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8«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0
| Login |
2013-02-03 (日) | 編集 |
  程齋是個深宅,每天在寢室上網渣遊戲看小片,到了大三,學校要求出去實習,出去實習不就意味著離開宿舍不說還不能上網?程齋一步都不想離開寢室和電腦,很是苦惱。
  苦思冥想了幾天,看到別的同學都出去面試了自己還漫無目的的,程齋有點急但卻沒辦法。
  「唉,崽崽,你要去哪實習找好了嗎?」熱心的程媽媽打電話來了。
  「媽,不要叫我崽崽啦。」本來程齋還挺古風古色一個名字,被媽媽一叫就像沒斷奶的小孩。
  「唉,崽崽,媽媽幫你聯繫了一個你一定會喜歡的地方。」對於程齋的抗議程媽媽從來都是無視。
  「不用你幫我找,都說了我自己可以的。」
  「你可以那你想了這麼久想到了嗎?」看來程媽媽還是很瞭解程齋的。
  「.......................」
  「沒話了吧?媽媽真的幫你找到一個好的。你肯定喜歡,你待會給你李叔叔打電話,你知道網上那個很有名的XX商城吧?你就在那裡做客服,每天可以還是呆在寢室只要在網上給別人解答問題就行啦。」
  「啊?真的?」這個工作程齋簡直太滿意了。
  「剛好把你安排在電腦那一塊啦,一些簡單的你瞭解一下產品然後就好啦。媽媽就說了你肯定喜歡,哎呦你那點小性子我還不知道。」程媽媽不知道多得意。
  程齋雖然並不是電腦軟體IT這些專業,但是久而久之對電腦也有了一定的瞭解。這個工作剛好能做又適合他這種宅人。
  正式開始上班了一個星期,程齋本身很聰明所以對各種問題都處理的很好,一直沒遇到什麼搞不定的事。
  不過今天,程齋遇到了一個很奇怪的客人。這位ID是「道長仙人」的客人一連留了好幾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比如在cpu的底下留言「這個U有多大?能裝的下3塊巧克力曲奇嗎?」
  再比如在散熱器底下的留言「我用一斤切糕跟你換,你能給我換幾個?請慎重回答,並且看好你的手機電腦。」
  程齋愣了一會,又覺得無奈又覺得好笑。
  正經的回覆了「不好意思,這個不是用來裝食物的,可以移步家居類。」
  「不好意思,我們只接受現金付款。不能用別的東西替代。」
  這個奇怪的客人也算擋過去了,其實偶爾來這麼一個客人還挺有意思的,程齋聳了聳肩膀笑笑。
  第二天,程齋打開系統介面,像往常一樣開始工作。
  「道長仙人」?他怎麼又來了。
  「客服客服>____< 昨天下了好大的雨啊,我的鞋子被大濕了,你們這個散熱器可以一秒烘乾嗎?」
  程齋「...............................................」hold住姐大概可以給你一秒烘乾吧。
  「這位客人,不好意思,我們的散熱器是用來給電腦散熱用的,並不是電風扇或散熱器。無法達到您的要求。」程齋仍然正經的回覆了。
  「叮嚀~」又有問題了。
  「客服客服,還不烘乾我就沒有鞋子穿了,我今天要出去相親很重要呀!」又是這個道長仙人!
  「那就請仙人自己給變一雙出來吧。」程齋終於忍不住了,吐了個槽回去。
  電腦的這一頭,一個笑得眼睛眯起來的少年,對著收到的答案滿意的點了點頭。
  「終於變得有意思一點了啊。」
  從道長仙人出現的這一刻開始,就再沒消停過。
  只要程齋打開系統就做好了和他鬥智鬥勇的準備。
  「客服大哥~」嘖,這都大哥了。「我昨天相親失敗了!我買這個鍵盤可以送個老婆嗎?」
  「您好,對您的相親失敗我表示非常遺憾。我們這個鍵盤只要160,聽說16萬可以買個越南老婆,如果是土豪請趕緊幹正事吧。」言下之意就是尼瑪別來煩我了!
  「土豪,嗚嗚,就是因為我沒房沒車才失敗的,你們客服服務態度都這麼差!專門讓客人傷心的嗎!」
  看到「嗚嗚」程齋簡直抖了一身雞皮疙瘩,原因不是你沒錢是因為你娘炮你知道嗎??
  不過作為一個客服,程齋仍然很有禮貌的回答「如果讓您傷心了,我感到十分抱歉,我推薦您購買我們的「拼拼」接盤,這個鍵盤是手動組裝的,希望在組裝的過程中,您碎掉的心也一併組裝起來了。」
  還把心組裝起來呢,程齋自己都忍不住吐槽自己做廣告的水準。
  「叮嚀~」有人下單了。
  程齋點開一看,居然是「道長仙人」購入一副「拼拼」鍵盤!!
  忽,忽然很聽話啊這小娘炮。
  「哼,什麼「拼拼」鍵盤,盡瞎忽悠,大爺就買了,但不會這樣就讓你滿意的。」電腦這頭的少年不自覺的鼓起了嘴角。
  鍵盤發貨了之後的兩天,仙人同學一直沒有出現,程齋覺得有些沒意思又樂得悠閒。不過還沒等他清閒一下,傷腦經的人又出現了。
  「叮咚~」螢幕上出現「道長仙人」。
  現在看到這個ID程齋腦子裡立馬就能浮現出一個拿著手絹一直甩的小娘炮。
  「客服哥哥~那個鍵盤我不會拼呀~我在A省B市C大學8棟樓2號門717,4號床,你們公司能派個人來幫我拼拼嗎?」
  艾瑪這沒腦筋的小娘炮!
  程齋公司的這個網路商城,客服系統和淘寶不一樣,並不是只有倆人能看到的聊天記錄,而是將客人與客服的聊天記錄就顯示在商品資訊的下方。
  所以道長仙人這一發送,所有來看這個商品的人就全部都能看到他的具體資訊了。
  程齋趕緊把這條暴露隱`私的信息刪了。但是又要解決小娘炮的問題,只能進入後臺調出他的資訊然後與他電話或短信聯繫了。
  真的要這樣嗎?程齋很猶豫,因為除了電話聯繫他是真的可以上門幫忙安裝。
  雖然只看了一眼,但是程齋已經牢牢的記住了那個位址,因為那就是和他一個大學的大四學生宿舍樓。
  搞什麼?不會是駭客查出了我的IP然後來玩我的吧。程齋一臉黑線。他沒辦法相信電腦那頭的人是個比自己還大一年級的學長。
  想到如果真的要上門幫他安裝,那位仙人客人拿著小手絹踩著碎花小步子從宿舍裡扭過來或者飛奔過來,也許還會順便靠在他肩上,而他要客氣而尊重的喊一聲「仙人學長」。
  「..................」程齋被自己腦袋裡的畫面驚到了。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叮叮叮叮咚~~~~」電腦忽然之間響了好多下。
  程齋看到螢幕上出現「你」「為」「什麼」「刪」「我留言」「不」「負責」「嗎」「!!!!!」
  仙人顧客分了9條分別打出這一句話,一眼看去整個螢幕都被他霸佔了,尤其是最後的那幾個感嘆號格外顯眼,程齋彷彿能看到電腦那邊搖著小粉拳紅著臉嘟嘴生氣的仙人顧客。
  還挺好笑的,程齋也不生氣。
  但是這麼突然的情況出現,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怎麼下手,這些留言留在這裡肯定不行,不過難道又要刪掉嗎?那小娘炮一定要咬著手絹嚶嚶嚶的哭出來了吧。
  正在程齋呆呆的看著螢幕的時候,「叮嚀~」又有人回覆了。
  「嘖,小娘炮還真有精力。」程齋點開提示,意外地是,並不是來自「道長仙人」的回覆,而是一個ID是一串數字的客人,他留言「什麼情況,客人居然要求客服負責,一家人在鬧脾氣嗎?圍觀。」
  「叮咚~」「逛個商城都能看到秀恩愛,累覺不愛。」
  「叮咚~」「客服是正經的嗎?有沒有在好好工作。」
  「叮咚~」「臥槽,偶像劇八點檔第一集。」
  一傳十十傳百,越來越多人來圍觀,「叮咚」「叮咚」「叮咚」「叮咚」,越來越多的留言,房間裡只聽到「叮咚」的聲音響個沒完,看著這個突發的狀況程齋簡直是措手不及。手上不知道怎麼辦腦袋裡卻是在高速運轉「艾瑪,這是什麼事,會被搬上微博轉發麼?《快看這個客服和客人23333333》;
  會被搬到天涯去麼?《扒一扒xx商城的「負責」客服》;
  會被搬到豆瓣小組麼?《直播xx商城的任性客人與正經客服!!!!!!!!》」
  程齋的腦子簡直昏了,在接到主管的電話前,他甚至想到了「會上法治社會麼?《論現在客服與客人到底有多親密》,艾瑪那明年考研政治不還得做自己的題呀。」
  還好主管及時的電腦打斷了程齋發散的思維。
  「程齋!」主管雄厚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嗯,到!」程齋的小腿兒有點發軟。這才實習幾天就出了這個事,心裡有點沒底。
  「你和那位元客人認識嗎?」
  「報告,不認識。」難道真的是熟人來整蠱自己的?程齋有點懷疑了。
  「那他怎麼跟小媳婦似的拖著你?」
  小媳婦?主管你比喻不能這麼玄乎啊。「不,不知道。」
  「那些留言我會叫人在後臺批量刪除了,你趕緊調出這個客人的電話給人家好好解釋,別再鬧出更多事了,知道嗎?」
  「嗯嗯嗯嗯知道了。」雖然主管看不見,但是程齋仍然在電話這頭點頭如搗蒜,想要傳達出他的真誠。
  掛了和主管的電話,程齋立馬調出後臺的資訊,找到「道長仙人」的手機號,沒有多做思考,直接就打了過去。
  「嘟——嘟——喂?」少年的聲音從聽筒傳來,意外地並不是中性的娘音,也沒有學長的成熟。少年的聲音十分清亮,像是枝頭最綠的嫩葉。
  程齋聽著這個聲音有點發愣。
  「喂?請問是誰?喂喂?」
  「啊,您好,我是xx商城的客服1206號,就是之前一直為您服務的,包括您現在出了問題的這款鍵盤也是我推薦的,請問您........知道了嗎?」程齋有點結巴,不知道為什麼忽然緊張了起來,。
  「喔,是你啊。」少年意味深長的拖長了聲音。
  「.......................................」程齋有點詞窮,電話打得匆忙也沒來得及想一下臺詞,說完了開場白大腦就空了。何況他還有些沉浸在少年好聽的聲音裡沒回過神來。
  「喂!又不說話了?你還真和網上一個樣啊,難道你們老闆盛讚了你這種把客人丟在一邊的風格嗎。」少年倒是毫不緊張,在電話那頭輕鬆打趣。
  「請問您是鍵盤不會組裝嗎?」程齋這才想到問題。
  「嗯是,你們準備叫一個我們城市的修理工上門服務麼。」少年說話的尾音像貓尾巴一樣,輕輕的落下,卻讓聽的人心裡直癢癢。
  「對,我們有上門服務,請問您剛才留言的那個地址是真真實位址麼?」
  「那不然呢。」
  「不然.........等我一下。」沒等少年回話程齋就掛了電話。走向就在他宿舍樓隔壁的那個宿舍樓。
  「請問有人在嗎?打擾了。」程齋一路跑過來,還在喘氣。
  「大白天也有人查寢啊,奇怪。」隨著房裡傳來的抱怨聲,門打開了。
  程齋面前出現了一個,清爽的穿著短袖T恤的男生,這就是那個娘炮的道長仙人?程齋看了看房裡,沒有別的人,那應該就是了。
  可是面前的這個少年一點也不娘炮,和之前程齋腦子裡那個拿著手絹的形象完全不一樣,站在程齋面前的少年乾淨好看,比程齋矮半個頭,背著光仰起來看他,程齋有點看不清他的臉,但是為什麼手心已經開始冒汗了呢。
  「你是誰啊。」少年眯著眼,打開門看到程齋之後他也有些緊張的樣子。
  「你好,我是客服1206號,我是來上門為您服務的,但同時我也是你的學弟,我們宿舍就在隔壁樓,我叫程齋。」
  「.................................」少年呆住了。他咬著下唇,低著頭眼睛到處瞟,臉迅速的紅了,像個蘋果,惹得程齋想咬一口。幾次張開口似乎是想要說話但卻什麼都沒說出來。
  程齋也不幫他,靠在門上饒有興趣的看著,少年是他喜歡的類型,他還沒看夠。
  「我,我叫李梓楊。道長仙人是我以前玩遊戲的名字。」
  「對的,你本名比較符合你,像只小羊羔。」程齋真是越看他越喜歡。
  「不是羊羔!是楊樹的楊!!!!」少年總算抬起頭了,鼓著嘴巴,瞪著眼睛,臉還是紅紅的。
  「就是小羊羔。」程齋伸出手,在李梓楊臉上捏了捏,手感不錯。
  「你,你幹嘛!」少年往後退了一步,躲開程齋的手。
  「嘖,怎麼在網上理直氣壯的,回到現實生活中就從大灰狼變成小綿羊啦。」程齋彎下腰,低下頭把臉對著李梓楊的臉,盯著他的眼睛說道。他說話的氣息撲到了李梓楊臉上,他的臉變得更紅,簡直要蒸起來了。
  「你,你是客服,你,你正經一點。」李梓楊這小顫音在程齋的耳朵裡迴蕩,他的心也都跟著顫抖了。
  「真想趕緊吃到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灰狼程齋怕嚇走小羊羔,也憋得滿臉通紅了。
 

  「咳咳,好了,你把鍵盤拿來我看看吧。」終於想起正事了。
  沒想到說起鍵盤,李梓楊反應更大了,兩隻小手牽扯在一起,扯了半天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程齋又把頭伸到他面前,「嗯?鍵盤呢?」
  「在抽屜下面.............」聲音比蚊子叫還小,蚊子叫還吵人呢。
  程齋只能自己找了,他蹲下去在下面的抽屜裡開始找,結果毫不費功夫,一打開第二個抽屜,就看到了那個鍵盤,準確的說,是看到了沒有拆封的,嶄新的鍵盤。
  這個時候程齋心裡就明白了七八分,但卻偏要故意裝不懂。
  「咦,小羊羔,你這鍵盤怎麼都沒拆開。沒拆開你就知道你不會拼了啊,對自己智商瞭解的挺透徹啊。」
  程齋抬頭看李梓楊,他又羞又惱,脖子耳朵都紅了,兩隻小手還是絞在一起。
  在網上正正經經的客服現在卻變成了一個喜歡調戲人的大灰狼,在網上任性又傲嬌的買家現在卻變成了一個紅著臉軟趴趴的小羊羔。挺有意思的不是嗎?程齋很滿意現在的氣氛。
  這時小羊忽然抬頭了,紅著臉瞪著程齋,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似的,一字一字的說:「你一定覺得我無聊是不是,你肯定在心裡笑我。」
  「沒有沒有,顧客是上帝嘛,你要怎樣我都能配合。」程齋攤開雙手,表示自己並無惡意。
  「你是你就是!你還不是因為怕我投訴你才這樣好言好語!你心裡一定在笑我!」嘖,炸毛的小羊羔還挺有脾氣。
  在李梓楊說完這句話,還怒氣衝衝的對著程齋噴火時,程齋立馬跳到李梓楊前,伸出手捏住他的下巴「你說,我要怎麼才能讓你自願的安靜下來。」
  「不,不知道。你別,別挨我這麼近,流,流氓。」被捏住了下巴,李梓楊不能再低頭了,只能把眼睛投向地面,不去看眼前這個散發著荷爾蒙誘惑他的大灰狼。程齋捏著他下巴的那隻手還能感覺到面前的這只小羊羔微微的顫抖。
  「唔唔...」程齋直接親了上去,在一個可口的小羊羔在你面前傲嬌的喋喋不休的時候,除了用嘴堵住他,還有什麼能讓他安靜下來呢?
  柔軟的嘴唇貼在一起,李梓楊還沒來得及反抗就覺得頭腦一陣暈眩,程齋用嘴唇含著李梓楊的下唇,反覆的親吻,伸出舌頭來回舔弄,又含著他的舌頭吮`吸。李梓楊不知道主動也不知道退縮,就呆呆的任著程齋進攻。光是親吻還不夠,程齋伸出手撫摸過李梓楊的的臉,鬢角有些毛毛的,不紮人只撓的程齋心癢癢。
  李梓楊被吻得迷迷糊糊的,整個人軟軟的靠在程齋的懷裡,這招果然很有用,他除了自己心跳的聲音什麼都聽不到了,忍不住用手按住心口,真怕全世界都聽到他心跳的多塊。
  看著懷裡已經呆掉的李梓楊,程齋感覺滿足又幸運,這樣一隻小迷糊,幸好是被自己撿到,要是被別人欺負了,那指不定得有多可憐呢。
  倆人什麼也不想說,只是緊緊的抱著對方,感覺彼此的呼吸在耳邊,身上每一個部位都貼著,簡直想把自己揉到對方身體裡去。
  「咕——」叫聲來自於李梓楊的肚子,本來就羞得臉紅紅的李梓楊更不好意思了,頭一直往程齋的懷裡鑽,不願意把臉露出來。
  「乖,帶你去吃飯。」到手了的小羊羔怎麼哄都行,程齋現在的心情簡直是美上了天,恨不得趕緊打個電話給媽媽報告,自己不僅實習工作做得好連媳婦都找的好。
  「你,會不會在心裡覺得我太隨便了,畢竟我們是第一見面,我唔——」。
  小羊羔太狡猾了,程齋心裡想,想吻我就直說嘛非得用這招嗎?
  ========================END===========================
  大灰狼(拍腿):坐上來!
  小羊羔(羞澀挪):你說,我們怎麼發展這麼快呀。
  大灰狼:因為作者想要趕快完結啦。
  小羊羔:哦,這樣啊,那我還想要慢慢來呢。
  擼主:我也沒想到!上一秒還在糾結情節忽然就完結!完結的真快啊!


  番外

  「小羊羔,你怎麼這麼白白嫩嫩,你是吃奶長大的嗎?」
  「少,少,少笑我!你還是崽崽咧!」
  「又偷看我手機短信啊!是不是想打屁股了!」
  調戲李梓楊是程齋的每日必做,倆人表明心意之後簡直是過得蜜裡調油,恨不得每時每刻都黏在一起。
  閒的無聊的李梓楊每天去程齋的宿舍陪著他工作,也可以說是監督。
  「喂!你不許再對別的客人那麼好了!也不准再上門服務了!」嘖,霸王條款。
  「好的,我都聽我媳婦的。」程齋一把摟過李梓楊,媳婦說啥都是對的。
  「誰,誰是你媳婦。小爺我,我也是爺們!」被摟住的李梓楊伸胳膊踢腿的,一點威懾性都沒有。
  但同時,倆人心裡卻都有自己的問題。
  程齋還記著,當初剛開始在一起,李梓楊總是害羞並且總是擔心程齋認為他太過隨便,畢竟不是誰的男朋友都是因為「無聊去調戲客服,然後一見鍾情」就來到的。
  所以即使在一起三個月了,程齋想要吃了李梓楊的欲`望不斷上升,加上李梓楊還有意無意的總是暗示他,程齋卻都忍住了沒有抱他。雖然有個過於簡單而且夢幻的開頭,但是程齋是真的想腳踏實地的和李梓楊在一起,所以他決定要慢慢來。
  但這一邊,李梓楊著急的不得了,他對這份突如其來的感情又珍惜又不知所措。程齋雖然有時候焉兒壞,但是大部分時候總是對他很溫柔很容忍,李梓楊知道程齋的好,他喜歡程齋,所以他不知道怎麼辦。他也是青春期的男生,瞭解男生的需求和欲`望,但為什麼李梓楊就是不願意碰自己呢?明明有幾次都裹個小浴巾從浴室走出來直撲到程齋的懷裡,他能感覺到程齋下半身有硬硬的東西抵著他,但程齋只是把他吻得暈暈乎乎然後就沒有下一步了。
  只有李梓楊在這邊一頭熱讓他感覺自己像個慾求不滿淫`蕩的小妖精什麼的。
  「怎麼辦啊嗚..............」小羊羔真是沒有辦法了,哪有把羊送到狼嘴裡還不吃的嘛!
  這個週末,程齋和李梓楊開心的約會了一天,因為晚上在外面待得太晚,所以就直接在賓館住了沒有回宿舍。
  到了賓館倆人都有點累,李梓楊讓程齋先去洗澡。
  「又有什麼小把戲。」程齋注意到了李梓楊的反常,但是也沒有放在心上。
  趁著程齋去洗澡的時候,李梓楊迅速把今天偷偷藏在包裡的東西都拿了出來,什麼潤滑劑啊避孕`套啊還有情趣手銬和準備待會換上的情趣貓耳裝。包的最裡面是一瓶聽說會讓人散發豐富的荷爾蒙的催情香水,萬事俱備,只欠程齋了啊。
  程齋洗完出來,裹著浴袍腰間的袋子扣得緊緊的。
  「哼,看我待會一點點給你鬆開來!」李梓楊充滿了勇氣和堅決。
  走進浴室的時候,裡面殘還有餘溫和熱氣,空氣中彷彿還能感受到程齋的味道。想到程齋硬邦邦的腹肌,和每次擁抱著自己那有力的手臂,還有自己最喜歡撫摸的後背。李梓楊一邊洗一邊紅著臉看著自己的小肉`棒慢慢升起來。想到等會要發生的事,現在就忍不住硬了。
  「可惡程齋不可能對我沒感覺啊!」想到程齋總是在這方面漠視自己的種種,李梓楊又感到有些沮喪。
  「不行!今晚勢在必得!」李梓楊抓著自己的性`器擼了擼,自己的小肉`棒倒是十分給面子的抬了抬頭,像在給自己打氣。「今晚我和你都要加油知道嗎?」小肉`棒又體貼的動了動,點頭給出保證。
  「好的!出發!」帶著滿滿的決心披著浴袍李梓楊就走出了浴室。
  浴室的門打開了。程齋抬頭就看到李梓楊滿臉堅決的站在浴室門口,披著個浴袍帶子也不繫上,也就是正面全`裸的面對著程齋,身下的小肉`棒趾高氣昂的挺著,和李梓楊現在一樣,都有種奮不顧身的感覺。
  程齋知道他又在想什麼了,但還是裝作不懂。「你怎麼了,不繫上帶子不冷嗎?」
  我,我,我,我都這樣了!他,他,他他還!!!!!
  於是李梓楊爆發了.........
  他一把衝過去,程齋以為他要撲上來,但他卻繞道了床頭櫃。三下兩下扯出了貓耳裝,鈕子也沒有全部解開就開始往身上套,一邊穿一邊念叨著「我怎麼了,我怎麼了,我叫你問,我叫你問!」程齋看著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又氣又急的樣子有點哭笑不得。
  其實看著李梓楊的小肉`棒隨著他的大動作一擺一擺的誘惑自己,程齋就已經口乾舌燥了。他今晚帶李梓楊來這裡,也是準備要吃掉這只小羊羔,不過現在,他倒要看看李梓楊都準備了什麼。
  結果李梓楊太氣急敗壞,衣服也沒看清楚就往身上扯,導致穿了個褲腿就怎麼也穿不上了,另外一隻腿和小肉`棒就掉在外面晃兒晃的,貓耳朵還掉在地上呢。
  氣死了氣死了!!!
  李梓楊徹底洩氣了,覺得自己又蠢又沒用。他把手上的衣服往地下一丟,索性就坐在地上。
  忽然一下不知道自己在爭取什麼,像個小丑一樣,程齋就在旁邊看著,一邊看還一邊笑。這份感情就是自己在一頭熱嘛,可惡。這麼一想眼睛就模糊了,完了,還哭了。程齋又要笑我娘炮了,李梓楊只能把頭深深的低下去,眼淚滴下來也不敢用手去擦。想要對程齋解釋卻又怕被聽出來哽咽的聲音。
  程齋還遲鈍的沒發現李梓楊的低落,就看著李梓楊氣衝衝的把衣服丟了就坐在地上,低著頭一動也不動,也不說話。
  好了,程齋也忍不住了,下腹已經又熱又硬漲的發痛了。
  他蹲下去,柔聲的對李梓楊說:「怎麼坐在地板上?小屁股不涼嗎?」程齋一隻手穿過李梓楊的兩條腿,一隻手去抱著屁股,想要用公主抱的把李梓楊抱去床上。這時候,程齋看見李梓楊的性`器已經不像剛才那樣直挺著,現在半軟不硬的塌在那裡。
  程齋把李梓楊放在床上,一隻手流氓的撫摸著李梓楊的屁股,一隻手去擼動李梓楊的性`器。一邊上下摸著一邊說「怎麼軟了?這麼快呀。」他在李梓楊的耳邊邊說邊吹氣,看著李梓楊的臉和耳朵又變紅了,心裡很滿意。
  「啪!」李梓楊忽然打掉了程齋正在撫摸著他的性`器的那隻手。
  「怎麼了?小羊羔還會害羞呀。」程齋這時候還以為李梓楊在害羞。「都引誘我那麼多次了,這個時候才知道害羞啊。」這句話戳到了李梓楊的痛處,李梓楊終於受不了了,嗚嗚大哭起來,不管了他什麼都不管了,為什麼自己就是一頭熱為什麼自己就是倒貼,不想再理壞程齋了!程齋壞!
  這時候程齋才發現了不對,自己的小寶貝怎麼哭了。李梓楊衝著程齋,張著嘴大聲的哇哇大哭,眼淚鼻涕都哭了一臉然後胡亂著用手擦抹。
  程齋看著可心疼壞了,趕緊把李梓楊摟在懷裡,一邊拍著他的背一邊安慰:「乖,怎麼哭了?害怕了嗎?那我們今晚不做了啊,乖,別哭了我看著難受。」第一次看到李梓楊哭的這麼慘,程齋心裡感覺到難受又無能為力,除了這樣溫柔的哄著李梓楊他也不知道還能怎麼辦了。
  「嗚嗚,你壞!你壞!」李梓楊一邊控訴一邊用拳頭打著程齋,但是已經哭的沒什麼力氣的他,拳頭打過來也是軟綿綿的。
  「好,好,我壞,都是我的錯,今晚好好睡一覺,我們不做了啊。」程齋還以為是嚇到李梓楊了。
  「你就是不想做!你就是不想要我!你就是不想負責!你看我笑話!!!」面對李梓楊忽然的控訴程齋有點懵了。
  「什麼意思啊寶貝,剛才為什麼哭,不是因為怕嗎?」程齋只有耐心的繼續詢問。
  「當然不是!我暗示你那麼多次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為什麼不和我做!你不想要我!讓我每次自己一個人打飛機!」李梓楊想也沒想就對程齋把自己的心聲全部喊了出來,說完才意識到自己講了什麼話,這才真的害羞的又把頭埋到了程齋的懷裡。
  想了一會,程齋終於懂了他家的傻寶貝兒都在想些什麼。
  「寶貝,這麼想要我啊。」程齋用手捧著李梓楊的臉,讓他抬起頭,看著自己的臉。
  「才,才沒有,不,不要了!」心裡明明想要的不得了,但是彆扭的還是說了違心的話。
  「不行喔,就算寶貝不想要我,我也忍不住了呢。寶貝摸摸我,我硬的好痛喔。」程齋知道李梓楊在彆扭什麼,於是自己放低了口氣。拿著李梓楊的手放在自己發燙的部位,雖然還隔著一層牛仔褲,但是性`器的勃`起已經十分明顯了。
  「寶貝幫我把褲子脫了好嗎。」程齋用著誘哄的口氣在李梓楊耳邊說道。
 

  李梓楊慢慢的把手伸了過去解鈕子,程齋看著他羞紅的臉忍不住吻了上去。
  「唔......」程齋伸出一隻手按住了李梓楊的腦袋,舔著李梓楊的嘴唇,好軟。與李梓楊的舌頭交纏,也好軟,又軟又甜。
  「我,我,還要脫褲子呢,你這樣我看不見。」李梓楊氣喘吁吁的抗議。
  「你還需要看嗎寶貝兒,我以為你已經在腦子裡把我的褲子脫了幾百遍了呢。」程齋又開始說流氓話了。
  「唔,唔.....」在做之前程齋要徹底吻個夠。
  除了按著李梓楊的手,另一隻手也沒閒著。直接摸上李梓楊的乳`頭,「唔!」他感到懷裡的李梓楊渾身一抖,小寶貝兒的身體真敏感。程齋的大手在他的胸上一直來回地摩挲,有時用掌心去壓擠挺立的乳`頭,李梓楊的乳`頭像個小豆子一樣挺立了起來。
  程齋終於放開了李梓楊的嘴唇,俯下`身去親吻他胸口。這是李梓楊已經把程齋的外褲脫掉了。「寶貝,啊哈,寶貝,繼續幫我摸摸好嗎。」程齋把李梓楊的手放在自己的內褲上,程齋的性`器已經興奮的在內褲裡一動一動,「寶貝你看,它需要你呢。」
  「別,別說話!」李梓楊下了命令,然後直接把手伸進了程齋的內褲裡,握住程齋勃`起的性`器。
  「啊哈~寶貝。寶貝,你犯規,沒讓你伸進去啊。」程齋一邊吸`吮著李梓楊的胸`部一邊說。
  「要,要你管。我就要直接摸!」為了表明堅定的立場,李梓楊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量,還把另外一隻手也伸了進去,一隻手上下來回撫摸性`器,一隻手用手指溫柔的挑`逗挺立的龜`頭。李梓楊的手又軟又嫩,其他的手指溫柔的握住性`器的前端,用一隻手指頭的指腹對著龜`頭上那一道馬眼上下輕撫,程齋爽的忍不住嘆息。
  「寶貝,誰教你的。」程齋抽出李梓楊的一隻手,這小嫩手的刺激可太大了。
  「我也有上網學過很多的好不好!」說到這個李梓楊就委屈了,為了今天晚上他之前在論壇都偷窺學習了多少啊。
  「是嗎,寶貝這麼博學多才,那我來看看寶貝自己做好潤滑了嗎。」程齋直接把手伸到後面,用手撫摸著李梓楊的後`穴,但並沒有把指頭插進去,只是停留在外面一指撫弄,時不時的按壓著穴`口只讓指尖進入一點。
  李梓楊畢竟是紙上談兵,在網上學的東西到了關鍵時候全忘了,別說潤滑了,他現在不知所措的只能抱著程齋的脖子,用自己發燙的臉頰貼著程齋的頸子,其他一切任著程齋來。
  「啊!」程齋忽然把李梓楊放到在床上,他嚇的手和腳都蜷縮起來,看著程齋發傻。
  看著戀人傻氣的樣子,程齋心裡溫柔的不像話。他直接低下頭含住李梓楊又翹起來了的性`器。
  「唔....啊.....程..程齋...啊..」玩的再多也是手上花樣的李梓楊,第一次被人口`交。溫軟濕潤的感覺捲住了他的性`器,程齋又是吸又是舔,舌頭圍著李梓楊的性`器來回打轉。
  害羞了沒一會,天生的本能讓他迅速習慣了,沉醉在程齋的服務裡,一直挺動著下`身想要更多。
  程齋也一點沒讓他失望,一隻手握著性`器的底部,不停的上下吞吐,一隻手伸到後面去繼續按壓著李梓楊的後`穴。身體敏感的李梓楊後`穴已經變得鬆軟,程齋輕鬆的就插入了一隻指頭進去。
  沉浸在快感裡的李梓楊沒有感到絲毫的不適。
  程齋一邊感受著後`穴的溫軟,一邊繼續為李梓楊口`交。他知道李梓楊現在爽的已經要射了,但卻停下了吞吐的速度,反而只含住龜`頭,用舌頭不停的舔吸。
  龜`頭處傳來的感受刺激著李梓楊,但又不夠。
  「不要....不要停下來...我想要嘛....」他伸出一隻手把程齋的頭往下按,然後自己朝上頂。
  小傢伙關鍵時候還挺強硬的,程齋想。那就讓你先爽一回好了。
  程齋加快了手上和口裡的速度,「唔....啊.....射...射了....」李梓楊的最後一聲叫得特別甜膩,程齋把李梓楊射出的精`液全都含住了。
  李梓楊從來沒有這樣刺激過,爽的分不清天南地北,一直沉迷在剛才的餘韻裡。程齋看著眼光渙散的李梓楊,還呆呆的看著天花板,身體在微微起伏。
  趁著這會,程齋又插入了第二根手指,進入了兩根手指就比較方便擴張了。程齋的手指一邊旋轉一邊在後`穴的內壁裡按壓,「是這嗎寶貝?」程齋整個身子壓在李梓楊的身上,把嘴遞到他的耳邊,混淆著親吻和講訴。
  「唔..啊..這裡....啊.....」李梓楊身體忽然一振,程齋的胯下感覺到李梓楊的性`器又勃`起了。
  「這裡嗎寶貝,啊....是不是....」程齋用手溫柔的摩擦著剛才那個使李梓楊興奮的地方。
  「唔....你明知道.....別問....」李梓楊感到又爽又難受,身體有快感卻不夠,只能扭動身體自己努力去消除燥熱。
  「寶貝,你說要,我才給。」程齋還不想讓李梓楊又這樣射一次,所以只是用指頭在後`穴裡滑動,間接的去刺激李梓楊的敏感點。
  「磨....磨蹭...你妹!你陽痿啊你!」李梓楊用了最後的一點力氣喊了出來,他實在渾身癱軟的再無法生氣了。
  「寶貝別刺激我....就這麼想要啊...」其實程齋也忍不住了,他迅速的自己脫掉內褲,性`器從內褲裡彈出來,彈在李梓楊的性`器上。
  「啊.....啊..」李梓楊用自己的小肉`棒去頂撞著程齋的性`器。
  「先讓他倆見個面,小兄弟和大兄弟。」程齋一把捏住兩根勃`起的性`器,然後馬上開始猛烈的插動起來。
  「啊...程齋...好爽....後面也要...好不好嘛。」李梓楊被挑撥的實在沒招了,只能示弱。
  「受不了了?」程齋伏在他耳邊柔聲道,兩手抓緊了他的腰,一下將性`器挺了進去。
  「啊啊啊啊——!.....程齋!!!...啊..啊哈....」後`穴早已鬆鬆軟軟的,程齋插入的沒有一點難度。李梓楊爽的只能拚命的叫著程齋的名字。
  一旦進入了溫潤的甬道,程齋再也沒法忍受了。
  反反復複的抽`插,將性`器拔出穴`口,又狠狠的裝入,直插進甬道最深的地方,恨不得將兩顆睾`丸也一起插進去感受那穴`口一張一合蠕動的溫度。
  李梓楊被他插的舒服得要化了,一點力氣也沒有。但是前面的小肉`棒又不願受到冷漠。只能再次示弱求程齋「程齋....啊哈....幫我..幫我摸摸......前面難受....啊......」。
  程齋握住李梓楊的性`器,隨著衝撞的頻率一起擼動,有時伸到下面去按摩兩顆睾`丸。
  程齋大力的不斷抽動,做的李梓楊渾身酥麻,後`穴裡的敏感點被程齋又粗又硬的性`器對著插弄,快感一波接一波的不斷襲來。後`穴裡一陣緊縮,用力的絞著程齋的性`器,再撞進來的時候想要更多,退出去的時候又捨不得走。
  程齋的性`器一下下搗弄著越來越緊的小`穴,擠出透明的腸液,把兩人的下`身都打濕了。
  「啊....快到....快到了.....啊啊哈...」李梓楊把腿勾上程齋的腰,挺著下半身讓他更好的插入。被李梓楊的主動鼓勵到了,程齋動的越來越快,性`器對著他的敏感點一直搗弄。
  「啊啊啊啊——啊!!.........」李梓楊叫的越來越快,在一個深深的撞擊下再一次射了出來,精`液都射在程齋的手裡,還有一些射到了他的腹部。
  因為高`潮而收緊的小`穴把性`器夾得更緊,程齋也忍不住射出來了,本來是不想射在裡面,可是小`穴又縮又緊一直在挽留。程齋的小兄弟簡直想在裡面待一輩子不出來了。
  高`潮過後兩人都很迷糊,就依偎在床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
  「還擔心麼,一個人亂想。」
  「嗯,還不是怪你。」「嗯,我也怪自己。早知道你那麼熱情,裡面又熱乎又軟又緊我就.......哎哎哎別打痛痛痛!!」
  李梓楊羞紅著臉,一臉正經的站起來,「我..我要去洗澡了!」可惜,他一站起來,腿間往下流的白色液體就把他嚴肅的氣氛打破了。
  但是李梓楊仍然裝作像沒感覺到,面色嚴肅的走向浴室,留給了程齋一個自己為堅毅其實滿是誘惑的背影。
  程齋當然趕了上去,於是在浴室裡藉著「你自己哪裡洗的乾淨喔」又做了一次,出來穿衣服的時候藉著「檢查一下洗乾淨沒有」又做了一次,然後又去浴室,又檢查..........
  第二天早晨,飽食一大餐的程齋看著終於被自己折騰完的媳婦熟睡的臉龐,心想「媳婦說的就是對呀!!」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