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庫一個, 只是把看過的文章作一個紀錄
  • 08«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0
| Login |
2013-03-10 (日) | 編集 |


  毛戎是個炸毛受。
  因為大家都覺得他經常炸毛。
  ……當然,這一點他自己是打死都不會承認的。
  
  所以在他憤怒的敲打著鍵盤,在微博輸入框裡面打下了:你去死!!!!!!!!!!!!!!!!!!!!!!!
  ……之後,他發現這句話語氣似乎略帶炸毛,於是他鼓了鼓腮幫子,把那一排壯觀的感嘆號給刪掉,然後滿意的把微博發了出去。
  
  CV炸牛奶:你去死
  
  ……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沒錯,毛戎是個CV,混跡CV圈兩年有餘,不過至今也不過是一枚不紅不紫的小透明而已,微博粉絲有兩千多,但實際上真正的粉絲不過寥寥一把抓,其他大部分都是些名字奇奇怪怪的殭屍粉。
  順帶一提,毛戎目前混跡於一所二流大學,高中上的是二流高中,小學上的是二流小學,今年剛剛二十二歲……總結性陳詞,他是一個渾身洋溢著二的氣息的二逼青年,略帶炸毛屬性。
  ……當然這一點,是他自己打死都不會承認的。
  所以在電腦屏幕右下角小企鵝滴滴的跳起來並迅速彈出了一個震動框後,等他看清屏幕裡面的字——「毛絨絨,你又日常炸毛了?」——後,他忍不住掀鍵盤甩滑鼠。
  
  毛戎:你才炸毛你全家都炸毛!
  上窮碧落:來來去去都是這一句……你就不能有點進化嗎
  毛戎:哼,和你有一毛錢關係!
  上窮碧落:好了,別傲嬌了,怎麼了?哥來當你知心哥哥……
  毛戎:知心哥哥你妹啊!老子現在很好!
  
  上窮碧落是個作者,雖然為人略為輕佻,但是確確實實是個XFXY的真大手。
  當年毛戎還是個單純的小透明的時候,曾經是他的腦殘粉,於是滿腔熱血的去勾搭了上窮碧落。
  本來他想著這麼文藝的名字必須是個妹子啊,沒想到勾搭上了之後就瞬間幻滅了。
  上窮碧落不僅是個純爺們,而且還是個渾身散發著猥瑣氣場的純爺們。
  於是在和上窮碧落日常對話三百回之後,毛戎就徹徹底底的幻滅了。
  所以說,三次元轉……還是三次元,那是必須要幻滅的啊……當你看清了那抹白月光,其實他也只不過是你嘴角一粒白米飯而已。
  當然在那之後,他也榮升成為上窮碧落的好基友。
  
  上窮碧落:那你那散發著濃濃的傲嬌炸毛的氣息是腫麼回事?來大姨媽了?被人甩了?
  毛戎:我才沒有炸毛!!!!!!!!!
  毛戎:我才沒有來大姨媽呢!!!!!!!!老子是純爺們!!!!真漢子!!!!!
  毛戎掀鍵盤,他才沒有炸毛呢!
  隨便鑑定什麼的,最討厭了!!!
  
  上窮碧落:好吧,那就是被人甩了?
  毛戎:你才被人甩了,哼!
  上窮碧落:只有一個感嘆號,看來這就是真相了……
  毛戎:偽裝真相帝請自重!出門右轉再見!
  上窮碧落:回來……那你一個勁到底在炸毛個什麼啊
  毛戎:哼!!!
  
  被上窮碧落直戳心中傷痕,毛戎忍不住把鍵盤敲打得噼噼啪啪響。
  毛戎:我擦!!!昨晚發生了一件超級不爽的事情!!!
  上窮碧落:昨•晚?
  毛戎:關注點錯了我擦!!!昨天晚上我在宿舍泡麵!!!不小心撒到了我上鋪的床鋪上!!!
  上窮碧落:這樣的話,不爽的應該是你上鋪吧……
  毛戎:隨便打斷別人的話的人最討厭了!!!
  上窮碧落:明明是你一件事要分開幾段打,不是擺明要人插樓嘛……
  毛戎:擦!!!聽我說完!!!
  上窮碧落:好吧,我閉嘴~
  毛戎:然後你知道的嘛,現在是冬天,我把他的被窩弄濕了他也不可能光光的睡在床板上,所以作為補償,我就只好和他一起擠一個被窩……
  上窮碧落:然後他半夜把你踹下去了?
  毛戎:擦!!!都說了讓我說完先!!!
  上窮碧落:我閉嘴了~
  毛戎:然後我們就擠一個被窩啊,然後大半夜他……
  上窮碧落:他偷襲你了?????
  毛戎:擦還沒打完就發出去了!!!……你這種幸災樂禍隱隱透露著欣喜的感覺是鬧哪樣!
  上窮碧落:我閉嘴~
  毛戎:我們本來背對背睡著的!!!但是我從來沒和人一起睡過!!!所以大半夜的睡不著!!!一直等著床板苦逼死了!!!等我終於有點睡意的時候!!!我隔壁那貨忽然轉過來面對著我!!!擦!!!就啃了我下巴一口!!!
  上窮碧落:這段話暴露了你是個處男的事實……
  毛戎:我擦!!!關注點錯了!!!
  上窮碧落:好吧,別人啃你一口你就炸毛了?說不定人家只是半夜肚子餓了,剛好看到你的雙下巴,因為在啃豬蹄子呢……
  毛戎:我擦擦擦!你給我去死!!!我還沒說完呢!!!
  上窮碧落:我閉嘴~
  毛戎:啃我下巴就算了!!!然後他接著又一直啃一直啃,啃了我滿臉!!!然後……然後……然後……擦!!!那貨還硬了!!!
  上窮碧落:我好像發現了一個驚天大咪咪……
  毛戎:我擦!!!那個地方直直的頂著我大腿!!!擦!!!這就算了!!!他啃完之後還叫了別人的人名字!!!然後我果斷勇敢毅然決然的吧唧一腳把他給踹下去了!!!
  上窮碧落:……哈?
  毛戎:他好像叫了一個女孩子的名字!叫什麼琪……琪……我擦!!!
  上窮碧落:其實這才是重點吧?
  上窮碧落:你炸毛不是因為他啃了你不是因為他對著你硬了而是因為他叫了一個女孩子的名字……
  毛戎:……
  毛戎:我要去維護世界和平了!!!再見!!!




  結束和上窮碧落的對話後,毛戎略略有些心虛。
  ……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為毛心虛就是了。
  不過,他會為了葉忍那貨炸毛?這腫麼可能!!!這一點都不科學嘛哈哈哈哈哈!!!
  
  葉忍就是毛戎的那位上鋪。
  除了不高不富不帥之外,他基本滿足高富帥這個詞語的要求。
  想到葉忍,毛戎不由得又鼓了鼓腮幫子。
  不過,其實憑心而論……
  好吧……其實,葉忍還是有那麼一丁點兒帥的。
  高度……好吧,其實葉忍還是比毛戎高上那麼一咪咪的……
  
  不過,不過就算這樣,就算這樣……他也不可能為了葉忍叫了一個女孩子的名字吃醋啊!!!
  就算他偶爾會配一配耽美劇,但是他又不是基佬!!!
  ……等等,他剛剛在想什麼?
  為了葉忍叫了一個女孩子的名字吃醋?!!!
  毛戎渾身一顫。
  他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不不……一定只是錯覺而已!!!一定是這樣!!!一定是因為今天的夕陽太過美麗而令他產生的錯覺而已!!!
  
  但是……
  毛戎腦海裡不由得浮現出昨晚那一幕……
  黑夜裡葉忍半明半暗的輪廓……微微壓抑的喘息……他下巴胸前濕潤的痕跡……
  以及……以及葉忍下方胡亂的蹭著他的某處……
  隔著褲子,卻仍然滾燙堅硬的觸感……
  
  毛戎心裡好像有點凌亂了起來,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並不討厭……反而心口會有一種熱熱的滾燙的感覺……
  但是……
  擦!再繼續想下去就真的會彎掉啦!
  
  毛戎使勁搖了搖頭,把奇怪的想法甩出腦海,長嘆了一聲。
  這要他以後怎麼面對葉忍啊……
  也許那個時候葉忍只是在做春夢而已,他只要若無其事的躲開,第二天起來還可以取笑取笑他……
  可是他卻一腳把他踹了下去,這樣只會令他們兩個人尷尬而已。
  以後他要怎麼面對葉忍呢?
  
  啊啊啊啊好煩惱啊!!!
  毛戎用頭撞鍵盤。
  在對話框裡輸入一串亂碼之後,他的鼻子精準無誤的撞上了發送鍵,於是……
  
  毛戎:ygyygygygtfrdjjioihuhggyg
  上窮碧落:亂碼君,你怎麼了……
  毛戎:我在煩惱我以後要怎麼面對他……好煩!
  上窮碧落:煩惱什麼啊,兩個直男互相打飛機都很正常啊,這點小事……
  毛戎:這點小事?!!
  上窮碧落:所以你到底在彆扭什麼?莫非你真的對他有非分之想?
  毛戎:再見!!!
  
  上窮碧落:等等,回來,我剛剛在論壇刷到了一個驚天大咪咪哦~
  毛戎:有多大?比你的還大?
  上窮碧落:討厭,人家那是胸肌啦~發給你看看……
  
  截圖——
  吃貨一生推:我剛剛刷微博刷到了一個驚天大咪咪!我發現了我冷到掉渣渣了的本命cp居然有了新的素材!我本來以為本命cp自從那一次令我驚艷的合作之後再無交集從此形同路人各自天涯沒想到……我終於可以含淚九泉了!!!啥也不說了直接上截圖!
  CV炸牛奶:你去死
  今天13:14來自XO微博
  CV榴蓮酥:對不起
  今天13:14來自XO微博
  ……我在刷微博的某個瞬間忽然發現本命同步了!!!而且是我愛你一生一世的一生一世!一定有JQ對不對!
  ——截圖
  
  毛戎:我擦你混的是什麼論壇……
  上窮碧落:討厭你懂的那種論壇啊而且這個不是重點!
  毛戎:你這個女性之友死基佬……剛剛好同時發微薄有什麼可Y的?這都Y得起來?
  上窮碧落:所以說你不明白那種獨自萌著本命無比寂寞空虛的心靈啊,那種只要給一點春心,就可以氾濫的寂寞……
  毛戎:說得你好像很有共鳴一樣
  上窮碧落:竟然暴露了!!!
  毛戎:凸(— —)凸
  
  轉過視線,毛戎看了看那幅截圖……好吧,其實確實有那麼一點點湊巧的,同時同刻,而且發的內容也很像對答形式。
  不過這好像也不能說明什麼吧……果然女人的YY這種東西很玄妙啊。
  
  榴蓮酥這個CV他是知道的,不過也只是知道而已,雖然他們曾經合作過一部劇,但是除此之外別無交集。
  在合作之前,他甚至不知道有這麼一個人……貌似榴蓮酥和他一樣也只是個小透明,也是那種不紅不紫,有幾個粉絲,配過幾部劇,但是沒什麼知名度的那種。
  他和榴蓮酥相交不深,也就是聊過幾次天的程度而已,因為他對榴蓮酥的聲音不是特別萌,打不起雞血去勾搭。
  毛戎雖然是個CV,但是他對於聲線的辨識度簡直要低到令人髮指的程度了,除了聲線特別有特色的CV外,其他的CV即使聲線再好但是沒什麼特色的,他都統一系統無法辨識。
  而榴蓮酥,很不幸就屬於後者,雖然他的聲線很不錯,可是卻沒什麼特別之處。
  
  不過,最最重要的是,毛戎討厭吃榴蓮。
  
  不過,毛戎看著截圖裡面榴蓮酥那句對不起,卻忽然好奇了起來。
  他從好友列表裡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榴蓮酥的頭像。
  當初他們一起配劇的時候互加了企鵝號,雖然在那部劇發佈了之後也沒怎麼聊過天了,不過偶爾還是會扯上一兩句,無關痛癢的閒事。
  榴蓮酥的頭像是亮著的,顯示是在用手機上。
  
  毛戎略為猶豫了那麼一下下,發送了一句話過去。
  毛戎:在啊?
  
  對方一分鐘之後發了回覆。
  榴蓮酥:嗯
  
  毛戎: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正巧看見兄台你也在……不如我們一起聊聊人生聊聊理想聊聊未來如何?
  榴蓮酥:?
  毛戎:咳咳
  毛戎:好吧,其實我是空虛寂寞冷了,想找個人聊聊天
  
  榴蓮酥:哦
  
  毛戎把那個哦字反反覆覆看了三遍,沒看出榴蓮酥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沒有加標點符號,應該是不高興吧……
  就在毛戎糾結了很久要不要繼續下去的時候,榴蓮酥卻自動發了話過來——
  
  榴蓮酥:我也睡不著
  
  見榴蓮酥似乎有聊下去的意思,毛戎連忙接了話題去。
  毛戎:為毛?失眠了?
  
  發完過去之後毛戎後知後覺發現自己好像有點八卦,不過榴蓮酥那邊倒是很快回覆了。
  榴蓮酥:有點吧
  
  毛戎見榴蓮酥好像沒有反感的意思,也就繼續問了下去。
  毛戎:腫麼了?心情不好?
  榴蓮酥:和人鬧不愉快了……對方好像討厭我了
  
  毛戎一瞬間就想到了榴蓮酥的那條道歉微博……然後又一瞬間想起了葉忍。
  他們兩個,現在好像也算是鬧不愉快了吧……
  不過,其實他……也沒有討厭葉忍啊。
  
  毛戎:過幾天對方氣消了就好了吧?
  他試著安慰對面的人……即使隔著屏幕,他好像也能感覺到對面的人低落的情緒。
  
  榴蓮酥:也許吧,也許過幾天他就會氣消了……
  榴蓮酥:不過也許,他一輩子都不會氣消
  
  毛戎:有這麼嚴重嗎?一輩子記恨什麼的……難道你真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不然就是那個人太小氣了……
  毛戎打完字之後,才遲鈍的發現榴蓮酥說的是「他」。
  ……好像哪裡有點奇怪……





  榴蓮酥:不是他的錯
  
  毛戎:額……你的那條微博,是發給他的?
  榴蓮酥:嗯,他大概不想和我當面說話了
  毛戎:但是你又沒有@他,他怎麼知道你道歉了……
  
  毛戎等了幾分鐘,沒有等來榴蓮酥的回覆。
  他有些忐忑……他是不是戳中榴蓮酥的虐點了?
  不過,和榴蓮酥聊了幾句,他不由自主又想起了他和葉忍之間。
  一開始他是有點生氣的,但是他好像又不是生氣葉忍親他的事……他又不是什麼扭捏的人……不過後來他好像也不是生氣了,具體是什麼感覺他也說不清,尤其是在葉忍親完他之後,又喊了一個女生的名字。
  但是如果從此和葉忍絶交……就像榴蓮酥說的一樣,一輩子都不理葉忍……好像也還沒到這種程度……
  但是,昨天晚上葉忍被他踹了下去後,爬起來之後就回到了他自己那張沒有鋪被子也沒有鋪蓆子的木板床上,一句話都沒有說。
  第二天早上,也沒有等毛戎,自己一個人早早的就出了門。
  原本中午平時都是約好了一起吃的,但是毛戎卻沒有看見葉忍的蹤影。
  今天一整天,他連葉忍的毛都沒有看見一根。
  
  這個時候,榴蓮酥發了消息過來。
  榴蓮酥:你那條微博是發給誰的?
  毛戎:……一個混蛋!!!
  
  毛戎越想越氣,他現在都沒有想要計較葉忍亂親他的事,倒是葉忍像是生氣了的樣子,居然一整天都對他避而不見!
  這個混蛋!!!到底是誰該生氣啊!!!
  
  榴蓮酥:……那你發了微博,又沒有@他,你罵了他也不知道
  毛戎:……
  毛戎:忽然發現很晚了,睡了……
  
  毛戎忽然覺得心很亂很煩躁。
  
  榴蓮酥:晚安
  
  毛戎鼓了鼓腮幫子,下線。
  刷牙洗臉後,毛戎看了看上床空蕩蕩的床鋪,只覺得心裡也空蕩蕩的。
  葉忍居然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
  他失落著,糾結著,心裡反覆想著葉忍回來了該怎麼和他說,說些什麼……然後糾結著糾結著他就睡著了。
  
  第二天,毛戎是被手機的鬧鈴叫醒的。
  他渾渾噩噩的爬起來按掉鬧鈴,過了足足十分鐘才發現哪裡有點不對……
  平時這個點,他都是被葉忍喊醒的,而今天,葉忍沒有叫他。
  習慣了每天葉忍溫柔的叫醒而不是手機鬧鈴機械冰冷的聲音,毛戎一時間居然很不習慣。
  於是毛戎憋著一股子起床氣爬了起來,往身上套衣服。
  套著套著他發現他上床的床鋪還沒有鋪好床墊被子,冰冷冰冷的毫無人氣。
  很顯然,葉忍昨天晚上一個晚上都沒有回來。
  
  毛戎又是一陣沒由來的不爽。
  他很不爽的刷完牙洗完臉之後很不爽的去飯堂吃早餐。
  他很不爽的把飯堂難吃的菜包啃完之後很不爽的去上課。
  他很不爽的上完課之後又很不爽的回了宿舍。
  他很不爽的打開電腦之後很不爽的上了線。
  他很不爽的上了線之後很不爽的發現他的心靈垃圾箱上窮碧落那貨居然不在線!
  毛戎心裡的不爽達到極點,怒氣值滿槽,瞬間狂化舉起了手裡的鍵盤……
  
  他又很不爽的想起換個鍵盤很麻煩,於是他很不爽的放下的手裡的鍵盤。
  
  毛戎磨了磨牙,把小企鵝的個性簽名改成了: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哼!始亂終棄神馬的最討厭了!
  等……
  等等!
  毛戎一驚,神馬始亂終棄?他到底在想神馬?!!
  他連忙一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腮幫子,絶逼是沒睡醒大腦混沌了!葉忍那貨對他腫麼可能是始亂終棄嘛哈哈哈哈!!!他才沒有在意葉忍這兩天都沒有理他呢!!!他才沒有在意葉忍昨天一晚上都沒有回來呢!!!他怎麼可能會在意這種事情!!!
  
  就在毛戎用手撓鍵盤的時候,小企鵝忽然顯示有消息。
  
  榴蓮酥:怎麼了?
  榴蓮酥:你的簽名……
  
  毛戎一看見榴蓮酥,忽然覺得內心的洪荒有個宣洩處了,連忙噼裡啪啦翹起鍵盤來。
  毛戎:我現在很不爽!!!
  毛戎:超級不爽!!!非常不爽!!!
  
  榴蓮酥:怎麼了?
  
  毛戎:那貨!就是我之前說的那個混蛋!明明是他做錯事了!這兩天還一直不理我敢情他覺得是我錯了!!!
  榴蓮酥:……也許他知道錯了,不敢面對你
  毛戎:知道他妹!這兩天我連他一根毛都沒見著!就算偶爾在課室裡擦肩而過他也是看也不看我一眼一•臉•冷•艷•高•貴•的•就•走•過•去•了!
  榴蓮酥:……也許那只是一臉愧疚
  毛戎:愧疚他妹!愧疚他不會來道歉嗎!
  榴蓮酥:也許他只是不敢……
  毛戎:有什麼不敢的!大家兄弟一場他只要道歉我肯定原諒他啊,但那他現在見我就繞道昨天晚上甚至連宿舍都不回了!躲著我像躲喪屍病毒一樣!
  榴蓮酥:也許他還在醞釀怎麼道歉……
  毛戎:男人扭扭捏捏糾結個神馬啊,直接道歉不就好了!又不是多大件事……
  
  榴蓮酥:不是多大件事?
  毛戎:咳,其實也沒什麼……
  榴蓮酥:那你生氣什麼?
  毛戎:我不是生氣那件事!我生氣的是他的態度好伐!哼!
  榴蓮酥:不是多大件事,那是什麼事?
  
  毛戎正激情憤慨,看到榴蓮酥打來的字一瞬間就卡殻了。
  也不是多大的件事只不過是被同性親了一下而已嘛……不過這件事情他腫麼可能說的出口嘛!
  毛戎:咳咳……今天天氣不錯陽光明媚晴空萬里……
  
  榴蓮酥:既然你不想說,那就算了……
  
  毛戎:別……等等……
  毛戎掙紮了一下,糾結了一下,猶豫了一下。
  反正隔著網絡,誰也不認識誰……說出來也沒關係吧?
  
  毛戎:就是我泡麵的時候不小心弄髒了他的床不得已和他一起睡結果晚上他做春夢了親了我一口然後我一腳把他踹下去了
  榴蓮酥:……
  毛戎:其實我真沒覺得這是多大件事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不過是親親而已嘛哈哈哈哈!
  榴蓮酥:……
  榴蓮酥:那你生氣什麼
  毛戎:我……
  榴蓮酥:?
  毛戎:擦!!!老子才沒有生氣了!!!他親完我之後居然喊了一個女生的名字!!!
  榴蓮酥:……一個女生的名字?
  毛戎:對啊!!!他喊了什麼……什麼琪琪來著!敢情他是做春夢然後把我當成哪個女人了啊!!!
  榴蓮酥:……你就為了這個生氣?
  毛戎:我才沒有生氣!!!
  榴蓮酥:所以你生氣不是因為他親了你而是因為……
  毛戎:為毛這個對話似曾相識……擦擦擦!才不是呢!!!我才不是因為他喊了其他人的名字生氣呢!!!
  
  榴蓮酥:……所以你生氣是因為,他沒有喊你的名字?
  毛戎:……
  毛戎:我要去維護世界和平了!!!再見!!




  毛戎像只炸了毛一樣的貓把和榴蓮酥的對話給關了。
  但是他腦海裡卻自動不斷回放榴蓮酥剛剛說過的話……
  所以你生氣是因為他沒有喊你的名字……
  所以你生氣是因為他沒有喊你的名字……
  所以你生氣是因為他沒有喊你的名字……
  
  這這這這這腫麼可能嘛哈哈哈哈!!!毛戎猛的搖了搖頭,他又不是基佬,幹嘛要介意這些……他又不是喜歡葉忍,幹嘛要介意葉忍喜歡的人是誰……
  可、可是……一旦想像到如果以後葉忍帶著他喜歡的人出現在他面前的情景,毛戎瞬間又蔫了下去。
  葉忍長得雖然還沒到帥到爆表的程度,可是長得也還過得去,脾氣也還好,對人也很溫柔……毛戎把自己裹到被子裡,抽了抽鼻子,想起葉忍以前的好來。
  每天早上他都會被葉忍溫柔的叫醒,然後一起去飯堂吃早餐。
  偶爾天氣冷了他不想起來,葉忍就會把熱騰騰的粥送到他面前。
  上課的時候他神遊葉忍就會在一邊認真的做筆記然後給一份他。
  ……
  如果這樣溫柔的葉忍,真的帶著一個女孩子來到他面前,微笑著說那是他女朋友……
  那麼……
  
  毛戎忽然猛的搖了搖頭……
  就算葉忍真的叫了女朋友又怎麼樣!那不是很正常的嗎!沒談過戀愛的人生根本毫無意義啊!更何況葉忍那種男生行情應該還不錯吧,有女生主動追他也不稀奇……
  毛戎忽然失落了起來,雖然他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但是一想起來葉忍也會對其他人像對他一樣溫柔,他忽然覺得心裡有個角落不舒服了起來。
  雖然葉忍對待任何人永遠都是一臉微笑,但是……他對他是不一樣的,毛戎很瞭解葉忍的一切,知道他討厭吃大蒜討厭吃姜討厭蒜,他知道他一切好的不好的東西……因為他們是哥們,是很好很好的哥們。
  但是那又怎麼樣?
  毛戎心裡有個聲音在說。
  那又怎麼樣呢?
  遲早會有一個女生出現在葉忍身邊,代替他,她也會瞭解葉忍的一切。
  
  這天晚上,毛戎失眠了。
  他在被窩裡翻滾了一宿。
  葉忍仍然一整夜都沒有回來。
  
  第二天毛戎很早的就醒了過來,但是他睜開了眼睛卻沒動彈,只是裹著被單躺在床上。
  他盯著天花板盯了一上午,直到宿舍的門被推開了。
  
  這兩天每次宿舍的門一開,他就會下意識往門口瞧去,雖然他內心一直在否定他想看見葉忍,但是……在確切看到門外進來的人不是葉忍之後,他又會止不住一陣失落。
  所以這次他並沒有抱有任何希望,毛戎抽了抽鼻子,似乎聞到了一陣隱隱約約的香味。
  
  「……唉。」
  似乎傳來了一陣若有若無的嘆息。
  
  被窩裡的毛戎卻忽然繃緊了身體。
  那陣香味越來越濃。
  
  「你今天上午沒去上課……還沒吃早餐吧?」
  耳邊傳來葉忍熟悉,而又溫柔的聲音。
  毛戎抽了抽鼻子。
  
  「……起來喝點粥吧。」
  
  毛戎慢吞吞的爬了起來,迅速瞥了一樣葉忍。
  他表情平淡,宛如平常。
  
  「嗯。」他低下頭,接過葉忍遞過來的碗。
  
  喝著喝著,毛戎還是忍不住抬起頭,看向了葉忍。
  葉忍坐在對面床上,靜靜的看著他。
  
  「阿忍……你,你不生氣了吧?」毛戎嚥了口粥,含含糊糊的小聲問。
  雖然他之前很生氣葉忍這兩天都對他視而不見……但是葉忍一出現,他的氣就好像完全消失殆盡了,反而又有點小心翼翼了起來。
  「我為什麼要生氣?」葉忍卻只是笑了笑,反問。
  「額……」毛戎頓了頓,「我把你踹下來了……」
  「早知道你晚上睡得不安穩,我就去和其他人擠一擠。」葉忍挑了挑眉,說。
  「啊?」毛戎愣了愣,忽然想到一個可能,「你、你忘記了那天發生了什麼事了?」
  「嗯?那天發生了什麼?」葉忍挑眉問。
  「你、你真的不記得了?」毛戎瞪大眼睛。
  「到底發生了什麼?」葉忍看著毛戎呆呆的表情,忍不住笑著問。
  「額……」毛戎低下頭,喝了一口粥,含含糊糊的說:「……其實也沒什麼……」混蛋這個混蛋居然什麼都不記得了!那他到底一個人在糾結些什麼啊!這兩天他一個人到底都在糾結些什麼啊!
  
  毛戎猛的抬起頭說:「那你這兩天幹嘛不理我!連宿舍都不回了!」
  「我哪有不理你,」葉忍笑了笑,說,「這兩天剛好家裡有點事,所以就沒回宿舍。」
  「啊?」毛戎呆了一呆,「所以你不是為了躲著我才不回宿舍的……」
  「我為什麼要躲著你?」葉忍看著毛戎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沒,沒……」毛戎塞了一勺子粥填滿口腔。
  原來……搞半天,原來都是他一個人在瞎糾結啊。
  原來葉忍根本就不記得那天發生的事情了……
  不記得那個吻……
  毛戎低下頭。
  
  那之後,好像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一切又恢復到了原來的軌跡上去。
  但是又好像有哪裡不一樣了。
  
  毛戎整個星期都過得蔫蔫的。
  和葉忍重歸於好之後……誤會解除之後,他以為他和葉忍就可以回到過去那種相處模式了,但是這一整個星期下來,他總是覺得哪裡好像有點不對,但是他又說不上來。
  他和葉忍的確重新又變成了從前那樣的形影不離,但是他們之間,卻好像多了一層說不清道不明的隔膜。
  他們依然一起上課下課,一起吃飯回宿舍,但是毛戎總感覺有哪裡不一樣了。
  
  到底是哪裡呢?
  
  毛戎:你覺得我們倆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問榴蓮酥。
  大概是因為曾經和榴蓮酥吐露過心聲,這個星期他和榴蓮酥在企鵝上聊得越來越多,頗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榴蓮酥似乎變成了他的心理醫生……和知心哥哥。
  所以每次一有煩惱,他就習慣性點開榴蓮酥的頭像。
  
  毛戎:之前明明挺好的……為什麼突然就這樣了……雖然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玩在一起,可是總覺得哪裡不一樣了……
  榴蓮酥:哪裡不一樣了?
  毛戎:我也說不上來……
  榴蓮酥:說不定只是你想太多了
  毛戎:啊啊啊我也不知道好煩啊TAT
  榴蓮酥:……
  毛戎:對不起我總是和你說一些奇怪的東西你一定覺得我很奇怪吧……
  榴蓮酥:為什麼?
  毛戎:……你不覺得我總是和你說一個男人的事……很奇怪嗎?
  榴蓮酥:為什麼?
  毛戎:……好吧……我總是和你說一個男人的事情搞得我都覺得自己快變成基佬啊!
  
  榴蓮酥:你是嗎?
  毛戎:怎麼可能!
  榴蓮酥:那你在心虛什麼?
  毛戎:……才、才沒有心虛呢!
  榴蓮酥:那你怕什麼?
  毛戎:……
  毛戎:我、我要去拯救世界了!再見!




  毛戎把電腦一丟,滾到自己床上,裹上被單翻滾。
  他怎麼可能是基佬呢!
  他怎麼可能喜歡葉忍那貨呢……
  雖、雖然,葉忍那貨好像還不錯的樣子……
  不過他可是直男啊!怎麼可能一夜之間就彎掉了呢……
  不過……仔細想想……他之前好像也沒喜歡過女孩子啊……
  完全沒有參考價值嘛!
  
  糾結的毛戎把自己頭髮都揉成了一團。
  糾結的毛戎爬起來,回到電腦前,打開萬能的百度,輸入問題。
  【急求!!!怎麼判斷自己是不是喜歡上一個人了!!!在線等!!!】
  可是他打完字之後,發現這種行為好像太二了,於是乎又把打完的字逐行刪去。
  他又揉了把頭髮,最後,還是打開了榴蓮酥的聊天框。
  
  毛戎:那個……
  榴蓮酥:拯救完世界了?
  毛戎:咳咳
  毛戎:我想問……那個……
  毛戎:怎麼判斷是不是喜歡一個人?
  毛戎:我不是說我!絶逼不是我!只是我一哥們!
  榴蓮酥:……嗯
  榴蓮酥:喜歡,大概是一種佔有慾吧
  榴蓮酥:如果他……或者她和別人在一起了,你……那個哥們覺得怎麼樣?
  
  毛戎認真的想像了下,葉忍和一個女孩子在一起的場景。
  葉忍會對那個女孩子很好,很溫柔,給她打飯倒水佔座披衣……就像曾經對他做的那樣。
  然後他們還是很好很好的兄弟,就像他們一直那樣。
  
  想到這裡,毛戎忽然心酸起來。
  不僅僅是因為也許葉忍會有女朋友這件事……
  而是……
  他發現,他好像真的喜歡上葉忍了。
  一旦想像葉忍會和其他人在一起,會對其他人那麼溫柔,他就覺得心裡某個地方被緊緊攥住,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怎麼辦,他好像真的變成基佬了。
  
  毛戎:腫麼辦!!!我好像真的變成基佬了!!!QAQ
  榴蓮酥:你?不是你哥們麼……
  毛戎:……!!!一時手快打錯了!!!是他!!!
  毛戎:他說他好像真的變成基佬了!!!
  榴蓮酥:哦……
  
  看到榴蓮酥發過來的那一串意味深長的省略號,毛戎止不住心虛。
  毛戎:好、好吧……
  毛戎:是我QAQ
  毛戎:我要變成基佬了!!!腫麼辦!!!
  
  榴蓮酥:……你不願意?
  毛戎:這個是能選擇的麼?難道我不願意就能直回去……
  
  而且他好像壓根沒直過……
  毛戎內心說。
  從初入耽美圈,他對這些就沒有多大牴觸,反而有時候……會覺得略萌。
  不過,雖然都說耽美圈十個腐男九個基,但是他之前一直覺得自己只是單純的腐男而已。
  一下子就要加上基佬這個屬性,他一時有些接受不來,現在正在系統延遲中。
  
  榴蓮酥:既然不能直回去,那就加油彎到底吧
  毛戎:……你這像是在安慰人嗎……
  毛戎:現在我正處於人生的十字路口,茫然而無措,這個時候你不應該溫柔的誘導我,給我正確的人生指引嗎!
  榴蓮酥:你心裡不是早就做好決定了嗎,我現在無論說什麼,都沒用吧
  榴蓮酥:遵循你內心的決定就好
  毛戎:……一下子變成人生哲理課了嗎!
  
  毛戎認真仔細深沉的思考了一陣子,然後一臉深沉的下載了一部A。V,深沉狀觀摩。
  他之前不是沒有看過A。V,也不是沒有對著□擼過……不過A。V裡不只是有女人也有男人……他有些不確定,他到底是對著那個女的擼,還是對著那個男的了……
  其實毛戎一直覺得小電影裡面的男主角的胸肌好像比女主角胸前那兩坨肉更性感……不過他一直把那歸咎為「男人對男人的羨慕嫉妒恨」,但是現在這麼一看來……
  毛戎深沉的思考了一會兒,得出結論——
  救命!他真的彎掉了!
  
  毛戎糾結狀扒拉鍵盤。
  毛戎:但是,就算我確認了又怎麼樣,那個人是直男啊!
  榴蓮酥:你怎麼知道?
  毛戎:雖、雖然他好像沒有交過女朋友,可是他的氣場很正直啊!
  
  而且……
  之前葉忍還抱著他做春夢,明明喊的是一個女生的名字……
  
  榴蓮酥:氣場這種東西說不準……
  毛戎:這是我身為基佬的第六感!
  
  打完這行字之後毛戎啪的一聲摔了鍵盤。
  他怎麼就這麼快帶入角色了呢!!!
  他怎麼就這麼快這麼淡定的接受了自己是個基佬的事實呢!!!
  
  榴蓮酥:就算是第六感,也做不了準
  毛戎:可、可是他是我哥們……
  榴蓮酥:那下手不是更容易
  毛戎:就是因為太熟了才不好意思下手啊!
  榴蓮酥:不熟就能下手了嗎?
  毛戎:……不能
  榴蓮酥:不然你想一直在背後默默的注視他,默默的暗戀著他,看著他交女朋友,結婚,生子,老去,死亡,然後在你生命將盡之際,默默感嘆:「我和我最愛的人,做了一輩子兄弟」……這樣嗎?
  毛戎:別說了好虐……
  
  毛戎捂胸口。
  
  榴蓮酥:你希望這樣嗎?
  毛戎:不希望!!!
  榴蓮酥:那就去表白吧
  毛戎:……不敢!!!
  榴蓮酥:至少讓他知道你的心意
  毛戎:萬一他要和我絶交了呢?
  榴蓮酥:也不至於吧
  毛戎:你看看那麼多耽美文裡面愛上直男的受多苦逼!直男都是渣攻啊!
  
  毛戎摔滑鼠。
  他腫麼又把他自己代入受了!!!
  他腫麼可以這麼自然的把葉忍代入渣攻!!!
  
  毛戎:事先聲明我不是受!!!絶逼不是!!!
  榴蓮酥:……摸摸,乖
  毛戎:……
  榴蓮酥:小說裡做不得準,你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
  榴蓮酥:試試看你就知道了嘛
  
  毛戎內心隱隱的感覺榴蓮酥就像拿著糖果哄騙小盆友的怪蜀黍……
  錯、錯覺吧!
  
  毛戎握了握拳頭,下定決心……
  就算被葉忍厭惡,他也決定要說出自己的心意了。
  在知道自己喜歡葉忍的之後,他就再也沒有辦法用以前和哥們相處的心態和毫不知情的葉忍一起玩了吧……他沒有辦法用若無其事的心裡看著葉忍交女朋友結婚生子然後在將死之際感嘆我和我最愛的人做了一輩子兄弟……
  停!他腫麼又自動代入葉忍的話了。
  
  毛戎:好吧,我下定決心,下個月愚人節和他表白!
  毛戎:這樣就算表白失敗還可以有一條退路可以說「哈哈哈哈我只是和你開玩笑嘛!」然後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榴蓮酥:加油
  毛戎:那個……
  毛戎:你真是知心姐姐……啊不哥哥
  毛戎:所以,你也是基、基佬嗎……
  
  毛戎有些忐忑。
  雖然說十個腐男九個基,榴蓮酥也不像討厭基佬的人,不過這麼直白的問他這種問題,他會不會反感……
  
  榴蓮酥:嗯
  
  毛戎:那你……有那個、男朋友了嗎?
  榴蓮酥:就快有了
  毛戎:……什麼意思?
  榴蓮酥:目前還在攻略階段
  
  毛戎看到榴蓮酥坦蕩蕩的承認自己是基佬,頓生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
  同盟!
  
  毛戎:和我一樣啊……你們什麼進度了?
  榴蓮酥:和你一樣,不過快要攻略成功了
  毛戎:那你有什麼訣竅麼……透露一下
  榴蓮酥:等我攻略成功,就告訴你
  毛戎:……搞這麼神秘幹嘛,又不會借鑑你的創意
  
  ……雖然之前他的確是這麼想的沒錯。
  
  榴蓮酥:乖,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一個月的時候刷的一聲就過去了。
  在毛戎還沒完全做好心理準備的時候,愚人節就來了。
  愚人節前夕,毛戎糾結了很久,最後還是選了最保險的禮物……巧克力。
  如果表白成功的話,巧克力就應景了。
  如果不成功的話……那就說這是象徵兄弟愛的巧克力好了!
  
  然後他在禮品店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一張很特別,絶對不會輕易和別人撞衫的包裝紙,自己動手包裝好,雖然包得有些難看……
  
  愚人節當天,毛戎早早的回到宿舍,他忐忑的在宿舍裡轉來轉去,醞釀等葉忍回來之後要說的台詞。
  ——其實我喜歡你好久了,我們在一起吧。
  ——哈哈哈哈哈我覺得你不錯不如我們一起吧!
  ——我覺得我還不錯所以不如我們一起吧!
  ——那麼多人都搞基了不如我們一起吧!
  
  那麼如果被拒絶了呢?
  ——哎呦我只是開玩笑的啦你不會當真了吧!
  ——哈哈哈哈哈開玩笑的啦你上當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我怎麼可能是基佬了只是為了搞笑而已嘛!
  ——哈哈哈哈不會連這點玩笑都開不起吧我們是一輩子的好兄弟啊!
  
  毛戎瞬間心酸了。
  這樣的話,太虐了吧……
  
  毛戎轉了很久,葉忍都沒有回來。
  六點鐘,葉忍沒有回來。
  七點鐘,葉忍沒有回來。
  八點鐘,葉忍還是沒有回來。
  
  ……難道,葉忍去和別的人,一起去過愚人節了嗎?
  
  毛戎憋屈了,掏出手機,上網。
  榴蓮酥還在線。
  
  毛戎:……他沒有回來,大概和別人過節去了
  
  榴蓮酥那邊很快就回覆過來了。
  榴蓮酥:大概他暫時有事耽擱了吧
  
  毛戎刷了刷企鵝好友列表,看著那一排排亮瞎狗眼的情侶簽名,再次心酸。
  這種名義上的愚人節實際上的情人節,葉忍現在還沒回來只能說明一個情況……
  他已經有情況了。
  
  毛戎:算了
  毛戎:你在哪裡?
  
  算了吧。
  其實早在葉忍抱著他喊其他女生的名字的時候,他就應該知道了……
  葉忍喜歡的那個女生,應該是那個叫琪琪的女生吧?
  他只不過是,一直假裝不知道而已。
  ……也是,現實裡哪有小說裡描寫的那種一個招牌掉下來都會砸到九個基佬那種狀況呢……
  只不過是他一直在自欺欺人而已。
  
  榴蓮酥:……什麼意思?
  毛戎:你地址在哪裡,你也給我做了一個多月的導師,這個巧克力也不要浪費好了,寄給你好了
  榴蓮酥:……
  毛戎:你地址在哪裡?
  
  榴蓮酥:S大
  毛戎:納尼???居然和我一個學校的!!!我腫麼不知道!!!
  榴蓮酥:你沒有問過
  榴蓮酥:而且我資料上有填
  毛戎:對不起我從來不看別人個人資料的……
  毛戎:既然是同校生那麼就當面給你好了,正好來面個基……
  毛戎:順便安慰一下失戀的我
  毛戎:你家那位應該不介意的吧
  毛戎:你應該攻略成功了吧……哪會像我這樣不爭氣,哈哈
  毛戎:幸好我之前沒有腦一抽就告白了,不然現在多尷尬啊
  毛戎:幸好我有先見之明
  
  毛戎自顧自的打了很多字,沒有發現榴蓮酥一直沒回。
  等到他發現的時候,才發現屏幕上全都是自己發過去的話,榴蓮酥一句話都沒有回。
  ……連榴蓮酥都嫌棄他煩了嗎。
  毛戎頽廢。
  
  過了大約十多分鐘,就在毛戎還沉浸在還沒有開花就已經凋謝無疾而終的初戀的失戀的餘韻中無法自拔之時,宿舍門忽然被猛然打開了。
  
  毛戎頽廢,深沉的抬起頭。
  
  「……葉忍?」
  毛戎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頗有些氣喘吁吁的人。
  葉忍粗喘了幾下,抬起頭看向毛戎。
  「葉忍忍忍你怎麼麼回來了你不是約會去了嗎……」毛戎一緊張就結巴了。
  「和誰約會?」葉忍朝著毛戎走過來,邊走邊說。
  「那個……叫琪琪的女生?」毛戎心裡酸澀。
  「哪有什麼叫琪琪的女生!」葉忍皺眉,走到毛戎面前,伸出手使勁揉了一下毛戎蓬鬆毛絨絨的亂髮。
  「那你那天……那天抱著我做春夢,明明叫了琪琪這個名字!」毛戎心裡憋屈煩躁,衝口而出。
  「……不是。」葉忍嘆氣。
  「你明明叫了!還叫得很深情……」毛戎瞪他,說:「抱著我做春夢就算了,還叫一個女生的名字!!!擦!!!要不是這樣,我就不會彎掉……」毛戎及時住口。
  糟了居然說出來了……
  葉忍面目含笑,說:「你彎掉了?」
  「你才彎掉了!!!你全家都彎掉了!!!」毛戎脫口而出。
  「嗯,我是彎掉了,」葉忍看著毛戎炸毛的表情,笑了笑,還是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毛戎鼓鼓的腮幫子,「你不也是我家的麼……」
  「誰是你家的!」毛戎瞪大眼睛,「你不是有喜歡的女生了嗎!那個琪琪……」
  「唉,」葉忍嘆了一口氣,「你這種別人說話說到一半一定要打斷的毛病什麼時候才能好……」
  「你這個笨蛋,當時我明明說的是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還沒說完,你就把我踹下去了。」
  「什、什麼!??」毛戎呆滯。
  「……好不容易和喜歡的人呆在一個被窩裡,怎麼可能忍得住……那個時候其實我是想和你表白,但是一緊張,就結巴了……」葉忍笑著嘆氣。
  
  所以,那個時候葉忍要說的其實是……
  其、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嗎……
  
  但是毛戎還沒等葉忍說完,就果斷的,一腳把他踹下去了……
  「那……那你可以爬起來解釋的嘛!」毛戎尤有疑惑。
  「笨蛋,你反應那麼激烈……我以為你討厭同性戀,所以只好冷處理了。」葉忍說。
  「所以……等等!!!」毛戎忽然想起什麼,跳了起來,「你怎麼知道我……這一個月……難道……你……」
  毛戎瞪著葉忍,說:「你就是榴蓮酥?!!!」
  
  葉忍微笑,點頭:「嗯。」
  
  「你這個混蛋!!!欺騙我的感情!!!」毛戎抄起手裡的手機……不捨得……抄起手邊的枕頭朝著葉忍砸去。
  「騙了我一個多月!!!」
  啊啊啊!!!這一個月他對榴蓮酥說的那些他的心路歷程剖析……葉忍全部都知道!!!
  他暗戀葉忍……他內心的不安……他的糾結他的鬱悶他的憋屈……葉忍通通都知道!!!
  「你這個混蛋!!!看我一個人在哪裡糾結!!!心裡很有成就感吧!!!」毛戎瞪著葉忍,眼眶都紅了。
  這一個月的糾結,都是白糾結了嗎!!!
  
  葉忍嘆氣,伸手把炸毛狀的毛戎圈入懷裡。
  「你憋屈了一個月就要炸毛,那我憋屈了三年,算什麼呢?」
  毛戎鼓著腮幫子。
  「我明裡暗裡都說了我喜歡你了……但是你一直不知道,我可是整整鬱悶了三年了呢。」毛戎頭上方傳來葉忍自嘲的輕笑。
  「本來那一次……我是打算破釜沉舟來著,如果和你告白不成,就斷了這個心思,被你踹下床,我已經絶望了……」葉忍慢慢說,「後來在企鵝上,看到你說的那些,我又死灰復燃了……老實說,這一個月看你一個人糾結,心裡還真的有些報復的快感……不過,我可都糾結了三年了。」
  毛戎抬起頭,哼唧了一下:「我那麼豪放的人,你婉約的來不行……」
  話說他以前,還真的沒留意到葉忍那些明裡暗裡的暗示……
  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因為習慣了葉忍的好,所以把葉忍對他的好當做理所當然了吧。
  
  「那這件事就算揭過了……不過你之前怎麼不告訴我你就是榴蓮酥!」毛戎瞪葉忍。
  他從來沒有在宿舍裡瞞他在配音這件事,葉忍為什麼不承認自己也在配音呢……
  「……你聽不出我的聲音嗎?」葉忍無奈嘆道,「好歹我們同宿舍三年了都……雖然我沒有在宿舍上過麥……」
  「誰叫你的聲音沒特色……」毛戎弱弱反駁。
  葉忍挑眉看他。
  「好吧……其實我是音盲!我完全聽不出別人聲線的差別……」毛戎低下頭。
  葉忍嘆道:「我早知道了……先前還欺騙著,也許我是不一樣的,也許你會認出我……」
  「所以你就一直沒說過,你就是榴蓮酥這件事情?」毛戎抬起頭看他。
  
  「我一直在等你自己發現……不過現在,算了,」葉忍朝著他微笑,「也許我的聲音於你而言,不是最獨特的,不過我這個人,對於你來說,是唯一的吧?」
  毛戎哼了一聲,又低下頭。
  「而且我也沒有耐心再忍耐下去了……」
  
  ……
  「等等!!!你在幹嘛!!!」
  「你在摸哪裡!!!」
  「那裡不要……!!!」
  「那裡也不要……!!!」
  「唔……那裡要……」
  「那裡也要……」
  
  第二天起來毛戎再次爬起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毛戎淚眼汪汪咬枕頭。
  
  嗚……好脹……
  
  他習慣性刷手機微博,第一條就看到了幾分鐘前葉忍發的微博。
  
  CV榴蓮酥:#圈養炸毛受的正確方法#圈養一隻炸毛受的正確方法是在他炸毛的時候順毛,在他處於人生迷茫當口的時候邪惡的引導,暗渡陳倉,欲擒故縱,這樣你就能成功的捕獲一隻炸毛受了~^_^
  今天13:14來自XO微博
  
  毛戎怒而摔手機。
  ……擦!!!老子才不是炸毛受!!!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喔~~這篇太可愛啦~!!!
真想養一隻呀~
2013/03/11(Mon) 16:52 | URL  | 常路過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