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6«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8
| Login |
2013-02-16 (土) | 編集 |

  1
  我想揍你。
  魏寧的名字裡有個甯,但是魏寧可不是什麼溫和良善之人。
  魏寧的脾氣很暴躁,可他表面功夫做得非常好,從來都是一副言笑晏晏的模樣,很容易讓人放下戒心。
  喬葉不知道他這一點,他第一次出遠門上大學,魏寧是他的學長也是同鄉,一進學校,他就把魏寧當做唯一的精神支柱,每天不厭其煩的騷擾對方。
  魏甯正抱著女朋友小愛,忽然手機很不合時宜的叫了起來,他一看螢幕發現是那個煩人精的學弟,心裡非常不耐煩,但是一向好面子的他還是按下了接聽:「喂?」
  「學長,你在哪裡?」
  喬葉人長得瘦瘦小小,膽子也特別小,因為小時候差點被人販子拐走,所以為人特別沒安全感,一旦進入一個陌生的環境,這種全世界都是壞人都不可信的負面情緒就苦苦的折磨著他,他從南方小城來到北方上學,原本是想鍛鍊自己,可惜這種願望顯然沒有達成,整個學校他就只看魏寧順眼,幹什麼都要跟著魏寧,比小護墊還要貼身。
  魏寧不厭其煩。
  「我在圖書館後面的杏樹林裡,怎麼,你找我什麼事?」
  「學長,我的飯卡掉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飯卡掉了補辦。」
  「……我,我不會……」
  魏寧聽著他略帶哭腔的聲音,忽然很想衝到電話那頭去揍他:「什麼會不會?去一卡通充值中心那兒補辦一張不就行了?著點小事也要問我?」
  「學長……」電話那頭軟綿綿的聲音帶著委屈:「我現在在浴室裡……沒穿衣服……準備洗澡卡沒了……怎麼辦……」
  魏寧忍不住說了句操,看著小愛有些吃驚的表情,努力平息怒火:「小愛,你先回去吧,我那個學弟出了點事。」
  小愛莫名其妙的被魏寧趕走,心裡有些不爽:「什麼學弟啊,是不是上次那個娘娘腔啊?他是不是喜歡你啊,成天有事沒事的找你。」
  魏寧嘴巴抿了抿,沒有出聲。
  魏寧有個難以啟齒的秘密,那就是他是個同性戀。
  他和小愛交往也不過是因為小愛穿著打扮比較中性,也沒什麼胸部,抱在懷裡和抱著男人沒什麼區別。
  魏寧很厭惡自己這一點,比起喜歡男性,更讓他崩潰的是,他不像一般的同性戀那樣喜歡肌肉男,覺得對方越有雄性美越好,他偏偏喜歡那種偏向於女人一樣的男人,娘娘腔的,一碰就哭的,走路最好還要扭一扭屁股,越是騷包,越是娘炮他就越歡喜。
  我真他媽有病。
  魏寧自我厭惡的皺起眉毛,他喜歡娘們一樣男人,卻偏偏對女人提不起興趣,簡直是個超級矛盾綜合體。
  魏寧趕到浴室的時候就看到空蕩蕩的澡堂裡早就沒什麼人了,喬葉光著雪白的身子,一個人瑟瑟發抖的抱著毛巾,見到他來了,一雙漂亮的眼睛立馬亮了起來——「學長,你來的好快。」
  
  魏寧喉嚨幹了一下,他看見這裡四下無人,澡堂大叔還在門口看報紙,這麼好的時機不用來幹點什麼還真是浪費,他走到喬葉跟前,佯裝生氣的在對方白嫩的屁股上不輕不癢的拍了一下:「你怎麼回事?怎麼總是丟三落四的?如果不是我趕過來,你是不是打算光著身子在這裡待很久?」
  
  喬葉一直都很膽小,接觸的人也很少,對於平時魏寧對著他摸摸抱抱的已經習以為常,他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也曉得,剛脫掉衣服就發現卡沒帶,幸好我帶了手機,就打電話給你了。」
 
  魏寧趕著他用塑膠袋包好的手機,不用看也明白,喬葉這個死心眼開學三個月通訊錄也只存了他,輔導員,和室友的號碼。
  魏寧掏出自己的卡,遞給喬葉:「快拿去洗了吧,天這麼冷你幹站著幹什麼?」
 
  喬葉眯著眼睛笑:「學長,你對我真好。」
  「知道就好。」
  真想揍他。
  更想幹死他。
  魏寧口乾舌燥的看著喬葉的裸體,目光如同潮水,洶湧的掃過對方惹人遐想的腰線和屁股。
 
  喬葉洗澡的動作還算快,只是穿衣服特別慢,他還喜歡抹身體乳,椰奶味的,一開蓋子就一股甜味,魏甯聞著就想咬對方的耳朵一口。
  喬葉正給自己的襯衫扣著鈕子,他的神經再遲鈍也感覺到魏寧毫不掩飾的視線,他下意識的縮了縮身體:「學長……我臉上有奇怪的東西麼?」
  魏寧這才發現自己露骨的行文,他又自我鄙夷了一番,不自在的扭過頭:「沒什麼,你快點穿,待會兒一起回宿舍找找你的飯卡。」
  還是想揍他,把這個軟綿綿的小學弟狠狠的揍一頓,那麼他也就不用成天在那兒想入非非,然後又深陷自我厭惡的怪圈裡。
  喬葉和魏寧一個宿舍,喬葉進這個學校,家裡也是託了點關係的,喬葉對於魏寧的感情,好比是剛出蛋的雛鳥看到了它老娘一樣,恨不得把自己綁在人家大腿上,他苦苦哀求父母,說自己原本的室友有香港腳,狐臭,夢遊,同性戀,家裡嚇得不行,又通過那點關係,給喬葉換了宿舍。
 
  好在喬葉和魏寧專業相同,都是資訊工程,X大的資訊工程學院在新校區,宿舍是上床下桌,喬葉睡在了魏寧的對床,他睡相很不老實,每天醒過來的時候,衣服都滾到了胸部以上,魏寧知道這一點,特意把鬧鐘調早了五分鐘,便於他的晨間凝望。
  喬葉雖然娘,但是他不是同性戀,他長得好看,小時候沒被怪叔叔騷擾過,加上差點被拐走的經歷,這導致喬葉本身就很懼怕雄性,確切的是,一切比他強勢的物種。
  不過魏寧對於他來說是個異類,這或許是由於對方裝的太好,總是一張溫和的笑臉,雖然個子比喬葉高了整整大半個頭,但是和他在一起,喬葉就是覺得安心,安心到……覺得自己和對方在一起一輩子都無所謂。
  比起學長,自己更像是對方的保姆。
  魏寧鬱悶的摸了摸自己的臉。
  最終飯卡還是沒有找到,魏寧也帶著喬葉去補辦了一張,辦好飯卡,兩個人在食堂裡好好的吃了一頓。
  正吃著,對面走來個漂亮女人,魏甯認得對方,她是11屆資訊工程學院的系花,長髮,個子高挑,大眼睛小嘴巴,在這個理工科學校裡非常的受歡迎。
  「喬葉!」系花看到低著頭啃著玉米的喬葉,高高興興的踏著高跟鞋跑來了過來:「這麼巧,你也在吃飯?」
  對於女人,喬葉聽見她的聲音,也跟著抬起頭,笑眯眯的:「HI,溫柔。」

  魏寧臉色有些不快。
  溫柔自來熟的坐在喬葉旁邊:「這位是魏甯學長吧?」
  魏寧心裡在怎麼不高興,臉上也不會表現出一分一毫:「你好,溫學妹。」

  在美女面前,喬葉有些不好意思啃玉米了,他把啃了一半的玉米放在一邊:「溫柔也認識學長?」
  溫柔笑道:「怎麼不認識,我們院的學生會長,長得又這麼帥,想不知道也難呀。」
 
  喬葉認真的大量魏寧幾眼,語氣裡一股由衷的羨慕:「想不到學長這麼厲害,嘿嘿。」
 
  魏寧自謙的說道:「哪裡,哪裡,我能當上學生會會長,還全靠同學們的支持。」

  魏寧一說官話就代表他心情不好,熟悉他的人都會識趣的閉嘴或閃人,不過溫柔和喬葉顯然不知道他這一點,溫柔是不熟,喬葉是天生神經大條。
  「呵呵,學長真是會說話的。」
  喬葉很適宜的插嘴:「學長人也超級好的。」
  魏甯表面謙和一笑,心底一片咆哮,你才好,你們全家都好。
  喬葉仍是無辜的笑,他是打心底裡高興,自己能有這麼一個又照顧人又值得驕傲的學長。
 喬葉見到魏甯和他女朋友的時候,恰好是個雨天。
  T城極少下雨,喬葉也就沒帶傘,他失魂落魄的站在樓梯口,看著同學們早有防備是的變出傘歡天喜地的去食堂,下意識的想要撥通那個爛熟於心的號碼。
  可是,還未等他掏出手機,他就看到魏寧攔著小愛快步的走過自己,魏寧撐著傘,傘很小,兩個人擠在一起,像是要變成一個人。
  喬葉忽然眼睛濕了。
  他覺得那是雨正好滴在了自己的眼角。
  魏寧和小愛吃晚飯回到宿舍,發現宿舍燈是亮的,猴子和騷胖都出去泡妞了,一般這個時候只有喬葉才會安安靜靜的宅在宿舍裡刷微博,一開門,果然發現了喬葉的身影,他心裡微微的放心,卻又感到不開心。
  是的,他還在生氣,生喬葉的氣,他知道喬葉膽小,從來都無法拒絕溫柔的人,所以他在喬葉面前從來都不發脾氣,但是喬葉對於那個叫做溫柔的女生的態度很讓他不爽,喬葉長得白白嫩嫩,一直都很能引發女生的母性情懷,喬葉又特別依賴別人,魏寧堅信,如果女方願意照顧他,喬葉是會毫不遲疑的拋下魏甯投奔美女的懷抱的。
  「晚飯吃了沒?」
  喬葉不像以往那樣一看到他就歡歡喜喜的叫著學長,而是細細的嗯了一聲,右手不停地點著滑鼠刷新微博。
  魏寧發覺他的不對勁,有些歉意的說:「我這幾天功課很忙,一般都留在教室裡,沒時間陪你吃晚飯,你有好好吃飯麼?」
  喬葉有胃病,這是被他自己餓出來的,如果沒人陪他,他是決計不願意去人流擁擠的食堂裡打飯的。
  魏寧知道這一點,卻故意留他一個人放學去食堂,是想讓對方重視自己,發現自己的重要性。
  
  喬葉悶悶的說:「我知道的,我知道自己很麻煩的,你不用勉強自己陪我。」

  魏寧眉頭微皺,心裡不太愉快,他湊到喬葉旁邊,這才發現喬葉的桌子上都是揉成一團團的紙巾,和喬葉有些紅紅的眼角。
  喬葉哭過了。
  魏寧忽然有些不知所措,喬葉性格很軟弱,偶爾的行為裡還有點娘娘腔,這不代表他真的是個女人,如果女人哭了,魏寧還有一套手段對付一下,但是男人哭了,魏寧還真的有些應付不過來。

  魏寧最後只是摸了摸喬葉的頭:「我從不把你當麻煩。」
  因為知道你喜歡別人對你好,所以我只有對你更好,才能讓你長久的駐足。

  魏寧神色黯然的想著。
  晚上學校搞校慶,八點鐘開始放煙花,魏甯拉著喬葉去了,喬葉看著自己被魏寧拽著的手,想起雨中的那一幕,臉上紅紅的,心裡酸酸的。
  「學長不和女朋友一起看煙花麼?」
  「啊?」魏寧略微驚訝,然後如實說道:「我忘記了。」
  忽然喬葉轉過身,一下子抱住了他:「學長……學長不要交女朋友好不好。」
 
  「……嗯?」
  「學長……一直對我一個人好好不好?」
  「……嗯。」
  魏寧不知道在自己說什麼,他覺得腦子一下就昏住了——在喬葉抱住他的那一瞬間開始。
 
  喬葉眼睛紅紅的看著他,他一直都在哭,自從看到魏寧和小愛在一起只會,他就哭到了現在:「學長,我是不是很壞?我這麼自私,只想霸佔你……」
  魏寧擦著他的眼淚,苦笑:「我才壞,明明喜歡的是你,卻不敢靠近你,還要耽誤人家女孩子。」
  喬葉吃驚的正大眼睛:「學長……喜歡我?」
  魏寧不做聲,忽然一換表情,一臉兇狠:「你知不知道你遲鈍的樣子每次看的我都想揍死你。」
 
  喬葉訝然的睜大了眼睛,卻不害怕:「哎?」
  魏寧嘆了一口氣:「比起揍你,我更想愛你。」
  其實他說更想幹你,但是看著喬葉純潔的臉,他說不出口。
  喬葉原本想說什麼,一個巨大的煙花突然升了上來,彭的照亮了整個夜空。
 
  魏甯看著喬葉亮晶晶的眼睛,覺得自己的心也被照亮了。
  ——喬葉在他耳邊小聲說道:「不管做什麼,只要是學長,我都喜歡。」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