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6«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8
| Login |
2013-02-17 (日) | 編集 |
教主很勞累,方才他下山買燒雞的時候,適逢幾個武林正義之士在路邊喝酒,其中一個穿著綠色短打的二愣子不知道那隻狗眼瞄到了正買完燒雞喜滋滋的回家的教主,突然拔刀大喝:「阿三阿二,你們看!那個不是魔教大賊人麼?」。教主一頓,對著那幾個阿三挑了挑眉毛,示意為本座今日心情不錯,假裝沒看到你們這幾個小蝦米,你們能跑就跑,不想那個二愣子臉一紅,又大聲道:「阿三阿二,你們看!他不僅是個大賊人還是個大妖人!居然用眼神勾引我們!」阿二阿三一個勁的點頭,紛紛拔刀衝向教主。
教主臉色一青,繼而抽出貼身軟劍,刷刷刷幾筆,就把那幾個傻蛋打的七零八落,順帶還踩塌了路邊的小酒攤。。
教主黑著臉回到教中,啃完了燒雞,順帶牛飲了左護法精心釀製的花彫,看的左護法一臉疼惜:「教主……我這酒是要給未來的老丈人的……教主您少喝點……」。
教主抹了抹油光光的嘴唇,直勾勾的看著左護法:「左護法,你說,本座生的怎麼樣?」
左護法擦了擦額角的汗珠:「自然是好看的,教主您英俊瀟灑玉樹臨風丰神俊秀BALABALA……」
 教主道:「罷了,本座原本就知道這些,你去叫衛神醫過來,本座方才打架的時候扭到了腰。
衛神醫十分頭疼,他本是名門之後,御醫世家,不想自己父親不小心聽了善妒的皇后的話故意在診斷一名寵妃時下了一碗藏紅花,皇帝大怒,又不能拿皇后說是,只得將矛頭指向他爹,原本是要誅九族的罪名,皇后覺得有愧於他們家,偷偷的把他救了下來,又託付給了教主他爹,教主他爹是皇后的表哥,有了這層關係,他便在這魔教留下,可惜教主他爹三年前駕鶴歸了西,留著十五歲的教主繼承了他的位置。。
教主的脾氣很壞,教主很暴躁,教主很漂亮,教主很黏他,他感到很神傷,譬如上次,教主吃魚卡到了喉嚨,自己跟前跟後,又是弄醋,又是塞飯糰,折騰到大半夜教主才去了那根刺,自己準備告辭,不想教主拽著他的胳膊不放,說什麼更深露重,衛神醫一介文弱書生怕是抵擋不了夜風寒冷,還是同教主他一塊兒睡吧,衛神醫腹誹道,我是文弱書生?那細胳膊細腿的教主又是什麼,白斬雞?衛神醫這麼一想,越來越覺得好笑,不由自主的笑出聲來,教主見他笑得燦若朝陽,忽然臉色通紅,十分羞澀的看著他,衛神醫打了個寒顫
衛神醫又想起上回自己同右護法的侍女小柔打情罵俏之時,忽然覺的四周陰風陣陣,方才還是晴空萬里此時卻是烏雲密佈,衛神醫一回頭就看到正在扯小花的教主,忽然打了個激靈。
衛神醫嘆口氣,又匆匆的走進教主的房中,教主正呈打字躺在床上,睡的正香,衛神醫有些鬱悶,又怕教主醒來不見自己又不敢走開,約莫過了個把時辰,教主悠悠的轉醒,見衛神醫端坐在哪兒,粲然一笑,隨即道:「衛大哥,我腰疼,你給我揉揉。」。
衛神醫打算婉拒,又看著教主一副秀色可餐的模樣,只得撩起袖子,湊上去給教主按摩起來,教主一邊哼哼一邊道:「衛大哥,我前些日子見你和無影宮的梅姑娘走的很近,頗有幾分郎有情妾有意之感,衛大哥若是喜歡梅姑娘,我便幫你去提親如何?
衛神醫頓了良久,方才想起有這麼一個姑娘,忙搖頭,那日那個他不小心將梅姑娘看成了無影宮的宮主梅聖南,梅聖南身長八尺有餘,頗有張飛李逵之風,可想而知那梅姑娘是個什麼模樣,衛神醫想到這裡腸子都悔青了,他同梅宮主一向交好,就是不知道他有個如此……五大三粗妹妹,不小心把人家當成了男人,又是勾肩又是搭背,讓人家姑娘誤會了,想必教主說這話怕是梅宮主想向自己提親吧,衛神醫道:「我一向把梅宮主當成自家兄弟,他妹妹自然是我妹妹,梅姑娘溫婉秀致,我不過是個江湖郎中,自然高攀不起」。
教主神色滿意的點點頭,又說道:「衛大哥,我前些日子見了雁蕩山的樂少俠,在晚輩裡也數得上是個人物。」。
衛神醫不動聲色的聽著。教主又道:「樂少俠生的也不錯。」。
衛神醫道:「教主,天色已晚,我還是回去吧,以免……惹人非議
教主不悅道:「惹什麼非議?誰敢非議本座?」。
衛神醫目光如炬,容色如玉:「教主不知,教主已是適婚之齡,可是……遲遲對女子沒有興趣,教眾都以為教主……教主有斷袖龍陽之嫌」。
教主沉默了一會兒,隨即擺擺手讓衛神醫回去了,衛神醫走後,教主招來了貼心的小奴僕抱琴,問道:「抱琴,你可知道什麼是斷袖龍陽?」。
抱琴秀氣的臉蛋紅了紅:「那是兩個男人……在一起的意思」。
教主負手道:「倆男人?怎麼可能?空口無憑,抱琴你去找個人在本教面前演示一番,好讓我知道個大概。」
抱琴欲哭無淚的看著教主:「教主……抱琴早已心有所屬……抱琴和綠書表妹早就訂了親……」
教主道:「這樣,我也不勉強你,那你說說這世上有幾個男人沒事做搞這些斷袖龍陽的?」
抱琴對起了手指細細想到:「前些日子鬧的正凶的楚夜七……清風派的宋文玉……還有雁蕩山的樂少俠……」。
 教主的眼睛暗了暗
魔教教中,衛神醫這幾天很閒,他坐在後院的竹林裡,捧著本本草綱目,原本以為自己難得清閒定然會覺得十分怡情舒適,他讀著讀著就覺得不是滋味,猛然想起教主已有三日沒有使喚自己了。
衛神醫暗自窘然了一會兒,難道自己是個勞碌命,教主不找自己自然是好的,沒想到現在反而覺得不適,衛神醫如此想著忽然聽到牆外傳來一陣笑聲,其中一個聲音破像教主的,不禁探出腦袋往牆外看了看。
牆外,一片青山綠水,教主一身紅衣,仿若紅花,在一片青蔥之中明豔異常,衛神醫眨了眨眼睛,心嘆,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難怪有人說美人如畫,衛神醫的目光分外柔和,顯然教主一旁的黑衣少俠也十分贊同衛神醫的看法,那少俠神色溫柔,時不時在教主耳邊說些什麼,逗得教主一陣大笑。。
衛神醫默默的轉過頭。。
翌日教主敲開了衛神醫的房門,一臉緊張道:「衛大哥衛大哥!你救救他!!」

衛神醫看到教主抱著一個面容蒼白的青年男子,只是教主的臉上比男子更加蒼白,忙說:「教主不要驚慌,先讓在下看看。」。

一番打量之後,衛神醫沉吟道:「教主,這位公子暫無大礙,只是可能不小心吃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肚中有脹氣,我這就開幾帖子,教主順著抓藥就好了。」。

教主悲痛的抱著青年男子,施施然而去,衛神醫看著教主纖細的手臂那麼不費力的扛著人家少俠,難免有些感嘆,感嘆之餘難免覺得,教主你這樣倒背著人家,不怕他吐出來麼?本想提醒一下教主,但他衛神醫想了想昨天他們相談甚歡的樣子,眼神一沉

 第二日,那樂少俠又活蹦亂跳了起來,同教主在山頂上縱酒彈琴,衛神醫仰著臉看了他們許久,神色難辨。。

第三日,樂少俠越發的精神起來,同教主在一塊在院子裡比武,還時不時的用個白鶴亮翅之姿態撲向教主,衛神醫在樹後端著茶杯,一口一口的飲完。。

第四日,第五日,諸如此類,循環了一個月之後,樂少俠也越發的大膽起來,居然在一個月白風清之夜,在一片牡丹花下,含情脈脈的看著教主:「橋山,我……我這幾日來同你日日夜夜相處……忽然覺得……你是我……找了很久的人……,橋山……我……我喜歡你。」。
教主仰著頭看著月亮,衛神醫站在站在竹林處,離教主他們大抵有兩個樹的距離,教主似是看到他,又像是沒看到。。


樂少俠見教主裝聾作啞,又走上前,按著教主的削肩道:「橋山,你為何不說話?我原以為你也是喜歡我的,不然那日你為何同我親吻?」

 衛神醫向前邁了一個樹的距離。。

 教主臉色紅了紅,樂少俠見教主此番姿態,覺得自己有機可乘,又低頭在教主耳邊蹭了蹭,衛神醫乾脆現了形,月色下,衛神醫面色如玉,也寒冷如玉,他看著臉色微紅的教主道:「教主。」

教主這才發話:「樂少俠,你方才說什麼?我剛剛看月亮時候不小心想起小時候同衛大哥一起偷我阿爹酒喝的情景,不覺得沉醉其中,樂少俠麻煩你再說一遍?還有樂少俠你靠的我太近了麻煩你過去點。」

衛神醫心中微蕩,本能想要退後一步,但教主已然看到他:「衛大哥?」

樂少俠咬著牙看了看衛神醫,又不甘心道:「橋山,我是說,我喜歡你,你若是喜歡,我便不作那個掌門師兄,同你一起放馬天涯。」。

教主的眼睛亮了亮:「這個主意不錯,老是呆在這兒我覺得骨頭都長草了……等下,樂少俠你喜歡我?」。

衛神醫忽然掐住了樂少俠的手臂,樂少俠張了張嘴巴,發不出聲音來,衛神醫笑道:「教主定是聽錯了,方才是在下說喜歡教主。」。

教主面色通紅,小聲道:「衛大哥真愛開玩笑。」。

衛神醫正色道:「原本我覺得教主應該找個姑娘,卻發現自己沒有這麼大氣量來看教主同別人打情罵俏。」說道此處衛神醫神色一變,又掐幾下樂少俠,繼而柔情蜜意的說道「方才月圓花好,忍不住說出口了。」。

教主望了望樂少俠,又看了看衛神醫:「衛大哥,你說的是真的?我……我覺得自己對你……」

 衛神醫將樂少俠隨手一拋,上前攬著教主:「教主若是不相信,那請……看看今晚……」在教主耳畔輕輕的說了什麼,教主面色一紅,猛的一低頭,露出一段白皙的頸項。。

第二日,衛神醫幫教主繫上中衣的帶子,一臉憐惜之色,他滿意的看著教主通紅的雙唇,忽然覺得不爽,他道:「教主,我聽樂少俠說,你同他有過一些親密的行文……譬方這樣。」衛神醫俯下身細細的啃吻了一番教主,才對著教主道:「可是真的?」。

教主道:「未曾,樂少俠那次同我練武的時候不小心被蛇咬了一口,正神志不清又說要水喝,我便讓青魚喂他了,至於是怎麼喂法,我就不知道了。衛大哥,我從小就喜歡你,我一直以為是我一廂情願……」

衛神醫扶了扶頭:「我……我也喜歡教主,只是老教主說過希望教主能找個自己喜歡的姑娘在一起,生兒育女……」。


教主抬眼看著衛神醫:「衛大哥,你若早點說,我也不會去拿樂少俠尋開心。」

 衛神醫一頓。。

 教主道:「樂少俠第一日生病時因為我想見衛大哥,就順手給樂少俠一碗前天的牛肉飯。」不等衛神醫回答,教主又道:「那日練武時候我也不會故意踹他一腳讓衛大哥給他接骨。」
  

  教主道:「衛大哥?」。
 
  衛神醫長嘆一聲:「教主,你腰酸不酸?」。
  教主頷首,衛神醫摸著教主的腰:「教主,你若真喜歡我,怕是要酸上一輩子了。」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