什麼反應好,奇怪的麻癢似乎開始從頸側傳遍全身,讓人癱軟,讓人忍不住輕輕地往身後人的胸膛磨蹭。
「沈唐……」像是渴求著什麼,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是要這樣嗎……」沈先生一直在周先生腰間手作怪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滑下,牽著周先生的手,握著在相互磨蹭間早已硬起的東西慢慢滑動。
「你……」混蛋!!!平時道貌岸然一言不發的,沒想到在床上這麼YD,沈先生最討厭了,動快一點是會怎麼樣啊討厭。
沈先生的另一隻手也探了過來,按住周先生胸前的一點揉搓。在周先生身後作怪的硬物擠在周先生的臀間來回慢慢的頂動。
周先生終於完完全全清醒了,腦內此刻有一萬的三次方只草泥馬在萬馬奔騰呼嘯而過:這是腫摸回事啊!!!我在做神馬啊!!!!!沈先生嗑了傳說中居家旅行殺人越貨必不可少的X藥嘛!!!!!那硬`挺的腹肌!!!!!!強健的臂膀!!!!!!!最重要的是好銷魂的XX,矮油不要逼迫人家直接說粗來嘛,人家害羞嘛!!!!!!沈先生……這是要和我一J鍾情,再J傾心,然後不停地J啊J嘛捂臉!!!!!!太害羞了!!!!!!!

「周先生,你……覬覦我很久了嘛……」輕輕地掐住了周先生的鈴口,帶著一絲笑意一派輕鬆地問。這時周先生才發現剛剛一激動把腦內的奔騰的草泥馬都放了粗來,讓沈先生聽到了。

不活了!!!!!!捂臉!!!!!!!!!草泥馬繼續奔騰。
「現在才害羞的話,太晚了哦。」
「沈先生,我看錯你了!!!!!!!」
╮(╯▽╰)╭
「快放開啦混蛋!!!!!」
「這裡好像不想讓我放開呢~」
「沈唐你個大變態!!!」
「我知道你最喜歡我對你變態了。」說罷隨意地在周先生的臉頰親了一口。
「你……」周先生呆呆地摸著臉。
沈先生停下手裡的動作起身,壓在周先生上方,捧住周先生只有呆呆看著他表情的臉。
「我喜歡你喲,學長。」
「這個時候該親我啦,笨蛋!」

綿密的親吻鋪面而來。像是嘗不夠似的,沈唐一邊笑著一邊輕咬著周蘇的唇瓣,變化著不同的角度挑`逗著對方,誘惑周蘇張開嘴,探入周蘇的口中,細細地掃過周先生的齒列,而後熱情地追逐著周先生的軟舌。像是渴極了一邊,急於汲取對方唇間甜蜜的津液與氣息,手忙腳亂地為對方脫去身上的衣物。呼吸急促而紊亂,雙手不耐地在對方的脊背、胸膛上揉搓,下`身也不自覺地送到一處,難耐地靠著對方的身軀快速的頂動。

即是是在兩人微微離開對方的唇舌的片刻,沈唐也不甘願似的不願離開周蘇的嘴唇,耳鬢廝磨間輕輕地訴說著愛語,蜻蜓點水鬧著玩一樣一下一下親吻著周蘇。

「好難受……阿唐……」
「怎麼了?」一邊咬著周先生的耳朵,沈先生含糊地問。
「好癢……QAQ」
「嗯?」
周蘇抓住在自己身上作亂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急躁地說:「阿唐……這裡……這裡好癢……QAQ」
「嗯……」
「幫幫我……」
「想讓我怎麼幫你呢?」
「阿唐……」周蘇抬起今天以來他的第N次苦逼臉,「我好像過敏了……」
「是嗎?」沈唐來回揉搓著周蘇的胸口,盯著周蘇的眼睛問。
黑暗中周蘇看不清沈唐的表情,只是不知為什麼似乎能夠從沈唐一直以來總是很沉靜的眼神中看到一些戲謔和瘋狂。只能訥訥地開口:
「太輕了……」周蘇恨不得把頭埋在枕頭裡,人面獸心的傢伙最討厭了!!!
「還是這樣……」說著沈唐的手已經離開他的胸膛慢慢順著腰線往下走,而後握住兩人的硬`挺來回摩擦。
「嗯、嗯……不……不要……不行的……」
剎那間,離開了整晚的燈光回到了房間,溫暖的橘色燈光似乎給微寒的夜間帶來了一絲暖意。周蘇還沒來得及害羞,只聽沈唐喘了一口氣,「還是這樣呢,嗯?」沈唐低下頭,濕熱的唇舌已經吮上週蘇的胸口。因為酒精而起的小片紅疹在燈光和大片略顯白`皙的皮膚的映襯下顯得色`情而挑`逗。經由沈唐的舔舐,胸口的麻癢似乎更盛,使得周蘇不由地挺起了腰扭動著身軀尋求更多的刺激。沈唐忽然用力地在周蘇的胸口狠狠咬了一口。

「唔……」胸口和下`身在長時間慢條斯理的舔咬摩擦下早已敏感不已,這樣狠勁的一口就像一顆強勁的解藥,紓解了全身的麻癢,讓周蘇一下洩了出來,高`潮的快感讓他渾身癱軟。沈唐又湊上來和他親吻,周蘇也乖乖地張開嘴,予取予求。






№ 1 By 槍打出頭鳥





「學長,你很快呢。」
誰像你這個惡魔,不知道在我睡著的時候都偷偷自摸了多久了還不出來混蛋!!!但這樣的話周蘇又說不出口,只能狠狠地瞪了沈唐一眼,「變態!!!」

沈先生笑眯眯順手從床邊的櫃子裡拿出KY, 「那我就不客氣啦。」
混蛋!!!連作案工具都準備好了有木有!!!天知道這混蛋都意淫我多久了!!!!!還拿得那麼順手!那麼隨意!常常操練了吧混蛋!!!色魔神馬的最討厭了!!!!!!周先生憤憤地用右手按著腰順便怒視著沈先生。

後者則表現地和剛才一樣淡定,勾著嘴角似笑非笑地盯著周先生,悠閒地從膠管中擠出帶著點淺粉色的透明液體。
「說明上說是草莓口味,」放下手中的KY,沈先生用食指沾了一些送入自己口中,「嗯,還有點甜呢。學長也嘗嘗吧。」
大變態!!!周蘇默默在心裡狂叫,胡亂著扭著頭。沈先生也不生氣,笑眯眯地任由手上的液體胡亂地滴落在周先生的臉上。
「學長這樣看起來,真淫`蕩啊……」
「你才淫`蕩!!!你全家都淫`蕩啊混蛋!!!!!」
沈先生皺了皺好看的眉毛,彷彿非常不滿,「特地挑了你喜歡的草莓味,你居然連嘗一下都不願意。」
「大變態!我為什麼要嘗那種東西啊混蛋!!!!!」
「嘖,學長的詞彙真貧乏,」低頭有些可惜地看看了周先生的嘴,擠出剩餘的潤滑劑,「既然上面不願吃,那就喂給下面吃好了。」
即使是帶著潤滑劑的細長的手指,一下子進入的痛楚也讓周蘇有些吃不消。
「唔……好疼,混蛋你溫柔點會死啊!!!」周先生甩過去幾記眼刀。
「誰叫學長這麼不乖,要全部吃進去哦,乖。」
沈先生雖然這麼說,但是手中的動作明顯放輕了。周先生心裡覺得沈先生果真是愛他的,馬上就變得溫柔了,不就被沈先生戳幾下嘛,沒什麼大不了的,於是心安理得地躺著享受有點奇怪的按摩,一邊從嘴裡發出哼哼聲。

如果看到這裡你覺得接下來沈先生會一根手指、兩根手指、三根手指,OK,進去各種動然後收工再一輪你就錯了呀你。╮(╯▽╰)╭。你覺得為神馬潤滑劑是草莓味的呢?你腳得為神馬潤滑劑是YD的淺粉色呢?因為說明書上除了有說:「此款產品安全可靠,氣味芬芳,口感美妙,還是帶草莓味的哦~給你帶來草莓一般XX的OO初戀~」在潤滑劑包裝的正面,還有這樣的內容:「YY成分讓你的小傲嬌變成只屬於你的YD小乖乖喲~」

所以,現在周先生感覺非常的不妙。首先是沈先生已經拿出了剛剛在他體內亂動的手指,默默地用手上剩餘的潤滑劑蹭自己的胸口。其次是,沈先生潤滑完之後沒有……討厭啦人家才不說呢哼。最重要的是,周先生此刻感覺自己的才不告訴你的那個部位現在熱熱的麻麻的癢癢的,胸口也越來越癢,自發性地慢慢地往沈先生身邊蹭來蹭去。

「學長現在不早了,我們把燈關了睡覺吧。」
神馬!!!!!!!!!
「學長是怕黑嗎?那就不關燈了,晚安。∩_∩」
「怕你妹的黑啊!!!!!混蛋你那種笑容是神馬意思啊!!!!!」
於是沈先生作出了願聞其詳的表情示意周先生繼續說下去。
「弄成這樣還不都是你害的!!!!!你這樣就準備睡覺了嘛!!!!!!!!!!」
「對啊,」沈先生露出溫柔的笑容,「學長舒服了就行了,我真的困了。」
「混蛋!!!!!」雖然此刻周先生永遠不會告訴你的那個地方覺得又麻又癢非常難受,腰肢酥麻,渾身痠軟,但是為了同仇敵愾(?),周先生狠狠地推了一把沈先生,試圖把沈先生推倒。

不用說,周先生又失敗了。╮(╯▽╰)╭
「本來還想體諒下學長是第一次就不做了呢,」沈先生露出歉意的表情,「不過既然這樣……」
一下子頂入,讓周蘇忍不住叫出聲。已而做了充分的潤滑,不知是因為情動還是過敏而產生的麻癢,都因為沈唐的進入而得到了緩解,輕微的痛感,周蘇更多的感覺到的是被摩擦的快樂。

「唔……沈……」
「舒服麼?」沈先生低頭親親了親周蘇的胸口,更用力地動作起來。
「舒……服……個……啊……屁啊!唔……混……」
「嗯,周先生下面的小洞確實很舒服,緊緊地咬著我不肯放呢。」
「慢點……混……蛋……」
「人家這麼用功,還被你嫌棄,學長你自己動……」
周先生終於鬆了一口氣,方才那番動作周先生只覺得心都快從胸口跳出來了。抬頭看了看正在自己上方對著自己笑的傢伙,忽然心裡一熱,雙手抱住周先生的脖子,把對方的臉拉下來和自己親吻。腿也不由自主地勾上了對方的腰。

「阿沈,快一點嘛……」周先生咬住沈先生的嘴唇悄悄地說。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啦。」

對於第一次做`愛做的事情的情侶,第一次寫肉的作者來說,沈先生和周先生在這個停了電又有點過敏的夜晚,完成了很多原來樓主覺得都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比如說,樓主居然沒有坑,他們沒有在浴缸裡做,沈先生居然沒有X痿,他們換了好多種姿勢。╮(╯▽╰)╭


「那裡……嚶……那裡……」
……
「好舒服啊……嗯、嗯……」
……
「不要了……不要了……」
「你嘴上說不要,下面可不是這麼說的。」
「舒服嗎?」
「哼,告訴你我一點都不舒服,不要碰那裡啊混蛋!!!!」
……
「要去了……嗚……快放開……」周先生眼淚汪汪地看著沈先生。
「不放。」沈先生呲了呲牙,對周先生笑。
……



「乖,自己動。」
笨拙地扭著腰,前後搖動,周先生狠狠地瞪了沈先生一眼。被這麼一瞪,沈先生哪還把持地住,於是又把坐在自己腰上動的人推倒,狠狠地……你懂的。

「謝謝招待喲,學長。」 = 3 =
「滾蛋!」



哼,早知道前年就該趁著雨天把被子曬了的嘛。學弟神馬的,果然最討厭了!!!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