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9«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11
| Login |
2013-02-17 (日) | 編集 |
☆、第一章

  黎離覺得自己最近隱約的得罪了基佬大神。原因無他,像他這樣一個高富帥,已經有三個月沒有約到女孩子很奇怪不說,與之相反的是,自己公司裡男下屬最近莫名其妙的對他噓寒問暖,句句末尾離不開寶貝乖三個字。同學聚會上,睡在下鋪的室友忽然一臉意猶未盡的說當年他每天最多的幻想就是騎乘式這個體位。就連走在路上,人多的時候,也總覺得有人有意無意的摸自己的屁股……明明是春情氾濫的好時節,別人都走桃花運,他偏偏的另闢蹊徑走的菊花運,這讓他感到非常的不安和憤怒。
  
  為什麼!為什麼老子每天都被人惦記著小菊花?!
  
  就連厚著臉皮上網問一些類似於我是個男人但是我每天都被男同事/同學騷擾的問題也會得到風馬牛不相及的答覆——「咦嘻嘻,天賜良緣,你們還是相愛吧!」「是啊是啊,反正過不了幾天LZ就會說出我們已經相愛的宣言吧挖鼻。」「YOOOOOOOOOOOOOOOOOOOOO!太好了,恭喜LZ咩嘿嘿!」
  
  ……最近年輕人的步伐,他大概已經跟不上了。
  
  「黎先生,我看您最近氣色紅潤,是桃花之相,不過仔細一看又有些古怪,這桃花裡的形狀同別人的不太一樣,硬要……說是桃花還不如說長的有點像菊花……而且,這些個桃花似乎都不順您的心意?」
  
  黎離面無表情的坐在傳說中全X市最靈驗的算命老頭對面,沉默了片刻:「可有辦法破解?」
  
  「這個嘛——其實也不是很難,就是請只黑貓回去就好了。」
  
  「這麼簡單?」
  
  「說簡單也不簡單,請貓的時候,不光要給貓販錢,還要用紅線串一尾小魚,給母貓,相當於聘禮。」
  
  「聘禮?」
  
  「嗯,這是請貓的習俗,不然就不靈了。」
  
  雖然不太信算命老頭的話,黎離還是決定死馬當做活馬醫,他一出門就打電話給了自己的秘書唐元,把算命的老頭交代的如何請小黑貓的方法一一告訴給他,把事情扔給對方,他就轉身開車去了最近新交(好不容易)的女朋友家裡。
  
  唐元是近期裡沒有騷擾過他的男人之一,他是自己弟弟同學,為人老實聽話,沒什麼脾氣,與其說是沒脾氣還不如說是懦弱,雖然,黎離並不是很喜歡那個懦弱的有點陰沉的男人。不過好在對方手腳夠快,也不多話,也足夠靠得住。
  
  在開車的路上,黎離不免有些出神的幻想著從今以後再也不被奇怪的男人騷擾的美好生活,因為太過於興奮沒顧及到紅燈,而自己車對面不遠處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背著書包的小孩,對方顯然被嚇到了,一動不動的呆在那兒,他只得立即掉轉方向盤踩剎車,車子因為劇烈的摩擦而發出了撕——拉的巨大的聲響,黎離很慶幸最後沒有撞到對方但是他自己卻因為撞到向了停在路邊的無人小麵包而翻了過去。
  
  在昏迷前的最後一刻,黎離忍不住寬麵條淚的懊悔著,早知道今天這麼倒霉,還不如一輩子菊花運呢……
  
  黎離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視線突然變得很奇怪,好像一下子降低了很多,花費很長時間才逐漸的看清楚了周圍的環境。
  
  好像是個只經過簡單的裝修的毛坯房,連一件像樣一點的傢俱也沒有,他的位置好像是在個有些破舊但是很乾淨的布沙發上……等等,為什麼醫院會長這樣?醫生呢?護士呢?當他忍不住大聲呼喊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居然只能發出微弱的喵喵聲。
  
  「喵~~~~~~喵~~~~~~~~~~」
  
  不敢置信的又叫了幾次,沮喪的發現他依然只能噁心的喵喵的叫,他不禁低下了頭,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黑色的絨毛…………
  
  佛祖,這只是一件黑色毛衣而已,對不對?
  
  當然,用帶著粉色肉球的爪子來證實自己觸摸到的是否黑色毛衣的黎離此刻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喵。五分鐘之後,他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喵,那就是——他變成了一隻小黑貓喵。
  
  「咦,小狸你醒了?是不是肚子餓了要喝牛奶?」
  
  人類的聲音!雖然有一種耳熟的感覺,不過瀕臨絶望的黎離聽見了人的聲音之後立馬喵喵叫的抬起頭:「喵!」怎麼是唐元?!
  
  唐元像是剛剛洗完澡出來,身上帶著一種淡淡的哈密瓜沐浴乳的味道,他一邊擦著頭髮,蹲在黎離面前,把牛奶遞到黎離面前。
  
  牛奶!他從小就討厭喝這種東西!光是聞到牛奶的味道就讓他煩躁不已!雖然肚子是有一點餓,但是極為挑食的黎少爺還是撇過小小的貓頭。
  
  「不,不喜歡麼?」有些詫異的看著看著小黑貓的舉動,男人暗自思索難道新買的牛奶已經過了保質期了麼,他伸出食指,蘸著一點牛奶放在嘴角嘗了嘗,沒有發覺到什麼不對勁地方,又有些奇怪的把牛奶盆朝著小貓的方向挪了挪:「乖,喝下去,不然會餓肚子的。」
  
  在自己印象裡一向老實溫和的下屬舔手指的動作居然有一點誘人的色氣,黎離拚命的搖著貓頭,努力的把這種奇怪的感覺忘卻,發現牛奶盆離自己又近了點,小黑貓忍不住跳了起來:「喵!!!」才不要喝牛奶喵!
  
  看著用小爪子緊緊霸住沙發佈墊子整個貓腦袋都埋在沙發裡的小貓,唐元微微的一愣,有些費神。
  
  昨天老闆吩咐他去買一隻小黑貓,雖然覺得那些要求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一下班他還是去了附近的貓市,走到一半,他突然聽見了巨大的剎車聲,轉頭就看到了一輛黑色的轎車揚長而去。而馬路上則躺著一隻黑貓,走近黑貓跟前,才發現它已經沒有了呼吸,不過在黑貓緊緊護住的肚皮那兒他發現有一隻正在喵喵的叫著的小黑貓,唐元想了想,就把小黑貓從母貓的懷裡抱了出來,又把手裡的那一串小魚放在了母貓的身邊——雖然她永遠都吃不到了。
  
  反正老闆只是讓他弄一隻小黑貓給他,並沒有說非得去貓販子那兒弄,這只小黑貓這麼可憐,就算老闆不要,他也會養的。
  
  不過沒想到小黑貓居然不喜歡喝牛奶,還是……不習慣用牛奶盆子喝呢?唐元琢磨了一下,就穿好衣服跑到樓下的小賣部裡買了個奶瓶然後又跑回公寓裡,看著小黑貓似乎正在很鬱悶的撓著沙發,樣子真是可愛的不得了,他的嘴角忍不住勾起笑,心情愉悅的把牛奶倒在洗乾淨的奶瓶裡。
  
  奶嘴……
  
  黎離憤怒的瞪著眼前的男人,臥槽,居然讓他一個二十九的大男人用奶嘴喝奶?!這樣下去他一張臉要往哪兒擱?!是可忍孰不可忍喵!
  
  唐元顯然沒發現小黑貓憤怒的眼神,他只是覺得小貓瞪著圓圓的眼睛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他看著呆呆愣愣的小黑貓,以為對方不知道怎麼使用奶瓶喝奶,便把奶嘴塞入了小貓粉色的小嘴巴裡。
  
  喵————————————————————————被強行灌奶的黎離在心裡發出慘叫,他一定要炒這個唐元魷魚!!
  
  這兩天是雙休日,唐元一直都在家陪著小黑貓,他發現這只小黑貓和他『真正』的主人幾乎是一個脾氣,非常的囂張,明明身為一隻喵咪居然對看電視感興趣,每天都霸著遙控器不放手,雖然看著它用粉色的小肉球按著遙控器上的按鈕是一件非常賞心悅目的事,但是很多時候他都有些感慨自己和小狸真的沒有什麼主人緣。
  
  小狸是他擅自給小黑貓取的名字,他一直都有一個難以啟齒的秘密,那就是他一直都暗戀著自己的老闆黎離。
  
  平時除了上班就是宅在家裡看動畫刷微博的他一直到二十七歲都還沒有初戀,無論是現實生活中還是網絡上,他都像是一個透明人一樣的存在,自己也沒什麼社交活動,這樣不起眼的他只敢把這一段暗戀深埋於心底。
  
  就算是公司裡的男同事們好像中了邪開始對老闆說一些奇怪的話,大家都在開玩笑的時候,他也從不說什麼,只是默默的幹好黎離吩咐的每一件事,從不指望對方能察覺他可憐的渺小的愛戀。
  
  給黎離的小黑貓取名叫小狸說不定也是自己的私心吧。
  
  卑微的,小小的愛戀只敢在小貓的身上傳達。




☆、第二章

  黎離正悠閒的坐在唐元的大腿上看電視,唐元很貼心的把台轉到了CCTV9的自然傳奇,裡面正在播放獵豹猛追羚羊。黎離其實對於動物世界一向都是興趣缺缺,不過現在他成了喵星人,世界觀好像已經開始慢慢的改變了,唔裡面那隻豹子長得還蠻漂亮的嘛…………………………………………………………………………喵!!!
  
  原本懶洋洋的眯著的貓眼猛然睜大,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他,黎離,一個前途大好的高富帥居然對獵豹之類的貓科動物產生了興趣?
  
  太可怕了喵!黎離本能的擠進身後『主人』的懷裡,自從他變成了小黑貓之後他對於這個原本可有可無的唐元就開始依戀起來,畢竟唐元是目前他身邊唯一的人類,已經逐漸接受自己是一隻小黑喵的他可不想離開唐元一步,畢竟不小心人家把自己丟了,他可就要變成流浪貓了喵。
  
  唐元看著不停地往自己衣服裡鑽的小黑貓,想著對方是不是被獵豹啃羚羊的兇殘的樣子嚇壞了,他有些愛憐的把可憐的小東西拎了出來,看著緊緊用爪子抱著自己手臂的黎離,不禁有些好笑:「有這麼害怕?」
  
  你才害怕喵!他只是擔心自己的審美發生跨越種族的改變而已喵!
  
  一向在自己面前都扮演著卑微聽話不起眼的角色的唐元居然嘲笑他,這是讓黎離無法容忍的,於是他瞪起濕漉漉圓溜溜的貓眼,狠狠的用沒有長牙的小嘴巴咬住了唐元的手腕。喵嗚!誰讓你笑老子!
  
  唐元原本有一點無可奈何,雖然小貓的舉動對於他來說並沒有什麼攻擊力,但是它的無法無天讓他頭痛,他捏著小貓圓圓的小腦袋。想到明天週一上班,到時候就要把小狸交給黎離,心裡忽然有一點點的難過來,手裡的動作也越發的輕柔了。
  
  黎離原本已經做好了被唐元揍一頓的準備,但是發覺對方只是輕輕的給它順毛,心裡就更加的忐忑了。像唐元這種平時沒脾氣又經常受人欺負的男人,萬一發起火來就不好了,他小心翼翼的討好的用喵臉蛋蹭著唐元的手背還時不時伸出粉`嫩小巧的舌頭舔兩下,唐元看著它,有些悵然的說:「你這麼可愛我怎麼捨得把你給他呢。」
  
  給……他?!他是誰?難道真的要把它送人喵?!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的黎離腦子裡忽然想起了前不久看到的網絡上流傳的虐貓的帖子,心裡不由得惶恐起來。
  
  唐元這個人的脾氣性格他是知道的,所以待在他的身邊黎離是一點兒都不感到擔心,但是萬一唐元把他送人,那……那可怎麼辦?就算身體是一隻小黑貓,但是他本身還是個人,一切人類時候應該有的脾氣和自尊都在,他可不想被送到什麼奇怪的主人身邊。
  
  等等……黎離忽然想起自己出車禍之前囑咐唐元買一隻小黑貓的事兒,難道是要把它交給他自己?
  
  這有點讓他犯難了,現在它是黎離,那真正的人類的黎離去哪兒?難道在醫院裡?哼哼,老總住院這個身為秘書的唐元居然無動於衷還在家裡逗貓(他自己)玩,實在罪不可赦!回頭一定要給他炒魷魚喵!
  
  不過第二天,黎離很快就發現自己還是太天真了喵。因為……帶著它去上班的唐元發現總裁辦公室緊鎖大門,幸好唐元是在單獨的秘書辦公室裡工作,沒有什麼人發現它,到了快要吃中飯的時候,黎離的親身弟弟黎陽出現了,他對大家說自己哥哥最近有事兒不能來公司,這幾天由他來當代總裁,唐元有些詫異,趁著眾人散去,小心的詢問了黎陽黎離人究竟在什麼地方。
  
  黎陽和唐元是大學室友,關係一直還算不錯,算是唐元為數不多的好友之一,他看著唐元有些寬大的西裝口裡趴著的一隻小小的黑貓,略微驚異:「阿元,你也很喜歡小貓麼?」
  
  「黎陽,老闆他……究竟在哪兒?」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他的車前兩天出了車禍,車子撞翻了一輛小麵包,我們一家人趕去的時候被告知車里根本沒有人,而且也沒有留下什麼血跡,我們都覺得很奇怪,我大哥他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家裡實在沒有辦法就讓我過來了。」
  
  「消,消失了?!」
  
  「是啊,不可思議對不對?真不知道他現在死到哪兒鬼混去了,丟下一大堆爛攤子給我,哎。」黎陽有些頭痛的看著桌上的文件,樣子極為懊惱。小黑貓見狀,有些生氣的撓起了唐元的衣服。
  
  喵!這個可惡的弟弟!不就是讓你代幾天總裁麼?這麼抱怨給誰聽?活該是個死宅!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話?」不僅是小黑喵,唐元似乎也不太高興,他突然把聲音拔高,嚇了懷裡的黎離一跳:「他可是你的哥哥,他現在出了車禍,人還失蹤了,你還有閒情說風涼話?」
  
  黎陽嘴角勾起一點苦澀的笑紋:「他那輛車都直接報廢了,如果裡面真有個人,肯定活不了。人不見了總比死了好。」
  
  喵~看著自己一向沒心沒肺的弟弟都要哭出來的樣子,小黑喵感動的眼眶有些濕潤,黎陽這個小子還是有一點兄弟情的,不枉費叫了他這麼多年弟弟。不過唐元居然這麼關心他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的。
  
  好吧,以後還是不炒你魷魚了喵。
  
  小黑貓無比鄭重的看著自己眉心緊鎖的小秘書。




☆、第三章

  「不過唐元,你這麼喜歡小貓,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黎陽的視線一直都黏在小黑貓身上:「而且它長得好可愛,面部表情好豐富,真是有趣。」
  
  唐元下意識的摀住了黎離的貓頭:「沒什麼,最近在路邊撿到的,看它可憐,就養在身邊了。」
  
  喵。原來老子是個路邊貨。
  
  小黑貓黯然神傷。
  
  「嘿嘿,這麼可愛的小貓是我我肯定也會撿回去養的,它是公的還是母的?不知道能不能和我們家的汪尼瑪湊成一對。」
  
  汪尼瑪黎離知道,那是他弟弟黎陽養的一隻大蠢狗,毛色土黃,長得又賤又蠢,看到人就往上撲,喜歡舔咬別人的拖鞋,每次去黎陽家都讓他極為的神傷。
  
  好像還是一隻公狗,不對,不管是公的還是母的,那玩意是個狗他現在是個貓,狗和貓怎麼能湊成一對?!
  
  還好唐元足夠理性,他摸了摸黎離的腦袋,微微的笑:「還是算了,我們家小狸這麼小,到小汪那兒,還不要被它一口吞了?算了算了。」
  
  黎陽也不勉強:「哈哈,沒事,我們家汪尼瑪可以等,不過你居然為小貓取我哥哥的名字?小離?」
  
  喵?!也對!他怎麼沒注意,這幾天唐元都是小狸小狸的叫他,因為小離本來就是他的小名,變成喵星人之後大腦也沒反應過來,一直這麼應著,現在仔細一想才發現不對,明明和他沒什麼關係的唐元怎麼可以如此親暱的叫一隻貓小離?這個名字取的也詭異了一點吧?
  
  「不,不是的,是狸貓的狸,不是離開的離。」唐元認真的解釋,但是小黑貓還是可恥的發現了唐元的臉蛋有點紅了。
  
  「哦哦,我就說小元怎麼給這麼可愛的小貓取小離這麼沒有品位的名字,乾脆和我家汪尼瑪配對叫喵尼瑪算了,多洋氣!」
  
  不,還是小狸好,小花小黑小三小四都比那什麼尼瑪好,比起這種洋氣,他情願當一個土鱉!黎離憤恨的瞪起圓眼睛。
  
  「謝謝你的好意,黎陽。如果寵物都叫一樣的名字就不好區分了,我很喜歡小狸,也很喜歡它的名字,畢竟是我取的。」
  
  這回輪到小貓的小黑臉紅了起來。
  
  「隨你,對了小元,上回相親的事兒你怎麼說?」
  
  相親?!黎陽,你哥哥人不見你只是留下兩滴鱷魚的眼淚就假裝不記得了一樣和我的秘書唧唧歪歪的聊八卦聊的這麼開心?你還當我是你哥哥麼?不過相親……是指唐元麼?小喵略微的愣住。
  
  像唐元這樣對一隻貓都這麼好脾氣的男人以後結婚了一定很受老婆和丈母娘的歡迎的吧……………………
  
  「沒怎麼說,我暫時還不想戀愛結婚什麼的,你也知道,我平時宅慣了,不太習慣和女孩子溝通了。」唐元滿不在乎的說。
  
  小黑喵點點頭,在它待在唐元家裡的這兩天,發現對方除了看看電視玩玩電腦逗逗貓之外就沒幹什麼事兒了。明明是週末,也沒有出門,更沒有約會,的確是個可憐的宅男。
  
  嘖嘖。
  
  「哎,你就是脾氣太好,當年伯父伯母離婚你也不說什麼,我知道你心裡可難過了,現在一個人住是不是很寂寞?你放開點,不要難為情,大膽的上啊,兩個人過日子總比一個人好多了。」
  
  夠了,為什麼這個時候黎陽會露出中年婦女的嘴臉?!這個弟弟在喵星人的心裡已經完全崩壞了喵!
  
  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雖然是初春的日子,但是天還是黑的很早,五點出頭太陽就下山了,路上飄著綿綿的細雨,唐元生怕把黎離淋濕了,一下公車就一路小跑的回家,卻在公寓的樓梯口撞到了一個人。
  
  「小元,我回來了。」那個男人逆著光,高大的身影在窄小的樓道里顯得有些侷促,唐元愣了愣,才慢慢的開口:「趙成?」
  「高中畢業之後,我們也有很久沒見面了。」
  
  唐元和趙成坐在沙發上,小黑喵則趴在唐元的大腿上,百無聊賴的捲著細細軟軟的小尾巴。
  
  「是啊,差不多有八年的時間的吧,想不到小元你看上去還和當年一樣,我就不一樣了,呵呵。」
  
  「哪有,我還不是一眼就認出你了麼。」
  
  「哈哈哈哈,還記不記得當年我們一起打過的手槍?」
  
  這種氣氛詭異的對話讓小黑喵有些在意起來,原本無精打采的它忍不住睜著陰險的小眼睛偷偷的瞄著那兩個人。
  
  喵尼瑪什麼叫一起打過的手槍?好噁心!還有唐元為什麼你的臉變得這麼紅喵?難道你是基佬?難道你是同性戀?難道你還是基佬?
  
  不僅小黑喵覺得奇怪,就連唐元也愣住了,一時沒有說話。
  
  趙成發現自己似乎說了奇怪的話,忍不住抓抓頭上的短寸:「哎,我開玩笑的,我這幾天正好出差到這兒,想起你了就過來看看,自從……畢業晚會上我……親了你一口之後我們倆就有八年沒見面了吧?」
  
  ……小黑貓覺得自己脊背一涼,抬頭就看到唐元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冷下臉:「那種事情就不用提了。」
  
  「哈哈哈哈哈,小元你終於生氣了!我一直以為你沒脾氣的,當初實在是不好意思啦,不過你放心我可不是同性戀,不過是開玩笑的,你不要害怕啦,來來,咱們哥倆好久沒見面了,我特意帶了啤酒來,和你成成哥喝點酒敘敘舊。」
  
  唐元緊緊的咬住了下唇,摸著小黑貓的腦袋的手忽然變得用力了一點,小黑貓都忍不住發出喵喵的抱怨的叫聲。他沉默了好一會兒,終於擠出了個大大的微笑:「我就知道你開玩笑的,不早說,嚇死我了當時,你帶的什麼牌的啤酒?我可不喝XX的,那玩意馬尿味太重了……」
  
  沒有人知道,從小就是個同性戀的唐元在被自己的青梅竹馬親過之後的心情是多麼激動,也沒有人會知道,當他小心翼翼的打算詢問對方的心意的時候看到一心以為兩情相悅的男人居然喜不自勝的對自己說他終於在昨天和心愛的班花修成正果快恭祝他早日擺脫處男之身的時候他的心裡是多麼的難過。
  
  小黑貓靜靜的靠著唐元的手臂,只有它自己知道此時此刻唐元的心情似乎並沒有他表面所展露出的那麼爽朗,起碼他把它的貓耳朵捏的好痛——喵!果然還是要炒魷魚!
  
  趙成和唐元喝的酩酊大醉,兩個人東倒西歪的躺在沙發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趙成的一隻手擺在唐元的大腿上,喵星人憤怒的用無牙的小嘴咬著這個糙胚子的爪子,可惡,那是老子地盤喵!
  
  


☆、第四章

  
  發現趙成不為所動之後,小黑貓決心放棄這個吃力不討好的行徑,轉而跳到唐元的肩膀上,企圖用小肉球把對方拍醒。
  
  喂喂,醒醒,你又要被這個糙大叔佔便宜了你知不知道?喂喂!你給老子醒醒!
  
  被粉色的小肉球拍打的意識朦朧的唐元微微的睜開眼睛,目所及處是一張黑乎乎的小貓臉,對方用一種高度擬人的義正言辭的表情看著他,漂亮冷傲的眼睛裡帶著一點不易察覺的關心。這讓他不由得想起自己現在悄悄的喜歡的老闆黎離,就像是在夢裡一樣,他把小黑貓當做了黎離,藉著酒勁兒,他捧著小黑貓的圓腦袋,用力的親在對方粉`嫩的小嘴巴上。
  
  狠狠的啵了一大口之後小黑貓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佔便宜了!
  
  我了個喵!他,他一個大好前途的異性戀喵(誰知道)就這樣被佔便宜了?而且還是身為一隻小喵的初吻!!
  
  可惡,他要親回去喵!
  
  被佔便宜的小黑貓覺得全身發熱,他抬起一對爪子準備按住唐元的鎖骨狠狠的親上去,卻發現自己的爪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人類的大手。
  
  ……!他,他變回人了?!還在震驚和喜悅中的黎離忽然聽到唐元的聲音幽幽的傳來。
  
  「老闆……你怎麼長了一對貓耳朵?」
  
  貓,貓耳朵?!下了一跳的黎離反射性的豎起了尾巴,開玩笑,他已經便成人了怎麼還有一對貓耳朵?!等等……尾巴,尾巴……尾巴……………………
  
  「不過好可愛……」喝的醉醺醺的唐元只是傻傻的笑,然後忽然湊上去對著黎離的臉頰狠狠的親了一口:「和小狸一樣的可愛……」
  
  黎離覺得,自己的尾巴和耳朵都開始發燙了。
  
  可惡,難道他,他……也是個基佬?
  
  摸著臉渾身發燙的喵星人開始不知所措起來,這比走菊花運還讓他崩潰,他愣愣的坐在那兒,赫然發現自己居然一絲`不掛,連忙打算扒下唐元的襯衫,穿在自己的身上,就在這時,趙成被尿憋醒了,他晃晃悠悠的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幕,立馬露出了受傷的表情:「原來……小元你是同性戀……」
  
  黎離立刻給了他一記喵星人的肉球:「閉嘴,給老子小聲點,還嫌老子不夠忙麼?」
  
  趙成依然混沌:「你是誰……怎麼在小元身上(還不穿衣服)?」
  
  「滾蛋,沒看過別人談戀愛麼?」黎離白了他一眼,從趙成的口袋裡掏出一張毛太祖遞給他:「快滾出去打車回家,妨礙別人戀愛會長針眼的。」
  
  趙成渾渾噩噩的接過鈔票,很感激的點頭,略帶哭腔的說:「謝謝你……對不起……打擾……你們了,其實……我也很喜歡小元……我害怕他討厭同性戀……才一直不敢說,你一定要對他好知不知道……?」
  
  黎離一愣,剛剛那番話不過是信口胡說的,但是趙成這說出你一定要對他的時候,黎離的心裡卻是作出了理所當然肯定的答案。
  
  難道……他真的喜歡唐元?
  
  佛祖,這這個玩笑比黑色毛衣還大啊!
  
  趙成踉踉蹌蹌的走了,黎離卻是光著身子坐在唐元的旁邊,唐元像是醒了,不說話,只是坐在那兒一個勁兒的低低的笑。
  
  黎離聽著覺得心裡直癢癢,側過身就吻住了那一張不停地傻笑的柔軟嘴唇。
  
  味道還……不錯?
  
  唐元也很配合這個吻,還時不時的用手捏捏黎離兩個軟軟毛茸茸的貓耳朵還有那一條黑黑的尾巴。
  
  黎離的眼睛一紅,心裡道了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然後決定拉燈啪啪啪。
  
  唐元做了個奇怪的春`夢。
  
  夢裡他暗戀的男人老闆黎離頂著一對貓耳朵不停地親他,後來還脫掉了自己的衣服,後來還把尾巴插進自己的……後來……………………………………………………
  
  這個夢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對於他這個可憐的宅男(處男)來說,人獸play這麼限制級的東西就這麼隨隨便便的展開實在讓他有些懷疑自己的節操和三觀。
  
  太,太奇怪了吧,唐元閉著眼睛仔細的把那個夢(捂臉)回味了一番,最後才睜開眼準備起身穿衣服的時候忽然發現不對勁。
  
  好像有個人壓在自己身上……好像腰很痛……好像……後面也有點不對勁。
  
  這只是幻覺吧,一定是那個詭異又淫靡的夢的錯!
  
  不過……誰能告訴他,現在坐在他旁邊的,頭上一對貓耳朵(還在動),正搖著貓尾巴假裝滿不在乎的看著窗外卻時不時看著他的男人是誰?
  
  「老闆……?」
  
  「嗯。」
  
  「小狸?」
  
  「…………」
  
  「老闆是小狸變得是不是?還是小狸是老闆變的?」
  
  「都不是,叫我黎離就行了,別叫老闆。」
  
  「果然……是小狸?」
  
  「都說我才不會變成貓的喵!」
  
  ————————————————————————————
  
  番·外(愉♂悅)
  
  幾天後,黎離的尾巴和耳朵終於在佛祖大發慈悲之下消失了。
  
  唐元(小心翼翼):「喂,你真的變成過小狸?」
  
  黎離(勉強承認):「嗯……」片刻忽然暴怒:「你果然還是喜歡那隻貓對不對?你果然還是喜歡我的耳朵和尾巴多過於我是不是?」
  
  唐元(目光轉移):「……」
  
  黎離(嚯的起身):「勞資受不了了!」
  
  唐元(驚詫):「黎離你要去哪兒?!」
  
  黎離(轉身齜牙):「去找那個該死的算命老頭,讓我重新變成貓喵!」
  
  唐元(溫柔抱住他):「不用了,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最喜歡,不,最愛的人也只有你,黎離。」
  
  黎離(被順毛):「真的喵?」
  
  唐元(微笑):「真的,而且……」
  
  黎離(搖著尾巴):「而且?」
  
  唐元(仍舊微笑):「而且你的耳朵和尾巴又長出來了,好可愛。<(=ΦωΦ=)>」
  
  「喵——!」該死的算命老頭!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5/02/17(Tue) 00:52 |   |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