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8«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0
| Login |
2012-12-02 (日) | 編集 |
寧揚海一直自詡電腦是自己重要的老婆
卻不想它不給力的崩壞了
於是他為了拯救自己的老婆,走上了悲慘的打工路
卻在那家24小時的炸雞店裡 遇見了他
晚上11點
他準時就會出現
永遠點著相同的套餐
坐在相同的位置優雅的吃著自己的食物
然後對自己報以一個羞澀的微笑
離開

日復一日,風雨不斷
某天,寧揚海忍不住了。
於是他主動走上前,說出了他埋在心裡很久的那句話——
同學,你別大晚上吃炸雞了,你都胖了
第1章

寧揚海覺得最近悲慘,雖不及悲慘人生裡頭的那個大叔,可對於他一個每天泡麵為生,把一切獻給遊戲的普通學生而言,電腦絕對是自己重要的老婆。
可最近他把自己老婆給弄殘了,具體的過程他每次想起都會心抽抽兩下,簡而言之,那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他不過就是打遊戲的太激動,手一滑,把果汁倒進了鍵盤裡。雖然後來,他及時補救了,可是電腦卻整個不給力了。
首先是風扇,每天呼呼的轟炸機一樣就算了。鍵盤有些鍵完全失靈才是悲劇。想發寒冰箭,沒反應。怪來了,想開冰箱,也沒反應。
最後,不行爐石回去吧。那個電腦老婆都要反應卡三卡。
結果,每次進本,不認識的都以為自己是小白。認識自己的,以為是被盜號。寧墨海想解釋吧,別忘了鍵都失靈,怎麼打字啊!!!
寧揚海想死的心了。
一咬牙,巴拉巴拉自己錢包為數不多的生活費,決定去換個新老婆。結果去電腦城半路上遭遇小偷……連泡麵錢都給缺德的小偷拿走了。
無奈的寧揚海徹底走上悲慘的打工生涯,幸好他底板湊合,把自己人模狗樣收拾了下,很快便在學校附近找到了一份服務生工作,在一家24小時炸雞店。
因為甯揚海白天要上課,所以應聘的時候,就面試的是夜班服務生。工作時間是從晚上6點到淩晨2點。
雖然熬夜有些辛苦,不過他多年的遊戲早讓他習慣夜間出動,況且薪酬卻不錯。
炸雞店的人潮高峰點大概在6點到8點的晚飯點,以及9點到10點下晚自習的時候。過了10點半後,店裡人差不多稀稀拉拉的沒幾個了,甯揚海同學就可以閒下來了。
甯揚海隨意靠著收銀台後面的牆,漫無目的的四處張望。
「請問,還營業麼?」突然門外探出一個怯生生的腦袋,小心地問道。
「營業啊,24小時營業。請問你要什麼?」甯揚海迎著對方的目光,展示出標準的服務微笑。
「哦。我,我先看看。」那個人說著終於把整個身子都挪進了,也讓寧揚海看清了來人的摸樣。
長的一張尖尖的娃娃臉,個子不矮,穿著一件米色的風衣顯得人有些單薄。他見寧揚海看著自己,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有些羞澀。
「哦,那個菜單都在牆上。」寧揚海直起身體走到了收銀台後面,「你可以慢慢看,然後到我這點就可以了。」
「謝謝。」何軒雨為了掩飾自己的不安,下意識把手放到了風衣口袋裡頭,微微仰頭看著大大的菜單。
其實功能表上也很簡單,無非就是炸雞腿,炸雞塊,炸雞翅,陪上薯條和可樂。洋速食大抵不過如此。
可何軒雨卻看了很久,他一臉認真盯著菜單,眼睛都不轉的。讓寧揚海都忍不住了,「請問……」
「嗯?啊!」寧揚海的突然出聲顯然嚇到了他,他有些驚慌地扭過頭,看著寧揚海,臉都紅了。「什,什麼事麼?」
看著何軒雨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樣,寧揚海以為是自己口氣不和藹。
那怎麼行呢?此刻的他,可是從事服務行業的,一定要給客人如沐春風的親切感啊!於是寧揚海笑容更加閃亮說道。
「請問有什麼需要我説明的麼?」
「啊,這個。」何軒雨也意識到可能自己看功能表太久了,可讓他直視寧揚海說話是在有些……心情無法平靜啊。
「你,你有什麼推薦麼?」何軒雨頭皮一硬,飛快說完這句話後,扭頭繼續看菜單。
這下子寧揚海覺得不是自己不夠和藹了,實在是……對方很古怪。
「哦,說起我們家的特色,當時是一號套餐啊。最實惠,裡面包括1個炸雞腿,一對炸雞翅,和薯條可樂。」
「那就這個吧。」何軒雨低頭開始掏錢包,「多少錢?」
「16.99元。」寧揚海還是有些專業素質的,飛快的打出小票「請稍等,請問堂食還是外帶。」
「堂食吧。」
很快一份新鮮出爐的炸雞套餐就遞到了何軒雨,「請拿好。」
再次露出閃亮的職業微笑,何軒雨接過的時候手微微抖了下,幸好寧揚海這次沒有在意到。
何軒雨端著餐盤找了個靠窗戶的位子,距離收銀台較遠的地方坐了下來。裝作喝可樂的時候又偷偷看了寧揚海。
沒錯,這個人便是何軒雨暗戀的傢伙。
早在今天之前,何軒雨就知道寧揚海這個人的存在,不過對方的反應,顯然是不記得他了。
何軒雨有些失望地嘆了口氣,然後轉頭略顯惆悵看向落地窗外,那是條略顯落寞的大街,而透明的玻璃朦朧地映射出自己的臉以及不遠處那個忙碌的身影,雖看不清具體的五官,可還是那樣讓人心動。
何軒雨歪著頭,在心裡算了算,今天是暗戀寧揚海的第30天,也是他第二次和他說話。第一次,是寧揚海問自己借作業。
那是一個略顯陰霾的雨天午後,課是那樣沉悶而冗長,何軒雨略側著頭看著面癱的叫獸有點睏乏。
「同學,可以借你作業看下麼?」突然旁邊一個陌生的聲音響起。
何軒雨順著聲音看去,只見一個男生微笑著看著自己。
說是借看,其實就是想抄而已。不過這個男生面對不認識人,臉上卻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表情,顯得那樣坦然。而何軒雨也意外發現,他不討厭面前的人。
「給你。」
寧揚海也沒客氣接過,埋頭就開始抄了。
抄了一會,他才再次抬起頭。他抓了抓頭,這才後知後覺的有些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我應該說謝謝的,現在說也來得及吧?」說完揚了揚嘴角,笑了笑。
就是這麼個微笑,讓何軒雨的感覺時間有種靜止的感覺。
雖然這麼說有些俗氣,但是何軒雨真的覺得當時他的笑容就如同這午後的陽光般,在這陰沉的天氣裡顯得那般美好。

「咚」「咚」

何軒雨似乎聽到了自己心跳的聲音,僅僅一個微笑,就讓他沉淪。
一見鍾情,何軒雨終於知道是什麼滋味了。

第2章
寧揚海對於自己的認識還是比較客觀的,健忘,粗心,怕麻煩,加上長期遊戲的生活讓他有些和現實脫節,具體表現就是,總是記不住人,或者名字對錯人。不過好在他的好脾氣加上為人爽朗不計較,使得他的人緣還是不錯的。
可就寧揚海這麼個爛記性,還是讓他記住了這麼一個人,說起來,連他自己都覺得驚奇,因為他連別人名字不知道。
只知道,每天晚上11點,這個瘦削的男生會來店裡點一份一號套餐,然後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吃很久。
如果按照遊戲來劃分人物的特殊屬性的話,寧揚海覺得會給他貼上,「夜宵黨」「愛吃炸雞」等等一系列吃的屬性。
因為,寧揚海上班兩個多月以來,第一次發現有這麼個人可以堅持不懈近30天吃炸雞的,而且還是在晚上這種別人都要洗洗睡的時間午夜檔。
「他不會厭的麼?」最驚奇的是,這個愛吃炸雞的小哥每次還都有點相同的套餐,似乎根本沒有想換一個的想法。
甯揚海其實也想過要不建議他換個套餐試試,可是每次看到對方那有些面癱到不自然的臉,什麼話都統統嚥回肚子了。
20多天來,他和何軒雨之間的交流仍停留在。

「好的。」
「謝謝。」
「你的套餐。」
…………

於是幾天後,當何軒雨再說來一份一號套餐的時候,寧揚海終於忍不住友情建議道。
「你要不換個套餐試試,我們家還有其他的特色可以品嚐的。」
何軒雨並沒有立即拒絕,他只是看了眼牆上的功能表,然後用迷茫的眼神又看了寧揚海一眼。
「你可以試試3號套餐。」寧揚海再次出言友情建議。
「好的,那就3號套餐。」
聽到對方這麼說,寧揚海心裡也鬆了口氣,對方看起來也不再那麼古怪了,並且突然有些理解對方的樣子。
其實自己很多遊戲裡的朋友也都是這個樣子,在現實中看起來似乎很不親近人的模樣,歸根究底,只是不善於表達罷了。這麼一想,他看向何軒雨的眼神中多了份親近,以及「我懂的」的潛臺詞。
而甯揚海態度的微妙改變,也被何軒雨所察覺。
何軒雨雖說不出來哪裡不對勁,但他可以確定,從寧揚海主動提議讓自己換個套餐嘗試後,他看自己的眼神就不對勁,莫非……他終於也認出自己了?
但寧揚海除了眼神外,就沒有其他的舉動了。這一點,又讓何軒雨略微雀躍的心情,跌回了平靜。細細想來,自己這麼一個月的行為,是那樣的傻氣。
小雨同學不是沒有有想過結束這項勞命傷財的吃炸雞的行為,可當10點多從自習教室出來後,他的身體卻不聽使喚的朝炸雞店走去。
他的味覺已經被炸雞熏的失靈了,原來就談不上多愛吃,現在一個月的洗禮,讓他對於炸雞的免疫力明顯提高,雖不會聞到味道就噁心,但是吃起來覺得是和嚼蠟差不多。
但他自從陷入單戀之中後,自己的行為似乎就沒有正常過。
他與寧揚海有交集的那堂課,不算是多麼重要的專業課,不過是商學院形式化的公開課。
一週也就那麼兩次,請的是號稱獲得過XX榮譽的資深叫獸來授課。小雨本還有些認真膜拜學習的意思,可第一堂課,傳說中的叫獸就展示了資深級的功力,四個小時上下來,下面的人早已死了大半,而他仍然可以面無表情口不喘,乏味而枯燥的經濟原理被他說得和念緊箍咒一樣頭大。
何軒雨覺得很失望,不過失望歸失望,學分還是要拿的,所以每逢上課他還是會坐在靠前的位置,認真記著筆記,課後完成掉叫獸佈置的繁瑣作業。
但叫獸,何以能稱為一個資深的叫獸,自然有他的功力,最大的表現就是在對付學生方面。
雖然他每堂課都會佈置作業,但是卻從不會說何時交。久而久之,大部分的同學都以為這個叫獸八成有永久失憶症,作業佈置純粹是形式而已。
因此,除了何軒雨這類好孩子外,是沒有人會去寫的。
可是某天,叫獸的失憶症好了,而且好的厲害。
在某堂課結束後,他居然在黑板上把至今佈置的作業全部寫了一遍,然後笑的很是猙獰。
「同學們,這些就是這兩月我佈置的作業,請你們下週二上課的時候交給我,這個會算你們總成績的10%」
此話一出,殺傷力直接媲美「楊叫獸之吻」,頓時下面是一片哀鴻遍野的慘樣。
也因此,才會有寧揚海跑來借作業的事情。
那時候的甯同志才剛在炸雞店工作了半個月,每天覺都不夠睡。在這之前則和電腦相親相愛的根本難捨難分。簡而言之,這麼一個幾百號人的大課,不摸魚才怪。
可出勤率可以讓朋友幫忙罩著,這作業可是要自己寫得,更痛苦的是,周圍沒幾個認真去上那天資深叫獸的課,更不可能有範本可以抄閱。
於是寧揚海破罐子破摔的心態,手拿著一本空的練習冊,難得的跑去上了一堂課。還真給他運氣好,遇見了一個作業寫完的人。
那個人就是何同學了。
當時甯同志也沒多在意對方長什麼模樣,就忙著抄作業了,更不會知道他那無意識的笑容讓改變了些什麼。

何軒雨在遇見了寧揚海後,開始習慣性的上公開課就坐在靠近後門的位置,因為他希望再看到寧揚海的時候,可以裝作不經意的與他打個招呼,然後兩個人開始有更多的交集。
可惜,他的夢想並沒有實現。
那個抄了他一次作業的人,打那次課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何軒雨不是沒想過想朋友打聽些什麼,但他發現當時竟忘記問名字了。
他暗戀的人,就這麼匆匆出現在他的世界卻沒有留下一絲線索的消失了。

直到……某一天的再次相遇。
當時何軒雨和朋友們從外面唱K回來,大夥都覺得有些餓,於是便就近選擇了一家炸雞店吃夜宵。
當時去點單的不是何軒雨,可是何軒雨坐在一群鬧哄哄的朋友間,第一眼就認出了收銀台後面的那個人。
就是那個人!
那個有著燦爛的笑容的傢伙!
那個……讓自己心動的傢伙。
可惜從始至終,那個人都忙著收賬點單,沒有朝他們這邊看過來。
何軒雨的心也從再相見的激動,到後來的一絲失落。總而言之,心情很複雜。可當時礙著朋友們的面,他什麼也沒說。
隔天,他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期盼,再次光臨了那家炸雞店。結果由於過度緊張而不知道點些什麼,而對方職業化的燦爛微笑讓自己的腦袋和打漿糊一樣。
隨便點了個對方推薦的套餐後,他才終於有時間裝作不經意地去看對方胸卡。

「實習生:寧揚海。」

甯揚海,寧揚海,何軒雨在心中默默唸著對方的名字,這就是他暗戀的人。


第3章
「哎。」看著鏡子裡原本消瘦的臉龐漸漸變得圓潤起來,軒雨忍不住嘆起氣。
他胖了,雖然男生對於胖瘦並不會特別在意,可是何軒雨發現自己好幾件牛仔褲在洗過後險些穿不上了,他意識到,自己真的胖了不少。
自己周圍也有不少朋友開始打趣他,「呦,怎麼瓜子臉變成肉包子臉了,你該不會在增肥吧?這速度也太快了,都趕上吃四月肥了。」
「這炸雞也太催肥了。」何軒雨無奈的搖了搖頭,其實他已經很注意了。他為了讓自己胖的慢一點,晚飯都給忽略了,直接11點吃炸雞的時候一齊補上。
他又擔心是不是連寧揚海也發現了,不過他立馬就否決了自己的念頭,對方到現在都沒認出自己,怎麼還會在意到自己是肥是瘦?
在寧揚海心中,怕記住他這個人,也是因為他是客人,會點第幾號套餐吧。
何軒雨打小就不太擅長和不熟悉的人接觸,雖然說對方是自己暗戀的人,可是歸根究底還是熟悉的陌生人罷了。所以在面對感情的時候,他採用了保守的守株待兔策略。
但是實施近一個多月了,效果頗微。而且按照這個緩慢發展速度,怕是自己肥死了,也未必能盼到雲開霧散。
因此,他開始思考,是不是要更加勇敢點,主動去表達自己感情?而不是等著別人發現自己?
可是……具體該做些什麼呢?何軒雨很是煩惱。

寧揚海發現每天11點準時來吃炸雞的小哥,最近似乎為什麼煩惱。他總是坐在那裡微微皺著眉,有一個口沒一口的喝著手上的可樂。
請不要問寧揚海為啥觀察對方如此細緻,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從那次推薦何軒雨換個套餐成功後,他就開始有下意識偷看對方的習慣。
每天快到晚上11點的時候,他心裡就開始期盼對方的到來,而對方點餐的時候,他也會沒話找話和他硬是要聊兩句。
「今天外面雨下的真的大。」
「嗯。」
「你可真愛吃炸雞。」
「嗯。」
「你的外套真好看……」
「…………」
甯揚海莫名都覺得自己像是在調戲人家……
還好的是對方個性似乎不錯,每次雖然都挺惜字如金,但是對於自己的話都有所回應。於是,寧揚海把自己關注對方的心情歸根於,對方人看起來真的不錯。
可惜,何軒雨每次來店裡除了點餐時候外,都是獨自一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所以,寧揚海也找不出更多機會的與他接觸,所以乾脆開始光明正大觀察起對方。

今天,何軒雨穿著第一次來店裡的那件米色風衣,仍然顯得人挺氣質的,雖比起之前,他還是那樣瘦。但寧揚海多少還是感覺到,他不再是那樣過分削瘦,那原來削尖的臉龐上也有些肉了,不難看,甚至,顯得人有些孩子氣。
看來這一個多月的炸雞還是吃出些肉了。
可是,長此以往吃下去也不是事情啊,寧揚海又開始給別人瞎操心了。
他想,雖然說炸雞的味道確實不壞,但是終究還是不利於身體健康的洋速食。你看很多老外胖的身上肉走路都抖幾抖,天天這個毛病那個毛病的,一個禽流感就把他們折騰的半死不活,就知道洋速食弊端還是很多的。
其實再上次推薦他換套餐的時候,他就想和對方說的,不過怕對方不高興,所以就婉轉推薦他選擇看起來量少一些的套餐。
寧揚海對於何軒雨的印象還是挺好的,看見他就有種想親近的感覺,心中就有股暖暖的感覺。所以一想到他纖細小身板變成可怕的敗頂大叔,他就忍不住哆嗦了下。
而就在這時,何軒雨扭頭看向了寧揚海,寧揚海因為剛才想事情眼睛落在他的身上就沒離開,被人抓了個正著,有些尷尬。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後下意識伸手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何軒雨也沒說什麼,看起來比寧揚海更驚慌的樣子低下頭,過了會略顯羞澀的對他笑了笑。
不過從始至終,兩個人都沒開口說話。
甯揚海是以為被對方發現了,有些心虛地不敢說話。而何軒雨其實和寧揚海差不多,他也是剛準備扭頭偷看對方,就來了個四目相對。
「自己怎麼剛才就怯懦了呢」何軒雨都覺得自己太不勇敢了!!剛才對方正好也發現了自己,按照狗血電視劇的編排,要是此刻開口,絕對是個絕好的機會啊!
何軒雨最後只能狠狠喝了一大口的可樂,來表達對自己的恨鐵不成鋼,並且在心裡給自己下了最後期限。
一定要在近期表白,不然就沒機會了吧。

那頭莫名心虛的寧揚海細細回味了下剛才對方給自己的微笑,發現還是有幾分讓自己在意的。
心裡也就惦記上什麼,這種感覺對於寧揚海而言,真的很難以形容,所以更不知道如何去排遣。
於是他開始用數學的同理可證方式想要解出個答案。
上次心裡總是有事情惦記,是什麼時候?
貌似是自己的小秘電腦崩壞的時候。
額……
再推理。
上上次呢?
貌似是自己小號被人盜了。
不行……再試試想下。
啊!想起來有次自己最好哥們生病的時候,那種感覺可能就和現在很像吧。雖然還是有點不對,但不同場合嘛,有點出入還是可以理解了。
這麼一想,寧揚海覺得坦然一點了,他又偷偷打量了窗邊的那個人漸漸圓潤的臉龐
他覺得是不能耽誤了,一定要早日把心裡的話告訴他。
這便是寧揚海通過數學論證出的結果。

第4章

何軒雨的小宇宙在經過幾天的醞釀後,終於達到了最高值。那天當他吃完最後一口漢堡的時候,他「蹭」一下就站起身,昂首挺胸準備朝收銀台走去。
結果剛抬起頭就和一張大臉來了個近距離接觸,嚇得他腿軟了下,幸好手快扶住桌邊才沒有摔下去。
而那個大臉也順勢拉住了他另一隻手,滿臉關心。
「你還好吧?」
寧揚海關切的言語,讓何軒雨有些無所適從,也讓他忘記把自己的手收回來,就任由對方攥在手裡。
何軒雨腦子裡此時只有一個念頭,表白的人就在面前,趕緊一鼓作氣把心裡話趕緊說出來吧。

「我……」
「我……」
卻不想剛開口一個字,對方也開口了。軒雨微微有些驚異側過臉看向寧揚海,發現他也是滿臉有話要說的表情。
何同學的心跳當時就漏了幾拍,莫非……
「你也有事?那你先說吧。」寧揚海見他也有話要說,便紳士地把首先發言權轉給了對方。
心裡有著小小期盼的何軒雨搖了搖頭。
甯揚海見對方讓自己先說,也沒客氣了。
「那個……有句話我很早就想和你說了。」寧揚海說著瞅了眼何同學的表情,見沒什麼異樣,於是大著膽子繼續說道,「你別生氣啊。」
我不生氣啊!!你快說!!何軒雨此時的內心已經激動的無以復加,但表情仍然是微笑。
「我覺得你真的不錯,看你年紀也和我差不多大,所以說了什麼你也別生氣啊。」
何軒雨心想,看來對方終於……
「因為我心裡把你當成朋友了,所以經過我幾天的觀察,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寧揚海說到此頓了頓,然後鼓起勇氣終於說出了那句。
「同學,你別再大晚上吃炸雞了,你都長胖了!」

「…………」
「…………」
何軒雨的心情與精神徹底崩壞,心中的小宇宙一下子被撲滅了,醞釀好久的表白也沒有勇氣說出來了。他覺得自己的表情肯定很僵硬,他很不自然抽回自己的手,最後都不記得自己是如何離開炸雞店的。
他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滿腦子都只有一句話。「你長胖了……長胖了……長胖了……」
「誰讓觀察這個了!!你就不能發現別的麼?!」何軒雨除了撓牆和鎚地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去面對現在的局面了。
再去炸雞店?
不可能了,對方都這麼說了,自己還去算什麼勁?
那表白呢?
機會也更加渺茫了吧。
何軒雨有些後悔讓對方先開口了,弄得什麼都結束了般。
以後呢?
何軒雨自己也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吧 。

晚上11點,寧揚海下意識抬眼朝門外望去,可惜那個熟悉的身影再也沒有出現過。從甯揚海向何軒雨說出自己的想法後,那個傢伙已經有一個多星期沒有再出現了。
這本該是好事,自己當時不就這樣勸他的麼,少來炸雞店,會長胖的。
可他很久都沒有再看見那個人後,他發現自己有點想他了,而且心中的不安感也越來越厲害,總是擔心是不是他真的再也不來了,是不是他們再也不會相見了。
而這種感覺,他從來沒有過,所以也沒什麼可以進行同理論證的可能性。
「他是不是生氣了?」寧揚海某天下班後,有些懊悔地想道「早知道就更加委婉點了,讓他少來炸雞店的。」
不過現在再這麼想彌補也無濟於事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那個瘦削的男生究竟在何方,甚至連對方名字都不知道。

何軒雨終究沒有再出現過,寧揚海本想在炸雞店繼續打工下去等他出現,可期末考試月的來臨,加上他的電腦本也賺的差不多了,他還是無奈的辭職了。
畢竟就算平時上課再摸魚,考試前還是需要臨時抱佛腳的。
辭職的第三天,寧揚海開始逐步恢復自己的學生本職,那就是去上課。畢竟考前的最後幾堂課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大部分叫獸都會給學生劃考試範圍,好的叫獸還會洩幾道考試題目。
這天的課,是商學院高薪聘請來的資深叫獸的課。對於他的間歇性的失憶症,寧揚海還是心存芥蒂的。
畢竟上次臨近期中那次交作業,真是折磨的不少人元氣大傷。寧揚海也是運氣好,抄了別人的作業,才勉強過關,保住那可憐的平時分。
當寧揚海踩著上課點從後門走進教室的時候,教室裡頭已經坐滿了人,他下意識開始找猴子他們,而就在這時他發現了他。
那身熟悉米色的風衣,正坐在距離自己不遠的座位上。
寧揚海的腳步停住了,他下意識開始打量起對方。他比之前瘦了些,臉又變回尖尖的瓜子臉。
果然炸雞還是挺影響體重的嘛。
何軒雨正看著講臺上的叫獸,所以沒有發現自己。於是寧揚海張口就想喊他,卻發現不知道對方的名字。於是他張著嘴呆在原地,半天沒有沒動。
「後門那裡站在的同學,請快點找個位子,別站著,我要上課了。」資深叫獸本想開始講課,卻見有人呆呆站在後門地方不動,心中大為不悅,發話了。
不過叫獸這一嗓子也讓不少人扭頭看向他,而何軒雨也回頭了。
他發現寧揚海的時候,楞了楞,很不自然地轉過頭繼續看叫獸。
不過他的一系列動作看在寧揚海就是另一種解釋,「他肯定認出我了,還在生我的氣吧,那我去道個歉唄」
於是寧揚海也沒客氣,大步走到何軒雨身邊,也不問人家樂不樂意就坐在了他旁邊的空位上。
這下子真把何軒雨給嚇到了,他整個人的背都僵硬了,臉也泛起一些紅暈,不過他還是盯著資深叫獸不轉頭。
寧揚海被這詭異的氣場弄得也有些怪怪的,只好沒話找話的說。
「你最近怎麼沒去炸雞店啊。」
「沒時間。」何軒雨邊抄著筆記邊敷衍道。
「哦,其實我上次說你胖了,其實,忘記說了,你胖一點也挺好的……」寧揚海也不管樂不樂意聽就自己嘀嘀咕咕的說開了。
何軒雨沒說話,但是聽的很認真。
「……對了,我現在辭職了。」
「為什麼?」聽到這,何軒雨終於忍不住扭頭問道。
「因為……」寧揚海見對方亮晶晶的眼睛,心中升起一種逗弄之心,開始瞎胡扯了。「因為想見你啊。」

何軒雨的手一滑,筆「啪嗒」一聲掉在了遞上。
「你,你說什麼?」

第5章
在平時,寧揚海瞎說話也全不在乎的。可是當他對何軒雨說出「我想見你」以後,他自己卻莫名的心慌。尤其何同學瞪著圓圓眼睛看著自己時,讓自己更加不是如何是好了。他只得張著嘴巴,就這麼傻傻地瞅著對方,愣了會後,他故作輕鬆地「哈哈」大笑起來。
結果就這麼一笑,寧揚海再次悲劇了。因為他忘記了此時的場合,這可是資深叫獸的課啊!!
而他笑聲突兀地響起,竟然有那麼幾秒掩蓋住叫獸的聲音。
這怎麼是資深的叫獸所能忍受的,只聽叫獸冷冷一笑,「那位傻笑的同學,你是不是對我的話有什麼看法。」
寧揚海這才反應過來,他慘了。他忙扭過頭,一臉討饒地看著老師,搖了搖頭。「我是覺得老師說的很對,贊同的笑。」
叫獸立馬一臉黑線,可是學生都如此說了,他也不能怎麼辦?難道還死纏爛打非說學生不是?那不是影響了他一個資深叫獸的氣質?
他眼咕嚕一轉,笑的如同三月桃花般,「那甚好啊,這位同學既然如此喜歡我的課,那就請做到第一排來,我們便於交流。」
叫獸一眼就看出這臭小子不是個愛學習的料,他更深深明白,折磨他,就是逼著他學習,比如,讓他坐到第一排。
資深叫獸的課向來乏味,前三排向來是坐有虛席,而且全部都是虛席……
可憐的寧揚海話還沒和人家交流完,就被迫孤零零地坐在了第一排,忍受著幾個小時的痛苦折磨。
等下課的時候,整個人都憔悴了。坐在那裡,兩眼呆滯望向前方。
「喂,還不走。叫獸都走了呢,快,起來了。」猴子走過來,踢了踢早已坐成雕塑的甯同學。
「啊?都下課了?!」被幾腳一踢,甯同學總算是回神了,他忙站起身去找何軒雨,卻發現他已經走了,心中忍不住的失望,深深嘆了幾口氣後,又坐回了去。
「喂,你還坐上癮了啊。」猴子被寧揚海一驚一乍一恍惚弄得有些無語,他繼續踢小海同學。「快走,快走,再遲圖書館搶不到位置了。」
可惜寧揚海坐在那裡,早已沉浸在自己的深思之中。
究竟當時的自己,是如何說出「我想見你」的啊?而且為什麼自己會那樣心慌的厲害,看著對方的眼睛就不知道怎麼說了呢?
這是怎麼回事啊?是以前從沒遇見這樣的情況啊?還是自己原來有過沒在意這種狀態……
想著他猛然抬起頭,直直盯著猴子的臉,把猴子看的毛骨悚然。
「你幹嘛?腦子被刺激壞了?」猴子嚇的往後退了幾步。
「果然。」寧揚海點了點頭,他心裡算是確定了一件事,果然只有那個愛吃炸雞的男生才能給他那樣的心悸,所以多和他接觸就能知道自己這樣子是為什麼了。
可是,自己實在是太粗心了!!自己又沒問他的名字!這讓他怎麼去找別人!!
看來只好守株待兔的等下次上課了。
「猴子。」
「你幹嘛?」猴子警惕地看著甯同學。
「下堂課是什麼?你下次早點出門喊我一聲。」
「你幹嘛?該不會這的被叫獸弄壞腦子了吧……」猴子已經用憐憫的眼神看著這位同志了。

其實何同學也不是故意要早走的,但他也不好意思直接走上去問些什麼,所以下課的時候,他就坐在位子上裝作收拾東西,等著寧揚海來解釋。可惜,坐在第一排的那個木頭半天都不動,剛好朋友過來喊自己,他只得憾然的離開了,同時帶著寧揚海那句沒頭沒腦的「我想見你。」
他的心情用一個詞來表達,就是鬱悶。

而一切青春的鬱悶與恍惚在資深叫獸的折磨下,只會……更加糾結。
資深叫獸可不管這些年輕人心中的青春煩惱,該出手的時候,仍然是那般兇悍。這都臨近期末考了,和藹的叫獸總會放學生一馬,但資深叫獸他不,非把學生弄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才算是人間暢事。
再次出招,讓所有人交一篇3000字的論文,就以他們這門課程為論文主題。而且,再次警告,別用什麼度娘啊,谷娘之類。
因為……他會用學校的反抄襲軟體檢查每篇文章。

寧揚海感覺心中就沒有緩過來,一直處於莫名焦躁中。心中總想著何軒雨,而眼手還不能停的翻閱摘抄各類資料。
「我覺得我就要死了。」寧揚海在讀完一本參考文獻後,整個人就虛脫爬在桌子上。
「哎,忍忍吧。兄弟,挺一下子就過去了。」猴子頭埋在書裡都沒時間抬頭。
「真想像上次一樣,佈置一堆題目,找個人隨便抄抄就能交了。現在搞論文,想抄都不行了。」
「你還說上次!」猴子一聽寧揚海提往事,心中憤憤,「你抄了人家的作業,幾乎都沒錯的,也不知道借我抄抄。」
上次交作業那次,寧揚海抄了好孩子何軒雨的作業,勉強通過。可惜猴子的運氣不佳,最後自己胡亂寫了想要了事,卻不想資深教授不給他了事,折磨他幾週才甘休。
「而且你也是的!抄了別人作業,沒問別人名字就算了,那至少記得別人長啥樣啊,就知道抄作業了!」猴子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嘴臉「你太不知道可持續發展了!!為了一次作業得失,而失去一個很重要的交友機會!要是認識了他,搞不好我們現在都可以找人指點指點了,哪裡還要在這裡抄節選,回頭再同義替換了去對抗那反抄襲軟體?!」
「我錯了……」寧揚海對於此事也懊悔了很久,沒心沒肺抄完作業,就瀟灑走了,連對方臉都沒記住,等回過神,回頭去找對方,對方早已走了。
就算對方還記得自己,也是心存不滿不會和自己相認的吧。
「不過……我記得他的字跡!!我要是再看到一次,絕對能認出了。」為了彌補自己的粗心,他忙辯解道,「因為他的字跡很清秀,很工整,我一眼就記住了!」
猴子丟了個唾棄的眼神,「記住了也沒用啊,班裡200多號人呢,你還一個個去看別人的字?當心被人當成智障兒童。不過,回頭最好找個人借本筆記,去複印下,資深教授說了,不會劃考試範圍,複習就看平時筆記。」
「咦,你這麼一說,我想起有個人或許可以試試。」寧揚海被他一提醒,想到了無意間瞄到何軒雨那厚厚的筆記本,或許……他記筆記了呢。
「誰啊?」猴子一聽激動了。
「我也不知道名字……」
「…」
「不過我知道他愛吃炸雞!」
「………」
猴子不知道用什麼表情去面對眼前的人了。

叫獸的課,在煎熬的等待與痛苦的折磨中,還是來臨了。
當天甯揚海頂著黑眼圈,手拿著幾天通宵熬夜的論文,腳步漂浮的走進教室,周圍的朋友也大多如此。而資深叫獸見班上大多同學成功成為了熊貓眼,感到很欣慰。
「HI,好巧。又碰到你了。」寧揚海進門第一眼就看見了何軒雨,還是坐在老位子上。他也沒客氣,直接走過去就坐下來了。
「嗯。」何軒雨側過臉點了點頭,也是滿臉疲憊,眼睛下是掩飾不住的黑眼圈。
寧揚海一看,很是瞭然。「你也熬夜趕論文的吧,我為了交這破論文呢,也都好幾天沒睡好了。」
「我還好。」何軒雨也沒多說,禮貌地笑了笑後就看向黑板。
其實寧揚海的話,只說對了一半。何軒雨確實熬夜了,但卻不是因為論文!!而是他失眠了!!!罪魁禍首就是眼前這個傢伙!說了曖昧不明的話,讓自己的心砰砰亂跳後,還也不解釋清楚就走人!(其實你先走的吧。。)
結果每天他躺在床上都是在想那句話……然後天就不知覺的亮了。
而現在這個傢伙就在眼前,滿臉無辜。自己又憋屈的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哎,自己究竟要糾結到什麼時候啊,眼前這個傢伙,又懂多少?

甯揚海見對方專心聽課,並沒有和自己閒聊的心情,也不好多言,就悶不吭聲坐在那裡,等到下課的時候,他才小心翼翼地開口。
「你上課還挺認真的啊。」
「還行。」何軒雨仍然保持微笑。
「那可不可以把你的筆記……」寧揚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沒記筆記,。所以……嘿嘿,如果你不方便的話……」
「哦,可以。」何軒雨以為對方開口想說些那天的事情,結果搞了半天就是為了借筆記,怎麼不讓人失落啊,但他掩飾住了。
「給你。」何軒雨把筆記本遞給了寧揚海。
「那真的太謝謝你了。」寧揚海說著忙掏出手機,「你給我留給號碼,我今天複印完,明天就還給你,不會耽誤你學習的。」
「哦。」何軒雨說著便把自己號碼告訴了寧揚海,報數字的時候心都在跳。
「那你的名字呢?」寧揚海把號碼記好後,便開始問他的名字。
「何軒雨。」
「那個軒,那個魚?」寧揚海邊往手機輸入,邊問道。
軒雨此刻的腦子早已停止運作,根本不知道怎麼說,乾脆攤開自己的筆記本,指著首頁的簽名。
「就是這幾個字。」
「哦。」寧揚海湊上前瞅了瞅,但就這麼一瞧,卻讓他愣住了。

那字跡是那般的熟悉,秀麗而工整,就如初見般清新。



第6章

甯揚海總算聰明了一回,其實他當時第一眼就認出了對方的字跡。但他沒有說破,也沒馬上去複印室。
而是捧著那本筆記本在宿舍從頭到尾認真地翻了一遍,這才無比確定以及肯定,何軒雨就是當時借作業給自己抄的人了。
不過當時的自己就知道抄作業,連別人名字都不關心,對方一般對待自己也只有兩種態度吧。
認出自己,表情憤憤。
沒認出自己,表情淡定。
綜合與何軒雨相處的幾個月來看,對方可能是沒認出自己。
寧揚海得出這個結論後,心裡莫名地有些難受。他惆悵地想合上筆記本,卻無意間翻到最後幾張空白頁,發現那裡潦草地寫著幾個字,很是模糊。
但這也讓寧揚海好奇心大起,他湊了上去,細細觀摩了下。
結果,讓他心跳差點沒停止了。
因為那是自己的名字。
寧揚海閉上眼認真地回憶了下,對方從來沒有主動問過自己的名字,而自己也從來沒有自爆過家門。
那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何軒雨一直認識自己。而且從他的眼神中,寧揚海感覺對方並不討厭自己,可每次自己和他說話,他總會不自然的閃避些什麼。可是,何軒雨在迴避自己的同時,隱隱的又讓人覺得他在期待什麼。
對方究竟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此刻,他在筆記本上寫著自己的名字,又是為了什麼?
「喂,臭小子,居然還在宿舍裡窩著!我打你電話都不通。」寧揚海本還想再進一步深思一翻,猴子卻在此刻一腳踹開宿舍門。「趕緊的啊,去圖書館佔座。」
「哦,好。」寧揚海心虛地合上了本子,站起身「我馬上來。」
「咦?你借到叫獸課的筆記了。」猴子眼尖,一眼就看到寧揚海手上的藍色本子。「借我看看。」
說著猴子上來順手就想拿過去,寧揚海卻下意識把筆記本抱在懷裡。「我剛剛不小心把別人的筆記本弄髒了,等會再給你吧。」
「靠!你什麼時候能不這麼二!」猴子有些無語,但也沒再伸手拿本子。「那你繼續折騰,我先幫你去圖書館佔位子,你等會幫我複印份好了。」
「成。你趕緊走吧。」寧揚海巴不得可以獨自待會,所以猴子剛前腳出門,他就把門鎖了。
弄得屋外的猴子滿臉黑線,這小子是忘記吃藥了麼?

自從知道了本子裡的秘密後,寧揚海就一直心思不寧,心裡總有件事的感覺。隔天,他複印完了,就立馬打電話給何軒雨。
「額……那個我複印完了,約個地方唄,我把筆記本還給你吧。」
「我隨意。」何軒雨接到電話的時候,心潮那叫一個澎湃啊,不過他還是保持住了冷靜。
不過就算再淡定君,聽到寧揚海接下約會的地方都會手抖下吧。
「那就我打工的那家炸雞店吧,我請你吃炸雞。」寧揚海用歡樂的口吻說道。
「……好。」

時隔一個多月,這是何軒雨第一次再進這家24小時炸雞店,一進門就聞到了熟悉的炸雞味,但他並不覺得美味。
儘管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再吃炸雞了,但並不代表他的炸雞恐懼症就好了。畢竟上次的陰影實在忘掉啊。
表白不成,還長胖了,更重要還被喜歡的人發現了。。。
寧揚海早已經到了,看見了他,便揮了揮手招呼他過來。而何軒雨走近一看,覺得整個臉部肌肉都要經僵硬了。
因為……好心的甯同學居然幫他點了份超大的一號套餐。
「你來了,我幫你點了你喜歡吃的套餐,感謝你借我筆記複印,我請你吃炸雞。」寧揚海笑嘻嘻的說道,其實他很想問問自己名字那茬,可想了想還是忍住了,實在是問不出口啊。
何軒雨也沒多說,就坐下了。嘴角揚了揚,表示了自己的感謝後,就沒有再多說話。開始是不知道說什麼,後來是怕說多了洩漏了自己的感情。
他發現,自己似乎越來越喜歡面前的人。對方雖然有點遲鈍,而且有點二,可是卻仍然讓人那般迷戀。
越迷戀,越害怕。
害怕自己連和他做朋友的機會也失去,也因為這份猶豫,那句「愛」就更難說出口。所以,何同學看著對面那個在吃炸雞的傢伙,明白自己該快刀斬亂麻了。
那就是,再表白。

「咦,何同學。你怎麼就一直喝飲料,不吃炸雞啊。」寧揚海吃的起勁,卻發現對方一塊都沒有動。
「哦,我不喜歡吃。」軒雨因為心中正念叨著事情,所以順口就說出了心裡話。
「啊?!」這回輪到甯童鞋吃驚了,「你不喜歡吃啊!」
由於寧揚海的大嗓門,把他拉回了現實,他看著對方滿臉疑惑的表情,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忙笑了笑說「我今天不喜歡吃而已,今天不餓。」
接著又胡亂的編了些原因,聽得甯揚海童鞋是將信將疑。
最後何同學為了讓甯揚海徹底相信,又和啃蠟一樣吃了兩塊雞翅,真的是……太糾結了。但究竟對方相信了多少,何軒雨也不知道了。
「喂,阿海,前面是牆!」

在寧揚海距離牆壁還有幾十釐米的時候,猴子及時出聲阻止了一場慘劇的發生。寧揚海也剎住步伐,並兩眼呆滯地瞅了眼猴子。
「靠!你搞啥子,就算我當初被叫獸折磨都沒有你這麼樣,簡直是失魂落魄。」猴子看不下去了,「你是不是心裡頭有事啊!有的話說出來,哥們幫你出出主意。」
「這個……」寧揚海有些猶豫,用眼上下打量著猴子「不太好吧,我怕你沒經驗。」
猴子被寧揚海的眼神給弄毛了。「你說什麼?!我什麼經歷沒經歷過!!那是你這個把電腦當老婆能比的!!」
寧揚海一聽,確實有道理。於是醞釀了下,小心的問道。「你有沒有過這樣子的感覺,就是你看到一個人就特別開心,看不到他就很想他。」
「這……」猴子皺了皺眉,「你確定說的不是你的電腦。」
「不是!」寧揚海忙搖了搖頭,「然後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就覺得特別開心。也希望對方很開心,對方說不喜歡的話,你也會覺得不好了。」
「這……」猴子眉頭皺的更深了,簡直是神色嚴肅了。「你確定是這樣的感覺麼?」
「對啊。」寧揚海點了點頭。
「確定物件是個人?」
「…………」寧揚海嘴角抽了抽。
「那你就是喜歡別人了。」猴子篤定道。「所以想著他,唸著他,他開心,你開心。他不開心,你也不開心。」
「啊!原來我是喜歡人家啊!難怪之前我老是想不通呢。」寧揚海這幾天一直糾結,感覺怎麼不對,被猴子一說,瞬間恍然大悟一般,但下一秒他就失望了。「可我不知道對方喜不喜歡啊,那怎麼辦?」
「這個……」猴子想了想,「那你對方對你態度是怎麼樣的?」
「貌似他早知道我存在了,比我還早。而且他貌似不喜歡吃一個東西,卻在我面前裝著吃的很香。」
「這個……」偽情聖猴子也解釋不出太多。「可能喜歡,可能不喜歡吧。至少不討厭你吧……」
「那要是不喜歡呢?」寧揚海焦躁
「靠!!那有啥,那就去勇敢追求唄!!」猴子拍著胸脯開始豪言壯語,「死纏爛打,就不信他不回頭!」
「猴子,你確定有用?」寧揚海看著激動的上躥下跳的猴子,有點懷疑。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人心都是肉張的,你要一開始就強勢點,猛烈追求。管他現在喜不喜歡你,將來都是你的人。」
寧揚海就這麼被猴子洗腦了,滿是亢奮。「那我下一步該怎麼辦?」
其實猴子也只是個理論者,二十年的老光棍,根本沒啥實戰經驗。所以真的要具體謀劃戰略了,他也想不出大多。最後憋出了句,「你要不請他看看電影?」

何軒雨打那次從炸雞店回來,就一直後悔自己輕率,怎麼會說出那樣的話,萬一被對方發現自己的心思,結果他還沒表白就失敗了怎麼辦?!
沒辦法了,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找個機會趕緊說了。不然,連勇敢表白次的機會都沒了。
而何軒雨剛在愁機會如何而來的時候,寧揚海打電話給他。
約他去看電影!!何同學聽到後,答應時的語氣都是止不住的激動。

電影是部文藝片,具體的情節兩個人其實都沒在意。所以電影快結束的時候,四周是一片抽泣的聲音,就他們兩個面無表情盯著螢幕出神。
「等會出去,我一定要表白。」何同學的內心獨白是這樣的。
「不行,我出去一定要告訴他。」甯同學腦袋裡只有這麼一句話了。

隨著人流剛走出放映廳,何軒雨鼓起勇氣喊住了甯同學,「甯揚海。」
「嗯?」寧揚海回頭直視著對方的眼睛。
「我……」
何童鞋猶豫了下,結果就聽寧揚海說道。「正好,我也有話要說。」
不啊!!!何軒雨對第一次表白失敗早已有了很大陰影,「那個我先說吧……」
「不,我先說吧。我怕不說以後就沒機會了。」寧揚海是銘記了猴子的教導,追人家一定要強勢,要強勢啊!
這頭何軒雨童鞋是欲哭無淚了,難道說他第二次表白又要這麼無疾而終了麼。
「其實,那上次你不再來炸雞店後,我就發現自己對你的感情不一般。但上次我請你吃炸雞那次,我才發現,我心裡早已放不下你了。而且我早知道了,其實你早認識我了對吧。其實第一次相遇,就是我抄你作業那次。」
何軒雨被對方這麼說,臉都紅了,尷尬地低下頭有些茫然失措。
「所以,」寧揚海說到最後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所以,我想說的是,我喜歡你。」
「……」
何軒雨整個人都呆了,猛地抬起頭,滿臉的不敢相信。
「咳咳,不過我不知道你什麼想法,那個……所以……」寧揚海見對方半天都不說話,感覺不自在了,微微側過臉掩飾自己的臉紅。
結果何同學盯著他的臉看了很久,然後扭頭就朝大門跑去。
「喂,那個……」寧揚海忙跟著後面跑去,「何軒雨……你給個話啊。」

該死的!害的我第二次表白又失敗了!!何軒雨邊跑邊憤憤地想到,可是心裡卻不再是不安與糾結,而是滿溢著甜蜜。

笨蛋,我也喜歡你啊!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