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4«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6
| Login |
2013-02-17 (日) | 編集 |
【一】

土豆覺得今天真不是個好日子。

昨天剛下了雨,潮濕的土壤格外悶熱。好不容易扭動著胖胖的身軀在地面上扒拉出個洞來透透氣,就聽見「嗖」的一聲,一隻黃澄澄的龐然大物裹挾著呼呼風聲,以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雷厲風行之態——嘭!在自己頭頂緊急迫降。

昏過去之前土豆好容易掙紮著艱難地想:下次,下一次,一定要說服這位不速之客身上背個降落傘……


【二】

雖然被砸暈了很痛苦,但土豆仍然是個憨厚善良的熱心腸。

「你是哪裡的土豆?長得和我不大一樣耶。」

「……」你才是土豆!

「你長得好瘦小喲,不過砸到身上還是挺痛的……」

「……」你全家都瘦小!!

「你的顏色好黃,呃,雖然我也很黃,可是可是……啊,可是你更漂亮,就像太陽一樣。」撓撓頭,補充說明道,「雖然現在滾了一身泥漿……」

「……」本來還打算誇你嘴巴甜來著!!!

「啊,還有,你真的好香……」努力嗅嗅,「呃,不太像我耶,難道你是……」恍然大悟的眼神。

「……」哼,就知道不會有人那麼有眼不識泰山吧……

「難道你是土豆和紅薯的雜交品種?!」所謂的「恍然大悟」。

「……」終於忍不住暴走,「你們家紅薯是這個香味兒嗎?!還有,老子是檸檬!!!」

【三】

「原來是檸檬啊……」

「哼!」傳說中的VC王子就是老子!

「……沒聽說過耶。」

「……」

【四】

「不是土豆和紅薯的雜 交品種,那該是土豆和什麼的雜 交品種呢……?」

「……」老子是純種,純種的!你全家都是那啥啥品種!

「蘋果?桃子?柿子?李子?難道是梨?」抓著光禿禿的腦門兒冥思苦想,終於又一次恍然大悟:「啊!原來你不是雜 交品種!」

「……」哼!你丫終於明白過來了!

「原來你只是醋泡得太多了啊!」所謂的再度「恍然大悟」。

「……」

檸檬君頓時覺得自己肚子裡的酸水兒全都往一個地方反——咳咳,怎麼,我說那是嘴了嗎?

【五】

「原來檸檬君也是水果啊,和蘋果桃子柿子李子梨一個樣……」讚歎的語氣。

「……」哼!那當然!

「可是,」略略遲疑一下,「為什麼蘋果桃子柿子李子梨都是甜的,你是酸的呢?」

「……酸的水果多了去了!」檸檬君咬牙。

「也對哦,聽說隔壁那個果園裡的橙子也是酸的。」

「……關橙子什麼事情?」

「聽蝴蝶說,橙子是橘子和木瓜的雜交品種唷。」

「……」木瓜麼,雖然沒見過,可是聽說也是香香甜甜的吧……?橘子是酸的還是甜的?

「是砂糖橘啦……」土豆君小小聲講八卦,「橙子自己說他那叫基因突變!」

「……我可不是基因突變,我是天生的!」檸檬君嚴辭聲明。

土豆君撓頭,「突變還是漸變我不知道啦,反正私底下還有這麼一種說法……」

「什麼?」

「說那家的橙子其實是橘子和他遠房表哥橘子的私生子,所以才會長壞啦……近親結婚是不會有好果子噠!」

「……」檸檬君扶額想,你怎麼這麼八卦。

【六】

「那麼檸檬君,你喜歡吃些什麼呢?」土豆君決定大方展示出自己熱情好客的一面來。

「……」檸檬君面無表情道:「我要吃水果蔬菜肉,你有麼?」

「似乎……沒有耶。」

「你是植物,我也是植物,對不對?」

「好像……是的耶。」

「笨蛋!所以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可是……我平時不吃東西的呀。」

「……」檸檬君決定再也不跟這個傢伙說話了。




【七】滾滾更健康



「不能招待食物真是不好意思……那麼檸檬君喜歡做什麼娛樂活動呢?」

「娛樂活動?」他沒有聽錯吧?!

「是啊是啊,比如我最喜歡的娛樂活動就是像這樣啊……」一邊說著一邊慇勤示範,「東邊滾一圈,西邊滾兩圈;向南顛兩下,再滾到北邊……」

「……」檸檬君深恨自己為什麼長得這麼渾圓飽滿又相對「瘦小」……因為無論這只胖嘟嘟的大土豆往哪邊滾,都會帶動他不由自主地一起「滾」!

「啊,原來你也很喜歡這項娛樂活動!」土豆君表示深感欣慰,「雖然做娛樂活動有益於身心健康(居然有人跟我說丫想歪了),不過做運動還是應該適度,不要太激烈哦,(那麼看到這裡有沒有想歪呢?)上次你把我弄得好疼……(於是看到這裡就該歪了吧!)」

此時土豆君的內心:嗯,檸檬君他一定是滾得太激烈剎不住車,才會忽然掉下來砸到我身上的……

「……」

「檸檬君,你怎麼又不說話了?」擔心地戳戳。

「……滾!」氣得發抖的某檸檬小幅度震顫中。

土豆君恍然大悟,原來檸檬君是要做滾來滾去的準備活動……真聰明啊,崇拜中!


【八】插花:初見的那一場天外飛仙

「濛濛?小蒙?生氣了?」

「哼!」

「寶貝兒,心肝兒,彆氣了……」

「哼!」

「親愛的,老婆乖,我真不是有意的……」

「哼……我看你是故意的!說什麼好不容易抽出時間陪我到農莊度假,結果呢,結果呢?!一看到你那些寶貝果園菜地你就又一頭紮進工作裡去了,我看它們才是你老婆吧?!說好今天野餐,結果你幹什麼去了?!」越說越激動的某人惡狠狠揚起手裡的東西準備好好立立規矩長長威風,結果……噼裡啪啦!

「小心!哎喲……」某人苦瓜臉地一手捂頭一手抱著親親老婆直討饒,「寶貝,你打我是應該的是正確的是符合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可你怎麼能亂甩午餐籃呢……」幸好幸好,只是被番茄醬瓶子碰了一下,而不是掉在草叢裡銀光熠熠的餐刀餐叉,也不是碰在石頭上摔得開裂的伊麗莎白瓜,更不是剛剛那個以一道優美的拋物線狀飛出去老遠的黃色類球體……話說,那個……是檸檬吧?

綜上所述,檸檬君自己在某些運動方面其實真的很節制的。(喂!)


【九】關乎人生的思考

於是檸檬君在土豆君家裡呆了下來,兩隻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也看太陽,談人生談理想也談X向……(檸檬君:什麼亂七八糟的不許聯想,是志向!!!)

那麼……「檸檬君啊,你有什麼志向呢?」

對著某隻大土豆依然燦爛天真沒心機傻乎乎的笑臉。

檸檬君忽然沉默了。

【十】

很久很久以後檸檬君才開口:「我只是顆果子,果子的宿命就是要被吃掉……所以唯一的努力方向就是多多地吸收養分,讓自己長得飽滿、漂亮、味道好,這樣別人食用的時候也會很開心……」

「……」

「雖然聽起來是相當可笑的想法,但是對我們果子來說,事情就是這樣啊。」

「……」

「沒有被吃掉的果子,大家都會認為不是好果子,要麼是味道不好,要麼是發育不良,就只有被夥伴和主人拋棄,孤零零地躲起來,慢慢脫水,漸漸爛掉……這是多麼悲慘的境地啊。」

檸檬君垂下眼睛,看著自己依然新鮮的顏色、渾圓可愛的腰肢,「雖然不願承認……可是現在,我……就是這樣啊……!」

很快就要爛掉了吧——在這樣一個無人知道的地方。

本來是即將成為主人美食的果子,卻因為意外成了棄果——說是天塌地陷也不為過,檸檬君的整個「果生」就此扭曲。

不是不傷心不是不難過,可是……誰讓他好巧不巧碰上了這麼個傻瓜土豆呢……?太不會講話,總是一面惹自己生氣一面又逗自己開心,讓他有時候甚至覺得自己所有的悲傷簡直像是個笑話:難過個毛線啊,天不是還沒塌嗎?自己不是還沒爛掉嗎!

可是不管怎么样,“总会……烂掉的吧……”


【十一】浪漫的事

「難道不都是一樣的麼?」土豆君忽然這樣問道。

「……」

「我也是果實啊,和你一樣的,」雖然從生物學角度而言自己應該是塊根才對,可是他才是被因為食用需要而被種出來的那一部分,說是果實不為過吧——勞動果實。「而且我比你成熟早,孤零零呆在這裡的時間也不短了,都快要發芽了……雖然可能比你皮糙肉厚不大容易爛,但是剩下的時間或許也不會差太多。」

檸檬君愣愣地看著他。

還是那樣憨厚的笑容,傻呆呆讓人恨不得戳一指頭:「剩下的時間,我們可以一起好好過啊,要多開心有多開心,這樣不就不孤單不害怕了麼?」

「……」是有點感動沒錯啦,可怎麼還有種被拐了的趕腳?

「不是被吃掉就是爛掉,總之生命都是要結束的,只是孤零零一個人慢慢爛掉會很寂寞吧?像被拋棄了一樣……」土豆君滾了兩下,慢慢蹭過去挨著檸檬君,很認真道:「所以我們在一起,不就不會寂寞了嗎?」

兩隻果實就可以挨在一起,幸福地鬥著嘴慢慢變老,最後可能和身邊的泥土融在一起,生於斯歸於斯。

「其實這樣想一想……」摸摸腦袋,土豆君下了結論,「也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啊。」




【十二】此乃結局

「親愛的,吃飯了……怎麼,又在看你的寶貝土豆和檸檬了?我可真鬧不明白,不就是一隻土豆一隻檸檬挨在一塊兒嗎?有什麼好看的,還專門把它們凍起來保鮮……」

「切,你當然不懂了,這是藝術,愛情的藝術!」

「我怎麼就不懂了?你看啊,我這個種地的呢,就好比這平凡的土豆,眼裡只看得到農莊的收成;你這搞藝術的呢,就好比這高貴的檸檬,看什麼都是美麗風景……咱倆在一起,就好比這土豆和檸檬在一起,乾柴烈火搞對象唄……」

「呸!誰跟你搞對象!涂竇你這個不要臉的,你爪子往哪兒擱呢!老紙腰還疼著呢!」

「哎呀那是你平時缺乏鍛鍊,再讓老公幫你多鍛鍊幾次就不疼啦……哎喲!我開玩笑的,別生氣呀……濛濛,小蒙,寧蒙……我知道錯了還不行嗎!」



關於攻受:

【番外之關於攻受·作者語】

關於攻受問題俺和閨蜜認認真真討論了一番……過程如下=-=~:

閨蜜:你這是攻受不明啊……

俺:其實我覺得還是土豆比較攻。

閨蜜:雖然檸檬炸毛這種屬性是挺受的,可是為什麼你這麼篤定土豆會攻……話嘮也一樣是很受的屬性=-=(想到了石飛俠……)~

俺:因為土豆可以發芽,而且是N多土豆芽……難道你不覺得土豆芽很像XX物嗎?檸檬君可長不出來呀……

閨蜜立刻義正言辭道:你太猥瑣了!

停了一會兒……閨蜜悠然感嘆:哎,誰讓檸檬丫兩頭都是尖的,老紙還以為丫是攻……

俺默默地掩面了。

【番外之關於攻受·攻受語】

作者:土豆土豆,為什麼你成「攻」了呢?

土豆君得意洋洋: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我比較大,我比較重,我還比較年長,我長得也更硬……(其實土豆是十分認真地表示一隻土豆的物理密度遠比一隻檸檬高得多來著)

想歪的檸檬君:……什麼硬不硬,滾回來讓老紙靠著睡覺!!!

【番外之要有肉】

作者:什麼,要肉?……好吧,上肉!

檸檬君&土豆君:俺們是植物沒有肉!

====================

於是真實的情況難道是這樣子的……(純屬腦補)

土豆君(YD笑):親愛的,我們來做點愛做的事情吧……

檸檬君(沒好氣):做毛做!又沒雌蕊又沒雄花,兩顆果實怎麼做啊你說!

土豆君(色咪咪):親愛的你太落伍了,啊不……是純潔,哈哈哈,你太純潔了……所以不知道,其實還是可以這樣子的……(偷偷伸出土豆芽,我戳我戳我戳戳戳)

檸檬君(捂小花):哎喲,疼!……老紙又不是石榴(石榴躺著中槍了!)!你丫往哪兒戳!

(猥瑣的作者+閨蜜:所謂的小花,指的當然就是長梗的小小凹陷處喲喂>///<~真是很黃很暴力╮(╯▽╰)╭~~)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