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6«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8
| Login |
2013-01-20 (日) | 編集 |
  ☆、Cheaper 1 凌然

  凌然現在很、郁、悶!

  因為他手機停機了,什麼電話都不能打。

  咦?你說為什麼不去充值?

  因為現在是凌晨三點鐘,然後他忘記了網銀的密碼。

   至於……他為什麼在這樣的時間發現手機停機這個問題嘛……因為他睡覺睡到一半突然醒了,醒過來之後呢就發現他有一批菜快熟了,於是就迷迷糊糊的掏出手機 上網收菜——然後他忘記了他這個月流量已經超支這個事實,而在等待菜熟的這段時間裡呢,他又爬上了天涯開始刷帖子,然後就……杯具了……

  其實停欠費停機的手機還是有一件事可以干的。

  人家不是說嘛,在你孤單寂寞無助的時候,也許沒有什麼人可以來安慰你,但是有一個人他永遠不會不理你,那就是——10086!

  鬱悶的凌然開始撥打10086騷擾客服。

  「您好,歡迎致電10086……」

  甜美的女聲溫柔的出現在聽筒裡,滿懷期待的按下數字鍵「0」,熟悉的等待音樂響起,馬上就有一個軟妹子來安慰他在深夜突然產生的孤單之情了。

  十秒鐘……二十秒……一分鐘……兩分鐘……突然!

  「對不起,話務員忙,請稍後再撥。嘟——嘟——嘟——」

  人說,一個人的耐性是有限的;人說,智慧生物都有吸取經驗教訓的本能。

  於是我們可以推斷出,首先,凌然不是人,然後,凌然不是智慧生物。

  因為——三個小時之後,他頂著黑眼圈,依然在堅持不懈的撥打著10086人工台。

  四個小時之後,恭喜他,機械的女聲終於出現了。

  「9、7、3、5、號話務員為您服務。」

  「您好……」出乎凌然意料的是,接電話的不是妹子,而是一個聲音低沉的男人。

  積累的一個晚上的火氣沒辦法發現,既然是個男人,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凌然在心裡摩拳擦掌暗暗道。他不待接線員客套的話講完,直接吼了出來:「我的電話停機了!」

  「?」9735號有點懵,他沒有答話,他在等待著客戶的下文。請原諒他,一個話務員大清早接的第一個電話就是這樣沒頭沒腦的一句,他還沒有整理清楚手機停機這種事情他能給客戶什麼幫助。

  感覺到了話務員的茫然,凌然突地生出一種快感,類似於那種我不爽就不能讓你爽的心理,嘖嘖,其實這樣說來凌然還挺像個人的,是吧?

  「喂你們中國移動怎麼這樣啊說停機就停機都不給我個短信啊電話啊什麼東西的通知一下要是夜晚有軟妹子寂寞空虛了來找我聊天什麼的卻因為你們的問題讓我錯過了一段大好姻緣你們不覺得有損我寶貴的身心健康麼!」

  沉默……9735號依舊沉默。

  不過……?隱約有點擊鼠標的聲音。

  「喂你啞巴啦啞巴怎麼當的話務員啊我不管你是不是啞巴總之你要彌補我的損失不然我就去投訴你……」

  凌然依舊喋喋不休,9735號卻突然開了口。

  「……不好意思,我查過了,您的電話在停機這段時間裡沒有軟妹子撥打過,甚至……」不知怎的,凌然突然覺得話務員的聲音裡有一絲同情。同情?對我?

  「甚至……連漢子都沒有打過您的電話。」

  9735號的聲音帶著磁性,很溫柔,凌然彷彿可以看見他帶笑的唇角。

  笑你妹啊!老子沒有妹紙找你很高興啊!凌然腹誹著。

  「不過……妹子沒有,漢子要麼?」同情的意味越來越強烈了啊。

  誒?

  摔!你是10086的客服不是海底撈的客服好麼!?給缺少妹子的客戶介紹漢子什麼的也太沒有職業操守了吧親!

  凌然呆滯的掐掉了電話,倒頭躺回了被子裡。

  今天這個夢感覺好真實啊,要不是情節太離奇了自己一定會以為是真的。

  等睡起來,一定要記得充話費……打什麼人工台啊,白痴才會因為電話沒錢了跑去打人工台呢!

  週末,凌然和幾個朋友外出聚餐,喝的有點高了,已經放倒了幾個,剩下的幾個不知道是誰提議,把各自的手機卡拔出來扔到湯裡去看誰的卡質量比較好。

  於是三四個手機卡被灑進了湯裡。

  然後!

  某位突然醒過來了的同志迷迷糊糊的爬過來說要喝湯醒酒。

  再然後……

  「這湯裡的肉……怎麼這麼不爛啊……」某人一遍吞嚥著一遍嘟噥,可是沒有人理他。

  等大家清醒了一點,把各自的手機卡從湯裡撈了出來,這才發現,怎麼少了一張,拿著個勺子在湯裡翻來翻去,怎麼沒有啊?

  不會是……在某人的肚子裡吧?那……怎麼辦呢?

  凌然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被吃進去的手機卡,是他的呀!那他要怎麼給10086打電話呢?不打電話,他怎麼知道要怎麼辦呢?

  「喂,電話接我一下。」凌然在昏過去了的某人身上摸著,哦不,是摸索著,然後找出了手機一部。

  還好,這個點還不算很晚,電話很快就被接起來了。

  「5、7、4、1、號話務員為您服務。」

  「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嗯這次接線的是個妹子。

  「那什麼……我的手機卡被我朋友吃下去了,拿出來還能不能用啊?」凌然一本正經的問道。

  妹子沒有答話,她的聲音突然變小了,凌然隱約聽見她在和誰說「管理,又一個卡被吃了的」,然後那邊應了句什麼,電話就被掛斷了。

  「9、7、3、5、號話務員為您服務。」

  「您好,您的電話卡被您的朋友吃了是嗎?」很熟悉的聲音,不過應該不是熟人吧,凌然想不起來認識誰在10086做客服工作了。

  妹子還沒講兩句話就被換成了漢子,凌然是有些惱火的,不顧大概這個比較有辦法解決自己的問題吧,也只能將就了。

  「嗯,對,我把手機卡拿出來之後還能不能用呢?」凌然堅持不懈的提問道。

  「嗯……您可以把卡插在手機上試一試就知道還能不能用了。」對方認真的思索著,然後回答道。

  也對,試試不就知道了。

  其實客服還是挺靠譜的,凌然心道。

  「不過,我比較關心的是,先生您為什麼要把卡炒了,還讓您的朋友吃了,還不帶你的朋友去醫院呢?」9735號一本正經的問道。

  醫院……為什麼?醫院不是一般都治人的麼,難道還能修卡?

  凌然瞬間又否定了剛剛的結論,現在的話務員哦,沒有一點常識就出來工作,太擾亂社會的安定和諧了,要是每個人試手機卡還能不能用都去醫院的話,那醫院不就亂了套麼?

  「順便問一句,手機卡好吃麼?您是怎麼烹飪的呢?」9375號帶著淺淺的笑意繼續問道。

  「又不是……湯…………喝了嘛……」凌然腦子還有那麼一點清醒,嘴卻已經不受控制了,下意識的小聲嘟噥著。

  「嗯,原來是煮湯啊,等我多攢幾張電話卡之後也去試試。」男人一副瞭然並且躍躍欲試的口氣,「那,嘗完了美味之後,趕緊帶您朋友去醫院灌腸吧。」

  「哦。」凌然呆呆的掛掉了電話,醫院……醫院……醫院……走,咱去醫院修卡去,搞不好真的推出了這個業務呢……

  ☆、Cheaper 2 肖筱

  肖筱的工作是10086的語音客服,俗稱人工台接線員,軟妹子一枚。憑藉著其甜美的聲音體貼的態度深得男女老少的好評,多次獲得業務標兵的光榮稱號,人贈花名 「解語花」。

  好吧……那是從前。

  現在的肖筱是一個苦逼的神經衰弱人士。這是為什麼呢?話題還得從一個月前說起。

  一個月前,肖筱所在的網點新調來了一個主管。

  人事變動什麼的,從來都是家常便飯。但是重點,重點是!

  這個主管長得是英俊帥氣,笑起來花兒都謝了一片,舉手投足又謙和優雅,十足的翩翩佳公子啊。走到哪兒都是一大票人追逐的主兒啊,而且這位據說是高層下來體驗工作的,越傳越神秘的背景又給他加了不少分。

  網點裡的多少姑娘嫂子都就此淪陷啊,當然這裡面,也包括肖筱。

  能一邊看帥哥一邊工作自然是很好啦,帥哥在這裡轉悠幾圈工作的鬥志都提高了不止一個數量級。話務員們接聽電話的時候那聲音叫一個甜美啊,都把客戶當帥哥主管一樣腦內了,連帶著這個時間的好評率都提高了不少。

  而且這個主管啊,還十分熱愛工作,也不呆在自己的辦公室裡數螞蟻發呆,他最喜歡的,就是在語音室裡晃悠,不聲不響的停留在你的身邊,專心聽你和客戶對話,然後突然在你耳邊吐槽。

   你說,這突然從背後浮起的聲音多來幾次,你能不神經衰弱麼?多少次午夜夢迴聽見主管那悠悠的聲音被嚇得突然坐起來,多少次和朋友喝茶聊天就是感覺到主管正在自己身後耳朵還能感覺到他呼出的氣息啊。好吧這樣說可能有些情*色了,他人倒是十分正直正經正襟危坐的,但是那不是肖筱她被嚇的神經衰弱嘛,有這樣的感覺也挺正常的。

  那是主管啊!講錯了話會被扣工資的啊!雖然人長得帥可是人狠嘴巴毒扣起工資來那叫一個乾淨利落,白刀子進白刀子出連血都不流你就轟然倒地的啊!扣工資的時候對你笑的溫和親切讓你覺得他是在鼓勵你讓你在工作上有所成就的啊!

  肖筱在心裡默默咆哮,尼瑪帥要是能當飯吃,老娘就是被扣光了工資也無所謂,可是……帥能當飯吃嗎?能嗎?能嗎?

  而且這個帥哥主管,他還是個自虐狂啊!他居然給自己弄了一個工號,聲稱要是有什麼有趣的匪夷所思的來砸場子的人都往他那裡轉,天知道肖筱有時候接那些無理取鬧的客戶的電話接得都要暴走了,他居然還樂在其中。

  那天早上七點鐘剛上班,第一個打進來的電話被帥哥主管搶著接了,然後那一天他嘴角怡然自得的笑容就沒停過。

  相對的,他那天對接線時說錯話的話務員也格外的溫和。之前身邊剛來的小女生被他諷刺的受不了了摸一把眼淚飛奔出去乾脆辭職不干了,連這幾天的工資也沒要。而這一天,他放過了幾個相同錯誤的新人。

  不過,第二天他又恢復正常了。

  所以,要趁早認清資本家血淋淋的剝削本性啊,長得再帥那骨子裡流的也是資本家的血,不能被外表矇蔽了。肖筱握拳,安慰自己道,苦難很快就會過去的,他既然是來體驗生活的在這裡肯定做不長,很快,又會恢復以前那種生活了。

  有一天晚上快下班的時候,肖筱接了一個電話。

   很普通的騷擾電話,過去曾經接到過無數個這種電話:喝的醉醺醺的人過來說小貓小狗把電話卡吞掉了什麼的,問卡還能不能用,要是能用的話就把小動物剖開把開拿出來。這種問題不用腦子都知道嘛,貓貓狗狗也都不是笨蛋,怎麼會把電話卡吃下去,順著喝醉的人的語氣安慰一下,很快就可以解決的。

  哦,這次吃掉卡的,是人。比之前的又上了一個等級嘛,有創新,值得鼓勵。

  於是,肖筱把這個電話轉給了帥哥主管,以他那顯得蛋疼的心理一定很樂於處理這樣的問題的。

  看到那熟悉的像是剛偷過腥的貓的滿足的笑容,肖筱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對的,果然,這個月的績效工資漲了一倍多。

  大家吸取經驗之後,直接把這類號碼都記了下來,然後一旦撥過來就直接轉到主管那邊去了。

  於是,凌然從此撥10086人工台就是這樣一個歷程了:

  「9、7、3、5、號話務員為您服務。」

  「您好……」

  「哇好巧怎麼又是你啊漢子~」

  = =#

  「9、7、3、5、號話務員為您服務。」

  「您好……」

  「漢子啊難道你們客服就你一個人嘛好辛苦喲~」

  「9、7、3、5、號話務員為您服務。」

  「……」

  「喂漢子啊,我用手機砸核桃結果砸壞了怎麼辦啊?」

  「9、7、3、5、號話務員為您服務。」

  「……」

  「漢子漢子我跟你說,今天老闆發了100塊錢的獎金哦,我可以美美的吃一頓了,真好啊~」

  喂這裡是10086人工台不是情感傾訴聲訊電話啊親……

   帥哥主管唇邊的笑容越來越多,大家也都感覺日子漸漸又變得好過了,不知道是不是習慣了的原因,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大家的業務水準越來越熟練,而耐心也增加了。人一旦習慣了一種嚴苛的環境之後,外部界定因素取消了這種習慣也會一直保留下來的,這個網點的業績在帥哥主管走後很長一段時間都位居榜首,不過,這是後話不提。

  誒誒,我是不是忘了點什麼沒說?

  肖筱如是想。

  好像,對於帥哥主管的慘無人道的行徑已經控訴完了……吧?

  你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帥哥主管一臉不爽的如是說。然後擺出了一副春風化雨的笑容對著鏡頭道:「不好意思,忘了說,我的名字,叫做韓恣。」

  親,要漢子麼?英俊瀟灑風度翩翩會做飯會刷碗會暖床會陪說話實乃居家旅行之必備殺人越貨之良品哦親~大!放!送!只賣九九八!只賣九九八!買一送一,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還包郵哦親~

  ☆、Cheaper 3 韓恣

  韓恣最近有些低氣壓。

  至於為什麼嘛,那個理由他是很不願意承認的。

  不過不管怎樣,有一個事實是不會改變的——他在等電話。

  作為一個10086的客服人員,等個電話有什麼稀奇的?他們每天的工作就是不斷的接電話,掛電話,再接電話。

  可是韓恣在等的,是一個只屬於他的號碼。

  那個號碼,已經兩個星期沒有打過電話來了。

  韓恣狠狠的握住了拳頭,死命的盯著電話機,彷彿下一秒它就會響起來。

  那個二百五,怎麼可能不再找一個免費的知心客服傾訴他每天經歷的各種事情?

  那個二百五,怎麼可能兩個星期不出任何狀況的活下去?

  難道說,其實是出了什麼事情讓他沒有辦法再打電話?

  想到這裡,韓恣不由得緊張。如果出了什麼事情……如果……

  他突然又洩了氣,就算有什麼事情,他自然有他的親戚朋友在身邊,又關他一個客服什麼事?他又能做點什麼呢?

  隨手扯過一張最近的業務宣傳單,還是找個理由打過去看看吧。

  「喂,你好……」

  還是那個漫不經心的聲音,帶著疑惑響起在電話線的那頭。

  韓恣聽到這個聲音,全身一麻,還是故作鎮定的看著宣傳單問道:「您好,我們最近推出了XXXX的業務,請問您需要辦理麼?」

  「嗯……不用了……」短暫的思考,然後回答,「感覺不怎麼用的上。」

  「嗯好,那謝謝了。」韓恣機械的說著標準的客服用語,心卻已經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了。他想問,為什麼你這段時間都沒有打過10086了?他想問,你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可是……話卻堵在了喉嚨,什麼都說不出來。

  「喂喂,等等!」

  蕭然卻沒有掛上電話,他十分激動的對著聽筒大叫。

  誒?什麼?

  「漢子???額不是,你是不是9735號???」

  「噗,」韓恣本來是很複雜的心情,卻突然被這一句話逗樂了。「嗯?」

  他輕輕的應了一句,等待著蕭然那喋喋不休的下文。

  「漢子是你啊真是太好了!!這就像是寒天飛雪突然遇到了親人啊,這就像是肚子餓的時候突然遇見了廚師啊~你知道嘛我到外地來出差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打10086人家根本就不理我這些事情啊還是本地的客服比較貼心我一輩子都不要出差了嗷嗷嗷嗷——」

  韓恣的嘴笑成了一個好看的弧度,他努力把嘴角扯平,然後強裝出冰冷的語氣道:「說重點。」然後又不由自主的微笑起來。

  「……哦,重點就是,我現在迷路了,然後車在路邊拋錨了,然後你正好電話就打過來了……」蕭然帶著一點受了欺負的小媳婦的語氣像韓恣控訴著,韓恣彷彿可以看到他像貓咪一樣趴在地上眨巴著閃亮亮的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

  啊,呸呸,蕭然再怎麼二,也是不會爬到地上去的!

  如果他是去試圖修車的話,似乎還是有可能的,嘿嘿。

  韓恣摸著下巴,陷入了邪惡的幻想中。

  「喂漢子……怎麼辦嘛……」蕭然等的有些急了。

  「額……咳咳,你先把你那邊的地標啊顯著建築物告訴我,哦你是在什麼城市啊?」

  韓恣打開電腦裡的地圖導航系統,定位,然後下指示,很快,蕭然就找到人來把他的車連人一起拖走了。

  「啊啊,漢子你好厲害啊你簡直是全能啊我各種崇拜你我要是妹子我就娶你了!」

  蕭然還在電話那頭興奮的大叫。

  韓恣卻不由的苦笑,二百五,還好這是自己撥過去的電話,要是他那邊打過來的這麼長時間漫遊費都得要不少啊。

  蕭然那個笨蛋,就算他在那邊打無數個10086也找不到自己的——他的的手機只有在本地時才會打到這個網點裡來,如果換了一個地方,接入的就是當地的客服系統了,人家會鳥他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才怪咧!

  「5、9、1、6、號話務員為您服務。」

  「您好!」

  「喂……我找9735號……」不知道是不是下雨的原因,蕭然的聲音顯得有些濕漉漉。

  「嗯好的,請稍等。」接線員很快就明白了對方是誰,換線路的工作麻利麻利的。

  「9、7、3、5、號話務員為您服務。」

  「喂……怎麼換號了?」

  聽到熟悉的聲音,蕭然眼眶一熱,帶著哭腔道:「漢子……」

  「怎麼了怎麼了?慢慢說別著急。」韓恣柔聲安慰著。

  「我弄丟了很大一筆業務,然後……老闆很生氣。然後……我就被解僱了……可是,那根本就不是我的錯嘛是他給我數據不對我只不過是照著做可是誰知道,嗚嗚嗚嗚嗚……」

  「那……那你現在呢?」

  「我不知道啊……外面這麼大的雨,我連車都打不到……」

  「你的手機又是怎麼回事?」韓恣注意到,蕭然這次打過來的手機是一個聯通的號碼,難怪會被其他話務員給接聽。

  「我借的同事的手機打給你的……我的手機,昨天晚上停機了……」蕭然說到這裡,聲音突然變小了。

  喂喂,停機了也是可以直接打給10086的啊,而且……聯通打移動客服是要收基本市話費的。

  「你們又沒有給我提醒就直接讓我停機了……我不想自己去充值,就把手機丟家裡了,你要對這件事情負責任!」蕭然堅定的對著電話說。然後又有點不好意思,「所以……上次的那個服務還能辦麼?沒有妹子……漢子,漢子也是可以的!」

  韓恣沒有想到蕭然的話題變得這麼快,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呆滯了。

  漢子也是可以的………子也是可以的………也是可以的……是可以的……可以的……以的……的……

  「不、不行嗎?那個活動已經過期了嗎?」對方一直不回答,蕭然有些忐忑,他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沒有過期!」韓恣突地醒悟過來,急切的對著電話道:「你現在在哪裡?」

  「XX路XX號……」話題又跳到了另一個地方,蕭然條件反射的報出了地址。

  「你在那別動!」韓恣惡狠狠的對著電話道,掛上電話速度出門了。

  喂,外面雨很大啊,你要幹嘛?

  天然呆蕭然依舊一頭霧水,不過好在他很聽話。好吧事實是,他打不到車回不了家哪裡也去不了啊。

  雨霧中,一輛車滑到了蕭然面前停下。蕭然怔怔的盯著裡面下來一個人,撐起一把傘,然後走過來,用一件外套環住了他。

  「歡迎致電10086,我將竭誠為您服務。」

  ☆、Cheaper 4 既然手癢了那麼不來一發麼?

  「5、3、7、9、號話務員為您服務。」

  「您好,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

  「哎——您好您好,那個啊,我的手機號碼不記得了,您能給我查一下嗎?」

  「先生,用您的手機給另一個手機打電話就會顯示號碼的。」

  「可是……給別人打電話要錢給你們打不要錢啊。」

  「電話打過去對方不接是不要錢的。」

  「哎好,我打試試看啊……老伴,老伴誒,把你手機號給我打打……」

  嘟——嘟——嘟——

  「5、3、7、9、號話務員為您服務。」

  「您好,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

  「喂,小夥子啊,你給我說說,我的手機號碼是多少啊?」

  「您可以用您的手機打其他手機,上面會顯示號碼。」

  「小夥子,那麼小氣幹嘛啊,你小聲給我說我不告訴別人的。」

  「阿姨,不好意思……」

  「這什麼態度啊,你讓我老伴給我打電話又不告訴我號碼,怎麼做事的啊!……」

  嘟——嘟——嘟——

  掛了電話,凌然長噓一口氣仰躺在了椅子上,不滿的嘟囔道:「這都是些啥人啊!」

  在一旁悠閒地看書的韓恣放下手裡的書,抬目看他:「嗯?」

  凌然看到有人附和也來勁兒了,他靠過去扯著韓恣的衣角:「這些打電話過來的人都忒不靠譜了一點吧,查個電話號碼的也要勞動客服,真是麻煩死了。這工作根本就是磨耐性的吧。」

  韓恣輕笑,點頭道:「有些人是挺不靠譜的。」

  凌然瞪著眼睛看他:「是吧是吧?」

  「是啊,不知道誰把電話卡給人吞下去了還打客服電話求助呢。」韓恣揶揄道。

  凌然一聽他提這茬,突的紅了臉:「那、那不是喝醉酒了麼。」

  「那……相比之下打客服傾訴老闆的女朋友真漂亮門衛的大爺有個特聰明的兒子什麼的,還算是比較靠譜的咯?」

  鈴——鈴——

  進來一個電話救了凌然,「不跟你說了我接電話去!」

  「5、3、7、9、號話務員為您服務。」

  「您好,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

  「啊!————」一個尖銳的女聲在電話那頭響起,伴隨著的還有好多女生在那邊嘰嘰喳喳的叫。

  「真的嗎真的嗎真的是男的?」

  「男的!我也要聽!!」

  「哇哇終於有個男的接電話了功夫不負有心人啊!」

  一片吵鬧之後,最開始那個尖叫的聲音已經平復下來了:「噓——小聲點,別把人家嚇到了。」然後轉而對著話筒道:「您好,不好意思她們太吵了。不過也怪不得,我們打了十幾個移動客服電話,聽到女聲就掛,您是第一個接電話的男人。」

  「您、您好……」凌然還是有點被嚇到,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另一個女生搶過了電話:「帥哥,在大部分的客服都是女生的情況下請問您對自己身為男性有什麼看法?」

  「額……我也不想的,可是我媽就把我生成了男性我也沒辦法……」

  「帥哥你是支持DH呢還是VH?」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你覺得這幾天啟明星特別暗淡是預示著什麼?」

  「云特別厚?……所以最近要下雨?提醒我不要曬被子麼……」

  「你最喜歡人身上的哪塊骨頭?」

  「……」

  凌然一個問題還沒回答完,電話那邊就又換了一個人問下另一個問題,搞得他只能急速的開動腦筋讓自己的CPU飛快的轉起來適應這種情況,不過從來沒有享受過被這麼多妹子團團圍住的感覺,他也是不介意保持更長時間的。

  咦?

  由於這個電話實在接了太長時間,而凌然的回答也是各種奇怪並且沒有一句和業務相關,韓恣的注意力被吸引了過來。

  他起身走過來,順手把凌然腦袋上的耳麥拿過來套到自己腦袋上,耳機裡正傳出問題:「請問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

  韓恣操起濃重的客服腔一本正經的回答道:「對不起,由於您的撥打時間過長,系統繁忙,請稍後再撥。嘟——嘟——嘟——」模仿著斷掉的聲音,聽那邊很失望的發出嘆息聲,然後掛了電話。

  凌然還沉浸在美好的妹子中沒有反應過來,愣了一會兒才哀號道:「喂——我還沒接完!系統根本就不忙,我的妹子們啊……唔……唔啊……」

  呼~

  一個深吻過去,兩人都重重的喘著氣,韓恣趴在凌然肩上,在他耳邊吹氣道:「不忙……麼?我不介意讓你忙起來的……」

  客服正忙,請稍後再撥。

  ——來,吃東西。

  ——嗯等我把這個副本打完……喂喂!這種東西就算是炒熟了也不能吃的吧!

  ——很香的。

  ——你到底是怎麼攢到這麼多手機卡的啊?太浪費了吧,讓我看看還能不能用……嗷唔……東西不能亂吃啊、甜的?

  ——嗯,特意訂做的巧克力。

  ——誒?

  ——親愛的,轉鐘了。

  ——啊?

  ——情人節快樂。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