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2
| Login |
2013-03-10 (日) | 編集 |
作者 PoliticPanic(華沙公約組織) 看板BuyTogether
標題 [合購] 冬產濁水溪超大蘿蔔-臺北市金湖路
時間 Tue Feb 26 12:00:16 2008
(1)購買物品介紹、網址:
http://www.wretch.cc/vagetable/bigcarrot.htm

  原產地直送新鮮大白蘿蔔,老實說我也是第一次辦這種合購,煮成湯很好喝喔!尤其是冬天的時候。女性也可以磨成泥來敷臉,總之好處多多。
(2)截止日期/欲徵數量:
  三月底之前~~滿30根就成團!
(3)付款方式:
事先付款和面交時再給均可。ATM轉帳的話請跟我要帳號。
(4)主辦人聯絡方式:
  PTT信箱,手機或電子信箱均可,來信後告知。
(5)拿貨面交地點/時間:
  一,4月1日早上到貨,金湖路與楠梓路交界口(一號公園涼亭旁側,公車站牌坐到金湖站下車就是了,其實就是我家旁邊啦!),下午1點~2點20分(優先收單)。麻煩面交時請記得自己帶袋子喔~~!

  二,接受郵寄,不過會慢一點拿到。要郵寄者請務必附上地址,寄信來的時候請大家務必註明是要面交還是郵寄!
(6)其他注意事項:
  1.看到我的信請馬上回覆,否則就當作你不跟了。(PS.主購是個急性子的人,不管做什麼都很急。)
  2.要照片的請不要寄信來,已經發完了。
確定跟團了嗎?回白單給你的主購唷!
請問要引用原文嗎(Y/N/All/Repost)?[Y] →按
  他把合購的訊息在合購版上發出去後,很意外地,當天下午就收到了不少願意合購的信。他本來以為白蘿蔔合購這種東西,大概很不容易吸引到合購的人跟團,但是BBS上還真是什麼人都有。才下午就真的有人來信。
  他打開BBS的信箱,按進那封合購信,仔細地閱讀了一下:
作者 RobertMulligan (老虎奶油好吃)
標題 [合購] 冬產濁水溪超大蘿蔔-臺北市金湖路
時間 Tue Feb 26 12:00:16 2008
  ---------------------回信給主購時,以上請按Ctrl+y消除 ---------------------
1.ID:RobertMulligan
2.真實姓名:王唯秀
3.手機:0925884341(飲酒上路不怕死爽死你)
4.商品名稱/數量/價格:濁水溪大蘿蔔/5根/台幣24塊
5.總金額:120元。
6.面交或是郵寄:正在考慮。
7.是否清楚合購內容:是。
   (為避免糾紛,請再多看一次合購文)
**跟團者回信前,請記得將虛線以上文字 & 桃紅色部份刪除**
  他看了一下合購者的真實姓名,心想這麼秀氣的名字,應該是女生吧?可是好奇打開他的名片檔一看,卻寫著男性。不過BBS上多是偽裝成另一種性別的人妖,他也沒有太相信就是了。不過這個人,面交或是郵寄欄的「正在考慮」是怎麼回事?
  他馬上就回信給那個人:『要面交還是郵寄,麻煩你快點決定!』
  發信出去後,他到冰箱裡倒了一壺熱奶茶,回來就發現對方已經回信了,進去一看,對方竟然寫道:
  『我可以要你的照片再決定嗎?』
  ......這個人是在跟合購還是跟聯誼?按捺下滿心的不爽,他馬上回信:
  『照片沒有,正妹不是。不吃蘿蔔就不要給我寄信!』
  對方馬上也回了信:
  『我喜歡你的蘿蔔。你是男的?』
  搞什麼,變成網路交友了嗎?而且他只是蘿蔔團的主購,那些蘿蔔又不是他的!
  『......你到底買不買?』
  『對不起,那我面交好了。』
  『確定要面交?』
  『嗯嗯,我想看看你。』
  ......完全不是重點。反正確定要面交,他也就不想理他了,於是他把付款方式寄給那個人後,逛了逛PTT的各大版,就下線去了。第二天以後陸陸續續又來了一些合購信,很快就買滿了三十根,所有人都選擇面交,於是他把合購的標題改成「截止」。一直到他順利買到了三十根當令大蘿蔔,那個人都沒再寄信來煩他了。

  三月初的時候,新鮮又白皙的蘿蔔很快地整箱送到了他家裡。他把紙箱打開,確認每一根蘿蔔都完好無缺後,就趕緊把他們分裝成五根一綑。約定的時間是下午一點,他提早十分鐘一個人扛著整箱大蘿蔔到家旁邊的公園,坐在長椅上等了起來。
  等了半天,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半,還是沒有人來拿。他不禁疑惑起來。要是一個人遲到也就罷了,怎麼會合購的人沒有一個人準時?還是這個地方過於偏僻了,大家找不到嗎?他心裡檢討,雖然說這是他和前女友合租的房子,但房租便宜又環境清幽,他一直很喜歡這裡。和前女友分手後,他就一直一個人住在那屋子。

  他等了又等,快到三點時,公園那頭終於有個人氣喘噓噓跑了過來,
  「對不起,我遲到了嗎?」
  對方一面跑一面說。他定睛一看,那是個年齡和他差不多的男人,長得白白淨淨的,個頭很小,有張水靈靈的大眼睛,乍看之下像女孩子一樣瘦弱。不知為什麼,他直覺就認出他就是寄奇怪合購信給他的男人: ­

  「你是王唯秀?」他問。青年一聽之下露出喜悅的眼神:
  「啊,你記得我嗎?」
  「......來了就好。有帶袋子來嗎?」
  「嗯,嗯,我用箱子扛回去就好!」青年大力點著頭。
  「不行,我看其他人都還沒來拿,說不定還得自己把這些蘿蔔再扛回去,所以箱子不能給你。」他說。
  「......這些蘿蔔都是我買的。」
  「什麼?」
  他呆了一下,還不能領略青年的意思。叫王唯秀青年於是很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就是......我......很喜歡蘿蔔,看到有人開團購......很開心,所以想一次多買一點,可是又覺得一次買三十根好丟臉,就開了幾個免洗ID,連我自己的ID,每個ID下單幾根,湊滿三十根,想說這樣比較不會不好意思......」
  王唯秀越說臉越紅,細細的聲音配上低低的視線,他覺得看起來好像他在欺負對方一樣:
  「......你是說,這些蘿蔔全都是你下的單?」
  「對......」
  「從頭到尾,買這批蘿蔔其實就只有我和你而已?!」
  「嗯,很抱歉。」他整個頭都低了下來。
  他嘆了口氣,他就覺得奇怪,像白蘿蔔這種奇怪的合購,怎麼會這麼快就有人下單,而且還都是面交,真是太奇怪了。他看了一眼頭始終低低的男人,把整箱蘿蔔抬起來遞了過去:「好吧!反正我只負責辦合購,你要分幾個身也不關我的事。不過一次吃這麼多蘿蔔不好吧?」
  「對......對不起!」
  「......不,我沒有要責備你的意思。總之拿了蘿蔔就快回家吧!」
  本來在BBS上對這個人很感冒,實際見面之後,他反而無法對眼前的青年產生惡感。王唯秀拿出準備好的錢交給他,兩手扶住紙箱的一角,「嗚嗯」一聲地把整箱蘿蔔抬起來,背對著他搖搖晃晃走了兩步,又碰地一聲把箱子放下來,露出痛苦的表情甩了甩手,然後把袖子往上一捲,抬起箱子來又繼續往前走,沒想到腳下一絆,整個人就跌到蘿蔔箱裡去。

  「喂喂喂!」
  他看不過去,跑過去把還在蘿蔔箱裡掙扎的他給拔了出來,
  「......你家在那?附近嗎?」
  「在、在三重。」
  「三重?!離這裡超遠的耶,有人來接你嗎?」
  「沒、沒有。」
  「那你有開車嗎?還是有摩托車?」
  「都沒有......我是坐捷運來的。」
  他瞪著眼前這個瘦弱的男人,這傢夥到底有沒有常識可言啊?三十根蘿蔔說重不重說輕也不輕,要扛回三重對他而言顯然太勉強了。
  「......我先拿五根給你,剩下的你回家之後再開車來拿。」
  「我沒有車。」王唯秀怯怯地說。
  「那找朋友載你。」
  「我沒有朋友。」
  ......搞什麼鬼啊這個人!看著對方怕怕地又低下頭,他不知為何竟狠不下心來罵他。何況他只是個主購,沒有權利管對方要怎麼拿團購的東西回家。不過這些蘿蔔如果就這樣被他拿回家,肯定會在路上摔到電扶梯下被碾成蘿蔔泥。身為主購,他當然不想見到心愛的團購物落得這種下場。
  就當是......保護團購物品吧!
  「......你先跟我回家,我那邊還有一些工作要做,等我做完之後還有時間的話,就用摩托車送你回家。這樣可以吧?」
  他說,王唯秀驚訝地抬起頭來,有點遲疑地點了點頭。他幫王唯秀扛起那一箱沉重的白蘿蔔,帶回他在巷子裡的公寓,因為是在五樓又沒有電梯,拿下來還好,扛上去著實得花點力氣。於是他讓青年分擔了幾根蘿蔔,終於順利地進了屋子。
  進了屋子,青年有些手足無措,那是個一房一廳一衛的小公寓。他示意王唯秀在客廳的籐椅上坐下,自己就走到廚房去。回頭看見王唯秀抱著幾根白白的蘿蔔,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知如何是好似地看著他,他不禁又嘆了口氣。
  「喏,先喝這個,稍等一下。」
  他倒了一杯熱奶茶給他。青年慢慢地接過,兩隻眼睛還是很無辜地瞅著他。
  「無聊的話有電視可以看,雖然電視也很無聊就是了。」他說。
  「謝謝......」
  「我把手邊的片子剪完後得送去公司,我公司離三重很近,剛好可以載你回家。」
  「剪片子?......是剪電影嗎?」
  「才不是。拍電影在常拉家常根本活不下去,我只是個影視出版公司的小小技術人員而已。」他澹澹地說。
  「影視出版公司......是出版連續劇VCD和DVD的那種?」
  「嗯,差不多就是那樣啦!只不過我們公司出的戲劇比較特別一點。」
  「特別一點?」
  「就是A片,知道吧?」
  他若無其事地說。王唯秀卻像是嚇到一樣,臉色蒼白起來,他不禁有種想笑的感覺,這個男人敢在BBS上搭訕素昧平生的主購,聽到A片反而嚇成這樣,實在是有趣的很。他不禁開始對他產生了興趣。

  「安啦,不是一般的A片,是鈣片。」
  「鈣片?」
  「就是Gay片,男生捅男生肛門的那種。」
  其實一開始的時候,他也是剪普通的A片,那種片子看似不用什麼技術,其實對男人而言是很痛苦的。就算看過再多稀奇古怪的A片,該起反應的地方還是會起反應。對技術人員來講,一面要顧及時間軸特效延長時間和字幕,一面那裡又不停地叫囂是很痛苦的事情。所以後來他就決定只接男男的片子,這樣對自己比較輕鬆一點。

  「好了,不跟你多說了,我得去剪片子了。大概一、兩個小時就可以剪完吧,因為沒什麼分鏡,所以很簡單。你等一下就行了。」
  他說完,就逕自進了臥室去,留王唯秀一個人在客廳裡。過了一會兒,臥室傳來奇妙的聲音,先是『啊、啊、啊、啊、啊!』然後又是『喔、喔、喔、喔、喔!』,有時還有人忽然用哭音大叫:『那裡不行......那裡不可能!拿出來......快拿出來......!』
  王唯秀緊緊地抱著手上的白蘿蔔,一口大氣也不敢出。
  「請......請問......」
  過了三十分鐘,王唯秀終於忍耐不住,抱著一根蘿蔔畏畏縮縮地湊近臥室門口。他正坐在電腦前,左手叨著一根剛點起的煙,右手快速地移動著滑鼠,眼神十分專注地盯著螢幕上的時間軸。

  按下停止,螢幕上的秀氣男人就面露痛苦地騰在半空中,按下播放鍵,男人就在另一個男人身上快速上下運動起來。按下倒轉鍵,男人就倒著把剛剛的動作重覆了一遍。其中聲音一直放得很大,大概是要檢視影片音質的關係。
  王唯秀不敢多看螢幕上的東西,很快低下了頭。他卻發現了他的存在,回過頭說:
  「再一下就好了,差不多快結束了。」他經驗老道地眯著眼。
  「你......一直都是剪這些東西嗎?」
  「是啊,這是工作。」他說。
  「這種工作......好玩嗎?」
  他沉默了一下,吐了一口菸。
  「說好玩當然是不好玩,可是就算是電影科出身的,常拉家常也沒有足夠的好電影可以讓人發揮,連續劇嘛,又沒有這種片銷路好,何況在賣出去之前就被盜版盜光了。所以說來說去還是這種片最賺錢。」
  「嗯,是這樣啊。」 ]
  王唯秀抱著蘿蔔,掩飾自己移開的視線。然後默默地退出了房間。
  剪片的時間比預計中久,大概是王唯秀打斷了他的緣故。他抱著剪好的片子和毛片走出臥室時,已經是黃昏時分了。
  一望客廳,卻沒看到王唯秀的身影,廚房卻傳來熟悉的香味,他呆了一下,走到廚房一看,那個嬌小的男人手上拎著毛巾,正端著一大鍋什麼東西走出來。看到他嚇了一跳。

  「咦,你、你剪完啦!」
  王唯秀說。
  「......嗯,剪完了。這是怎麼回事?」
  他目瞪口呆地望向自家的客桌兼餐桌,上面已經擺了一桌的菜。王唯秀把大鍋子往中間一擺,吶吶地站直了身子,然後低下頭:
  「因、因為買了這麼多蘿蔔,害得你得送我回家,就把其中幾根蘿蔔煮成晚餐,這樣回去的時候也可以少帶一些。順便當成你送我回家的謝禮。」
  「......你用蘿蔔做了這些菜?」
  「嗯,中間那是蘿蔔湯,旁邊依序是蘿蔔糕、蘿蔔絲餅、蘿蔔切片、蘿蔔涼麵和蘿蔔炒蛋。啊,我、我還做了蘿蔔果凍,現在放在冰箱。」
  他好像能理解王唯秀一次要買三十根蘿蔔的原因了。能用冰箱裡僅存的材料做出這些東西來他也很佩服,他只會煮燉蘿蔔而已。
  「你會做菜啊?」
  「嗯,因為,現在是一個人住。」王唯秀始終低著頭。
  「是喔,可是我也是一個人住,就只會做燉蘿蔔。」
  「......你沒有女朋友?」
  「以前有,後來有天她受不了我一天到晚對著鈣片剪剪貼貼,好像她在跟個gay交往似的,就這樣跟著另一個男人跑了。臨走前還偷走了我三根蘿蔔,嘖。」
  他說得輕描澹寫。看王唯秀低頭不語,他不禁笑了一下,
  「不過......你真的很喜歡蘿蔔耶!」
  「嗯,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我是看一部電影,才喜歡上蘿蔔的。」
  王唯秀說。他被挑起興趣來,
  「喔,什麼電影?」
  他拎了一塊蘿蔔糕放進嘴裡,味道比他想像中還要好。他從中午開始弄合購的事情,沒什麼好好吃,肚子已經很餓了,很快就坐在桌邊吃起蘿蔔大餐來。
  「就是......男主角是個熱血鐵漢,招牌是一面啃蘿蔔一面開槍掃射敵人,非常的帥氣,他可以隨意就從口袋變出蘿蔔來,然後一根一根地咬,一根一根地慢慢吃,敵人就在這時候一個個在他面前倒地。從那時候我就愛上了蘿蔔,紅蘿蔔和白蘿蔔都喜歡。」

  王唯秀眼睛發光地說道。
  「你說的是Micheal Davis的『
'Shoot em up'吧?我以前唸電影科時也很喜歡他的電影,很智障節奏很快,可是很熱血很刺激。」
  「嗯嗯,可是說道節奏和刺激,還是Micheal Curtiz最棒了,我很喜歡他的『一世之雄』,不過那是很早以前的電影了。」
Curtiz我也很愛,我學生時代超迷他的。說到經典的話,他的『北非諜影』、『海狼』還有『楊基都德』都很棒喔。我當時看完片很震憾,還不顧老爸老媽反對,一個人離家出走到臺北學電影。」
  「我喜歡Rick Blaine,他是那個時代我最喜歡的男演員。」
  「呵,男演員的話他的確是不錯,Marlon Brando我也很喜歡。現在講起來年輕人都不知道了,當時的經典電影真的很多,他和Vivien
Leigh主演『慾望街車』那個年代,不曉得多少人為他而瘋狂。」
  「嗯,Vivien Leigh雖然是女演員,但是我也很喜歡。」
  王唯秀滿足地介面。他有點驚訝地看著他,
  「你呀,很喜歡電影嗎?」
  「嗯,電影和蘿蔔,是我最喜歡的兩樣東西。」
  王唯秀不知為何,有些落寞地瞥過頭,以幾乎只有他聽得見的聲量補充,
  「很久以前,有個人也曾經很喜歡。」
  他看著王唯秀的臉,喝了一口熱騰騰的白蘿蔔湯,剎時整個身體從胃開始暖和起來。自從他和前女友分口後,不知有多久沒有吃過這麼振奮人心的東西。蘿蔔和電影嗎?或許他們都有個共同的特徵,就是能讓人的身心重新溫暖起來。
  「......我啊,其實幾年前有拍過電影。」
  他對王唯秀說,王唯秀回頭看著他:
  「剛從電影科畢業的時候,我對電影充滿著熱情和憧憬,心想一定要拍出和希區考克那個級數一樣棒、又屬於常拉家常的電影那樣。我們呼朋引伴,拍了生平第一部電影,記得電影名好像叫『青蛙跳』吧?就是小時候老師常常罰學生的那個青蛙跳。」
  他扒了一口蘿蔔炒蛋,邊嚼邊說,
  「後來漸漸地有些開始工作,有些人進了電視公司,有些人則結婚生子,團隊開始四分五裂,加上經費不足......那部電影最後就無疾而終了。誰也沒有再提起他,包括我自己。」他抽著手上的煙屁股說道。

  抬頭看王唯秀還是看著他,若有所思的表情,眉角卻填滿落寞,他不禁想:和這個陌生人說些什麼呢?他們兩個的關係,只是主購者和跟團者罷了。
  「好了,外套穿一穿,差不多該送你回去了。」
  他走到衣架旁拿起自己的外套,又走到廚房去把剩下的蘿蔔扛上肩。王唯秀沒有說些什麼,就安靜地尾隨他下樓。他把整箱蘿蔔綁在後座的鐵架上,結果發現王唯秀沒地方抓,他只好叫他抱住他的腰,兩人一路沉默地騎向三重。
  「其實我最近也有想著要辭去剪鈣片的工作。」
  接近三重時,停在路口的紅綠燈前,他忽然這麼說,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到王唯秀抱著他腰的手,忽然緊了一緊,
  「為什麼?」王唯秀用細細的聲音問。
  「嘛,因為......好像剪久了,連對鈣片也會起反應了。」
  「......所以呢?」
  「我是男的耶,還交過女朋友,對那種東西有反應不太好吧?」他有些尷尬地抓了抓頭。
  這時紅綠燈轉綠了,他又催動機車,兩人就不再交談了。到下一個路口時,王唯秀忽然說放他在這裡下來就可以了,因為他家就在附近。他看了一下,這附近都是簾價的、合租的公寓雅房。他把裝蘿蔔的箱子解下來交給他,因為已經用掉了好幾根,所以整體而言輕多了,王唯秀還是有點勉強的抱住箱子,從箱子後看了他一眼,良久沒說話。
  「......掰啦!」
  他接過安全帽晃了晃。王唯秀還是沒講話,抱著蘿蔔箱站了很久,終於開了口:
  「我希望你......不要放棄。」
  彷彿鼓起了很大的勇氣,王唯秀一邊講,手上一個不穩,差點又掉到蘿蔔箱裡去。他伸手想去扶他,卻被他搖了搖頭推拒了。然後是比蚊子還細的聲音:
  「還有,就是......有反應也......沒什麼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他看錯,青年的臉瞬間從白蘿蔔變成了紅蘿蔔。說完這句話,王唯秀就用驚人的速度,拖著箱子一溜煙鑽進了巷子。留下一臉茫然的他。
  
  送完了王唯秀,他一個人騎到附近的公司。說是公司,其實不過是個五疊大的小辦公室而已,幾台電腦擠在狹小的長桌上。負責接收的人只看了一眼,就把他收進檔桉櫃裡,看這種片的人,也不會要求多高超的剪接技巧和音效吧?
  他把剪好的片子交進去時,剛好有人來面試的樣子,相當年輕的男人,看起來像大學剛畢業的小夥子,臉上卻已一臉倦怠。他想問他:為什麼會想要來這種地方?可是轉念一想,自己也不正是在這種地方高就嗎?憑什麼去管別人。想起那個青年臨走前的眼神,他不禁嘆了口氣,拖著蹣跚的腳步離開位於五樓的事務所。

  騎車回去的路上,他一路在想,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開始愛上白蘿蔔的滋味的呢?似乎是在一個很冷很冷的冬夜,因為剪片子的緣故,所以他熬到很晚都沒有睡,這時候忽然聽到樓下有叫賣的聲音。
  他那裡的公寓樓下,每天晚上都會有位元老伯騎著腳踏拖車經過,賣些熱騰騰的關東煮,只是他從來沒理會過他。那天卻剛好發神經想吃,於是就下去買了一碗蘿蔔湯。

  他永遠記得那一刻的感動:透明的蘿蔔用筷子夾開,粉粉的蘿蔔肉裡是滿滿的湯汁,稍微湊過去吸一下,帶著蘿蔔甜味的清湯便沁入喉嚨,讓他整個人都重新活了過來。那個時候,就連螢幕上少年的慘叫聲,似乎也不那麼令人討厭了。
  回到家裡,他收拾了滿桌的蘿蔔食品,把剩下的湯用保鮮膜包起來,打開冰箱一看,卻看到裡頭放著兩個小碗,裡面是果凍一樣的東西,這才想起王唯秀說的話。
  『我希望你......不要放棄。』
  他拿著其中一個果凍和湯匙,走到電腦前,打開了BBS,重新流覽了一次青年的合購信,順手挖了一口果凍放到嘴裡。半晌,不由得笑了起來,
  「嗯,好吃。」
  王唯秀坐到自家的電腦前,習慣性地先上了BBS。
  和前男友在去年初分手後,他被趕離原先住著的男友的家。那是場很惡劣的爭吵,他的東西全被男友扔出來,像隻被拋棄的貓一樣踢出家門,過去一起收藏的電影則全被前男友A走。前男友的新女友堂堂進駐他的領地,據說還帶了三根蘿蔔當喬遷賀禮。
  吵架的根源就是他的男友有天說,他受不了一個隻會吃蘿蔔的男人,與其忍受蘿蔔男,他還比較能接受蘿蔔女,這種莫名其妙的理由。
  剛分手的那段日子,他痛苦地像是被人撕成兩半那樣。偏偏他是和男友分手,又沒有出櫃,想找朋友訴苦也無處可訴。他下定決心戒掉蘿蔔,決心做一個不吃蘿蔔的男人,好等那一天或許能挽回男友的心。

  可是有一天,他在合購版上看到了一篇合購文。
  內容是冬產濁水溪新鮮大蘿蔔,光點進去看照片,白皙光滑的大條蘿蔔就讓他震憾不已,更別說想像那些蘿蔔跳進湯裡的樣子,強烈的慾望讓他在電腦前顫抖起來。
  點進主購的部落格,是個叫吳華沙的男人,感覺上人還不錯,可惜部落格上沒放照片,有種沒圖沒真相的感覺。上面還有一些關於他對電影心得的文章,讓他看了一整個下午,他本來就喜歡電影,對方的許多見地更讓他佩服不已,看得出來是對電影下過一番苦工。他忽然很想見見這個人。
  他猶豫了很久,終於下定決心寄了跟團的合購信。
  『我喜歡你的蘿蔔。』
  當主購問他要面交還是郵寄時,他情不自禁地打了這句話。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有了預感,或許他可以和這個同樣也喜歡蘿蔔的男人,相處愉快也說不定。
  拿回團購的東西一個月後,三十根蘿蔔已經被他吃得差不多了,他覺得有點惋惜,像這麼奇怪的蘿蔔團購,恐怕以後再也不會有了,那些冬產濁水溪大蘿蔔真的好好吃,煮湯清炒兩相宜。他已經決定不要再戒蘿蔔了,和那位吳華沙相遇之後,他深深地覺得,人有時也應該有無論如何都無法放棄的堅持。
  那天晚上,他進了合購版,想看看有什麼可以合購的時候,一條合購訊息再次吸引了他的注意:
作者 PoliticPanic(華沙公約組織) 看板BuyTogether
標題 [合購] 北美春季進口超大蘿蔔!-臺北市金湖路 -
時間 Tue Mar 26 12:00:16 2008
(1)購買物品介紹、網址:
  http://www.wretch.cc/vagetable/verybigcarrot.htm
  各位我又來啦!上次承蒙團購的朋友鼎力相助,冬產白蘿蔔真的是超好吃的啦!這次我又忝不知恥地來開蘿蔔團購。北美產地航空直送,保證新鮮,送禮自用兩相宜的超大蘿蔔,不吃也可以當抱枕用喔!
(2)截止日期/欲徵數量:
  四月底前,也是一樣滿30根就成團。
(3)付款方式:
事先付款和面交時再給均可。ATM轉帳的話請跟我要帳號。
(4)主辦人聯絡方式:
  PTT信箱,手機或電子信箱均可,來信後告知。
(5)拿貨面交地點/時間:
  一,接受面交和郵寄,面交的話就是上次的老地方啦!什麼?問我老地方在那?嗶嗶--你不專業喔同學,問問題之前要先翻精華區啊精華區!什麼?精華區沒有我的文?誰知道你是誰?嘖嘖,那就很遺憾了,想參與這次的團購請去問可魯吧!

  二,跟上次一樣,來信團購者請務必要註明是要面交或是郵寄喲!
(6)其他注意事項:
  1.蘿蔔果凍也超好吃的,謝謝!
  2.與其要照片不如看本人比較快,你說是嗎?
  3.主購最近開始自己拍電影囉!雖然是一面為五斗米折腰,一面進度緩慢地在拍電影啦!電影主題叫『小黑桑波』,是主購的舊電影『青蛙跳』改編而來的新作,保證精彩刺激新鮮有趣,而且主購還親自裸身上陣喔,請各位多多支持!什麼?誰理主購拍什麼電影啊?嗚--不是這麼無情的吧各位-- :
確定跟團了嗎?回白單給你的主購唷!
請問要引用原文嗎
  他看著那封合購訊息,整個人愣在電腦前,先是噗嗤一聲微笑著,隨即漸漸地大笑起來。他把這封信流覽了一遍又一遍,然後飛快地打開了信箱,畢竟他得趕在合購版主把這封合購訊息砍掉之前,趕快回覆才行。

  對方很快地回了信,速度快到幾乎就在他發出信的瞬間:
  『面交呢?還是郵寄?』
  他緩緩地把游標移到信件上,打了「面交」兩個字。拿起身邊的蘿蔔湯愉悅地笑了。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