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6«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8
| Login |
2013-02-17 (日) | 編集 |
  我是個和尚,法號慧空。
  我師父說我九世為禿,其中六世是當了和尚,我問還有那三世呢?師父捏著鬍子道,佛說人有六道輪迴,你那三世不在輪迴之內,為師也算不到,總之,你還是安安分分的當個和尚,別再想音娘了。
  師父總說,女人是老虎,當年他娶了天下第一美人,以為得了此天仙,就算沒人脾氣火爆他也甘之如飴,沒想到人家天下第一美人日日給他戴綠帽子,還嫌棄他是上門女婿,成天不給師父好臉色看,師父一怒之下剃了頭出家,成了一代聖僧。
  我覺得師父因禍得福,自從師父到了少林寺,女香客倍增,弄得少林寺紅袖如雲,成天香霧繚繞。
  我在成堆的香霧中遇著了音娘,其實我想說是音娘姑娘,不想音娘姑娘四字湊在一起就是兩個娘,十分難聽。
  音娘那日到少林寺上求籤,在一群追著師父的女施主中就音娘神色坦然,並且年紀偏小,如同一株蘭花孤單單的立在那兒,看的我心中一動。
  多年後,師父說,那叫春心萌動,說明你也是個男人了。
  而後師父又說,動了春心又如何,歸根到底,你是個和尚,和尚,有時候同太監差不多。
  師父很久不做聲,我又問道,下面呢?
  師父眉色間有些悲情,自然是沒了,和尚雖有,但也沒用了。
  少林寺的圍牆特別高,師父說,因為少林寺主要出高僧,既然是高僧自然一切都是高標準來要求自我,所以少林寺的樹木很高大,圍牆很高大,桌子很高大,椅子很高大,偏偏僧人都十分瘦弱矮小,但是我們這些從小在少林寺長大的和尚每天不聞肉味,天天醃菜白飯有時是方丈吃飯我們喝粥,能長的如我般活潑矯健能爬上那高大的椅子吃飯已屬不易,幸好師父是半路出家,所以師父生的十分高大,往佛像身邊一站,女香客們的眼睛就閃起綠森森的光。
  我之所以對音娘唸唸不忘只在於一群盯著師父發愣的女人中只有音娘目不斜視的看著我道:「小師傅,清水庵怎麼走?」我伸手向後山那兒指了指。
  音娘冷淡的臉上掛起一抹笑意:「多謝小師傅,柳音在此謝過。」
  音娘一邊走一邊罵罵咧咧道:「……怎麼搞的走到這兒來了,就算是和尚,不也是一群臭男人……真噁心……」
  我望著音娘烏黑的發在風中飄動,心中有些蕩漾,見著師父朝我這兒看了,才雙手合十念起阿彌陀佛來。
  席容說道,你那叫鬼迷心竅,柳音那娘們是波斯人,怎麼會有烏黑的頭髮?明明是一頭跟雜草似的的黃毛。
  席容是個王爺,師父說,這年頭盛產王爺,多的跟地上的牛毛似的,走在路上隨便碰上一個人可能就是個王爺,席容是根牛毛,還是根漂亮的牛毛,大白天席容穿著青色的衣服往後山上一站,彷彿一棵披著青雨的翠竹。
  席容從小就被他爹娘趕到少林寺當苦行僧,到了十六歲才能下山回家,雖說席容同我們這些和尚同吃同住,但是人家畢竟是個王爺,方丈為了每日能吃上大白米飯特地給席容在後山造了個小茅屋,每天大魚大肉自然是席容那些個下人乖乖送上,我為了能吃些雞腿聞些肉味,一直往席容的茅屋那兒跑,久而久之也知道席容他爹當初為何把席容送到了少林寺,當年一牛鼻子老道竄到席容家看著剛出生還在喝奶的小牛毛捂著心口道:「仙君,仙君……我對不住你!……王爺,王妃,小公子命犯天煞需從小送到少林寺上……到了十六歲才能接回來。」
  原本老王爺和王妃也不相信但自從老道走後小牛毛的小身子骨一天比一天虛弱,到了小牛毛只有出氣沒進氣的時候一家人匆匆忙忙的把小牛毛塞進了少林寺。
  大師兄慧聰挖著鼻孔看著席容道:「那老道叫你星君是什麼意思?」
  席容低著頭額前蕩著幾根頭髮,看的我心癢癢只想幫他把頭髮弄上去,又想弄上去可能會少了幾分風情,又抽回蠢蠢欲動的雙手做成阿彌陀佛狀。
  師父總說我六根不淨其實什麼時候少林寺門牌上能寫女香客不能入內我大抵就能六根全淨直逼方丈。
  席容道:「子不語怪力亂神,我管他說些什麼,等我過了十六歲生辰我自然是要下山回家。」
  我心中有些不捨,又有些嫉妒,想來山下都是女子,席容到了山下肯定是如魚得水左擁右抱,我將手中的經書捏了捏,恰好看到師父扶著一名女子,女子嬌弱無力的倒在師父懷中:「李郎……奴家好想你……」
  師父摸著女人,淡淡道:「小柔,這裡不方便我們去後山吧。」
  我看著後山上兩抹相疊的身影,心中反覆叨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師父你好無恥……
  約莫一個時辰後,師父氣定神閒的走出來,他掃了我一眼:「看到了?」
  我道:「師父,你既然說和尚要六根清淨,為何你自己卻犯了色戒?」
  師父抬眼,清風陣陣,師父的僧袍被吹的微微的晃起:「慧空,何處不是紅塵?就算是少林寺也不過在這萬丈紅塵中……何必那麼講究,只要心中有佛即可……再者,方丈不也一直去偷席容的腊肉?」
  我想起方丈油光光的嘴唇,隨即噤了聲,師父又道:「慧空,你已經十六了,山下有人家鬧鬼,你替師父去看看。」
  我道:「驅妖除鬼不是道士干的?」
  師父苦澀的望了我一眼:「這年頭,混口飯吃不容易。」
  我,大師兄,席容一同下了山,席容握著一把三尺長的桃木劍,一臉冷然,大師兄又挖著鼻孔道:「席容師弟,你上次不說子不語怪力亂神,為何這次帶著把桃木劍?那是道士的玩意,我等聖僧十分不齒,你快些扔掉。」
  席容望著我道:「慧聰師兄,所謂一通百通,道士用得,我就碰不得?再者我還不是和尚,沒那麼多規矩。」
  我點點頭,然後摸著師父給我的佛珠道:「慧空師兄,你看這佛珠,師父年前騙我說是當年我寺創寺方丈圓寂時留下的舍利子作成,但是我有幸看到師父分發給我們師兄弟一人一個,又不小心看到師父半夜裡穿針引線做佛珠……師兄,凡是就是圖個意境。」
  鬧鬼的屋子的主人姓方,聽聞曾在京城裡擔任過一品大員,老來還鄉,剛住穩了不到半年房子裡就開始鬧鬼,先是聽見半夜裡有女子的哭聲,嚇得半夜起解的小僕尿都憋了回去,再是看到無臉的男鬼抱著房梁打圈子……
  我同席容抿了口方老爺遞來的鐵觀音:「哦,男鬼,怎麼會有興致抱著房梁打滾?」
  方老爺神色尷尬:「這些倒不算什麼……可憐我那小兒……不知何時起就瘋瘋癲癲,總喜歡……喜歡……」
  席容問道:「喜歡什麼?」
  方老爺面色通紅:「老夫委實說不出口,二位法師還是同老夫一起去看看吧。」
  還未走到方公子的房間,便聞到一股脂粉氣,方老爺眉頭緊皺,打開房門,一根青蔥撲了出來:「阿爹……」
  待我我和席容看清了青蔥的面容,心下都是一驚,青蔥一身嫩青,細細的小腰用跟黃帶子綁著,頭髮還濕濕的顯然是剛洗過,一身水靈靈的俏模樣。
  我忙雙手合十:「阿彌陀佛,敢問方老爺,令公子在何處?」
  方老爺一副要哭出的模樣,指著懷中的小美人道:「這兒便是了……嗚……我作說明孽啊……好好的兒子成了兔兒爺……」
  小兔兒也瞪著那雙桃花眼,嬌嗔道:「阿爹,你老糊塗了,女兒什麼時候成了男的?」小兔兒回頭看到目瞪口呆的我,忽然一臉春色:「檀郎……你來看奴家了?奴家好生想你~你個死人頭……」
  席容晃了晃手中的桃木劍:「妖怪,你說什麼?」
  小兔兒咬著紅嫩嫩的下唇道:「你又是誰?奴家好不容易見著檀郎,你給我閃一邊去……」小兔兒走向我:「檀郎……」
  我渾身犯怵,哀怨的看了一眼方老爺,大師兄繼續挖著鼻孔道:「慧空師弟,這小娘娘腔為何一直叫你螳螂?」
  我擦著小兔兒在我臉上印著的口水道:「大師兄,方公子這是……被女鬼上身了。」
  席容抓著兔兒的袖子道:「大師兄,你倒是幫幫忙啊,你看他這模樣,慧空師兄的清白……」
  青蔥兔子雙手圈住我的脖子,倆腿勾著我的腰,我淡然道:「席容師弟,麻煩你把方公子的腿向下挪挪,師兄有些氣虛。」
  席容很是會意的用他倆條細胳膊把兔兒從我身上掰了下來。
  我扶著胸喘氣,小兔子被席容擋著,還一個勁的朝我眨眼睛:「檀郎,那日橋下,你給奴家撐傘,這麼多年了奴家一直找你……你的樣子一點也沒變,還是這麼俊……」
  我抱著胳膊道:「方老爺,令公子我們已經看到,這些症狀……明顯是被女鬼上了身,先把令公子關好,驅鬼的事待我和師兄弟商量商量。」
  一燈如豆,我,挖著鼻孔的大師兄,皺著眉頭的席容三人圍成一桌子,門外是那小兔子,小兔子嬌滴滴的聲音聽的我耳朵發麻:「檀郎~你就出來看看奴家……」
  方老爺在一旁十分歉意的咳嗽:「實在抱歉,老夫教子無方……孽子,你這是做什麼啊……你怎麼可以抓你阿爹我的臉呢?」
  我摸著下巴:「師兄,席容師弟,我們該怎麼辦?師父只教過我對付女鬼的法子,沒教我怎麼對付這樣的……男鬼,今夜月色正中是鬼門大開的日子,不如這樣,師兄,你去把那鬼引到院子中間……」
  大師兄揉了下鼻子:「師弟,你這話就錯了,那娘娘腔主要是看上師弟你了,叫我怎麼去引他?」
  我皺眉:「我去引那娘娘腔也成,阿容,大師兄,不能跑太遠……」
  我將木門打開,看到那隻青蔥兔子巴巴的掛在窗子上:「郎君,你害奴家想的好苦……」
  我微笑:「我也想你,今晚月色甚好,不如我們到院子裡走走?」
  兔兒十分歡喜的挽著我的手臂:「也好,奴家也正有此意。」
  院中樹影婆娑,月色清寒,小青蔥摸著我的臉道:「竹君,我明知你這是騙我,還是跟著你來了,前世你叫檀郎……可真是貌如潘安,不想你居然為了個男的拋下我,寧願當和尚也不願跟我在一起,你還記得你第一次和我見面麼?你還真是冷情……不過是個竹君童子……卻不把我這個天女放在眼中……你喜歡青澤仙君……我便讓你喜歡去……可是,憑你這麼低下的地位……你以為青澤會看你一眼?」
  我覺得頭頂冒汗,剛想反駁卻一動也不能動,只能嘆息,阿彌陀佛,糟了,中了這瘋婆娘的妖術……席容,慧聰,你們兩個吃乾飯的怎麼站在那兒不動?速來救老子!
  小青蔥又道:「說來真是有趣……那日我給青澤喂了藥丟到你房中,你卻沒碰他,但天帝能饒過你麼?他最喜歡的小兒子被個竹君童子給侮辱了……沒把你墮入畜生道已是好事,不想青澤像是腦子被藥給弄壞一般,竟也跟著你下了凡,竹君,你不是喜歡男人麼?如今我也是男人了……」
  小青蔥解開了我的領口,吻著我的脖子道:「竹君……過會兒我們就能行周公之禮,合二為一了。」
  我翻了個白眼,好歹你曾經也是個女人,怎麼說話怎麼不害臊?
  當我正為自己的清白而默默流淚時,月色下一抹金色閃花了我的眼睛。
  音娘冷淡的飄在我們的頭頂上空,嘴角扯著一抹嘲諷的笑意:「竹君,這便是你麼?男人……果然都是噁心的。」
  忽然,我聞到一股無盡的桂花香氣,我看到自己浮在半空中,音娘一臉陰森的捅穿了我和小青蔥,席容和大師兄哭做一團,抱著我屍首道:「妖婆,還我師兄!」
  我笑著看著音娘:「青澤君,你可是為我變成了女人?」
  音娘冷冷道:「竹君,你還未看清我是誰麼?」
  我迷濛的看著女子清麗的眉眼:「你不是青澤?」
  音娘默不作聲的看著我,然後又看看席容。我跟著一轉頭,卻見席容撲在我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師兄,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麼辦?」
  我突然起了一陣雞皮疙瘩,阿彌陀佛,這話怎麼想是村頭的小寡婦對她的死鬼丈夫說的?
  慧聰大師兄也跟著拽著我身體的肩膀道:「對呀,師弟,你不能死啊……」
  席容繼續搖著我的領口:「師兄,我一直……對你有著莫名的情愫……你就這麼走了……你他媽叫我怎麼辦?」
  慧聰大師兄也跟道:「對呀我也一直……不對,阿彌陀佛,席容師弟,逝者如斯,我們還是收拾收拾把師弟埋了吧。」
  誰想席容突然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頭,嘴中唸唸有詞一番,然後又在我額頭上畫了個圈,瞬間從那血圈出冒出千萬道紅光,一時之間,我直覺得我如同香爐裡的雲煙不知要散至何處。
  待我醒來大師兄依然在蹲在一旁見我醒了,十分開心道:「席容師弟,你終於醒了?今日是你十六歲生辰,王爺王妃都來接你了,我從小到大都沒見過這麼大的排場……」
  席容?!王爺王妃?!我來不及緩過神卻見師父方正笑盈盈的看著我道:「席容施主,恭喜你功德圓滿,從今日起,你仍可是少林寺的掛名弟子……」
  還未等方丈說完,我急著問道:「我……不對,慧空師兄呢?」
  方丈摸著佛珠道:「阿彌陀佛,席容施主我們這兒慧字輩的和尚只有慧聰慧明慧悟慧勤慧爽,並沒有慧空其人。」
  我拿來鏡子,渾身一陣疙瘩鏡子裡不是我照了十七年的老臉,而是那顆青竹似的席容。
  我用了整整三四個月才反應過來,席容是還在,慧空也還在,但席容只留了個肉身,慧空只剩個元神。
  只是,席容到底在什麼地方?音娘自那以後也見過幾次面,我問過音娘是否知道席容在什麼地方,音娘只是複雜的看著我:「他現在才是與你兩不相欠了,你又何苦追問?」
  我心裡十分難過,比起音娘成日給我翻白眼不理我更加難過,我總是在想席容,席容……你是如否那一年年的青山翠竹一樣早已深深的紮在我心上?
  我覺得我矯情了,從一個胸無大志的和尚變成了一個矯情的王爺讓我有些困頓,一日,我在京城的大街上閒庭漫步,突然看到個讓我十分熟悉的人影,我不由得尾隨其在其後……直至一個小巷子裡,那人細胳膊細腿的,一張臉十分的清秀明澈,讓我有幾分眼熟,我微微出聲:「額……可是方小公子?」
  那人一頓再是一轉頭雙眼清明如水:「這位公子,你認錯人了……」
  晴空朗日,我直覺得天雷陣陣我捉著方小青蔥的手道:「你是席容對不對?」
  我狠狠的抱住那已經僵硬的身軀把頭埋在他的肩窩裡:「阿容,我不管你前世是不是青澤,但我知道今生你是我的阿容……阿容,你別離開我……」
  方小青蔥,不對,是席容,緩緩的拍著我的背道:「難道柳音沒告訴你?你才是青澤……而我是竹君?」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