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6«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8
| Login |
2013-02-16 (土) | 編集 |
————————上小學的時候——————
我叫周子魚,我有個弟弟,他比我小一歲,他和我媽媽姓,姓沈名年年。
我很討厭他。
沈年年兩歲才開口叫爸媽,我兩歲都會背唧唧復唧唧木蘭是小雞,沈年年上幼兒園,午睡的時候天天在被單上畫地圖,老師給他的手上畫上小三角,我上幼兒園的時候身上掛滿了小紅花,沈年年上一年級,一個學期下來也知道一加一等於二,我上一年級早早的會被了九九乘法。
沈年年是個小白痴。
  他連鞋帶都不會系,鞋子也也永遠都是反的,他還喜歡流鼻涕,和我一起做作業的時候,我總是能聽見他笨拙的吸著鼻涕的聲音。
啊,我真討厭他。
但是爸媽都喜歡他。
  「子魚,你是哥哥,在學校裡要好好照顧弟弟。」
  「子魚,你弟弟不聰明,你一定不能讓人欺負到他。」
  真煩。
  為了這個白痴弟弟,原本好好的上著3年級的我突然被爸媽要求留級,讓我和沈年年一個年級不算還在乾脆在一個班裡。
  如果被同學們知道這個白痴是我的弟弟,那就太丟臉了。。
  「嘿嘿嘿嘿,小白痴!你看著這是什麼?」
  就像現在這樣,大蛋黑胖那麼幾個問題兒童正圍著沈年年,手裡拿著沈年年的鞋子,左蹦右跳的欺負著沈年年,我假裝沒有看見——在學校裡我不想被任何人知道沈年年和我的關係。
 
  「給我!把鞋鞋還給我!」
 
  是沈年年那個笨蛋的聲音。
  「鞋鞋?真好笑!!哈哈哈,你幾歲了啊,還鞋鞋衣衣的,真是笑死了我了。」
 
  「給我!」
  「就不給~~哈哈哈~~~」
  「給我!!你再不給我……我就……我就……」

  我的頭皮一炸,聽沈年年這樣的口氣,我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魚魚!!他搶我的鞋子!嗚哇哇哇……」。

  果然。
  
  「哇,你又找他?每次哭鼻子都找周子魚,你以為他是的什麼人啊?」
  
  「他是,他是我……」沈年年的聲音在我警告的目光中戛然而止。
  「嘿嘿,說不出來了吧?來,叫我一聲大王陛下,我就把鞋子給你。」
  沈年年不哭了,他只是呆呆的看著我,忽然他一咬牙猛地把拎著他的鞋子的黑胖推開,然後光著一隻腳就狂跑了出去。
  我一愣,但是並沒有去追他。。
  潛意識裡,承認我和他的關係是一件很丟臉的事。
  晚上放學的時候,回到家裡,爸爸一進門就給了我一個巴掌,媽媽則是陰沉著臉不看我。
 
  「我叫你好好的照顧弟弟的呢?你看看你做了什麼?!身為哥哥的居然看著別人欺負自己的弟弟,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麼壞心眼的小孩!」
  
  我一轉頭,就看到了還在那兒低聲抽噎的沈年年。
  我更討厭了他了。
  雖然那一個晚上沈年年都拉著我叫了一個晚上的哥哥,但是我還是覺得極其的不舒服。
  
  再也不要理這個沈年年了!
  ——————上初中的時候——————
  我上初中了。
  為了擺脫這個沈年年,我特意報了寄宿制的初中,而我的笨蛋弟弟因為生活自理能力太差,不得不就近選擇了直升的初中

  我心情很好的收拾著行李,沈年年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一直盯著我看
 
  好煩啊,這個弟弟。
  
  每天像個幽靈一樣跟在我後面,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我每次一看到那張臉就覺得煩死了。
  
  「魚魚。」我不准他叫我哥哥,他平時只好叫我魚魚——這也是我三令五申之下他才改的,雖然我更想他能正正經經的叫我的名字。
  
  「幹嘛?!」對於這個白痴弟弟,我一向都是惡聲惡氣的。
 
  「魚魚,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從來都沒想要要過你!!!
  一想到上了初中之後我就徹底的自由了,我非常開心的說:「沒有的事,我去上XX初中是因為XX初中一直都是我夢想的地方。」
  「我也要去上XX初中!這樣我就可以和魚魚在一起了!」
  ……。
  「你不行的,你的成績太差了,XX初中對成績的要求很高的,乖啊,以後我沒兩個星期就會回來一次的,你在OO初中裡也要好好唸書,平時不要給爸媽添麻煩。」我十分慈祥的看著他。
  
  「……我才不會給魚魚和爸爸媽媽添麻煩呢!」。
  你才是最大的麻煩!
  不過,看在臨走之前他把自己存了半年的零花錢給我買了一輛遙控的四驅車當生日禮物的份上,我還是很大度的摸摸他的頭告訴他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報效祖國。
  其實沈年年的頭還是很好摸的,圓圓的,頭髮也滑滑的,質感還不錯。
  ——————上高中的時候——————。
  初中沒有人管,成天和一幫朋友吃喝玩樂,我的成績很快就一落千丈,考高中還是家裡出了三萬才上了這所三流高中,一到這個班級,我的心情就很不好。
  因為我的笨蛋弟弟居然也在這兒,他能上高中就已經很奇怪了,居然還是尖子班裡的,這讓我十分的不爽。
  現在爸媽口中的不求上進的笨蛋已經變成了我,而沈年年則是那個靠著後天勤奮改變自己的那朵小紅花。。
  
  另外讓我不滿的是沈年年一上高中整個人都變了。

  初中的三年我很少回家,和沈年年幾乎沒見過幾面,現在天天在一起,我就察覺出沈年年的改變。。
  家裡。
  
  「喂,沈年年,把物理作業給我。」
  「周子魚,作業要自己完成。」。
  ……!!明明在一個屋裡,一張檯子上做作業,這個沈年年居然叫我周子魚?!
  
  真是太氣人!
  「沈年年,給我倒杯水,我渴了。」
  「周子魚,水杯就在你的右邊,你可以自己倒。」
  ……!!又是周子魚,這個死小子就不會叫哥哥麼?!
  學校裡。
  「沈年年,怎麼沒有給我帶早飯?」
  「我今天和小靜一起走的,她家和早飯攤不同路。」
  ……!!小靜?女朋友?!這個小白痴居然交了女朋友?!
  「周子魚,我先走了,小靜讓我陪她去書店買書。
 
  沈年年是我的弟弟。
  不管他是白痴也好,聰明也好,都是我的弟弟。
  他怎麼可以有了女朋友就不要哥哥了?!
  ——————上大學的時候——————
  大一開學。
  「你的弟弟就是沈年年?他可是X大本校的學生會主席哎。」
  「嗯。」
  「你弟弟好厲害啊,居然考上了X大,哪裡像我們在這個X大的OO學院裡,媽的還在死鄉下,除了說出去的時候可以裝一下逼假裝自己是X大的,其實就是個本三……」
  「嗯。」高考我發揮正常,順利的考上了X大的OO學院——按照我成績最多只能上本三,所以我原本是可以心平氣和的接受這一切的。
  可是呢?!
  那個從小就很白痴的沈年年居然上了X大的本校。
  我感到很難受。
  憑什麼?明明我比較聰明,從小成績就比他好,憑什麼他上的是X大,搖身一變成了天之驕子,我卻要在這個除了學費之外沒有一個長處的學校裡蹉跎青春?
  開學後的兩三天。
  咚咚咚。
  「來了,咦,請問你找誰?」
  「我找周子魚。」。
  「啊,魚美人,有人找你。」
  「都說了不要叫那麼噁心的名字,你他媽自己聽了不對蛋疼麼?」
  「誰讓你叫周子魚啊。」
  「我爸媽給取的,誰啊,我剛剛才打到呂布哎。」
  我不耐煩的從床鋪是哪個爬下來,腳剛踩上拖鞋,就看到了沈年年那一張惹人厭大大臉。
  
  「哥,這是媽媽讓我帶給你排骨湯。」。
  「哦,謝謝你。」
  「哥,我先回去了,學生會裡還有事情要做的。」
  「快去吧快去吧。」
  拿過排骨湯,我把沈年年趕了出去,一轉頭就看到猴子和大毛像是圍觀外星人一樣的看著我:「哎,那個是你的弟弟沈年年?」
  「是哇。」我打開沈年年給我的保溫杯,舀了一口湯喝喝,發覺……味道有些怪怪的。
  
  ……究竟是哪裡奇怪我也說不清楚。
  「你弟弟長得真帥啊,難怪我們院裡那麼多女孩子喜歡的。」
  「關我什麼事。」怪不得沈年年今天突然好心的叫我哥哥了,原來是為了證明自己就是那個厲害的沈年年。
  還有好多女孩子喜歡?!關我什麼事?!
  ——————工作的時候——————
  大學畢業後我把無限的精力投入到了有限的人才市場招聘中,結果失敗而歸,我決定在家裡考屋裡蹲專業的研,沈年年一帆風順成功進入了一家知名的跨國企業。
  今天是我的生日。
  自從高中之後,爸媽就很少管我,他們更喜歡的是優秀的沈年年。
  或者說,從小他們就喜歡沈年年。
  家裡只有我一個人。
  
  父母正在太平洋的一座小島上經行他們的第二次蜜月,早上打了個電話祝我生日快樂,那一種公式化的語氣隔著長長的電話線顯得更加的冷漠。
  沈年年今天晚上去外面慶祝自己的升職宴,晚上也不打算回來了。
  一個人吃掉了一個大蛋糕,一個人喝了掉了兩瓶啤酒,我百無聊賴的打開電視機,看著裡面千篇一律的相親節目。
  
  真無聊。
  從櫃子裡拿出了當年沈年年送給我的遙控賽車,擦了擦眼睛。
  我沒哭。
  男人怎麼可以哭呢?
  其實沈年年不知道,這麼多年,我最喜歡的生日禮物就是這個遙控賽車了。
  
  其實沈年年不知道,每當大蛋和黑胖欺負他的時候,我都會在暗裡地狠狠揍他們。
  
  其實沈年年不知道,他不叫我魚魚的時候,我還是挺難過的。
  其實沈年年不知道,我還是很在乎這個弟弟的。
  不過沒關係,他知不知道也無所謂,反正也沒人想知道。
  我喝的太多了,以至於後來是怎麼醉的也不清楚了,記憶力似乎聽見了開門的聲音,不過那肯定是酒醉的幻覺而已。
 
  「周子魚,我回來了。」
  「周子魚?」
  「年年……」。
  「周子魚,你怎麼了?」
  「年年,不要不理我……」
  「……哥哥,你喝酒了?」
  「年年,你別和什麼小靜在一起,別不給我帶早飯,這幾天我都餓死了。」
  
  「……你在意的只有早飯麼?」
  「年年,看到你升職我也好高興的……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很希望你能陪我的……」
  
  「我知道。」
  「年年……哥哥最喜歡你了。」
  「真的?」
  「肯定!」
  「不騙人?」。
  「騙你是小狗!」。
  「不會再想丟下我?」
  「不會!」。
  「那哥哥,你可是答應我了!」
  「答應什麼……」
  「一輩子和我在一起。」
  「你是我的年年……我們當然要在一起……」
  奇怪,弟弟不和哥哥在一起那和誰在一起?
  「那魚魚,我開始了。」
  ……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感覺自己頭痛欲裂,屁股也痛的要命。
  怎麼回事?怎麼睡一覺把屁股給睡壞了?
  「魚魚,你醒了?」
  「哎,沈年年?你怎麼沒穿衣服?你怎麼在我的房間裡?」
  「魚魚,這個是藥膏,要不要我幫你涂一下啊?」
  「什麼藥膏?我哪裡受傷了?」
  「你都不覺得痛麼?」
  「痛?」這麼一說屁股和腰倒是蠻痛的,不過這種地方我怎麼還意思開口。
  
  「……你不記得了?」
  記得什麼?
  「昨天晚上……你口口聲聲對我說喜歡,還要和我在一起,還脫光我的衣服……」
  
  什麼?!我居然這樣對沈年年?怎麼聽上去我好想強|奸了他?
  「你肯定是做夢了!我怎麼會對你那樣呢?把我的衣服給我,我要去玩電腦了。」
  
  雖然屁股很痛,但是玩玩電腦應該沒關係的吧。
  「難道我做的還不夠多?你居然這麼精神……」
  「……什麼和什麼?什麼做不做的?」
  唔!!突然感覺到自己那個難以啟齒的地方被伸進去了一個手指頭,頓時一股撕裂一樣的痛感。
  
  「沈年年,你做什麼啊?!噁心死了!!」
  「……做的話,不就是用這個地方?」
  ……!!
  「什麼?你胡說吧?」
  「我怎麼可能胡說?看來只有再幫哥哥回憶一次才能讓你徹底記起來呢……」
  
  喂!!
  XXOO個小時之後。
  「沈年年,我餓了,你能不能出去一下,給我帶個早飯?」
  「……好吧。」
  這是弟弟對哥哥應有的語氣的麼?不久是帶個早飯麼?居然這麼勉強?!
  
  「要我們高中門口的雞蛋灌餅,還有一杯『鮮的美』的豆漿。」
  「我知道了。」
  穿上西裝,他一副要出門上班的樣子,精英感十足。
  「哥哥。」突然轉頭。
  「幹什麼?!」
  「我真的喜歡你。」
  「我知道了,你剛剛說了很多遍了。」
  「哥哥,你喜歡我麼?」
  「不知道。」
  「哥哥……」
  「我不知道!你快去買早飯。」
  「哥哥~~~你到底喜不喜歡年年啊~」他突然跑了回來,和小時候一樣跑到我旁邊撒嬌。
  
  配著一張成熟英俊的臉,看著我一陣惡寒。
  「滾一邊去,先給我買早飯。」
  「哥哥~~~~」
  「好吧,算我喜歡你可以了吧。」
  沈年年的滿意的笑笑,在的額頭上狠狠的親了一大口:「哥哥,生日快樂。」
  
  感覺到脖子上一涼。
  剛一抬頭,就看到沈年年一溜煙的跑了。
  脖子上多了個戒指一樣的掛飾。
  圓圓的一個圈,很簡單。
  在戒指的裡層,很小心翼翼的刻著幾個字。
  ——年年有魚,歲歲無終。
  【完】
  ——————苦逼的排骨湯的分界線—————— @
  我是那一碗排骨湯啊!!!
  那天那個沈年年居然在我身體裡吐了一口口水啊好噁心啊有木有!!!
  吐完口水還給自己的哥哥送過去了真變態啊有木有!!!
  關鍵是他的哥哥還喝下去了還喝完了太傻缺啊有木有!!!!
  ————這回真的完了~。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