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2
| Login |
2012-11-18 (日) | 編集 |
花美男回到家時,看到小迷糊抱著抱枕坐在沙發上發呆,低頭在小迷糊發旋上印個吻。
「在想什麼?」
小迷糊搖搖頭,「沒有。」
花美男去做飯,小迷糊巴巴的跟在後面,抱著抱枕站在廚房門口看花美男忙碌。
花美男是美男,即使繫著圍裙捲著袖子剁肉也是美男。
小迷糊做過飯,端出來的時候期待的看著花美男,花美男嘗了一口,點點頭,小迷糊想嘗嘗的時候,被花美男用筷子拍開,「這是你做給我的,你去吃別的。」
「沒有別的。」
「還有泡麵。」
小迷糊很委屈也很高興,因為花美男喜歡吃他做的飯,可是那晚花美男在廁所過了大半晚,小迷糊心疼的抱著花美男發誓再也不進廚房。
「在看什麼?眼睛都紅了。」
小迷糊還是搖頭,「沒什麼就是看看你。」很快就看不到了。
花美男嘆氣,騰出手敲敲小迷糊的腦袋,「這麼久還看不夠。」
「看不夠。」永遠都看不夠。
飯後,小迷糊放下筷子,坐的筆直認認真真的看著花美男,「我們分手吧。」
「為什麼?」
「她比我更愛你。」
小迷糊說不下去,跑到門口又跑回來,抓起抱枕,跑。
花美男十分平靜的站起身,換好衣服,對著鏡子整理一下形象,出門。
路上打了個電話,「你做了什麼?」
對方的聲音很得意,「我說過,你不答應我會後悔的。」
花美男把電話掐了。
小迷糊抱著抱枕縮在椅子上,抱枕是他找人特別製作的,有他和花美男的合照。
抱枕上花美男的微笑還是那麼迷人,花美男以前照相都是不笑的,小迷糊每次翻花美男以前得相片都想揉揉花美男的臉,「老公,這是不好的,會成面癱的。」
可是花美男和他一起照照片的時候,嘴角都會帶著微微的寵溺的笑容,小迷糊把臉埋在抱枕裡哭,我愛你,真的很愛,可是我只會給你添麻煩,明明工作那麼忙回家還要照顧我,她很好,她能幫你好多好多,還能給你生寶寶。
小迷糊不知道哭了多久,抬起頭發現面前站了一個人,哭得太忘我了都沒有發現,那人彎下腰吻去他臉上掛著的淚,小迷糊乖乖的讓他吻,在他起身的時候,小迷糊猛地抱住,「哇」一聲哭得更厲害,「老公,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我會去學,我會照顧自己不給你添麻煩。」
花美男拍拍他的背,「回家吧。」
「好。」
到家後,花美男放開了一直牽著的手,走到電腦面前,把鍵盤卸了,小迷糊歪歪頭,疑惑的看著他,「老公,你在做什麼?」
花美男把鍵盤遞給他,「跪上去。」
「老公~」
「撒嬌沒用。」
小迷糊很委屈,他也是想花美男好才會做那個決定的,自己明明也很難受。
「知道自己錯哪裡?」
小迷糊搖頭,自己沒有錯。
「我一直以為你的實力只有把自己賣了,沒想到你能把我賣了。」
「我……我是為了你好,她真的很愛你還有你的寶寶。」
花美男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你和她很熟?」
小迷糊搖頭,「今天第一次見。」
「你知道她是誰?」
小迷糊努力回想,囧了,「我……我忘了問她名字了。」
「我告訴你她是誰。」花美男打了電話,「徐涵雅,給我滾過來。」掛了電話一指小迷糊,「你,去跪鍵盤。」
小迷糊對著鍵盤糾結,「老公,能換換不?」
「廚房有綠豆。」
徐涵雅到了之後小迷糊刑滿釋放,可是站不起來,花美男掂著他扔到沙發上,坐下來開始給他揉膝蓋。
小迷糊看看徐涵雅一直推拒花美男,花美男瞟他一眼小迷糊立刻乖了。
徐涵雅是花美男的妹妹,在讀大學生,每個月生活費經過花美男,可惜花美男一直掐著她的生活費,只給基本保障金,絕對不給一毛錢揮霍資本,徐涵雅怒,威脅花美男,「我不管,我要大購物,你不答應我就欺負你老婆。」
花美男連眼神都不給她,「你隨意。」
於是乎徐涵雅就找小迷糊,說的楚楚可憐聲淚俱下成功得騙取大嫂同情淚若干。徐涵雅自己都要為自己演技高呼了。
徐涵雅交待完之後,攤攤手,「我沒想到你那麼好說話,這麼容易就把他送我了快」
小迷糊聽完這句臉恨不得縮成一團團花美男口袋裡,丟死人了!
嗚嗚,老公,我對不起你,我還去跪鍵盤。
花美男把小迷糊摟懷裡,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卡,遞給徐涵雅,「密碼080401。」
徐涵雅美滋滋的結果,「裡面有多少?」
「夠你花三年的。」
「那什麼,大哥大嫂不打擾你們,我走了。不用送了。」
「知道錯了?」
「知道了。」
「錯在哪裡?」
「不該隨便相信別人的話。」
「還有?」
「不能隨便賣老公。」
「隨便?」
「不……不是,堅決不能賣老公。」
「你說我應該怎麼罰你?」
「我……我……要不我還去跪鍵盤?」
「你跪鍵盤我有什麼好處?」
小迷糊想了一會,紅著臉,拉拉花美男的袖子,低著頭不敢看花美男的臉,小小聲,「我陪你用你想用的那姿勢。」
花美男繃住嘴角的弧度,語調依舊嚴肅。「真的。」
小迷糊連耳朵都紅了,頭埋得更低,點點頭。
徐涵雅拿到卡之後,為了尋求確認在取款機上查了一下,笑的嘴巴都歪了。
第二天徐大小姐起了大早,在商場逛了一圈,拿著購物單去刷卡,收銀小姐很為難得看著她,「對不起,請您用另外一張,這張卡凍結了。」
徐涵雅整個人立在櫃檯邊,沒錢是小,丟人是大。徐哲,你一定不是媽親生的!!!

番外一
初遇
小迷糊是畫漫畫的,經常會坐在公園的椅子上畫速寫積累素材。
最近小迷糊養成一個習慣就是蹲在一家西餐廳對面的馬路邊上畫畫,因為西餐廳有個靠窗的位子每天這個時候都會有個花美男,小迷糊特別感謝自己老媽贈與自己這雙5.2的眼睛。
小迷糊第一次見到花美男是在咖啡屋裡面,花美男也是坐在那個位子,襯著陽光更讓人移不開眼睛,小迷糊感覺自己的心一直跳,東西也不要紅著臉跑了。
小迷糊抱著速寫本跑回來的時候,花美男還沒有走,小迷糊很開心的在馬路對面找個好位置,透過來來往往的人群偷看花美男。
晚上的時候,小迷糊抱著速寫本笑得傻乎乎,等畫滿一本的時候,自己就去和花美男說話。此時的小迷糊完全沒有想到,花美男會不會天天來?
有句話叫做傻人有傻福,小迷糊去蹲點的日子裡花美男每天都來,每次都是那個位子。
小迷糊數了數越來越少的空白頁,幸福的抱著本子笑,自己很快就可以和花美男說話了,到時候自己從本子裡選出最好的一張畫成彩圖送給他,他應該不會討厭吧?那他會和我說什麼呢?謝謝?你畫得不錯?會不會告訴我他的名字?
電話鈴聲打破了小迷糊的美夢,嗚嗚,哪個混蛋打來的?花美男已經開口邀請他喝飲料了。
「喂?」小迷糊有氣無力。
「陶林,明天什麼日子?」編輯的語氣很溫柔。
小迷糊想了想,羞澀的說,「第20天。」自己說不定可以在一個月的時間內完成搭訕任務。
「什麼第20天?」
「沒……沒有。」小迷糊偷偷的吐吐舌,這是自己的小秘密。
「我親愛的陶陶,難道你忘了明天是你的交稿日?」
「(⊙o⊙),我記得我記得,我真的記得。」
「乖,明天把稿子交過來。」
「好的,好的。」
小迷糊掛了電話就開始鑽工作室奮鬥,嗚嗚,最近忙著看美男把這個忘了。
第二天小迷糊頂著大大的黑眼圈,抱著熱騰騰新鮮出爐的稿子去編輯部交稿。
編輯部的熟人看到他很奇怪,「陶陶,你不是明天交稿嗎?」
小迷糊看看日期,向他的編輯大人控訴,「不記得時間的是你!」
編輯眨著大眼睛,很無辜的說,「我記得啊,我只是看你記不記得。」
「……」都是壞人!T_T
小迷糊栽床上睡得天昏地暗,醒來後在昏暗的房間裡迷糊了一會,看看表,晚上八點半。
小迷糊猛地從床上彈起來,衣服沒換就往外跑,本來只準備睡兩個小時的,不知道他還在不在?
西餐廳果然沒有,小迷糊在西餐廳外面一直晃悠到西餐廳關門,垂頭喪氣的回家,明天一定不能睡過了。
一天不見花美男更帥了,小迷糊望著花美男發了一會花痴,準備開始作畫,再次抬頭的時候模特沒有了,小迷糊著急的東張西望,正好觸到花美男的眼睛。
小迷糊站在原地動不了。
「你在做什麼?」
花美男的聲音真好聽,小迷糊陶醉的想。
「你手裡的是什麼?」
小迷糊還在陶醉中。
「能讓我看看嗎?」
繼續陶醉ing……
直到花美男伸手拿他的本子,小迷糊才反應過來,抱緊手裡的本子。
「不能看嗎?」花美男比小迷糊高了半個頭,此時微微低下頭,兩人的距離很近,小迷糊甚至能感到花美男說話時的熱氣。
小迷糊臉紅得快炸開,抱著速寫本就跑了。
小迷糊一路跑回家,洗洗臉,給臉部降降溫。
花美男和我說話了。└(^o^)┘
可是自己剛才什麼都沒說就跑掉是不是很沒有禮貌?花美男會不會因為這個討厭自己?T_T
不過花美男的聲音真好聽。*^_^*
我一句都沒有說,太遜了。>_<
小迷糊就這樣兀自糾結了一個下午,終於在日落西山的時候拍著胸脯站起來。
「陶林,加油!明天一定要和他說話,至少也要說句你好!」
第二天,小迷糊依然早早跑去蹲點,可是等不來花美男,小迷糊看看表,平時這時候早來了,怎麼還不來?
小迷糊只是很迷糊,他不笨,通過這麼多天的觀察,花美男可能是在附近的公司上班,中午下班來這裡吃午飯。
平時都是12:20分左右,現在都快一點了怎麼還不來?
手腕被人抓住,手中的本子被人搶了,小迷糊剛想叫,看到花美男的臉自動消音。
「你在找我?」
小迷糊又想跑,可惜被花美男抓住。
「不跑我就放手。」
小迷糊點頭又搖頭,被花美男抓一會也不錯。
花美男揚揚手中的速寫本,「我不怕你再跑。」鬆開小迷糊翻著手裡的速寫本。
翻著翻著就有些臉紅,厚厚的一本都是自己,可惜小迷糊一直沒敢抬頭看,錯過這美好的一景。
「一起吃飯吧。」
小迷糊抬頭,不相信的看著花美男。
「想吃點什麼。」
小迷糊愣了好半天,我沒有聽錯吧,他真的在和我說話?
花美男已經不等他說同意了,「走吧。」轉過身。
「我,我,我不喝咖啡。」小迷糊張嘴之後恨不得抽死自己,本來是想說,「謝謝,太麻煩你了。」
花美男回身一笑,「好,給你喝牛奶。」
那之後,花美男天天帶著小迷糊吃飯可是再也沒有去過那家西餐廳,連小迷糊為了紀念他倆相遇,想去初識地吃頓飯,花美男都皺著眉拒絕了。
小迷糊疑惑,「為什麼?」
「吃噁心了。」
「你不是很喜歡那家,每天都去。」
「我若是不去,街對面的那個怎麼辦?」
小迷糊迷糊了一會反應過來是說自己,嘿嘿笑了兩聲,跑去一邊臉紅去了。
自己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真好!


番外二
生日
小迷糊最近不正常,天天偷偷摸摸在工作室不知道做些什麼,絕對不是趕稿,小迷糊趕稿從來不避著自己,現在自己一進他的工作室就手忙腳亂的收拾。
過幾天,花美男又在小迷糊的工作室發現一樣東西,「以前有這個箱子嗎?」
小迷糊嗖的一聲竄到花美男和箱子中間,「沒什麼,沒什麼,真的沒什麼。」
花美男不在問,他決定換個時間點,小迷糊平時還是有點智商的,但是在一種情況下是絕對沒智商的,那就是在床上。
「陶陶,乖,那箱子裡是什麼?」
「唔…箱子裡,箱子裡…恩?沒什麼沒什麼,真的沒什麼。老公,我還要~」
「……」好嘛,色誘都用上了。
當晚小迷糊睡著之後,花美男去了小迷糊的工作室,坐在箱子面前。
半個小時後,嘆口氣,站起來,算了,只要他不弄傷自己就行,其他出了事自己幫他解決。
這天花美男回家,「陶陶?」
沒人應。
倒是臥室門口貼了個心型圖示,「老公,生日快樂!」還掛著小信封,「生日禮物在裡面。」
花美男一瞬間的想法是打開門有個白白嫩嫩的小迷糊撲來。
可是這是想像,臥室裡面沒有人,倒是床上有個盒子,包裝的很精美。
打開之後是厚厚的稿子,小迷糊的手稿?名字《小迷糊和花美男》,花美男勾起唇角笑笑,
封面的兩個q版小人挺可愛。
翻開扉頁,小迷糊的字,小迷糊的字很像小迷糊本人圓乎乎很可愛,花美男挺佩服小迷糊能把中國的方塊字寫的這麼圓。
最愛最愛的老公:
老公,今天是我們認識以來你的第一個生日。我想送你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
起初我想做個漂亮蛋糕給你,看你一口一口吃下去,可是我不會,我發過誓不進廚房。秋姐說她老公可以教我,用她家的廚房,她家裡有烤箱。這不算違背誓言吧?我沒有進咱家的廚房。
秋姐的老公是西點師,做得東西超好吃,嗚嗚,秋姐好幸福。老公別誤會,我絕對不是羨慕,老公你是最好的。秋姐天天吃甜品最近都胖了,還不許我說,我一說就揍我,秋姐是大壞蛋!
咳咳,不說這個,老公對不起我真的很努力的學了,可是秋姐說如果我再敢進她家廚房她跟我拚命!我不是故意把他家烤箱弄炸的,我就是就是不小心放錯東西了。
秋姐推薦我給你唱歌,說的聲音很好聽,唱歌你一定會喜歡。
秋姐陪我去練歌,架著秋姐出來的時候,秋姐只會說一句話,「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不該以為聲音好聽唱歌就好聽。」
老公,我不能讓你生日的時候也只能說這麼一句。
後來秋姐又讓我織圍巾,雖然現在不需要,可是冬天一到,想想你圍著我親手織的圍巾的樣子~嗚嗚,不能再想了,太美好了。
我們買了毛線之後遇到技術問題,秋姐也不會,我錯了,我不應該把希望放在秋姐這種男人身上。
最後還是秋姐的老公英明,他告訴我,可以送自己擅長的。
我想了想我只會畫漫畫,於是就有了這本漫畫。
送給老公當生日禮物,老公不要嫌棄,我知道老公你不會嫌棄我。
老公,我愛你!
很愛很愛你的陶林
花美男掏出電話,按下熟悉的號碼,
「陶陶。」
「老公~看到禮物沒?」
「看到了。你現在在哪?」
「蛋糕店。很快就好。」
「早點回來。」
「嗯,老公,生日快樂。還有我愛你。」
「我去接你?」
「不用,不用,我很快就到家。我還送了老公別的禮物,老公你找找看。」
「好。」
小迷糊藏得東西很好找,就在被子下,可以說完全沒有技術含量。
相互依偎在一起的兩個布偶,花美男看看手中的漫畫再看看床上的布偶,笑了。
我也愛你,我的小迷糊。
溫馨甜蜜的生日餐後,花美男指著扉頁的那封信,「這是什麼?」
「最愛最愛的老公。」
「最愛?」
「嗯嗯,老公我最愛你。」
「哦?難道你還有一般愛的?」
「不對不對,是唯一愛的老公?」
「其他是情人?」
「不對不對,是唯一愛的人。」
「我不知道你還喜歡動物。」
「…老公你欺負人!」
花美男把小迷糊抱在懷裡,「我會欺負你一輩子,不許逃。」

番外三
住在哪裡?
小迷糊和花美男剛剛準備同居的時候,花美男本來想讓小迷糊搬去他那裡,高級公寓不是小迷糊的鳥窩能比的。
可是問題產生了,高級公寓意味著與世隔絕,花美男的家離最近飯店開車半小時。以小迷糊的宅程度是不會出來吃飯的,小迷糊沒有駕照,並且花美男這輩子不準備讓他有。
這個還不是主要的,可以請個鐘點工給小迷糊做午飯。重點是小迷糊一到他那個社區就迷路,百試不爽。
某次花美男讓小迷糊獨立去他家,中午吃飯時候說的,等下午回去依然沒見到小迷糊,花美男給小迷糊打電話。
「在哪?」
「啊?我在散步,一會就到。」
過了一會小迷糊打來。
「老公,我給你說實話,我迷路了。你來領我吧。」
「…說標誌。」
「我也不知道,你們這樓長得都一樣。啊,老公,我看到保安了。」
最後花美男從保安室領回小迷糊,方知小迷糊從下午三點一直迷路到現在,據保安說,「我看他一直在社區轉悠,還以為是來踩點的,就多盯著了點。結果我陪著他在同樣的路轉了六圈。」
小迷糊死不承認路痴,斬釘截鐵的高舉反科學大旗,「這是鬼打牆!老公你也不要住在這裡了。」
於是,花美男跟著住了小迷糊的小公寓。

番外四
出差
小迷糊要出差,為期三天。
送小迷糊走的時候,花美男把小迷糊的編輯秋姐叫到一邊。
「我老婆交給你了,完好無損帶回來,否則……」
「我把自己賠給你。」秋姐捧著臉花痴著,小迷糊你哪裡拐的美男?
花美男一笑,「想的美,你老公還差不多。」
小迷糊回家前第三天。
花美男下班回家,「陶陶?」沒人應。想起小迷糊出差了。「…」
花美男又把鞋換上。
「高山。」
「老闆?什麼事?」
「出來我請你吃飯。」
「這麼好?可是我老婆等我回家。」
「出來!」
「好好好,你是老闆你最大。」
我沒老婆陪,憑什麼你有?
小迷糊回來前第二天。
花美男抱著抱枕用小迷糊常用姿勢坐在沙發上,瞅瞅旁邊空蕩蕩的,起身去臥室把名為小迷糊的布偶掂出來放到一邊。
再看看,還是不對,又去臥室把花美男布偶拿出來放小迷糊布偶身邊,花美男這才滿意的笑笑,坐到一邊,手裡拿著《小迷糊與花美男》,看了一會,打電話。
「高山。」
「老闆你又幹嗎?」
「漫畫怎麼看?」
「什麼?」
「讀取順序。」
「我一定在夢遊。我們老闆竟然在看漫畫,還問我怎麼看?……」
花美男把電話掛了,決定自力更生。
花美男用了一晚上時間研究通讀了整本《小迷糊和花美男》,扭過頭看著依然偎在一起的小迷糊與花美男布偶,良久,「其實你們媽也沒那麼笨。」
小迷糊回去的那天。
早上,花美男出門前,拍拍小迷糊和花美男布偶的頭,「你們媽快回來了,開心吧。」
小迷糊回來前一小時,花美男趕回家,把布偶拿回臥室,抱枕歸回原位。出門。
小迷糊回來了。
「老公,我回來了,你什麼時候回來?」
「還沒下班。」
「哦,老公我想你了,想不想我?」
「最近很忙,沒空想你。」
「老公是壞蛋!我每天都想你。」
「我很快回家,」
「好,老公一會見。」
「一會見。」
「陶陶。」
「嗯?」
「歡迎回來。」
「嗯!」

番外五
老公,我養你
小迷糊聽到門鈴響,迎了過去。
「老公,你看。」小迷糊把手裡的支票遞過去。
花美男接過,「陶林,我們談談。」
當花美男用全名稱呼的時候,小迷糊明白,自己又做錯事了,很乖很乖的搬個小馬紮坐下。
「老公,你說。」
「和我在一起很委屈?」
「不委屈?」
「我賺的錢不夠你花?」
「夠夠夠。」
「陶林,第一次你把我賣了我原諒你,現在你又把我賣了。呵呵,陶林,想要錢你告訴我,我徐哲養得起你。」
「啊?老公我沒有賣你。」
「陶林我對你真的很失望。」
「啊?」
「我們分手吧。」
「不要!」這句小迷糊聽懂了撲倒花美男身上死活不撒手。
「老公你別不要我,你要是不開心我退回去,我不要了,老公,你別不要我…」說著說著就哭了。
「你哭什麼?我還沒哭。」
小迷糊哭的更厲害。
花美男把他推一邊,「想哭自己哭。」
「不要,不要,老公,我知道錯了,我不要分手,老公你說過你會一直愛我,你答應過我媽會照顧我一輩子的。」
「陶林,是你不要我,你為了這些錢把我賣了。」花美男的聲音拔高,最後又平緩下來。
「我沒有,我沒有。」
「這是什麼?」
「這是你爸爸給的。」
「你還有什麼說的。」
「我…我…今天有人來,這次我有問他姓名,他說他是你爸爸叫徐天,我還要了他身份證。他說我配不上你,我只會影響你,如果我堅持只會毀了你。他還說如果我一直和你在一起他就不要你這個兒子,那樣你就是一文不值的窮光蛋。」
「所以你就把我賣了?」
「我沒有,我沒有,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不想你走,即使像你爸爸說的那樣我也不想你離開我,老公對不起,我是不是很自私?老公我看過你的衣服都好貴好貴,有的能頂我好幾個月的薪水,我不想你跟著我受苦,怕你後悔不要我,還有你的大房子,雖然那地方鬧鬼,但是很大我都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買得起,老公若是和我在一起就會失去這些,我不要,我不想你跟著我受苦,怕你後悔不要我,老公我會努力賺錢的,一定能養活咱倆,你別不要我。」
「…支票怎麼回事?」
「啊?本來我算我的工資和你開銷算的很絕望,你爸爸就掏出那張支票,老公,你爸爸真好,那張支票夠我們用好長一段時間。」
小迷糊小心翼翼的湊到花美男面前,「老公,我真的會努力賺錢的,秋姐說我的稿費快漲
了。老公,我們不要分開,我一定讓老公還住大房子還穿好貴好貴的衣服。」
「…他給你支票的時候沒說什麼?」
「好像說了,說只要我離開支票就是我的。可是我媽媽說過誰說收了好處就一定要辦事?」
花美男盯著他看。
小迷糊有些心虛,「老公,我不是故意違約的,你不高興我就還回去。」
「陶林。」
「嗯?」
「我是男人。」
「我知道啊,老公你傻了?」
「我不需要你養。」
「可是可是…」
「沒有可是。」
「我…老公,你去哪?」
「站著別動。」
陶林乖乖站好,花美男背對著他,「陶林,對不起,誤會你了。」
「老公~」陶林聲音甜膩,撲上去抱住花美男,可惜花美男一動撲空。
「老公,你去哪?」
「跪鍵盤。」


番外 密碼
小迷糊的銀行卡密碼很統一,花美男一直以為是小迷糊的生日。
「不是啊。我媽說用自己的生日是腦殘。」
「那是什麼?」
「我媽的出生年月。」小迷糊笑得很開心,「我以前的密碼是我爸生日,我媽總是查我帳,我就把密碼換了,那之後她就很少上了,我媽說每次輸我密碼都會讓她想起今年多少歲,這是一種精神虐待。可是後來我媽說她查帳是看我有錢沒錢了,沒錢就給我存進去些,那之後再也不給我存了。嗚嗚……都怪我爸,教的我什麼損招?他就是嫉妒我有零花錢!不過,現在換了,080401,我第一次見到老公的日子。」
「愚人節?」
「愚人節不愚人。」

番外之七夕
一年一度的七夕,花美男帶著小迷糊外出旅遊。
家裡安安靜靜的,不,仔細聽的話臥房裡有動靜,悉悉嗦嗦,難道是小偷?不是,花美男小迷糊剛出門。老鼠?這不可能。
視角切換,臥室,原本的玩偶小迷糊和花美男動動手腳從桌上站了起來。
小迷糊有些害羞的看著面前的花美男,平時主人都是讓他們背靠背或者把他塞到花美男頸窩,這是第一次可以面對面看花美男。真的很好看呢,明明臉都是圓圓的為什麼他就這麼帥?!
小迷糊捏捏自個的臉,討厭,陶陶主人你就不能讓自己的臉帥一點?!本來Q版就像包子,用你的臉更是一個大包子!
花美男用手戳戳小迷糊,雖然q版玩偶都很可愛,為什麼眼前這個特別可愛?讓人好像捏一把。
小迷糊迷茫的看著他,為什麼戳我?可愛的樣子誘得花美男伸出魔爪捏著圓乎乎的包子臉大肆揉捏一番。捏夠了,才放開手,「我們走吧。」
「去哪?」
「主人去旅遊了我們也去吧。」
「可是我們不能出門啊。」
「笨,我們可以去別的房間旅遊!」
「好。」
他們慢慢從櫃子上爬下去,手拉著手去別的房間探險。
但是兩隻忽略了一個問題,主人走的時候把門窗鎖的很嚴實而他倆夠不到開鎖!
兩隻一籌莫展之際門自己開了,「去玩吧。」
「謝謝門叔叔!」
兩人從臥房摸索到了廚房,和電冰箱說會話,在客廳和電視空調說會話。
去了書房以及陶陶主人的畫室,小迷糊不小心把桌上的稿子弄到了地上,花美男立刻拉上他跑了。
去了陽臺,陽臺很高爬不上去,兩隻合夥搬了凳子,順著凳子往上爬。
天很好,滿天的星星,兩隻偎在一起。
小迷糊鼓鼓勇氣,「那個聽主人說今天是七夕,你知道七夕嗎?」
「知道啊,主人說牛郎織女見面的日子,他們被銀河隔開了一年才能見一次,還有喜鵲要去搭鵲橋。」
「那銀河為什麼要隔開他們?」
「不知道哎,可能是他們不乖,你看我們這麼乖主人從來不把我們分開。」
「嗯!」
「怎麼還看不到鵲橋?喜鵲是不是在偷懶?」
「啊?那牛郎織女是不是就見不到了?」
「沒事沒事,沒有橋可以遊過去。」
「對啊!他們好笨,遊過去不就好了。」
「可能不會游泳,就像笨蛋陶陶主人一樣!」
小迷糊聽到這句目光黯淡了,花美男是不是很不喜歡陶陶主人?我長得很像陶陶主人,也很笨。
「我也不會游泳。」
「你真笨,我們是布偶,怎麼可能會游泳。」
「那…如果我們被銀河隔開了是不是就見不到了。」
「笨,我們還可以坐船。」
「你懂好多。」小迷糊佩服的看著花美男。
花美男撩撩並不存在的頭髮,「那是,不看我像誰!」
「我什麼都不懂又笨。」陶陶主人,我討厭你!
「你不用懂,因為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真的?」
「真的。」
陶陶主人,我不討厭你了!
「我們來許願吧。」
「可以嗎?不是說只有那個拖著尾巴的星星才可以許願?」
「沒關係,這麼多星星拜託它們告訴長尾巴的星星。」
「嗯,好。」
兩人的饅頭手握在一起,閉上眼很虔誠的許願,同時睜開眼睛。
「你許的什麼願望?」花美男問。
「說出來就不靈了。」
「我們偷偷回屋說他們聽不到。」
「好。」
星星們,希望主人不要把我們分開,我們會好乖好乖的。
此時主人那邊。
「陶陶,沒事吧,怎麼一直打噴嚏?」
小迷糊搖搖頭,「沒事沒事。」大過節的誰在罵我?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