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2
| Login |
2013-01-20 (日) | 編集 |
「老闆,我的被子生病了,我要在家照顧他。」
「……這什麼破理由!駁回!你以為我當了這麼多年老闆是傻的嗎!」
老闆怒了,林秉哭了——怎麼就沒人相信他的被子是真的生病了呢?

(一)
正所謂「人生苦短,被窩常暖」。
話說某天的凌晨,林秉又像往常一樣蜷縮在溫暖的被窩深處,由於他家小公寓暖氣不給力,他只好依靠與被子的親密接觸來抵抗寒冬,不過今天似乎有些不同,平時總是越睡越暖,怎麼今天是越睡越冷四面透風還喘不過起來?
於是林秉決定翻個身。
我翻……沒翻動。
我再翻……又沒翻動。
我用力翻……還是沒翻動。
什麼情況?傳說中的鬼壓床?
林秉睜開眼,果然發現自己身上壓著一個……
「鬼啊——!!!!!!」
「閉嘴,吵死了!我是你的被子!!」

就這樣,二零一二年某月某日的凌晨,林秉發現他的被子變成了人,然後就被嚇死了,這個故事就此BE。
——以作者的智商來說,是寫不出這樣的神作的。

(二)
世界上有很多事是不能用常理來解釋的,比如為什麼總是在臨出門的時候才想去廁所,比如為什麼接了任務後才發現找不到怪,比如為什麼每次食堂的肉菜輪到你就剛好沒有了,再比如有一天你的被子會變成人開口說話。
所以林秉在受了驚嚇但沒有被嚇死之後很淡定地接受了這一事實,不過讓他比較不能淡定的是:
哎呀我的媽呀,你變就變了,咋還生病了吶?

「你,你誰啊!」
「被子。」
「啥?」
男人指指他,「你」,再指指自己,「蓋的被子。」
「不可能!」
「怎麼不可能?你看,我穿的衣服是不是和你找人做的被套一模一樣?」
林秉一看,還真是,一水兒的慘綠色連花紋都欠奉,這麼獨特的外套也就他家被子有了。
「那我也不信,除非……你變回原形給我看看!」
「好說。」
話音剛落,男人便消失了,床上又出現了凌亂的一堆被子。
「這就對了……」林秉揉了揉眼睛,打個大哈欠,慢吞吞地爬上床摟緊被子,一邊摟還一邊自言自語:「剛才我一定是在夢遊好像還做了個很奇怪的夢哈哈哈哈,被子怎麼可能變成人啊又不是狐狸精還是個男的,一定是最近想吃切糕壓力太大了明明就什麼人都沒……臥槽!」
還被摟在他懷裡的男人痛苦地摀住耳朵:「現在你相信了?」
林秉猛地推開他怒吼:「拜託你變回來前打個招呼好嗎?!」
被子兄頗不耐煩:「讓我變的人是你,不讓變的人也是你,你們人類真糾結。」
「我是因為誰才糾結的啊!大哥你被子當得好好的變成人是想幹啥!」
「你以為我想對著你嗎?還不是因為大爺我生病了!」
「……納尼!Σ(OAO」
哈哈哈哈變成人就算了,棉被也會生病嗎哈哈哈哈,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啊好嗎!
不過被子精也是精啊,不要隨便嘲笑妖精啊!於是林秉很小心地問他:「那這位……被子大哥,我是應該帶你去看醫生……獸醫……還是裁縫?」
「都不用,陪我睡一覺就好了。」
「啊?這麼簡單?」
「嗯,吸下陽氣就行。」
「……!!!」
一瞬間,林秉的腦海裡閃過從前看過的各種《聊O》《搜×傳》《夏O友人帳》《新白×傳之法海傳奇》(……)等等等等,難道這被子精是想謀人害命!O(>﹏<)o
被子兄與他同居多年,早就看穿他腦洞太大腦補過多的事實,淡淡說道:
「……你想太多了,吸一點陽氣死不了,頂多有點累。」
「哦,那就好……不是,我是說,好歹咱倆這麼多年革命友誼,你生病我怎麼會不管呢……」
「那就快睡!」
「好,等我下馬上來!」
說完,林秉轉身奔向衣櫃,從裡面抱出另一條棉被來。
「這是留著備用的,就剩這一條了,反正咱倆倆大老爺們就湊合著蓋吧……話說,你是男的吧……呃,或者說,公的?雄的?」
被子君不高興,把臉一沉:「我當然是男的!不過有我在這,你竟然還想找別人?」
「是別被……可我家就你和它兩條被啊,你又變成人了……要不你變回來,我蓋著你不也是一起睡?」
被子君開始咬牙切齒:「變回去陽氣不、好、吸、收。」
「……」
就在兩人即將陷入僵局時,一陣鈴聲拯救了林秉,同時也把他推向地獄——因為那時他的鬧鐘鈴~!
「我去這就六點了?老紙的回籠覺!!」
哀嚎過後,林秉迅速地換好衣服洗漱完畢,火急火燎地跟人解釋:「那個被子大哥啊,我要上班了,你先在家好好養病,睡覺的事晚上再說行不?」
「不行,我是病號,你得在家照顧我。」
「可是……」 「沒有可是!告訴你,我要是死了,你就沒有被子了!」
「被子也會死嗎?而且我還有一條啊。」
「那我就殺了那條被子然後自殺!」
「你,你……你狠QAQ!」
林秉淚,掏出手機給老闆打電話請假:
「老闆,那啥,我的被子生病了,我要在家照顧他。」
「……這什麼破理由!駁回!你以為我當了這麼多年老闆是傻的嗎!」
隨後一陣忙音,顯然是老闆把電話給摔了。
被摔電話的倒霉蛋一副「你看我說吧」的可憐表情眼巴巴地看向被子兄,後者被他那小眼神兒看得開始動搖。
「趕緊滾!下班後早點回來,不然就等著整個冬天都蓋著床單睡覺吧!」
「我一定不回來!不是,我一定早點回來!」
得到赦令的林秉迅速衝出房門,一邊沖一邊內牛:
「哎媽呀,明明被窩這麼軟和變成人後怎麼這麼橫!不行以後必須得多藏幾床被!……不行萬一它們都變成人咋辦?還是備著幾條厚實的床單吧〒▽〒……



(三)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西風,一睜眼,醒在我家被窩中!
上一回我們說到,冬眠不覺曉,被子變人Liao!
直到下班的時候,到走到家門口的時候,到打開門進家的時候,林秉還不能相信,他蓋了小幾年的被子,就這麼突然變人了!而且他還傻乎乎地給這條成精的被子買了飯回來!
其實他有點小擔心,因為中午休息時間太短來不及回家,所以他每天在公司一呆就是一天,也就是說今天一天都沒人給被子做飯,不過話說被子精需要吃飯嗎?嗯,既然他會死那也會餓吧。
——orz林秉你還真相信一床被子會死啊。
可是……怎麼沒有人,咳,沒有被在?
「哈嘍~被子大哥,你在嗎?被子大哥?」
客廳,沒人,臥室,沒人——誒,難道真的是自己做了個夢把自己唬住了?那今天的晚飯不是白買了!【重點錯】
「你還捨得回來?」
突然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林秉竟然覺得鬆了一口氣。
「你剛才藏哪兒了?」
「衛生間。」
「哈?!棉被也上廁所?」
排出來的是啥!棉絮嗎!!會堵下水道的!!
「怎麼可能,我剛剛在洗衣服。」
哦,對了,林秉這才想起來,他家的洗衣機也放在衛生間。
「洗什麼衣服?」
「當然是我的衣服!你也不想想,你都多久沒洗過被套沒曬過我了,我覺得我都要發霉了!」
「對,對不起!」
懶人林秉羞愧地捂面。
「不過沒想到你還會用人類的洗衣機。」
「這麼簡單的東西,沒吃過豬肉我還沒看過豬跑嗎?」
「你看過豬跑?」
「……我看過你跑。」
「咳,誒不對啊,你把你的被套洗了,你身上這件誰的。」
「你不還有一條被子嗎?」
還有一條……林秉走去拉開衣櫃一看,果然有一條赤果果的棉被可憐兮兮地扔在裡面。
「……你,你就這麼把人家的衣服扒下來穿自己身上了?!」
「反正它就是條被子,又不是人。」
「你不也是條被子嗎!你不怕它也會成精!」
「它不會。」
「這麼肯定?那我屋裡其它東西也不會?比如枕頭啊床單啥的,我可不想一醒來看到一堆裸男,或者整天被人圍觀。」
一想到屋裡不知隱藏著多少類似生物,林秉就渾身發冷。
「放心吧,這種事得看緣分,像我這樣的沒幾個,現在你家裡出了你和我之外全是死物,沒靈氣。」
「那就好……」
「別轉移話題。不是讓你早點回來,今天怎麼這麼晚,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下班時間!」
你當然知道,雖然不想承認,但咱倆好歹一起住了好幾年!
林秉跑回去把買來的晚飯拿給他:「我這不是給去你買飯了,吃嗎?」
聽到他的解釋被子兄臉色有所緩和,但仍然擺出副不屑的樣子:「我一棉被吃什麼飯。」
……林秉OTL,果然白買了。【重點又錯】

到了晚上,一人一被又陷入了到底蓋不蓋另一床被的問題,最後被子兄妥協了,勉為其難地允許林秉把另一條被拖上床,但是他堅持把身上的被套給它套上【另一個還沒晾乾】,然後自己選擇裸睡。
「不用了吧,沒套被套的被子又不是不能蓋……」
被子兄一挑眉:「你想讓它光著上我們的床?」
「剛才是誰說它就是一條被子又不是人的!」
「你再說我就掐死它,然後你什麼都別想蓋!」
「……」
最後的結果是,新被子被換上了被套,林秉把自己的一件睡衣借給了被子君。
這條被併不小,但因為睡了兩個大男人所以顯得有些擁擠,不過兩個人湊在一起倒顯得十分暖和。在溫暖的被窩中蹭了蹭,林秉用胳膊碰碰被子兄:「嘿嘿,你說咱們現在這樣算不算3P?」
「……閉嘴!」
好,好凶QAQ。
林秉立刻閉嘴翻身背對對方乖乖準備睡覺,過了一會兒就睡著了……才怪。
啊啊啊啊啊睡不著!雖然很暖和可是睡不著!
也不想想從初中就孤身出來求學的林秉一個人睡了這麼多年突然和個一米七幾的漢子擠在一起怎麼可能睡得著!
於是他悄悄地輕輕地偷偷地慢慢地(……)轉過去打量那個黑暗中隱約可見的輪廓,內心一陣生龍活虎。
——被子君好像睡著了啊。
——不用吃飯的被子卻會睡覺,這不科學!
——被子能變成人這才叫不科學吧OTL
——唉,你說人家都是田螺姑娘仙鶴仙子,牛郎他還有個織女呢,怎麼到我這兒就軟妹子變大老爺們了?
——不過話說回來,被子裡塞的棉花那麼軟,變成人也應該很軟吧,早晨太驚嚇了沒注意手感,要不趁現在……摸一下?
——摸吧摸吧,反正他也睡了,被發現也沒關係,就說不經意碰著了唄!
——喲西,開摸!
下定決心耍流氓的林秉伸出一隻手指頭,對著正對著自己的對方的背小心翼翼地點了一下,又點了一下。
被子君沒反應。
林秉加大力度,變點為戳。
被子君還是沒反應。
於是林秉放心了,大膽了,張開手在人家背部摸了好幾下,一邊摸還一邊吐槽。
——身為一個被子他竟然有肌肉!要是摸肚子會有腹肌嗎!一個有六塊腹肌的被子太可怕了好嗎!這可一點都不像被子啊,難道是柔韌性比較好?
由於內心過於投入,林秉暗行不軌的手越來越歡脫,不知不覺間從北部一路向腰以下的部位滑去……至此當事人再也忍不住了。
「你摸夠了沒有?」
「摸,摸夠了!」
就算在黑暗中也能感覺到對方的眼睛在瞪著自己,林秉心中警鈴大作,充滿了「臥槽他發現了不會被當成變態吧」的尷尬和不安。
他條件反射地想把手收回,卻被人半途抓住。
抓住他的人依然翻過身來和他面對面,炙熱的呼吸直接噴在他臉上。
「你倒是繼續摸啊?」
說完就把林秉的手按到自己胸前,後者窘的都快哭了:「大哥我錯了還不行嗎,我又不是故意的!」
「既然你不摸我,那我只好摸你了。」
然後被子君一下就壓到他名義上的主人身上,兩隻手伸向對方因為睡相不好而露出的腰……
「!!!!」
咦這姿勢不對啊!
林秉下意識掙紮起來,猛地一使勁竟然把身上人掀下去了,而且因為他的床睡兩個人略窄,他這麼一弄還直接把人掀到了床底下!
他急忙打開床頭的燈開關,燈光亮後,正見到被子君坐在地上一臉憤怒地望著他。
氣氛一時尷尬,林秉只好乾笑幾聲打哈哈:「那什麼剛才你太突然了,不知道女人的頭和男人的腰不能隨便碰啊【反了】,哎沒事吧你……」
「本來我就是想開個玩笑,不過既然你睡不著,我就讓你再精神精神。」
恨恨打斷林秉的話,被子君從地上一躍而起翻身把林秉摁倒在床,壓住雙腿按住雙手,動作流暢一貫而成。
「臥槽你要幹啥!」
「吸、陽、氣!」
「Σ(OAO」!」
還來不及反應林秉便叫人堵了嘴,乾燥的嘴唇貼上他的唇,急不可耐地想要索取,從中探出的舌尖在唇齒間摩挲似乎想找到攻城略地的契機。無奈林秉牙關緊閉就是不給他這個機會,雙方僵持之時,林秉卻驚覺有一樣什麼東西探進了他寬鬆的睡褲直搗黃龍!
「!」
命根子上傳來的觸感讓林秉不得不鬆了口,等候已久的被子精終於如願以償地和他「相濡以沫」,唇舌糾纏讓對方喘不過氣來。
尼瑪這年頭棉被的吻擠都比他好啊!
被強吻的林秉很痛心地認識到這一事實,他拚命想推開身上之人,可惜連著好幾天沒怎麼睡覺虛得很,剛才一下能把人掀下去已是奇蹟,現在的掙扎更像是小打小鬧小情調,反而勾的人虛火上升。
更何況……他家「小兄弟」還被人劫持呢。〒▽〒
配合著口中毫不留情的侵略,被子君的手也未曾停歇,他的手光滑有力,一隻十分有技巧地上下擼動,時不時還狠刮一下馬眼,搞得林秉又痛又爽,另一隻在林秉身體上下摸索,尤其是腰部,每當他揉捏到這個部位,身下人就會一陣顫抖,連抵抗都軟了幾分。
以至於沒多久林秉在多充刺激下洩了後的第一句不是罵人,而是問他:「你技術怎麼可能這麼好,這不科學!」
被子君淡定地把手上東西抹在林秉的睡衣上:「誰讓你總在床上看黃片。」
林秉因為高潮而通紅的臉簡直在發燙——由於房間有點冷,他確實經常窩在被窩裡抱著筆電看A片,還有幾次蹭到了被套上……
不過對方可沒給他害羞的機會。
「所以大爺我技術很好,你忍一下就過去了。」
尼瑪,還來!
而且這回怎麼變後面了!你這是犯規喂!
嗷——!真他媽疼!
臥槽這姿勢太勉強,老子的腰!……尼瑪啊被子精的柔韌性果然很好,可是老子是人老子不行啊……
一陣翻來覆去後,林秉跪趴在床上,忍受著背後猛烈的抽插,在痛苦與歡愉中艱難地擠出一句話:「你他媽……不是說不會害我的嗎?」
背後人則喘著粗氣回答他:「我可沒有說謊,不是告訴過你頂多有點累……」
這是有點累嗎!
林秉在內心比了大大一個「凸」。
然後又是一陣巫山雲雨,雨過天晴,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最後林秉終於雙眼一閉,如願以償地昏睡過去。

第二天中午。
沒錯林秉一醒來就已經是中午了,重點不是這個,而是今天是上班日。
……
「老紙的全勤啊!」
他癱在床上哀嚎。
罪魁禍首的病已然全好,神清氣爽地虎摸他:「別擔心,我給你請假了。」
「……你怎麼說的。」
「老闆,我生病了,我的被子要照顧我。」
「……老紙的全勤和獎金啊!」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