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6«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8
| Login |
2013-02-17 (日) | 編集 |
第一章

武林盟中
  「盟主,區區發現清風堂堂主近日與萬花樓的水仙姑娘走的很近,兩人郎情妾意十分逍遙快活。」
  「是麼……。」
  「盟主,清風堂堂主果然是魔教的爪牙,區區那日見到他和魔教左使兩人在鳳來樓中把酒歡歌十分親密。」
  「這樣……」
  「盟主區區發現清……」
  「你叫什麼名字?」
  「區區賤名不足盟主掛齒,區區姓趙單名一個虹字。」
  清風堂內
  「你為何騙我?」
  「在下不懂林盟主所指何事。」
  「你……!宋恆,那日月下花前,你說過的話都不算數麼?」
  「小景,你先把劍放下,小景我對嬋娟之情可以對天發誓,只是小景,嬋娟雖然是你妹妹,但是男子漢偶爾風流一下……也不足為過啊……」
  「我真是瞎了眼才把嬋娟許配給你!那你說你與魔教左使之事?」
  「小景,我與嬋娟是兩情相悅,魔教之事,那是……那是因為……」
  「別在這兒支支唔唔的了,我告訴你,嬋娟同你是不可能的了,還有你與魔教私下來往,別指望能在武林盟中混下去,給我收拾收拾滾人!」
  武林盟中
  「盟主,別在喝了,區區給你弄點解酒湯。」
  「你不懂,宋恆他……不止是我妹妹,我對他也是……為何如此……他為何是這樣的人……我……我心裡難受……」
  「林景,區區自然知道,不然我沒事跟著宋恆做什麼?」
  「趙,趙虹?你剛說什麼?」
  「沒什麼,盟主你醉了,來,區區把你扶到床上去。」
  「嗯……」。
第二章
夜半,床上
  「有刺客!抓刺客!」
  蒙面刺客:「哈哈!這就是那個細皮嫩肉的武林盟主?」
  擦汗:「區區只是一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何來武林盟主之說」
  將趙虹拉至身後「你要做什麼?你要殺要剮就衝著我來,莫要著對不會武功的趙虹!」
  「嘿嘿,又是一個小白臉~~~~~倆小白臉沒事在床上能做什麼好事?看我來替天行道,咔嚓了你們兩個小兔子~!」
  「你敢!我林景不才也是武林盟主,豈能容忍你這宵小在武林盟中放肆!」
  「嘿嘿,你以為你爺爺我是十歲小孩?中我郝大雷的特製迷藥軟骨散的人還能逞什麼英雄?」
  「你……你無恥!」
  「嘿嘿,小兔子我郝大俠平生最恨你們這樣的小白臉,你就等死吧!」
  半盞茶的功夫。
  「你要動手就快些。」
  「住口!沒見到你大爺我剛手疼麼?哪個小畜生使暗器!真卑鄙!」
  撲哧。
  「你個只知道躲在人後的娘娘腔,你笑什麼?老子先剁了你!」
  「趙虹,危險!」
  一陣慌亂。
  「盟主!你沒事吧,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會一點武功……」
  「無礙……,那賊人……死了麼?」
  「嗯,死了,盟主你流血了……盟主……大哥……我對不起你……」
  「莫哭,你都叫我大哥了,日後我們就是兄弟,弟弟有難,做大哥的豈能坐視不管?」
  「大哥……區區好生感動……」。
第三章 
  清風堂外
  「小景,你為何見我就要逃?小景我想過我不該……辜負嬋娟,可是我,小景我對你……」
  「放開我!」
  「我不放!我知道我若放了你……我一輩子都會後悔的!」
  「宋恆,你這混蛋!」
  「你不就是喜歡混蛋麼?」
  「你……無恥!」
  「大哥!宋堂主,你抱著我家大哥做什麼?雖然沒說男男授受不親,但是斷袖龍陽之事傳出去可對我家大哥不利啊,而且嬋娟姑娘似乎也往這兒來了……」
  「虹弟!」(為何會被虹弟看到……這樣的自己,真是無顏面對虹弟。)
  「你是小景什麼人?小景,你要到哪裡去?」
  「哎,宋堂主莫追,宋堂主,鋤禾日當午。」
  「清明上河圖,你是何人?」
  「區區姓趙,單名一個虹字。」
  「趙虹……虹…………教主!」
  「算你識相,你若是還想要當上武林盟主就別妨礙我同林景的事。」
  「小景,你也對小景……?」
  「不錯,江山同美人,你只能取一,你自己看著辦,就算你兩個都要,也要看看我讓不讓!」
  「屬下知道。」
  武林盟中
  「虹弟,那日讓你看到我那般模樣,實在是羞愧難當。」
  「哪裡,大哥生的如此好看,那些個小人啊無恥之徒啊自然有覬覦之心。」
  「我……同宋恆一道長大,宋恆不像是小人……」
  「大哥,知人知面不知心,小弟發現宋恆似乎有想當武林盟主之嫌。」
  「宋恆……為何這樣逼我?若是他想要,我給他便是。」
  皺眉,心生一計:「大哥,近日來,魔教不斷滋事,怕是想和宋恆裡應外合,我們何不以借剷除魔教之名前往魔教老巢?若是宋恆一心想當盟主,我們可以半路轉回,以作釜底抽薪。」
  思慮良久「好,全依虹弟所言。」
第四章
  半月後,青城外,魔教中。
  「大哥,魔教賊人很是陰險,四處都是機關暗道,我們好像與旁人走散了,小弟對周易八卦之術略懂一二,大概能摸出些許門路。」
  「虹弟,你一個書生,不應該跟著大哥冒險。」
  「大哥,大哥就是讓小弟去死,小弟也甘之如飴,大哥往這邊走。」
  「虹弟……我林景對天發誓,此生決不辜負趙虹!」
  半盞茶的的時間。
  「虹弟,這是哪裡?」
  「依小弟之見,這大概是魔教教主的老窩。」
  「虹弟,為何他們只綁我不綁你。」
  「大哥……那是因為……」
  「屬下恭迎教主,教主舟車勞頓,屬下這就為教主沐浴更衣。」
  「慢著,沒見我同大哥說話麼?大哥,那是因為,小弟我正是那魔教大賊人……曲花紅。」
  「你……!你為何要騙我!你可知道,我最恨別人騙我,虧我對你……」
  「大哥,小弟對大哥的真心天地可鑑,況且宋恆的確有叛亂之心,這些是他同我們天一教來往的信件,大哥不會不認識宋恆的字吧?」
  「我……那你為何將我騙至魔教?」
  「大哥,莫要說魔教二字,此處就是我們日後的家,而且,我若不騙你,你怎麼會乖乖的跟著我來呢?」
  「你究竟要做什麼?」
  「大哥,小弟的心意大哥不知道麼?你們先退下,我要同大哥沐浴更衣。」
  「你……虹弟……你若是那樣……」
  「大哥,曲某慕君已久,只為這一夜春宵,大哥若是不喜歡,大可在我做完後殺了我,我無怨無悔。」
  「我……」
  「大哥,你臉紅起來真可愛。」
  一炷香後,一陣水聲。
  「大哥,你皮膚好滑。」
  「嗯……嗯……那裡……」
  「大哥,你這裡真漂亮。」
  「嗯……嗯……」
  「大哥……你為何打我?」委屈。
  「你倒是快些,磨磨蹭蹭做什麼?」
  含笑,「那,恭敬不如從命了。」
  第二日,床上。
  「大哥,我自從四年前你在武林大會上一舉奪魁之後,對大哥的風姿唸唸不忘,相思成狂,不得已,才出此下計,望大哥見諒,若是大哥還是怪恨小弟,小弟願效死君前。」
  「慢……其實我當武林盟主也當厭了,我覺得青城這兒真漂亮,而且……我也不討厭你和你做的事……」
  「大哥,我好高興。」
  「嗯。」
  「大哥,我們再做一次吧?」
  「嗯……不要啊……」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