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4«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6
| Login |
2013-02-17 (日) | 編集 |
  1、(一)

  吳睿是個有輕度臉盲症並伴有記名字困難症的苦逼。

  【幼稚園的時候,幫媽媽買菜的情景】

  「喲,這不是小睿麼,幫媽媽買菜啊?好乖啊!」

  「還真是,哪兒像我家那孩子……」

  社區門口的菜市場經常能碰到一些阿姨圍著他七嘴八舌。

  小吳睿嘴裡打著哈哈,心裡茫然得緊:這些都是誰來著……

  【小學時校門口檢查紅領巾的情景】

  吳睿看到有同學被攔下來,趕緊從包裡拿出一條備用的遞給那位同學。對方還沒開口感謝,吳睿就蹦蹦跳跳進了校門。

  吳睿心想:我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好學生,那位同學不用太感謝我!

  隨即被鄰居兼同班同學小強勾住肩膀:「行啊你,還知道幫班長個大忙。」

  吳睿汗顏:原來那位是已經同班三年的班長……

  【高中時候看成績排名的情景】

  吳睿:「我說,老是排第一名的這個XXX,到底長啥樣啊!」

  同桌:「我去,你真的和我們一起待了三年麼!那個坐第一排戴眼鏡的就是XXX啊!」

  吳睿很無辜:「全班一共50多個人,你能指望我全記住麼!」

  至於那個XXX,吳睿上了大學就忘了名字,反正能記得是三個字就不錯了。

  【然後是正在進行的情景】

  吳睿很尷尬,超級尷尬,只能目不轉睛盯著電梯上升的數字,期望快點到頂樓。

  公司在這棟樓的最上面兩層。吳睿今天睡晚了,衝到公司的時候已經沒有人在樓下等電梯上去。吳睿一個人等在那兒,也就五秒的時間,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吳睿回頭掃一眼,西裝革履一年輕人,戴著眼鏡。同樣是西裝,吳睿就穿不出那氣質出來。

  電梯門打開,吳睿走進去,按下11,那青年也跟著進來,一隻手從吳睿臉旁伸過,按了12,然後退後一步,站在吳睿斜後方。吳睿以為是去行銷部的談生意的客戶。

  門關上,電梯開始上升。吳睿越想越覺得對方貌似有些眼熟。

  直到電梯上的數字變成6的時候,吳睿才想起來:我去!!!這貨是老總啊混蛋!!!!

  根據吳睿事後回憶,當時內心彷彿一萬頭羊駝呼嘯而過,恨不能直接對著電梯一陣狂撓。

  現在要怎樣?都過了這麼久了難道還能僵硬著轉頭去打招呼,老總好神馬的……

  坑爹呢!早幹嘛去了!!打招呼的點早就過了吧!!

  吳睿覺得從6樓到11樓這段時間被無限放大,等電梯到達11樓的那聲「叮」響起的時候,吳睿覺得這聲音有如天籟。

  硬著頭皮在身後那道目光的注視下跨出電梯門。

  老總的辦公室在12樓,所以當吳睿聽到門再度關上的時候,狠狠鬆了口氣,看看時間,還有一分鐘。趕緊衝到打卡處按指印,然後去自己部門上班。

  打開QQ,吳睿把今天早晨的事兒弄他的遊戲群裡去說。吳睿有兩個QQ,公用和私用,私用Q加的全是網上的好友,這個群就是吳睿遊戲幫會的群。群裡大都是些認識好些年的朋友,吳睿有什麼事都喜歡跑這裡商量。

  雖說是清晨,但群裡多的是上班掛Q的無聊人士,一看吳睿冒泡球安慰,紛紛嘲笑開來。

  「我說二貨,如果沒記錯,你這公司是我大四畢業的時候進的吧?如今我都上班一年了,你花了快兩年的時間還沒記住你老總的臉嗎!是有多二!」

  「樓上+1,表示很懷念前年跳槽的時候!」

  「樓上+2,大叔我啊,是看著二貨畢業找工作的,轉眼竟然快兩年,二貨依然不知道自己公司的老總叫神馬。」

  「二貨你別這樣2333333333!!你們老總在辦公室哭啊有木有!!」

  「救!!!二貨應該說:我們仍然不知道那天在電梯裡的老總叫什麼名字【傷感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HHP!!!」

  吳睿:「我擦!」

  誰說他不知道老總叫什麼名字的!!他知道!!姓謝,謝……謝神馬來著……

  吳睿冷汗,偷偷拿出來前幾天老總簽字的工資表,上面蒼勁有力三個大字:謝文昊。

  2、(二)

  謝文昊,高帥富,歸國子女。

  三年前拿著父母給的成本和自己賺的錢回國開了現在的公司。三年時間在業界混得一席之地,父母給的成本早就還清了,現有房有車,頭腦好,會賺錢,活脫脫一個屌絲的公敵。

  要說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沒法給家裡傳宗接代,不是能力問題,是取向問題。

  大學出櫃那陣子還是和家裡鬧了一番,平日裡謝文昊看著彬彬有禮,這件事上倒倔得很,一點餘地不留。

  謝老頭子威脅斷他口糧,他一臉無所謂:「我自己的錢回去夠開公司了,大不了規模小點,無所謂啦ˊ_>ˋ」

  最後實在是捨不得這唯一的兒子,謝家二老也只能妥協,給了點資金要他自己回國闖事業。

  至於為什麼要回國,謝文昊表示:因為喜歡的人在祖國,所以他對祖國愛得深切。

  此刻的謝文昊正坐在辦公室,單手撐著頭,另一隻手轉著筆,看著聊天視窗不斷刷新的聊天記錄,嘴角噙著笑意。

  企鵝提醒的聲音透過耳機響了兩聲,謝文昊點開那個跳動的頭像,果不其然,他備註的「二貨紅領巾」給他發了私聊。

  二貨紅領巾:媳婦兒~~媳婦兒~~在不在??

  最愛相公:在的【微笑】

  二貨紅領巾:【哭泣】媳婦兒~~他們都在群裡欺負我【抱住痛哭】

  最愛相公:相公你又做神馬啥事兒了?

  二貨紅領巾:我今天早晨沒認出我們老總【哭】誰叫他突然出現,我都到6樓才想起來那貨是老總TAT,結果過了打招呼的點,超尷尬有木有TAT

  最愛相公:相公不哭啊,沒關係的【摸頭】好好上班。

  二貨紅領巾:還是媳婦兒最好TAT媳婦兒今晚一起遊戲~~我等你~~

  最愛相公:好【可愛笑】

  二貨紅領巾:媳婦兒~幫裡說下個月大夥兒一起去北京網聚,你能不能去?【期待】大家打算一起休年假去【高興】

  最愛相公:我看看,能去就告訴你們。

  二貨紅領巾:好的【笑】能見到媳婦兒就好了。媳婦兒我忙去了~~晚上見哦=3=

  最愛相公:好。

  最愛相公無疑是謝文昊的馬甲,而且是扮作女生的馬甲。

  謝文昊對某人的暗戀史可以追溯到小學那條紅領巾開始。那是謝文昊難得一次的犯錯,卻被班上那個不起眼的同學給解了圍。然後謝文昊開始暗中關注起這貨來。比如今天吳睿換了新文具盒,比如今天吳睿換了新鞋。當然,更多時候是吳睿的橡皮擦掉地上了,撿起來揣兜裡;吳睿的鉛筆掉地上了,撿起來揣兜裡。

  後來小學畢業,謝文昊專門找了個小箱子把自己的吳睿相關用品和那條沒還的紅領巾一起放進去,密碼鎖鎖好。

  這種痴漢的行為因為初中不同校而收斂了三年。直到高中,謝文昊又發現了同班的吳睿。

  謝文昊的吳睿用品收集癖和吳睿觀察症沒有因為分開的三年而減弱分毫,反而有所加強。

  還好高三的時候全家移民去了國外,要不處在青春躁動期的謝文昊總有一天要去扒拉吳睿的內褲,那是犯罪。

  謝文昊回國第一件事是找到以前高中的班長組織同學聚會,並順利在聚會上看到了那個暗戀十幾年的吳睿。

  謝文昊主動過去打招呼,和吳睿親切握手,並坐到他旁邊開始打聽情況。

  吳睿笑嘻嘻地和他交談,不到半小時,又是交換QQ又是留電話,從在哪兒上班到有沒有女朋友全部都交代了。

  謝文昊一邊記著有用的資訊,一邊看著眼前嘰嘰喳喳的吳睿,心知他肯定連自己叫什麼都說不出來,給他的手機號和QQ號肯定記的是「同學會聊天2號」這種代稱。

  對於吳睿的臉盲症和極差的記憶力,謝文昊通過這麼多年的觀察早已掌握清楚,除非是特別熟的人,要不然,出了這個KTV包間他就能忘個乾乾淨淨。

  回了家就開始下載吳睿說的遊戲。謝文昊挺感謝這個遊戲的,因為它,吳睿當上了死宅,目前依舊單身。

  謝文昊進了遊戲創建女號,並且加上了吳睿遊戲裡的名字。

  然後就是連著三年的坑蒙拐騙,期間發現吳睿辭職的謝文昊順手就給他QQ郵箱發了面試函,讓吳睿到自己公司上班以便近距離觀察。

  謝文昊用盡一切手段讓企圖靠近吳睿的女號斷了念想,並且和吳睿開始了傳說中的網戀。

  當然,吳睿一直不知道,每天甜甜蜜蜜和他戀愛的媳婦兒這會兒正在他樓上,想著還有一個月要見面,該收網了。

  3、(三)

  吳睿樂呵呵地看聊天記錄。想著交往兩年的媳婦兒終於要見面了——雖然最終還沒定下來但是機會很大,吳睿一個勁兒對著螢幕傻笑。

  媳婦兒對他好得沒話說,幫裡兄弟們都羨慕著呢。

  吳睿認識現在的媳婦兒之前,在遊戲裡是有過情緣的。那時候剛玩遊戲沒多久,所有心思都用那上面了。

  前任情緣是收徒的時候認識的,纏著他說「師父球帶【可憐】」。吳睿老老實實勤勤懇懇給人帶到滿級,在那妹子的撒嬌攻勢下又是送馬又是送錢,發展到後來,連點卡都幫著充,還給買通寶換裝。每日帶著妹子下本,妹子技術還真不怎麼樣,玩個奶號又不給力,下本老加不上血最後團滅。

  幫裡那時候有些人頗有怨言,無奈妹子會發嗲撒嬌,吳睿想著不能要求那女生太高,一面給幫裡大家陪不是,一面委婉地和妹子商量著能不能多練練手。

  妹子倒沒怎麼反省自己,仗著是幫主夫人,嬌嗔地在YY頻道里說:討厭!我是女生嘛,遊戲不擅長也是沒辦法啊,我是小白,你們多多關照一下好不好嘛~~

  那聲「嘛」弄得幫裡其他人不停搓手臂的雞皮。

  同樣是妹子的幫會成員忍不住私聊吳睿:我說,你這哪兒找的極品?

  吳睿傻不拉嘰炫耀:那是我情緣……嘿嘿……

  那人忍不住潑他冷水:就這樣的,你直接等著被騙乾淨吧!

  吳睿不信邪,想著那妹子對他也不錯,晚上也會發短信說什麼「早點休息哦,別玩太晚~」之類的來關心他。吳睿做□絲好多年,覺得能遇到一個關心他的妹子不容易,於是幻想著哪天和妹子見面,發展發展現實關係,以後好好過日子就好了。而且妹子所在的城市就在吳睿他們旁邊,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吳睿覺得希望挺大的。

  吳睿心甘情願繼續給充著點卡,讓妹子在團本裡躺屍混裝備。

  單方面付出沒幾個月,吳睿發現,妹子跟人跑了。

  那是吳睿被一個女號莫名其妙拜了師父沒多久的事,妹子大概嫌無聊也收了個男號徒弟。然後妹子和那男號徒弟很快就見了面,聽說對方還是個高帥富,年輕有為而且專情。

  妹子面對高帥富情真意切的追求,什麼情分都不講了,直接把吳睿的號碼拉黑,留下一句88便和高帥富雙宿雙飛了。

  吳睿失戀的時候一心想離開遊戲了事,可是幫裡大家都在勸他,說什麼這種女人不要也罷。尤其是自己收的新徒弟,很粘他。吳睿失戀沒心情打本,就坐在遊戲裡風景比較好的地方發呆,那女號什麼也沒說,坐在他旁邊,安安靜靜陪著他,偶爾兩個人聊聊天,更多的時候就是這麼坐在一起燒點卡。

  吳睿覺得愧對這徒弟,過了幾天重新振作,好好拉扯徒弟滿級。徒弟操作也很犀利,吳睿下本很少死,有時候徒弟自己都快沒血了還要先給吳睿加滿血再顧他自己。

  徒弟對人很有禮貌,幫裡人緣挺好,而且從未吵著要吳睿給什麼,甚至還老是給吳睿的號郵錢和物品,美其名曰孝敬師父。

  再之後,徒弟玩遊戲滿一年,給吳睿告了白。吳睿喜歡這徒弟也有一陣子了,於是兩人就這麼好上了。

  既然好上了有些事情就說開了。比如徒弟有心理陰影,因為從小被人說醜,所以從不照照片,沒辦法讓吳睿看她長什麼樣啊;比如徒弟因為被說過聲音難聽所以再也不願意在YY上說話啊……

  吳睿很心疼這新任媳婦兒,從不為難她,並且暗自發誓不管媳婦兒長啥樣他都要。

  而且媳婦兒很關心他,老是給他寄東西過來。知道吳睿喜歡喝茶,就給寄盒鐵觀音,還心疼吳睿指揮團本的嗓子,寄了潤喉糖。

  情人節的時候,一定有巧克力寄過來。生日的時候更不用說,吳睿隨口說的看上的那款打火機也準時寄到。

  在一起兩年,吳睿整顆心都被攻陷了。

  其實這期間有人給他透露過他那個「前任」被高帥富騙了感情,有意回來找他「複合」。吳睿對前來搭橋牽線的人拽拽地說了兩句話:告訴那個妹子,黑木耳爺不稀罕,爺現在有女神。【高傲表情】爺這輩子最討厭水性楊花的貨,少回來給爺添不痛快,爺對媳婦兒一心一意,沒有半寸牆角給她挖。

  也不知道那妹子收到話沒有,總之是沒再出現。吳睿現在只想趕緊見到媳婦兒,然後來個浪漫的求婚。

  幫裡聚會也是因為媳婦兒說今年可以休年假,如果幫裡什麼時候要聚會就儘量休假去參加。於是大家情緒高漲討論了一個月的祖國大好河山,最後才決定集體去北京轉一圈。

  吳睿在百度搜索著北京適合的約會地點。幻想著如果在乾清宮門口,對著媳婦兒那張不怎麼樣的臉,深情款款地說:「愛妃,你願意與朕共用這天下麼?」然後媳婦兒羞澀答應,最後兩個人圓滿相擁會是怎樣的畫面。

  4、(四)

  那之後過了兩天,就得到媳婦兒下月可以去北京的回覆。吳睿興奮了大半夜,各種計畫寫了整整一頁草稿紙。

  結果一晚上沒睡好的人剛到公司,就被同事告知:公司下周組織去旅遊三天。

  看到部門裡這幾個興奮得直讚美老闆良心萬歲,還有百度目的地特產大聲朗讀的同事們,吳睿只能勉強跟著笑一下,心裡提不起勁。

  不是吳睿不喜歡出去旅遊,雖然是個宅男,偶爾休假的時候還是喜歡一個人出門玩個兩天看看風景體驗民俗的。

  問題是……

  吳睿看向自己部門門上大大的「財務部」三個字,還有正在聊天的同事們——這些都是吳睿在公司碩果僅存的能把名字和臉立刻對上號的人,並且統一特徵是:性別,女。在這個陰盛陽衰的部門,吳睿是唯一一個男性代表。

  出去旅遊肯定是要住宿的,公司定的是標間,意味著要和人同住。

  很明顯眼前這些嘰嘰喳喳的女人是不能同住了,至於其他部門的同事,吳睿是真的平日裡連個招呼都不打的。

  為了避免得罪人,吳睿在公司都是低著頭注意不要與任何視線對上,每天打卡後直衝最裡面那個財務部。要是運氣不好遇到迎面過來的,吳睿最多給個微笑點個頭,避免叫不出名字的尷尬。

  久而久之,公司裡對吳睿的認識也就是一個靦腆的小夥子而已。要說什麼同事下班之後的私人聚會啊,一般也不會叫上他。雖然不是刻意排擠吳睿,但大家都認為吳睿這麼一個老實本分的人,坐在那裡大家都放不開。

  吳睿對此也從未注意,只知道每天下班回家陪媳婦兒打遊戲,下本帶團,日子滋潤得很。

  這下好了,連個同住的也找不到。幸好男人沒有女人那麼麻煩,都等著到時候分配房間再隨便決定就好,於是目前只有女生私下裡定了住宿的安排。

  吳睿坐下來打開電腦,可憐兮兮對著電腦打字:媳婦兒,媳婦兒,在不在TAT。

  最愛相公:相公怎麼了?0 0

  媳婦兒最大:媳婦兒,我們公司要出去旅遊三天,上不了遊戲了TAT

  最愛相公:沒關係,出去好好玩兒,放鬆一下也好。

  吳睿淚目,果然是自己媳婦兒體貼人。

  媳婦兒最大:媳婦兒等我給你帶特產回來【大笑】到時候帶去北京給你。

  最愛相公:【微笑】好,等你回來。住宿沒問題麼?

  媳婦兒最大:問題大大的有【哭】我都不知道找誰一起住。公司的男的我都不認識啦好苦逼【哭】

  最愛相公:沒關係,到時候再決定吧,我去開會了哦,回頭聊~

  媳婦兒最大:好~~

  吳睿剛打完字,就被部長敲桌子:「傻笑什麼呢?!帶好本子去會議室,開會了!」

  吳睿差點忘了,星期五,周例會。

  週末一過就是旅遊的日子。這次公司下了血本,去的地方是海南。

  吳睿為了給媳婦兒帶特產提前百度過,那些圖片美得不像話。

  海邊啊……吳睿想,要是能和媳婦兒一起去就好了,夕陽,海邊,多麼浪漫的場景。

  一到機場**地點,吳睿欲哭無淚:公司少說也六七十號人,不在公司這個特定的環境下,還沒有穿正裝,這些人在吳睿眼裡陌生得讓他想哭。

  吳睿努力在人群中辨別財務部的姐妹。

  好在部長那豐滿的身材是個很好的指標,吳睿找準最胖的那位靠過去,果然是部長,周圍聊天的幾個都面熟,是財務部的沒跑了。

  吳睿在她們邊兒上站定,開始記這幾個女人的穿著,以便這幾天**的時候能準確站隊。

  疑似後勤部的部長正在發機票,吳睿正在祈禱能和熟人坐一起,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

  「要不要坐我旁邊?」

  吳睿回頭,像是公司裡見過的青年晃蕩著手中的兩張機票。

  「要!」吳睿沒想到有人主動搭話,立刻認準了這位好心人,公司年輕人本來就少,還是女性為主。難得有這麼個同齡又同性的送上門,吳睿趕緊抓救命稻草,熟絡地抽走一張票,順手搭上人家肩膀裝熟人:「晚上也結個伴吧,住一起好好聊聊。」

  對方微微一笑:「好。」

  5、(五)

  吳睿對於這個新結識的同事抱有超前的好感。和他的聊天內容都是吳睿最感興趣的。從小時候看的動畫到現在玩的遊戲,吳睿說什麼對方都能立刻接上話。不禁感嘆在公司兩年竟然也沒有發現到這麼一個同好的存在,頗有相見恨晚的感覺。

  坐飛機意猶未盡聊了兩個多小時,下飛機的時候吳睿才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他尚未知道這位同事的姓名和部門。

  事到如今也不能開口問:你誰啊?哪個部門的啊??

  吳睿沒那麼厚的臉皮,反正打定主意三天都跟著這個人,就用「你」這個萬能詞彙做稱呼。等回了公司,再注意一下,偷偷補記一下好了。

  雖說是公司組織的旅遊,但畢竟不像上學春遊那般什麼都要管。下飛機專車接送到酒店,各自拿了房間鑰匙和公司給的活動經費,然後就散開自由行動。

  吳睿和那個同事勾肩搭背就去開了房,放下東西,計畫著接下來先去哪兒。

  「果然,先去天涯海角?」說起來這邊最著名的景點應該是這個沒錯。

  「哦,好。」吳睿拿著地圖點頭同意。其實他更想和媳婦兒去看的,唉。

  兩個大男人跑到天涯海角看風景,總覺得哪裡不對。吳睿和同事在海邊走了一會兒,拍照留影,買點紀念品,之後果斷轉到吃的方面。

  吳睿揣著公司給的錢,和同事一起大吃大喝,海鮮吃到飽,啤酒喝到暈。

  晃晃悠悠一起回了酒店,吳睿勉強去沖了個澡,然後倒到床上睡死過去。

  那個同事——或者說謝文昊從浴室出來,看到的就是躺在床上連被子都沒蓋,袒胸露ru睡得毫無防備的某二貨。

  謝文昊被擊中紅心,一面感嘆花錢出來玩是對的,一面坐到吳睿床邊,眼神在吳睿身上掃蕩。

  酒店的浴衣就是腰部打個結而已,上面大敞,下面也若隱若現,露出的大腿因為睡相不好的關係分得很開。

  謝文昊盯著那被遮住的部分不斷吞著口水。腦中天人交戰,代表痴漢的惡魔慫恿著解開繩子解開繩子;代表理智的天使勸導別這樣,太下流。

  吳睿無意識輕哼了一聲,謝文昊腦中那個天使被惡魔踹飛了。

  雙手顫抖著移到腰間那個結上,輕輕一拉,繩子鬆開,浴衣被扯向兩邊,吳睿的身體就這麼完全暴露在謝文昊面前。因為剛取了隱形眼鏡換上框鏡的關係,如果是在動畫裡,大概能看到謝文昊的眼鏡在閃光。

  「摸一下,應該沒關係吧?」謝文昊帶著絕對的痴笑低聲說,「你不回答算你答應了。」

  手指靈活地對眼前的身體下手,從上摸到下,重點部位重點照顧。看著這身體誠實地起了反應,謝文昊笑得更開心,又玩弄了一會兒,在徹底擦槍走火之前逼著自己停手,替吳睿蓋上薄被,偷吻一個,才進浴室自我解決。「今天的帳先記下,以後好好還我啊二貨。」謝文昊輕嘆。

  第二天吳睿醒的時候,臉紅到了脖子根。他竟然在夢裡和媳婦兒這樣那樣了,好羞人!

  尤其是和媳婦兒接吻那段,和真的一樣。嘴唇上似乎還有那溫暖的觸感……吳睿摀住臉:春夢不要太糟糕!

  「醒了?」頭頂的聲音可能因為早上的關係有點低沉,吳睿這才想起現在身處何地是何種情況。

  抬頭給個微笑:「早啊~」感覺人似乎和昨天有些不一樣,吳睿仔細回想了一下:「額……你戴眼鏡了?」

  「嗯,等會兒換隱形。」對方坐回旁邊床上取下眼鏡。

  「哦……」吳睿慢慢把浴衣脫下開始穿衣服。嗯……總覺得……戴著眼鏡一看,好像是在哪兒見過……

  吳睿穿T恤的手停了下來,僵硬了五秒,默默把T恤穿好,轉頭看正在換隱形眼鏡的人:「……謝……謝總?!」

  謝文昊顯然是被他這麼驚天地泣鬼神的嚎叫嚇了一跳,手上動作停下來,抬頭看僵在床上的人:「怎麼了?」

  「沒……沒事……哈哈哈……我剛醒沒反應過來……您忙……」吳睿抽動嘴角陪著笑臉。內心的一萬頭羊駝又開始狂奔:我去!真的是老總啊我去!所以說昨天一天都和老總在一起麼我去!!昨天喝多了貌似還是老總給買的單扶著自己回來的啊我去!!!

  謝文昊換好隱形,回頭看還在床上一臉便秘表情的吳睿。嗯,總算是能認出他了,有進步。「今天想去哪兒?」

  吳睿賠笑:「您想去哪兒您決定就好,呵呵,我,我先去洗漱……」說著抓過床頭的手機衝進浴室鎖門。

  沒一會兒,謝文昊的私人手機就有短信提示:「媳婦兒TAT我完了,我昨天和老總玩了一天都沒發現是他怎麼辦?!」

  謝文昊坐在窗前,喝著茶慢慢安撫浴室裡那個二貨,總算把他哄得敢出來見人。收了手機,謝文昊帶著小心翼翼的吳睿繼續出門找景點看。

  吳睿緊張地陪著老總逛了一天,回到酒店的時候都快累趴下了,和老總兩人先後洗洗上床,關了所有的燈。吳睿偷偷拿著手機給媳婦兒發短信:「媳婦兒媳婦兒,三亞的風景真的不錯,好想和媳婦兒一起來玩~」

  很快收到媳婦兒回覆:「其實……我也在三亞……」

  吳睿立刻來了精神:「真的?!你之前都沒提過要來啊!你在哪兒?!我們見面好不好??」

  盯著手機像是要把它盯穿一樣,總算是五分鐘後收到消息:「我怕你嫌棄我,所以之前沒告訴你……你真的想見我?萬一你不要我怎麼辦?」

  吳睿趕緊回道:「不會不會!!媳婦兒長什麼樣根本不重要!我絕不嫌棄自己媳婦兒!!媳婦兒~我們見面吧~~」

  「那好,你發誓不嫌棄我!」

  「我發誓,真的,我要是不要你天打雷劈!」

  「天打雷劈不用……這樣吧,你要是剛見面就不想和我在一起,就……就罰你被你那個老總壓一輩子沒法翻身。」

  「哎呀,媳婦兒你學壞了,這個也太毒了,不過沒關係,反正我決定和你在一起的心是不會變的。好吧,我發誓,如果我見面之後不想和你一起,活該我一輩子被我那個老總壓!」

  「真的?那好,我們見面吧~」

  吳睿抱著手機笑得像個傻瓜,正要回覆過去確定時間地點,肩膀就被一隻手給拍住了。

  6、(六)

  吳睿一心給媳婦兒發短信,都沒注意身後的動靜,這時候轉頭看到床邊的人,臉上傻笑還沒收好:「謝……謝總,怎麼了啊?」

  謝文昊一手玩著手機,漫不經心坐到床上,一手撐在枕上,居高臨下看吳睿:「剛才我暗戀了十幾年的對象說要和我見面,你說……要是他不要我怎麼辦?」

  吳睿被這種姿勢弄得心跳加速,緊張到結結巴巴:「您……您放心,您這麼風流倜儻,專情多金……怎……怎麼會有人不要您……哈哈哈……」

  「是這樣嗎?」謝文昊的頭越來越低,快靠近吳睿的臉頰才停止:「反正無所謂,他剛給我發誓,如果嫌棄我,就被他老總壓一輩子呢……」

  吳睿冷汗都下來了,背脊一陣發涼:「謝……謝……謝總……你……」

  謝文昊輕笑:「不過沒關係,正好,我就是他老總呢……你說呢,小睿?」

  吳睿大腦已經徹底死機了,事發突然,他消化不過來。謝文昊倒是沒給他反應時間,直接對準那因為驚訝而微張的雙唇親下去。

  一吻結束,吳睿一面盯著上方的人喘息,一面努力重啟大腦。

  謝文昊吻了他,謝文昊是他媳婦兒,謝文昊是他老總,謝文昊暗戀他好久……

  「還沒反應過來?要不要再親一下?或者……直接做接下來的事?」謝文昊說著,手就順著敞開的浴衣往下摸。

  「別!!我……我反應過來了!」吳睿一個激靈,忙拉住正在作亂的手,一雙眼濕潤地看著謝文昊:「你是我媳婦兒?」

  謝文昊直接翻出來那條短信給吳睿看。

  吳睿心裡對於媳婦兒的美好幻想瞬間碎成了渣渣。「你……你騙我!!」

  謝文昊挑眉:「騙你什麼了?」

  「你說你是女的!!!」吳睿也不管這貨是老總了,炸毛一般半撐起身子怒視謝文昊。

  「我從未說過我是女的。」無賴一般聳肩。

  吳睿仔細想了想,的確沒有,可那種說話方式,誰會想到是男的!

  「你……你說你長得醜所以沒法拍照!!」

  謝文昊淡然放好手機:「我記得原話是:我討厭拍照。」

  「那你聲音難聽所以不上YY說話……」

  謝文昊戴好眼鏡看吳睿:「我說的是:我討厭和陌生人說話。」

  「你……你說喜歡我……」吳睿快哭了。

  「你覺得這是說謊?」謝文昊冷眼。

  「可……可我們都是男的……」吳睿終於抓住了重點。

  謝文昊沉默,拿過手機,大聲朗讀起來:「我發誓,如果我見面之後不想和你一起,活該我一輩子被我那個老總壓!」唸完,還不忘詢問吳睿:「你說,這是要怎麼選呢?果然還是不想和我在一起吧?那被我壓一輩子好了。」

  吳睿欲哭無淚,大著眼睛看謝文昊:「你……你耍賴……」

  謝文昊毫無愧疚:「不耍賴,正常告白,你能接受我?」

  吳睿想了想,搖頭。

  「這不就對了,我是真的對你好,你感覺不到?我喜歡你十幾年,比你那個水性楊花的情緣好多了不是?那種一捧鮮花加一顆鑽石就能搞定的女人,你還對她用真感情。我要是不及時出現,你不知道還得被騙多久!」謝文昊柔聲安慰賺好感。

  「你……你怎麼知道?」吳睿腦中過濾了一下。「擦,那個高帥富就是你!」

  「是啊,我裝成她徒弟稍微透露了一□家,約了見面,才追了她兩天,就願意和我交往了。這種女人……」謝文昊輕蔑一笑「你真的覺得她會比我好?」

  吳睿早就認出了那個女人的本性,要說起來還真沒有這兩年謝文昊對他噓寒問暖的好。

  「你這兩年真的喜歡過我麼?不過變了一下性別而已,你就沒法接受了麼?你所謂的喜歡,就這種程度?」謝文昊故作受傷的表情讓吳睿心軟下來。

  他的確喜歡他媳婦兒,喜歡到心裡再也裝不下其他人。如今……只是媳婦兒的性別變了身份變了而已……

  「我……我……」吳睿天人交戰了一會兒,才對上謝文昊的雙眸,「我喜歡你……」

  謝文昊鬆了口氣,步步為營三年,終於在今天成功了,忍不住笑起來,揉揉吳睿的腦袋,靠近給了一個獎勵的吻:「好乖~」

  吳睿乖乖讓他親了,恍恍惚惚覺得哪裡不對。

  「等……我都接受了,不是應該……那個……」吳睿臉紅低頭「不是應該你是媳婦兒麼。」

  「啊,那個啊……」謝文昊笑得像偷腥的貓,「你有一瞬動搖了,所以現在履行第二條,你一輩子給我壓就好了。稱呼也儘快改了吧,我讓你叫了兩年媳婦兒,以後你得叫我老公,明白?」

  「怎麼能這樣!!!」吳睿大叫,「我不要!你已經騙了我了,還……還剝奪我做老公的權利!!謝文昊你丫欺人太甚我要辭職!」

  說著抄起枕頭就像謝文昊砸過去……

  謝文昊不慌不忙躲避攻擊,反正人都是他的了,壓倒吳睿易如反掌,嗯,實在太圓滿了。

  等吳睿被謝文昊安撫好,才想起一個問題:「你怎麼會喜歡我十幾年?」

  「你還記得你小學時候借了條紅領巾給同學麼?那人就是我。我從那時候開始就注意你了,有沒有很感動?」

  吳睿傻愣半響。雖然記憶有些模糊,不過如果時光可以倒轉,他一定會跳到那時候的自己面前,搶過紅領巾,對過去的自己一頓痛扁:讓你做好人,讓你做好事!一條紅領巾就把自己賣了啊混蛋!一輩子沒法翻身啊混蛋!!

  

  7、番外•一

  三亞的確是個適合情侶約會的聖地。

  夕陽,海邊,牽著手的兩個人,相互訴說著愛語,多麼美好的畫面……

  吳睿強忍住要甩開謝文昊雙手的衝動。「我說,你能不能離我遠點!附近有人啊喂!你以為這是你家私人海灘嗎!」

  謝文昊握緊吳睿雙手不為所動:「我們好不容易在一起,管其他人幹什麼。乖乖讓我牽手,然後告訴我你有多愛我,快說!」

  「我擦!謝文昊你個變【嗶——】態,你給我放手啊!」吳睿死命掙扎。

  「……這個月給你發雙倍工資。」

  謝文昊話一出口,吳睿就停下反抗,抽動著嘴角:「就……就算是我……也……也不會被雙倍工資……」

  「去北京的錢我全包了。」

  「……你……那個……」吳睿內心掙紮了一下,決定不要和錢過不去。「好吧,我說了你就放手!」

  謝文昊點頭。

  吳睿紅著臉,一咬牙豁出去:「好啦,我愛你啦,我最愛你啦!行了吧!放手!」感覺握住自己的力道輕了,吳睿趕緊抽回雙手與謝文昊保持距離。

  謝文昊看著這樣的吳睿,偷偷握了個拳:害羞炸毛的樣子也很好!

  痴漢就是痴漢,再多金也掩飾不了痴漢的事實。

  但是如果痴漢和腹黑結合起來,還是很可怕的。

  此刻謝文昊痴漢完了腹黑一笑:想讓小睿露出更多害羞的表情呵呵呵。

  吳睿本著「反正翻不了身了所以一定要在其他方面彌補回來」的偉大想法,在最後一天專挑貴的吃,恨不得全三亞都是專敲遊客的館子,最好吃窮謝文昊。

  謝文昊倒是無所謂,樂呵呵跟在後面給錢:「小睿你還想吃什麼別客氣。」

  吳睿到下一家吃著螃蟹,手裡拿著蟹腳口齒不清:「別指望我客氣,你要是錢不夠,就留在這兒洗盤子╭(╯^╰)╮」

  謝文昊賠笑,下一句話怎麼都不會說出口:喂飽了你你才能喂飽我啊親愛的。

  酒足飯飽,吳睿挺著肚子打著嗝,慢悠悠晃蕩回酒店。吃得太撐,吳睿一進房間便想沖澡換寬鬆的浴衣,哼哧哼哧地脫下T恤,正要脫褲子的手突然停住。

  某人□裸的視線太明顯,想忽略都不行。

  「看什麼看?你,不許看!」吳睿怒視謝文昊。要是平常,大家都是男人,吳睿自然不會在意這個。可現在面對的是對他有非分之想的男人,吳睿自然提高十二萬分警惕。

  「都是我的人了,看一下有什麼關係。」謝文昊脫下衣服,「要不要一起洗,嗯?」

  「我擦!下流!」吳睿看了眼謝文昊的身材,臉色微紅,將手中T恤狠狠摔在床上,拿了浴衣重進浴室鎖門。

  再次成功看到自家小睿炸毛的謝文昊表示心情很好。瞄了眼床頭櫃上酒店準備的那些用品,謝文昊舔舔嘴角,今天要是還吃不到肉,他就不姓謝。嗯,雖然這麼說了,可要讓吳睿心甘情願,還得下點功夫。謝文昊坐在床頭望著浴室的方向笑得不懷好意。

  吳睿磨磨蹭蹭洗乾淨出來,躺到床上一臉戒備。

  謝文昊伸手揉揉吳睿腦袋:「好了,我又不會吃了你。」說罷就進了浴室。再次出來的時候,坐到吳睿的那張床邊。

  「小睿……」

  吳睿高度戒備:「我……我先警告你……你可別亂來啊……」

  謝文昊苦笑:「在你眼裡,我就這麼禽獸?」

  吳睿氣焰矮了一大截:「也不是……唉,我沒那個意思,你別在意……」

  謝文昊伸手就抱住了吳睿:「小睿,我一直以為我在做夢,我愛了你這麼久,終於……終於能和你在一起了……」

  吳睿感覺抱住自己的人有點發抖,想推開的手就順勢摸上了對方的背安撫:「好啦,真是的,幹嘛這麼小心翼翼,我又不會跑,不是做夢啦。」

  「小睿,我好愛你。」謝文昊順勢把吳睿壓到床上。

  「唔……我知道啦,我也愛你啦……你先起來,有點重。」吳睿輕拍身上的人。

  「小睿,我們去國外結婚好不好?」謝文昊稍微抬起上身,一雙眼期待地看著吳睿。

  「好吧,去結婚,你先讓開。」吳睿看著那期待的眼神也不好拒絕。

  謝文昊聞言,不知從哪裡變出來一個戒指,對著吳睿的手就給無名指戴了上去。「那小睿現在就是我的人了。」

  「你……你什麼時候買的?!」吳睿還沒驚訝夠,就被謝文昊握住手。

  親吻一下那個戒指,謝文昊對上吳睿的眼再也不掩飾他的慾望。「既然是我的人了,光有夫妻之名可不好,你說是不是,小睿?」

  「謝文昊!!你!!!」吳睿終於反應過來中了圈套,可為時已晚。

  「小睿乖,我會很溫柔的~」

  「不……唔……嗯……謝文昊你個混蛋!!!」

  8、番外•二

  三亞旅遊結束沒多久,謝文昊和吳睿雙雙請假去北京見基友。

  在去之前特地空了兩天給吳睿搬家。

  吳睿被「可以省下房租六百還包吃」這一條件誘惑,糾結了一下就同意搬到謝文昊家裡去。

  告別小單間的生活,吳睿還是很高興的。至少可以吃到正宗的滷肉麵而不是正宗滷肉速食麵。

  而且……

  吳睿躺在沙發上指揮謝文昊把自己東西放好,暗自揉著腰:貞操都被謝文昊這無賴搶了,不讓他包養著哪裡說得過去。

  謝文昊好脾氣當著苦力,收拾乾淨東西又下廚房做飯,順便把衣服丟進洗衣機。全職主夫的形象讓吳睿滿意不少。

  同居的生活痛並快樂著開始了。

  除了謝文昊每晚半哄半強迫讓吳睿盯著他的臉看十分鐘這件事有點不能接受外,兩個人的生活過得還不錯。

  到了北京去團購的酒店路上,吳睿才想起來:「我擦,我們兩個怎麼見人!」

  謝文昊收回看窗外的視線,莫名其妙看吳睿:「嗯,臉蛋兒除了有些紅潤以外和平時沒什麼區別,乖啊~沒毀容,能見人。」

  吳睿磨著牙:「我怎麼介紹你,啊?!說你是我媳婦兒?!會被當變態啊!!」

  謝文昊一臉嚴肅:「當然不能介紹我是你媳婦兒!」

  吳睿覺得謝文昊還是有點常識的,贊同點頭。「然後呢?」

  「現在你是我媳婦兒!就說我是你老公。」謝文昊笑得春光燦爛。

  吳睿忍無可忍揮拳上臉,被謝文昊一手擋下,握住拳頭摩挲著吃豆腐。

  「謝文昊你沒救了!你高中那全校第一是抄的吧魂淡!小學那班長是賄賂老師來的吧魂淡!」吳睿抽不回來手,只能嘴上罵罵過癮。

  打打鬧鬧到了酒店,去前臺做了登記。

  由於是提前說好的,所以大家的房間都排在一起。吳睿跟在謝文昊後面坐電梯到樓上,出了電梯鬼鬼祟祟靠近他們房間,快速用房卡開門,閃身衝進去剛鬆了口氣要關門就被人闖進來。

  「我說二貨,既然到了,也該打個招呼,這麼心急就進房間想幹嘛?」

  「還用說,迫不及待和他家的開房唄,嘖嘖,現在的年輕人啊。」

  吳睿僵硬著看闖進來的幾個人,聽聲音是他們幫會的幾個混蛋沒錯。

  「我擦!你們怎麼出現得這麼快!」吳睿反應過來對著眼前的幾個人蹦躂。

  「這不是和你家男人一直聯繫著麼?你家男人可比你會做人多了,剛到北京就給咱們發了短信,讓我們等著一起出去。」

  「啊?!」吳睿傻傻看跟著進來的謝文昊:「這個……那個……你們……」

  謝文昊笑著放好行李:「不是跟你說了麼,沒毀容,能見人。」

  「你們不覺得……奇怪麼?」吳睿看著眼前幾個雖然沒見面但已經交情頗深的好友。

  「有什麼奇怪的,你們不都挺正常麼?!趕緊收拾!出去溜躂!」基友們大手一揮,攬著吳睿就往門外走。

  基友A湊近謝文昊耳邊:「老大,您看我們表現怎麼樣?」

  謝文昊滿意點頭:「不錯,回頭給你們發工資。吃了晚飯早點結束你懂的。」

  「行了老大,您就等著吧~」

  謝文昊不會告訴吳睿的是:幫裡大家老早就知道幫主夫人是個暗戀幫主的男人了,並且老在就在私下叫謝文昊老大了。因為比起二貨的幫主,幫主夫人真是可靠太多了。幫主夫人才是幫會幕後黑手這種事大家會隨便告訴二貨幫主麼。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